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魔道中人,也想讓我們臣服你,做夢吧!」沈曼兒不屑地說道。

炎龍宇此時心裡正在飛快地思考對策,是假裝臣服,還是寧死不屈。

正當炎龍宇思考時,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息傳來。

「唉!還是讓你破開了封印。」一位虛幻的老者說道。

「哈!你以為現在的你還奈何的了我嗎?」魔頭不屑地說到。

兩者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戰鬥。老者明顯不是魔頭的對手,一步一步地後退。

「唉!這是命數啊!」老者說道。

一揮手,把炎龍宇和沈曼兒送離此地,臨走前,可以看到老者自爆逼退了魔頭,使魔頭短時間內無法作祟。

看見魔頭離去,炎龍宇對沈曼兒說:「你在外面守候,我去裡面看看。」

沈曼兒說:「不行,裡面那麼危險,我們快離去吧!」

「不行,我感覺裡面有東西在吸引著我,可能這是我的機緣。」炎龍宇不確信的對沈曼兒說道。

「好吧!不過我們兩個要一起進去」沈曼兒說道。

思考了一會兒后,炎龍宇說:「好吧。」

眼前是一片廢墟,還有空氣中殘留的靈氣波動。

炎龍宇順著吸引他的那一個感覺走去,在廢墟中發現一塊殘破的鏡片。

炎龍宇撿起鏡片,彷彿間看見一隻眼睛在盯著他,可是轉眼間就沒了那種感覺。 神像

沈曼兒在廢墟中發現了一張藏寶圖,上面記載這一個上古宗門的傳承遺址。

炎龍宇看到鏡片平凡奇奇,沒有半點靈力波動,以為是垃圾,可是卻發現怎樣也摧毀不了它,只好把它收起來了。

探索完這篇廢墟后,兩人開始研究這張藏寶圖,畢竟是上古遺址。

「哎呀!看了半天也沒看懂,什麼呀」炎龍宇抱怨道。

「哈哈!炎大哥,上古寶藏怎能這麼容易破解呢!「沈曼兒笑道。

「聽聞有些寶圖用火燒就可以現出原形,我們要不也試試吧!」炎龍宇想到些什麼說道。

「不了吧!萬一燒壞了咋辦?」沈曼兒說道。

「不是這樣的,寶圖大多水火不侵。試試也沒事,萬一成功了呢!」炎龍宇說著,一縷火焰從手中迸發出來。

沈曼兒來不及阻攔,只見烈火彷彿是點燃了寶圖,可是寶圖卻絲毫未損。

突然,只見天空被撕裂開,一股強大的吸力把炎龍宇和沈曼兒吸進去,兩人頓時沒了知覺。

「額,額,額~疼,這裡是哪?」沈曼兒睜開眼后發現自己處在一個熟悉又陌生的環境內。

總裁危情:嬌妻帶球跑 一切是那麼的溫馨,這裡不是自己的家嗎?

「曼兒,快起床吃飯了,要不上學就要遲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嗯,沒錯,是媽媽的聲音。

「上學?多麼遙遠的一個詞了」沈曼兒心想。

幻境?不可能,好真實啊!

彷彿是發覺沈曼兒沒有回應,媽媽打開屋子來看沈曼兒,卻看見沈曼兒在一旁發獃,不由得就加大了語氣說:「快起床吃飯!」

看見了媽媽,沈曼兒撲過去抱住了媽媽,好溫馨啊!多久沒有從沒觸碰過這個感覺了。

一縷風吹來,帶來淡淡的香氣。

跟著媽媽下樓吃了飯,沈曼兒變去了上學,走進這個陌生又熟悉的環境,沈曼兒感覺一切是那麼的不真實。

「沈曼兒同學,站起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講台上的老師說道。

「這個……額,不會」沈曼兒吞吞吐吐的說道,其實過了這麼久誰還會記得,心裡的沈曼兒想到。

「咦~不會吧!」四周傳來一陣一陣的流言,「這麼簡單都不會」使沈曼兒想用法術教訓他們,可是就是記不起來。

這時,一陣風吹來,帶著淡淡的花香。

「嗯,沒錯,也許我只是個平凡人,以前的點點滴滴不過是場夢吧!」沈曼兒不確信的心裡想著。

一晃二十年過去了,沈曼兒先後經歷了父母去世,愛人背叛,外債不斷,沈曼兒一直堅持著,因為在她心底總有那麼一道揮之不去的身影。

又幾個四季過去了,沈曼兒的生活更加的悲慘,她的身影是那麼的消瘦,瞳孔是那麼的暗淡無光。

終於,她堅持不下去了,她想著要怎麼自殺。這時,又一縷風攜帶者淡淡花香飄來。

她徹底的放棄了,連同那一抹身影都不曾想起,她已經徹底的迷失了。

她來到了一座橋上,望著下面的河水,她沒有半點懼意,她彷彿看到了解脫,她開始了回想,這一生過得太複雜了,她想要重新來過。

她不在去尋找自己失去過,那個遺忘的記憶,就如同現在她已經根本忘記了這件事一般。

終於,她選擇了離開,她跳了下去,突然,她想起了母親,她是多想再見母親一面啊!

那個下午是多麼的美好,還有那淡淡的花香。

等等,花香,她悟了,她懂得了,這一切都是幻覺,就再她要死去那一刻。

瞬間,天空變了,她不是處在那個鐵鎖橋上,而是一個古老的神殿中,她看見,一旁還有一朵淡黃色的花在散發著淡淡花香,迷神花,她有些后怕,這可是號稱連神都能殺死的上古十大神花之一。

她在想,這是何處,炎龍宇又在哪?

貴圈真亂:影后不好惹 她開始探索起神殿來,她發現一個巨大的神像,那個神像與她是何等的神似。

可是,她沒有在意這些,她在找他。可是她怎麼也走不出這個神殿。

她看向了神像,心裡默念:「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那麼就讓那個人出現在我身邊吧!」

或許這個願望太容易實現了吧!容易到了微不足道的境地,讓人都不願意去實現。

沈曼兒只好重新振奮起來,開始探索起來這一片區域。

與此同時,炎龍宇處在另一個危險的境地內,只見那裡一片火海,是火的世界。

烈火似乎要燃燒了空間,燃燒了一切,這裡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火焰意志。

炎龍宇感覺自己要被這火焰煉化掉了,他通體發紅,吶聲嘶喊,彷彿要撕開這火焰的天空。

炎龍宇用靈力包裹己身以防止這肆意的火傷到自己。

炎熱,灼燒感,一切是那麼乾燥,乾燥的讓人想要發狂。

家有萌妻之美色勾人 就在炎龍宇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突然他儲物空間里的破碎的鏡片光芒四射,把所有的火焰都給吸收了,當然炎龍宇沒有看到這一幕,因為他已經昏迷過去了。

當然,炎龍宇也獲得的了巨大的好處,身體的火抗性大大提高,身體里的火焰也在朝異火的方面褪去,對未來參悟火焰大道有很大的幫助。

另一邊,沈曼兒在探索這處神殿,神像面前有一本散發著古樸氣息的一本古經《迷神經》,一看是一本神級功法。

號稱修鍊此功至大成可以諸神皆幻殺。

沈曼兒明白只有提高自身實力才能出去,走向了迷神花,一把抓起,塞入嘴中,並開始修鍊《迷神經》。

修鍊了幾個周期后,沈曼兒的氣息愈發純厚,一舉突破了當前境界,並成功修鍊成了第一重:幻殺之眼。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修鍊的過程中,那個與她極其相似的神像發出來一道嘆息,並用只能自己聽的的聲音說道:「你終於還是來了!」便無了聲。

炎龍宇這邊可以說是情況比較慘的了,剛經歷了火焰,又經歷了傀儡攻擊。

好在,上天是公平的,他闖完后,獲得了天聖大帝的認可,讓其獲得了傳承。

天聖總,上古十大宗門之一,以陣法起家,沒想到傳承落入了他的手裡,還有一件至寶:萬陣圖盤。 傳承

相傳此圖盤可以幻化上古十大殺陣,更能幻化其它無數陣法,只是以炎龍宇目前的境界來說,能獲得萬陣圖盤的認可都難,更別說使用了。

當然,以炎龍宇目前的陣法造詣來說,已經不下於一些大陣師了,以天聖大帝的傳承,未來炎龍宇的陣法造詣會隨著修為的提高而更強的。

接受完傳承炎龍宇和沈曼兒便被傳送了出來,只是沈曼兒能感覺道這個遺址好像是為了她而特意創造出來的,因為她沒獲得天聖大帝的傳承。

她感覺冥冥之中有那麼一縷線,牽著她往一個大秘密走去,炎龍宇好像也被捲入了其中。

被傳送出遺址后,兩人頓時傻眼了,因為眼前不是他們進入的地方,而是一片森林,恰巧的是他們還被一群等級不低,兩眼放光的餓狼盯著。

突然,狼群動了,他們發起了進攻,兩人可不會束手待斃的,經歷了強大傳承后,兩人都打算驗證一下實力。

「秘術:蜃魔幻殺」沈曼兒喊到,一縷奇異的光芒在眼中一閃,只見一群狼嚴重露出恐懼的神情。

接著暴斃,它們不會料想到自己怎麼出現到別的地方,更不會想到殺死它們的只是幻想。

同時,炎龍宇也動了,只見他雙手結印,一揮衣袖,一道炎殺陣法出去。

這可是二級陣法,威力極強,再加上炎龍宇對火焰一道的造詣,更是使陣法無線接近三級。

狼群還沒衝到他們面前就被殺盡,狼王含怒一吼,可是雖不甘,卻也沒有在進行攻擊,帶著狼群散去了,消隱在深林間。

沈曼兒:「我們要快點離開,血腥味會引來許多猛獸的。」

炎龍宇點點頭應到。

炎龍宇一開始對沈曼兒還有些歉意,認為自己把天聖宗的傳承拿到手了。

可是看到沈曼兒的表現比自己還厲害,頓時明白不光自己獲取了傳承。

一路上兩人經歷了大地暴熊的襲擊,被騷擾很長時間,又經歷了烈風鳥的攻擊,即使經過了傳承的提高,但是好幾次兩人都是死裡逃生。

兩人不知道在森林中經歷了多少個日日夜夜,終於看到了一縷煙,他們彷彿看到了希望,便網店人煙的方向跑去。

感到后,看到的卻是一個看起來陽光的少年,但是他給沈曼兒的感覺卻是帶著一股邪氣。

「你們好啊!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少年向他們兩人說道。

「小兄弟,我叫炎龍宇,這位是我的結髮妻子沈曼兒,我們誤入此地,能否告訴我們這裡是何地。」炎龍宇說道。

說完,不顧沈曼兒嬌羞的臉。

「哦!我叫林夕,這裡是黑暗森林西南部邊緣,你們在這裡很久了吧!等你們休息好后,我可以帶你們出去。」林夕說道,接著露出了和善的笑臉。

「太謝謝了,等出去后,一定給予你厚報」炎龍宇高興的說到,一想到要離開這片森林便顯得有點激動。

沈曼兒便笑了笑,沒有說話,因為不知為何她有點反感這個素未謀面的少年身上的氣息。

很快,三人便休息夠了,身為修鍊人,只要是不損耗靈力的話,體力是很快便能恢復的,再說,不是還有丹藥嗎?

一路上,炎龍宇與林夕歡快的交談,了解到這裡離自己所在的地方相隔千里,光憑趕路的話,還要穿越這片號稱諸神黃昏的森林。

兩人開始抱怨運氣差到極致了,正在探討怎麼回去。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一處村莊,林夕告訴他們這裡是自己的村子,白村,裡面的人大多姓白,自己是外姓。

很快,兩人到來,引起了這個村子的注意,村長白玉溪來到,問了些問題,便沒再說什麼,顯然是默許二人的存在。

剛進村子,只見村子里一片祥和的氣氛,很多人對他們的到來,並不感到意外,可見就算是封閉的村莊,有事也能碰到在黑暗森林裡流落出來的人。

村民們淳樸,見到沈曼兒和炎龍宇的到來便紛紛打招呼問好,有的人甚至給了他們寫生活用品。

一旁的林夕邊走便說說道:「剛才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村長不同意呢!畢竟他是村子里最強大的人。」

聽到此,兩人不禁感到好笑,村長的境界比他們還低,更不用說經歷過傳承的他們了。

林夕帶著沈曼兒和炎龍宇走向他們要住的地方,並告誡他們,晚上不要出門,這裡是隱居村莊,有一些自己的習俗。

本著入鄉隨俗的習慣,兩人沒怎麼在意。

在林夕走的時候,又低聲告誡了兩句說:「千萬不要靠近村中心的老屋子和村外面的那一潭水。

本來還不在意的他們,突然感覺這個村子還有點問題啊!

感到有問題是因為進入這村子的時候,兩人遠遠的看到了一處水潭,並且感到一絲邪惡的意志誘惑者他們去。

兩人經過傳承后,精神境界遠不是眼前的境界一般,尤其是沈曼兒吸收了迷神花后更能抵禦。

經過林夕的告誡,兩人頓時警戒起來。

夜深了,林夕為兩人送來晚飯,並說:「吃完后,便休息吧!晚上不要出門,晚上是我們白族習俗火的的時間。」

午夜了,沈曼兒和炎龍宇都入睡了,卻被一陣鑼鼓喧天的吵鬧聲吵醒。

透過窗,看向外面,只見每個白族人都穿著奇異的服飾,低聲吟唱這什麼,彷彿在進行某種獻祭舞會。

看著這一幕,兩人不覺得有些難以置信,這種古老儀式盡然還存在著。

可是,接下來,讓他們感覺到驚訝與窒息的是林夕竟被綁住,被一群人圍著跳舞,可是下一秒,只見他們一刀次入林夕的胸口。

他們可以清楚的看到林夕死的慘狀,不知怎麼他死後的頭顱的眼睛看向炎龍宇和沈曼兒的方向。

炎龍宇想出去質問,可是突然他看見了另他和沈曼兒久久不能釋懷的一幕,他們開始分食林夕的屍體。

想出去阻止這一幕的炎龍宇,突然發現村長來了,其餘人皆對村長祭拜,炎龍宇可以明顯的看到村長的修為超出他與沈曼兒太多了。

讓兩人感到中午見到的村長根本不是同一人。村民們此時陌生的嘴臉看起來是多麼的可怕。 水潭

兩人震懾於村長的實力,未了不冒險,兩人決定明天一早就離開這裡。

一夜無眠,兩人的精神一直處於緊繃狀態,因為他們不確定這個看似淳樸實卻充滿危機的村子里的村民會不會對他們下手。

這一場舞會進行了很久,大多數就是跳一些古老且看似浮誇的舞,要不是就是低聲淺吟一些陌生的音符。

在天即將要蒙蒙亮得時候,這個村莊突然靜止了一瞬,不是停止,而是好像好似空氣時間靈氣,一瞬間便停止了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