「咦!「胖子驚奇的喊了一聲。

「好了先不說了,回見。「洛川無奈,為了避免這死胖子在拿這事逗他,急忙掛斷了電話。

「你們中午都吃飯了沒?「洛川看向三女說道。

三女同時搖了搖頭,洛川便站起身來。

「我出去買幾份午餐,你們在屋子裡等等吧。「說完便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在某處有一雙眼睛正死死的盯著洛川,見洛川離開后,才將目光收了回來。

……

「寬哥,這小子走了,要不要跟老大彙報一下?「

寬哥目光陰冷的看了一眼洛川離去的背影,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手機裡面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

「大哥,事情已經都辦好了,下一步要怎麼辦?「

「嗯……你們繼續在那裡監視,我這邊處理完會通知你們。「電話的另一端傳來聲音。

「好,我這裡也發生了一點小麻煩。「寬哥說道。

「嗯?什麼麻煩?「電話那頭的聲音瞬間警惕起來。

「呵呵……沒什麼,只是一點小麻煩,放心吧老大,我能處理好。「寬哥呵呵一笑,想了想還是沒有將洛川的出現說出來。

「謹慎一點。「電話那頭的人說完這句話,便掛斷了電話。

「寬哥,怎麼不告訴老大一聲? 總裁的緋聞前妻 這小子好像還挺厲害的,是不是咱們暴漏了?」

寬哥沒有說話,而是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報紙,報紙上首頁封面刊登著一則新聞,新聞的內容是一名大學生配合警方破解一起案中案的事件,在新聞上洛川的照片也清晰的刊登了出來。

寬哥冷笑一聲說道:「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鬼而已,如果連這點麻煩都解決不好,老大一定會懷疑我們的能力,而曾經被老大懷疑的對象他們的下場如何,不用我在多說了吧?「

那名說話的年輕人突然打了個冷顫,身子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抖。

「知…知道了…「

……

洛川將午飯買回來后,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眾人也不在客氣,因為確實一上午沒吃飯,肚子已經咕咕叫了起來,不到片刻,幾份盒飯就消滅的一乾二淨。

由於離天黑還有一陣時間,所以每個人都各自做著自己想要做的事,洛川也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在網上查閱著可能與「烏鴉」有關的線索。

但無論怎麼查,依舊是一無所獲,洛川只得作罷,無奈的嘆了口氣,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這種焦慮是會傳染的,不大一會,屋子裡的氣氛就感覺十分的壓抑,每個人感覺都心事重重的。

「那你們就先在這待著吧,我先回家了,差不多快到了放學的時間了。」丁雨眠看了一眼時間,之後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雨眠,要不你也跟我們一起在這裡住好了,阿姨那邊我去說怎麼樣?」劉莉莉突然開口說道。

丁雨眠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劉莉莉,嘆了口氣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情況,說通我媽是沒用的。」

「媽的,又是因為那個賤人,怎麼哪都有她,煩死了。」劉莉莉很沒有形象的罵了一句。

這一罵反倒給丁雨眠逗的笑出了聲,丁雨眠看著氣急敗壞的劉莉莉,嘴角帶著笑意說道:「好啦莉莉,這麼多年不也挺好的,而且現在的生活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就是替你抱不平,憑什麼……」

丁雨眠一揮手,打斷了劉莉莉的話。

「好啦莉莉,我回家了,你們晚上注意點安全,有事的話就找你這撿來的便宜師父,呵呵。」丁雨眠一笑,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

時間過得很快,轉瞬之間就到了晚上九點。

「每天聲音大約幾點開始響起?」洛川問向常葉葉。

「差不多就這個時間吧,因為我平常睡的比較早,八點半左右就開始梳洗了。」常葉葉回答道。

洛川點了點頭,之後繼續說道:「你們兩個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當我不在就行,繼續正常的安排。」

常葉葉嗯了一聲,之後看向劉莉莉。

「走吧,那咱們先回卧室里吧。」劉莉莉說完,便拉著常葉葉跑進了卧室,關門前還不忘對著洛川做了一個鬼臉。

洛川苦笑著搖了搖頭,之後繼續坐在沙發上,等待狀況的來臨。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洛川聽到樓上傳來一陣很小的敲擊聲,於是猛的一起身,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師父,那個聲音來了……」劉莉莉推開卧室的門,緊張的看著洛川。

「嗯,我方便進去嗎……」洛川猶豫了一下,之後開口問道。

劉莉莉這神經大條的人難得臉一紅,對洛川說道:「進來吧,我倆沒睡呢。」

洛川這才走進卧室,發現常葉葉正站在一個木質的學習桌前不安的走動著。

「噓!」洛川比了個手勢,示意兩人安靜下來,常葉葉和劉莉莉瞬間一動不敢動的站在原地。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

洛川閉上眼睛,反覆的聽著樓上傳來的微乎其微的敲擊聲,在聽了將近五分鐘左右後,突然間腦中靈光一閃,緊接著緊閉的雙眼便睜了開來。

洛川看向劉莉莉等人,發現兩人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神色十分緊張。

洛川一笑,剛想把自己所分析的結果告訴她們,可突然間感到一束極其刺眼的亮光從的瞳孔中閃過,洛川神色一凌,目光透過正對面的窗戶,緊緊盯著窗外。

還沒等洛川收回視線,那束光緊接著又閃了一次,洛川臉色一變,不過並沒有慌亂,而是嘴角掛著笑容,很自然的對劉莉莉說道:「沒事了,莉莉你先去客廳里坐一會,一會我們就出去找你。」

樓上的敲擊聲還在繼續,劉莉莉此時也顧不得去思考什麼了,總之洛川讓她做的事一定有洛川的道理,她一定會去照做就是了,便急忙退出了卧室。

見劉莉莉離開后,洛川嘴角上掛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餘光掃了一眼窗外,之後轉過頭來看向常葉葉,順手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往後大力一甩,外套隨之落到了地上。

常葉葉看洛川做出如此反常的舉動,還一步一步的向自己靠近,便本能的後退了幾步,直到腿頂到了床沿。

「怎…怎麼了……」常葉葉緊張的問道。

洛川沒有回答她,而是猛的將常葉葉往床上一推,之後緊接著自己也撲了上去,壓在了常葉葉的身上,雙手死死鎖住常葉葉的胳膊,讓她動彈不得。

「啊!!!」常葉葉被洛川這麼一嚇,本能的大叫了一聲。

劉莉莉剛走出卧室,就聽到常葉葉一聲尖叫,急忙往回跑去,之後猛的一推門,便看到了屋內曖昧的一幕。

「師父……你……」劉莉莉此時也蒙了,因為眼前的一幕是洛川將常葉葉死死的壓在身上,像極了要圖謀不軌的行為。

洛川十分無奈,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得故作怒狀,對劉莉莉低聲吼道:「馬上給我出去!……「 迪加利和妻子、兒子劫後餘生,抱頭痛哭!

韋步平勸道:「這裡不是久留基地,我們還是先回去再說吧。」

眾人回到休斯飛機製造廠,休斯還在辦公室等著。

「老闆,我給你造成了重大損失!」迪加利哭道。

「沒事就好!這次沒有什麼重大損失!」休斯說道:「你上次拿的圖紙是重大損失,這次的圖紙沒有什麼技術含量,實際是引你出來的誘餌!」

「呃……」迪加利這才好受一點!

迪加利把手裡的2萬美元遞給休斯:「這錢我轉交給你吧。」

「是應該的。」休斯說著把錢遞給韋步平說道:「今天辛苦你們了,這錢就當是給你們的一點辛苦費吧!」

韋步平堅辭不受!

休斯無奈把錢給了韋步平身後的一名護衛。

迪加利說道:「如果剛才的那份文件,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的話,我怕他們會來找我的麻煩!」

休斯一聽有道理:「那你一家人住到飛機廠宿舍來吧!」

「可是……可是飛機廠宿舍也不安全!」

「是啊!還真不安全!」

休斯想了一會對韋步平說道:「我看你手下的人很厲害,不如你組織一個保安隊,保衛我們的員工,特別是技術員行政官員。」

「這個……」韋步平心想這是好事啊!退伍的戰士大部分都可以勝任這個工作!

「放心!薪水優厚!簽證方面我來想辦法!」休斯看韋步平沉思,以為他考慮工資待遇問題。

「好!」韋步平喜道:「不過醜話說在前,你把保安這一塊交給我們做,怎麼做法由我們說了算!」

「成交!」

……

與此同時,張保、黃橫帶領4名精銳駕車,悄悄跟在2輛汽車後面。

這2輛汽車裡的人,正是剛才跟迪加利交換情報的日本人,張保、黃橫記下對方落腳處之後,這才返回休斯飛機工廠。

……

韋步平以為休斯只需要幾十名保安,最多也就30名就頂天了,誰知道休斯說要200名保安!嚇了韋步平一跳!

「怎麼需要這麼多?」

「我決定我名下的休斯工具公司、電影公司,還有飛機公司都需要保安!」

「呃!」韋步平點點頭:「感謝休斯先生。」

「謝什麼?不用謝,你是我僅有的朋友之一!」

韋步平說道:「我還有一件事要麻煩你!」

「請儘管說。」

「親愛的朋友,我需要休斯公司的頂級鑽頭!」韋步平終於說出了他的最終目的!

在1935年,最頂級的鑽頭,當數休斯工具公司的多頭旋轉鑽頭!

這是休斯的父親,老休斯於1909年發明的鑽井工具!

……

休斯的父親,老休斯原來是一個德州的石油工人!

德州的石油有一個特點:下面有一層厚厚的花崗岩,當時的兩叉鑽頭根本無力鑽透!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所有人都知道德州地下是一個石油的海洋,但是就是沒有得力的鑽頭!

1909年前後,不知道有多少人夢想著發明一個好鑽頭,以一躍成為超級富豪!

老休斯也是其中之一!

1908年10月20日,老休斯發明了一種多頭鑽頭,每一個圓錐形的鑽頭都有166個切面,每一個鑽頭都能獨立旋轉。

這種鑽頭能夠輕易打穿幾米厚的花崗岩!被稱為休斯旋轉鑽頭。

老休斯馬上申請了專利!

在營銷方面老休斯獨具一格:他不銷售鑽頭,他出租鑽頭!

每鑽探一口井,只要這口井噴出石油,那就得交3萬美元,鑽頭交還給休斯公司!

這種營銷方式,使休斯家族財富迅速擴張!

在1920年之前,僅僅洛克菲勒的標準石油公司,就租用了1.5萬多隻休斯旋轉鑽頭!

……

韋步平在加瓦爾領地的石油鑽探、圓形農業鑽井都需要頂級鑽頭!休斯旋轉鑽頭是不二之選!

但是沙特的地形太複雜,休斯旋轉鑽頭太貴了,每打一口井至少報廢2個鑽頭,不見了幾千美元,跟打水漂沒啥區別!

「休斯旋轉鑽頭的專利已經過期,你們可以隨便使用。」

「我需要你們最新型的旋轉鑽頭!頂級型的!」韋步平說道。

「明白了!我會給你最頂級的旋轉鑽頭!」休斯大方地說。

「這個錢我還是要給你的!」

「不用不用!」休斯連連擺手:「我給你的鑽頭,是我親自加工出來的!」

韋步平連忙表示感謝。

……

翌日一早,韋步平等人來到加州的超級工廠。

負責加州超級工廠和船廠的龐維仁已經等候多時了!

龐維仁原來是瓊崖感恩縣縣長,調到加州才知道他管理著一個龐大的集團!

儘管匹茲堡鋼鐵公司、檀香山鐵工廠、捷克斯可達公司、五湖史密斯鋼鐵公司也各派了一名代表,與龐維仁組成管理團,但龐維仁還是感到了壓力。

這一攤太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