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希望你別讓我失望。」伊莎揮了揮手。

「弟子告辭。」趙麗貞拱了拱手,大步離開。

她前腳剛離開,桃花林之中,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這道人影怎麼出現的都不知道,身穿藍色錦衣,頭髮高高盤了起來,形成一個高冠。

整個神界,幾乎所有知道伊莎真正身份的人,面對她大氣都不敢透。

哪怕陸青鋒面對她,也無法像面前的藍衣男子一樣坦然。

「陸青鋒已經派人追殺葉雄,你又何必再派人前去,讓他知道豈不是讓他很沒面子。」藍衣男子嘆了口氣。

「你應該很清楚,陸青鋒能辦出什麼來,就憑他能殺得了葉雄?」伊莎冷哼。

「你既然把他推上神帝之位,就要相信他,傀儡也要有個傀儡的樣子。」

「我這輩子後悔的事情不多,其中一件就是將他捧上帝位,他比葉問天差遠了。」

「我從來都不覺得葉問天有什麼問題,是你自己偏要改革的。改良改良,越改越涼,這幾萬年來,神界的實力反而更加倒退了。」男子說道。

「不破不立,以葉問天那自視清高,不思進取的性格,哪怕再讓他活幾萬年,也無法突破大乘期,與其這樣,不如破而後立。」伊莎道。

「你做事情就喜歡走偏門,修真一道是有自然規律的,你這樣一搞,現在情況你也看到了,五萬年之約,也沒剩多少時間了,到時候看你怎麼辦!」藍衣男子有些不快。

「你說我喜歡走偏門,你呢,你不是一直說不會插手任何事情,順應規律嗎,怎麼又偷偷讓分身下界,傳葉雄功法?」伊莎反問。

「我什麼時候使用化身下界,傳葉雄功法了?」藍衣男子反問。

「別裝了,除了你,誰還有無名那麼強大的下界化身實力?」伊莎冷哼。

「這冤大頭我不當,你別賴我身上。」

藍衣男子前面還挺嚴肅的,這時候頓時就焦急起來。

「真不是你?」

「我說了不是我,你咋就不信呢?」藍衣男子繼續解釋。

伊莎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撇了撇嘴,難得露出小女人的模樣。

「你就認了吧,反正我也沒怪你。」她道。

「少來,我說了不是我,就不是我。」

「真不是你?」

「我騙你幹啥?」

伊莎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低頭沉思道:「如果不是你,哪會是誰在幫他,難道還有人跟咱們一樣?」

「別想那麼多,是誰以後就清楚了。」

藍衣男子說完,身影嗖地一下就消失了,似乎不想再多留片刻。

「對了,你那七弟子想殺葉雄,我看沒戲。」聲音漸漸消失。

「我從來都沒指望誰能殺得了他,但是這樣會讓他更加強大,不是嗎?」伊莎大聲道。

藍衣男子,早就沒有蹤影。

伊莎不由得想,葉雄記憶之中一個關於鯰魚效應的事情。

修士想要強大,就必須要有不斷地鯰魚在背後追趕,永不停步。

一停下來就會死,這才是修真一道。。

這就是她制定《改革條約》初衷。

她就要看看,轉世的葉問天,還有葉雄,能成長到什麼程度。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茫茫宇宙之中,到處都是修士,來來往往的修士都要接受盤查。

葉雄躲在某顆隕石後面,看著周圍被盤查的修士,眉頭皺了起來。

他沒想到天神帝國的反應會這麼快,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就封鎖了所有的出路。

茫茫宇宙之中,東南西北,各個方向都有合體中期境界修士坐震。

特別是逃離域外的方向,修士更多,他甚至猜測,連合體後期都有。

葉雄可以易容換骨,完全改變自己的容貌跟外形,但是他的修為氣息是掩蓋不住的。

只要境界比他高的修士,如果有意窺探,他的修為就瞞不住。

哪怕他再克制,一樣沒用。

除非他身上,有能夠掩藏氣息的法寶。

可惜,他並沒有。

所以,哪怕他易容換骨,也逃不出去。

「你們查吧,慢慢查,我呆一個兩個月再出去,就看你們能查多久。」

葉雄冷哼一聲,他自知像這麼規模龐大的追查,不可能一直都查下去,太勞民傷財了。

躲在隕石內部,葉雄從身上將手鐲空間拿出來,放到地上。

在手鐲上布了道禁制,能讓自己在手鐲被觸動一瞬間被自己發現,然後他進入手鐲空間。

進去之後,葉雄馬上鑽入湖底,然後從身上掏出黑色石板,看看自己現在在神界,還能不能回到下界。

當他將黑板石板放入水中的時候,讓他沮喪的事情發生。

黑色石板沒有絲毫變化,體表沒能再發出綠光,上面的珠子也不亮了。

「黑色石板在神界,居然失效了。」葉雄嘆了口氣,內心極度失望。

也就是說,他以後想通過神界回到真仙界,跟楊心怡他們見面,已經不可能了。

有可能他一輩子都不能下界。

除非楊心怡她們能飛升神界,來跟自己見面。

這種可能性太小了,別說神界,哪怕是飛升台,她們都沒有實力前往。

這些年,自己身邊唯一能跟上自己節奏的,僅有幽冥一個人。

「去不了下界,只能另外想辦法。」

葉雄心想,天無絕人之路,他一定能想到辦法的。

他盤坐在地上,繼續頓悟《佛魔掌》第三式佛本是魔。

這一式他已經想了很多年了,但是,還是沒能悟透,無法用於參戰。

轉眼之間,兩個月時間過去了,手鐲空間依然沒有人碰過。

葉雄從手鐲空間裡面出來,易容改骨,小心翼翼地朝邊遠星域而去。

一路上,依然能看到很多天神帝國修士在巡羅。

好在這些修士,全都是境界低的,合體境界修士他一個都沒看到。

葉雄將自己的修為壓在煉虛後期,這些修士根本就發現不了。

一路向西,兩天之後,見到天神帝國的修士越來越少,他終於鬆了口氣。

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

「前面的人,站住。」

葉雄轉身,發現面前一塊懸浮的隕石上面,出現一道人影,站在岩石之上。

鵝臉蛋,大眼睛,睫毛特別長。

玲瓏小嘴,高聳鼻子,柳葉眉。

五官不算精緻,但是細看會發現,每一器官都很好看。

偏偏配在一張圓臉上,就顯得不太好看。

葉雄這輩子見過的女人之中,有很多女人五官不算漂亮,但是配在一張瓜子臉上,搭配得非常好看,所以看起來就覺得漂亮。

面前的女人,恰恰相反,多好的五官,配在一張圓嘟嘟的臉上,全廢了。

不但臉圓,就連身材也有點略胖,有肉感。

這樣有肉感的女人,葉雄身邊一個都沒有。

想到這裡,葉雄不由暗罵自己起來。

都什麼時候了,現在每天都在逃亡,小命都未必能保住,還想著女人。

「姑娘,你叫我嗎?」葉雄指著自己,沙著啞子問。

「沒錯,就是你。」

趙麗貞身影一閃,落到他面前千米之外,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前往何處?」

「我姓趙,單名一個洋字,正準備前往西方星域。」葉雄隨口回道。

「西方星域哪裡?」

「姑娘,你問得這麼清楚幹什麼,不會看上了我吧?」葉雄笑道。

對方的修為是合體中期,以自己的戰力,對上她根本就不虛。

反正被發現,今天必定被盤查一番,想安然逃掉,有些不太可能。

在心裡,葉雄已經將對方看成天神帝國的人了。

趙麗貞目光之中,露出鄙視之色。

「本姑娘這輩子最鄙視的就是那種看見漂亮女人,找不到北的修士,一點出息都沒有。」趙麗貞冷哼。

在她眼裡,真正的強者都是高傲,高冷,目空一切的。

就像自己的師尊,還有自己的師姐,她們都是何等的高傲。

她至今沒看到,有哪一個強者會像小混混一樣,嬉皮笑臉的。

葉雄看了她一眼,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趙麗貞問。

「你剛才說自己漂亮,真是太好笑了。」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葉雄仰天大笑,聲音之中,帶著無盡嘲笑。

「拜託,你看看自己那張臉,跟馬臉有什麼區別?」半晌,葉雄才停下來。

「你找死。」

趙麗貞大怒,身上瞬間湧起騰騰殺氣,無數劍芒外放,凝聚成一道道實質化的虛無之劍。

她的臉是圓了點,但是不能說是馬臉。

雖然她說不上絕色,但是,也絕對談不上難看。

啾啾啾!

無數劍芒,激射出去,瞬間滿天都是劍道。

那此劍道,每一把都像有靈魂似的,帶著強大的法則之力。

「咦,人長得丑,這劍道倒是不弱。」葉雄有些意外。

下一刻,他一掌拍出,天魔掌出現,將劍芒擊飛。

「沒想到你實力也不弱,難怪如此狂妄。」

趙麗貞有些意外,對方這種實力的修士也不少見,比起一般的合體初期,強得多了。

下一刻,她再次施展劍道,纖纖玉手一伸。

啾啾啾!

無數劍芒,組織成一道箭矢,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朝葉雄轟去。

比起前面的攻擊,這一招攻擊力,起碼漲了三成。

這一下,輪到葉雄皺眉頭了。

顯然對方跟他一樣,還保存著實力。

她的底蘊到了何種地步,葉雄也不好猜。

此刻不容他多想,葉雄身體湧起層層金光,一掌拍出。

佛光大盛,照亮宇宙,滿天光輝。

這聲勢浩大的一掌,直接將對方劍道摧毀。

「佛魔同修,你是葉雄。」

趙麗貞瞳孔變大,殺氣大盛。 沒錯,就是你爺爺。」

修鍊佛門功法的修士,在神界本來就不多。

佛魔同修的,已知的僅有一人,就是葉雄。

此時此刻,葉雄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敗露了。

今天,不是他死,就是對方亡。

追殺他的修士太多,如果不能速戰速決,等更多的合體修士知道自己的位置,到時候他更麻煩。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速戰速決。

雖然面前的女人,他看著挺有肉感的。

但是,小命面前,再漂亮的女人,他也得辣手摧花啊!

佛魔元氣,催動到極致。

「佛魔有晴。」

大風車初現,夾帶著無比恐怖的第二式佛魔掌,帶著輾碎蒼穹的威勢,朝趙麗貞殺去。

「佛魔掌第二式佛魔有晴,果然不同凡響,可惜你遇到了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趙麗貞在來之前,已經將葉雄的資料,調查得清清楚楚。

師尊把關於他的所有資料,都給自己說得清清楚楚,他身上有什麼神通,她了如指掌

趙麗貞身上氣勢再次升級,威勢恐怖到了極致。

以她為中間,形成容間風暴。

周圍所有一切,都被她吸引,向她飛去,輾碎。

無數殞石被她吸引過去,絞成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