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小傢伙。」

兩個女孩子湊上前去,想抱一抱它,但肖健拒絕了:「先觀察兩個小時再說。」

苗芳菲緊張問道:「麻藥褪去后,它會不會感覺得疼?」

肖健取下口罩,解釋道:「肯定會疼,但貓是最能忍耐疼痛的動物,尤其是這種折耳貓,發病的時候……你們懂的。」

話題有些沉重,大家都在嘆氣,折耳貓骨質增生,骨頭壞死,癱瘓,那麼多病症,一般情況下折耳貓都不會叫疼,它會偽裝成沒事。

許多貓咪都一樣,即使身上有很深的傷口,也會若無其事行走,因為這是天性所在,它們絕對不會在天敵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貓,絕對是種獨立的,堅強的動物。

留院觀察不需要這麼多人,苗芳菲肯定是要留下來的,汪卉主動陪著她,苗明陽這個當哥哥的,要負責送妹妹安全回家,也就楊順閑人一個,可走可留。

但是,楊順也決定留下,留在車上的梔子花他必須拿到手,即使是剛剛送出去的禮物,他拼著不要臉,也要拿回來!

在醫生辦公室,楊順坐在沙發上,抱著後腦勺,漫不經心地和肖健聊天。

肖健擠眉弄眼,笑嘻嘻道:「你眼光真不錯,這妹子挺漂亮呀。」

楊順有氣無力道:「漂亮能當飯吃嗎? 婚然心動:前妻再嫁我一次 半個小時之前我還對她有點感覺,但現在嘛,賢者時間……」

苗明陽的所作所為,差不多觸碰到楊順的底線了,連帶著將苗芳菲一起討厭上,剛剛產生的好感度就這麼降下來,其實他不知道自己冤枉了苗芳菲,小姑娘對這件事完全不知情。

楊順真的很害怕苗明陽,甚至可以說是恐懼。

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這種有錢又懂技術,腦子活的商人,你在他面前幾乎是沒有任何遮蔽的,防不勝防,一個稍稍不注意,對方分分鐘就能搶走你擁有的一切。

誰不怕啊?

異能狂巫:匪後多金 將美金貓薄荷賣給苗芳菲,是他犯下的最大失誤,但情有可原,那時候剛剛使用異能,逗貓撩妹,裝逼得瑟著呢,誰特么想得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楊順有些衝動,很想找個機會闖進苗明陽的實驗室,把剩下的那些組培器皿全部毀掉。

但只能現在亡羊補牢了,重拳打消一切凱覦他的念頭,決不手軟!

肖健覺得奇怪,他一邊整理資料,一邊問道:「這半個小時發生什麼事了?你的人生起伏竟然如此之大,面對這麼漂亮的萌妹子,也能賢者時間?」 楊順有心思,不想解釋,悶悶不樂:「別問了,我想靜靜。」

肖健笑眯眯道:「我是已經有女朋友了,要不然我肯定要對這倆妹子下手。你要真不喜歡,我就介紹其他單身兄弟們上了呀?嘖嘖,瞧你那表情,嘴上說著不要,心裡肯定巨捨不得,對不對?」

「切!大丈夫何患無妻?」

「單身狗!」

「單身狗怎麼了?牛頓一輩子沒結婚,他創立了萬有引力和牛頓三大定律,擔任英國皇家協會的會長,英國皇家鑄幣廠的廠長,百科全書人才!」

「喲喲,來勁了嘿,繼續,繼續吹牛皮,還有嗎?」

「張三丰一輩子沒結婚,活了200多歲,創立武當派,帶出七個葫蘆俠,獨創的太極拳名震江湖,流芳百世!」

「哎喲卧槽,小順子你牛皮,張三丰都來了,再說一個更猛的給兄弟我漲漲姿勢?」

「更猛的也有,孫悟空一輩子沒結婚,鬧過天宮,闖過龍宮,勇闖地府手撕生死簿,泡過紫霞仙子,還通知你打過錢,最後成了斗戰勝佛!所以你瞧不起單身?我單身狗怎麼啦?特么的別惹我,煩著呢!」

肖健看著氣急敗壞的楊順,笑得前仰後合,眼淚都快掉下來,知道這哥們兒是真鬱悶,心思重的很,不再火上澆油。

過了半天,見楊順似乎氣順了點,肖健腦子快速轉動,想了個笑話,逗他開心:「唉唉,順哥兒,你看你都單身20多年了……別別,我真沒瞧不起你的意思,就是想幫你分析分析,你想知道為什麼嗎?要不要我來幫你把把脈?」

「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你不是獸醫嗎,給人把什麼脈?改行當心理醫生了?」

楊順扔過去一本《寵物世界》雜誌,沒好氣道。

不過剛剛一通發泄,他心態確實好了很多,冷靜下來,就算鬱悶想發火,他也不會沖著兄弟發,基友是無辜的。

肖健嘿嘿笑著,說道:「你先別不信,我來給你分析。首先,遇到心動喜歡的人了,你的第一反應是自卑,心裡想著,還是算了吧,對不對?」

中!

楊順愣住,總結自己的一生,準確點來說,真正暗戀喜歡的第一個女人,竟然是群里的王大娘,咳咳,這個先不提,前天苗芳菲確實給了他一見鍾情的感覺,聲音,打扮,相貌,性格,全都是他的菜,瞬間就電到他了。

但是,他後來即便要到了苗芳菲的微信,也對老媽說絕對不可能,雖然嘴上不願意承認,但……他內心確實自卑,想著算了吧,這麼漂亮的姑娘與他是兩個世界的人,怎麼可能輪到他?竟然和肖健說的一模一樣,真挫筆。

肖健樂呵起來,趴在桌上,將讓人看著就厭煩的腦袋湊過來,挑眉弄眼道:「怎麼樣,沒說錯吧?那好,咱們接著來,你自卑,是因為缺少日久生情的條件,同時你也沒有一見鍾情的資本。」

再中!

楊順張張嘴,有點訝然,但仍舊死不承認:「嘿你小子,不對,這條說錯了,我資本其實還挺可以的,沒有消音器,又粗又長,而且持久力超強,體能倍兒棒,日久了一定會生情。」

「拉倒吧你,別人好心好意幫你分析問題,你卻滿口騷話,故意打岔,你這是不自信的表現。還不承認是不是?我再說一條,除了條件和資本之外,另一個重要原因,你的長相配不上你的眼光,對不對?」

喵的又中了……

但是眼光高,喜歡美女,這有錯么?這很正常啊,不可能每個男人都是吳言祖吧?

但想想都桑心,楊順捂著胸口,抬起手制止:「兄弟,別說了,句句扎心吶!」

肖健樂不可支,一個勁搖頭:「楊順呀楊順,其實你人挺幽默的,在群里也很活躍,你和王大娘她們的關係很好嘛……」

這似乎是唯一的閃光點了,楊順終於回了點血,臉色好看了點。

但肖健眼神如炬,毫不留情追殺著:「外人都在猜測,說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在和你搞曖昧,其實,你孤獨得像條狗,不不,其實我還說錯了,狗沒你這麼孤獨。我們醫院的狗,有人疼,有人愛,切完蛋蛋還有漂亮姑娘送營養餐,拆了線就能在外面撒歡,你呢?」

「憋說了健哥,我眼淚都快掉下來。」

真的是太扎心了,聞者傷心,聽者流淚,這個故事太悲催。

楊順感覺頭皮發麻,句句傷人,字字傷心,他快要聽不下去了,想靜靜都沒有用。

肖健嘆口氣,走過來,將楊順按下,重新坐在沙發上,語重心長地說道:「兄dei,看在每次你和我開黑吃雞,都是我躺吃,你在天命圈當老陰逼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你這條單身狗,其實是得了一種病,你有病。」

「你有葯嗎?」

楊順脫口而出,又猛然醒悟:「小賤人,別給我使套兒呀,是不是又想推銷你這裡的貓啊狗的,讓我掏錢買?」

肖健露出蒙拉麗莎的神秘微笑,搖著頭:「NoNoNo,我是認真在分析你的病情,你這個病的名字叫lithromantic,當你對某個人產生好感后,只要她對你產生好感時,你就會特別厭煩,甚至討厭她,然後離開她,注孤生。對你來說,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一旦得到,嘭~~~啪~~~~」

兩隻手做成的氣球放大,爆炸,嚇了楊順一跳。

肖健用充滿誘惑力的聲音問道:「想治好這個病嗎?其實你可以買一隻寵物狗回去……」

楊順用力揮手,打斷肖健的手勢,笑著嗤一聲:「蝦扯蛋,不買!你奶奶的,套路真深,拐了個彎推銷你的狗,打死我也不買。還有,我絕對沒有這種病,我清楚的很。」

他站起來,懶得和這貨再聊,拿起安吉拉的手術報告往外走。

肖健跟在後面,嘿嘿笑道:「你真知道?那你說說看,為什麼你單身20多年?」

拉開門,走到走廊上,楊順回頭看著肖健,認真地說道:「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丑與窮同在。」

「靠!」

肖健在他身後笑罵一聲,關上辦公室的們,跟過來誇到:「總結的真到位,這就是單身原因的精髓總結。沒錯,這是個看臉的時代,而且光有想法不行動是不夠的,還得有錢。」

楊順哼一聲:「就是你們這種狐朋狗友太多了,天天跟在我屁股後面,要我帶你們吃雞,打爐石,耽誤了我找女朋友談戀愛的時間。我現在不是以前的我了,丑我改不了,但我一定要改變窮。」

「順哥,你要是發達了,一定要照顧小弟的寵物生意呀,買一隊貓,再買一隊狗,一隊排成S型,一隊排成B型……」

「去去,一邊玩兒去。」

兩人勾肩搭背說笑著,來到休息室,正好看到苗明陽有點事,要出去一趟。

「等等,我跟你一起下去。」

楊順終於找到機會,和眾人告辭后,跟在苗明陽身後,一直來到停車場。

「苗哥,醫院裡空氣不好聞,這花我先拿上去,過濾空氣。」

「給我留幾朵……嘿,跑什麼跑?」

苗明陽愣神之下沒攔住,只能看著楊順將一捧梔子花全部帶走,溜之大吉,氣得重重拍在車門上:「嘿這小子,防賊呢這是!」

他敢確定,這花肯定也有問題,楊順肯定用什麼新植物激素,或者強效營養液之類的,重新培養過貓薄荷和梔子花,可惜他沒有大量原材料,根本就做不了測試!

只能耐心等組培結果了,可再快的組培也要兩周才能生根,一個月才發幼苗,再慢慢等貓薄荷長大,至少得幾個月,小半年!

苗明陽生著悶氣,重重踢了一下車輪。

但楊順只在一樓大廳轉了個彎,提著梔子花從側門離開醫院,攔了輛計程車離開。

他打定主意,一天時間都不能耽擱,他要儘快進實驗室搞研究!

……………………

……………………

PS:哇哦,今天光棍節,本章好應景,巧合,巧合,哈哈~~~祝天下所有的單身人士早日脫單,找到另一半。 金角獸:「吼!」

雷鳴不受威脅,對著它道:「我不願跟你拚死一搏,我想你也不想命喪於此。」

「如你們金角一族,能夠修鍊到八品境界實在難得,沒必要與我殊死搏鬥。」

「這東西對你很重,可與我而言也重要,這樣,我分給你一塊,你退回磐雲海深處,大家兩廂安好如何?」

金角獸哪能答應,它一路追逐,要不是顧忌著這個雌性要毀了這東西跟它「同歸於盡」,它早就將這兩個兩腳獸拿下來了,所有的寶貝就都是它的。

可如今倒好,轉眼之間就要讓出去一塊,它是萬萬不肯的。

「吼!」

雷鳴:「兩塊不可能,只有一塊!」

金角獸張嘴發出厲嘯,周圍海浪瞬間大了起來,一副想要動手的架勢。

雷鳴和韋宿之都是靈力爆涌而出,雷鳴更是揮手將之前那尊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巨鼎召了回來,靈力灌注其上時,那巨鼎瞬間又大了兩倍有餘,上面的圖案猶如活物一般虛浮出來。

金角獸能感覺到眼前這個拿著巨鼎的男人十分厲害,那巨鼎之前一撞之下,就險些傷了它,而此時巨鼎之上傳來的感覺更是讓它覺得十分危險,而那拿著巨鼎之人身旁的那個人,身上的氣息也十分恐怖。

金角獸能修鍊到八品,不僅僅是因為族群天賦出眾,更是因為它遠比尋常海獸聰明。

幼小時,它能避開那些遠比它強大的海獸,小心翼翼的活著,而等它逐漸變強之後,它也只會去捕食那些比它弱小的海獸,從不會與比它強大的海獸硬碰硬。

直到它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活成了磐雲海內的霸主。

而當年和它一起的族群中的兄弟姐妹早就死了個乾淨。

金角獸身上氣勢弱了下來,不甘心的看了眼那個渾身上下都香甜至極的雌性,這才張嘴叫了幾聲。

雷鳴見它示弱,開口道:「她不能給你。」

「吼!」

金角獸見雷鳴不容置疑的模樣,到底歇了把那兩個兩腳獸搶走的心思,仰著頭嘶吼了幾聲,而雷鳴也沒遲疑,直接將其中一塊涅火之力凝結而成的「石頭」朝著金角獸那邊扔了過去。

金角獸張嘴將那石頭吞下去后,巨眼之中露出抹欣喜,扭頭沖著雷鳴二人點點頭后,便揮舞著雙翼騰空而起,下一瞬「砰」的一聲落入了海水之中,轉瞬就朝著磐雲海深處游去。

等金角獸走後,雷鳴這才召回了巨鼎,將其收入體內后,握著手裡的東西忍不住鬆了口氣。

他剛才說的厲害,可實際上他並不想和金角獸動手。

這金角獸在海中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但靠著那龐大的身體就能碾壓尋常破虛境的人,更何況金角獸的族群向來厲害,那傳承秘術和其他的手段更是不少。

要是真打起來,他就算能斬殺了金角獸,恐怕也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如他現在的境界,一旦受傷想要恢復,那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輕則幾十年,重則上百年甚至數百年都有可能。 8月12日,距離安吉拉做完絕育手術,正好7天。

「肖醫生,謝謝你!」

苗芳菲從護士手裡接過貓籠,看到安吉拉經過一周時間的靜養,已經拆線痊癒,恢復正常,高興的不得了,不斷感謝肖健和護士。

肖健雙手插兜,表情很酷地說道:「不用謝,我是醫生,這是我應該做的。今天你一個人來的嗎?」

「嗯,其他人都有事,我一個人能搞定。」

苗芳菲還是那麼開朗,笑容很甜。

肖健不好意思總盯著對方,和她也沒什麼話可聊的,只好說道:「沒事你就先回去吧,以後安吉拉要是有什麼不舒服,都可以來找我,我幫你安排最好的醫生。嗯,楊順告訴你我的電話沒?」

「沒有呢!」

苗芳菲拿出手機和他交換號碼,抬手捋了捋落下的劉海:「我已經一個星期沒見到他了,肖醫生,我正想問你,他除了微信和電話,還有沒有別的聯繫方式?」

肖健一愣,不能吧,做完手術后,他們倆都沒再見面?

不是,楊順這傢伙,真的不會是注孤生,lithromantic吧?

這麼好的一個姑娘,你自己都承認對她有好感了,還親自帶她過來,鞍前馬後地跑腿幫忙,當天晚上不主動陪著,也不送她回家,提前溜走這個就先不吐槽了,結果一個星期不聯繫,讓人家姑娘主動打聽你,你以為你是汪思聰呀?

肖健沒敢多說,抱著能幫一把兄弟就幫一把的想法,揉著鼻子說道:「他的電話微信你都有了,QQ他幾乎不上,也沒看他玩遊戲,我也不太清楚他去哪裡了。他又沒女朋友,單身狗能幹什麼?要麼是去旅遊了,要麼就是乖乖在家看店。你去他家店裡找了沒?」

「好的,我知道啦~~~謝謝肖醫生,我先走啦。」

苗芳菲再次感謝之後,提著貓籠離開。

幫安吉拉插隊這事她請楊順吃過飯,在微信上說過謝謝,還發了一個100塊的紅包,但對方一直沒回,微信紅包也沒領,她對楊順禮數有加,像普通朋友一樣很正常的來往著,沒毛病吧?剛才她也只是客氣問問,兩人關係還沒到滿世界尋人的地步。

肖健等苗芳菲走後,越想越不對勁,看看手機,才早上10點,隨手給楊順撥過去。

「小順子,你最近在幹嘛?」

「我有事,忙著呢。」

「什麼事能有追妹子大?你知道今天誰來了嗎?告訴你……」

「不說了,我要走了,有事給我發微信留言。」

肖健聽見嘟嘟聲,差點罵出聲來:「什麼鳥人,注孤生!」

楊順確實有急事,他正坐在一輛皇冠轎車的後排座,開車的是那位打算強買梔子花,被楊順言辭拒絕的同行,張萬利張總,兩人這當口馬上就要搞事情了,他真沒法分心。 非常規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