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輝局長,我現在以將軍的身份要求你,立即對這些人進行隔離審查,特別是這位陳院長,還有這位胡主任,我希望你要認真對待,不能讓任何一個地方間諜卧底活下去,我們華夏,必須打擊這種出賣軍情和國家秘密的叛徒存在!」

葉風隨即又說道,眼神落在陳平等人的身上,後者更是渾身一震。

「您放心,我會的!」

劉輝一個立正,立即答應了下來。

角色反轉!

剛剛還色厲內荏的陳平,瞬間便成了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冤枉……冤枉啊!」

陳平想也不想的便哭訴了起來,快步走過來,拉著葉風的手臂,說道:「這位軍官同志,我……我們……都不知道啊,請……請您一定要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啊!」

「是嗎?那就要看你們的誠意了!」

葉風淡淡的說道,看著陳平,開口說道:「軍方現在嚴厲打擊外國間諜和卧底,寧可錯殺,絕不放過,陳院長,你有沒有參與啊?」

「咯噔……」

葉風一句話說完,陳平的心沉到了谷底!

這傢伙……看樣子是要敲詐啊! 「當……當然沒有參與啊!」

陳平想也不想的便說道,「這些……這些人都是胡志遠主任邀請來的,有什麼問題就找他,這些外國人的身份,他最清楚的了!」

額……

旁邊正想開溜的胡志遠,聽到這話,頓時一陣無語,瞪大著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陳平,這個院長可真是會摘責任啊,把自己身上的問題給摘的一乾二淨,全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還要不要臉了?

「是嗎?那這位胡志遠主任是要好好調查一番了,最好帶回去好好審問!」

葉風嘴角帶笑,隨口說道。

「是,是,葉同志,你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們警方吧,有什麼問題,我一定會調查清楚,到時候也會跟軍方的同志彙報的!」

劉輝肅然說道,面對葉風這種級別的人物,他沒有任何的膽子敢說多餘的話,更不敢有任何的質疑。

「很好,劉輝局長,我相信你是一個好警察!」

葉風滿意的點點頭,這警察還算識相,很會做人。

「我不信,還軍方的人,我看他就是騙子,哪有軍方的人單獨行動的,在我們國家的地界上,還被人打的滿身是血?你們居然還相信?」

胡志遠看著葉風的樣子,立馬說道:「劉局長,你可是人民警察,難道就不要多審查一下嗎?我國長期都是這麼穩定的,什麼時候出過這麼大的事情了,明顯是假的啊!」

假的?

胡志遠這麼一說,劉輝微微皺起了眉頭。

的確,國家安定了很長時間,幾乎很少發生像葉風這樣行動的軍人,更不會沾染這麼多的血跡,從事情的性質上來說,的確是有點怪異。

但這個證書……

似乎是看到劉輝在看證書,立馬說道:「這個證書肯定是假的,這年頭,只要有錢,什麼證書做不出來啊,劉局長,你可不要被騙了,等會這人要是跑了,你可要倒霉的!」

剛剛一個勁幫葉風說話,甚至要討好葉風,還打算送出點大禮的陳平,一時也有點猶豫了起來。

真?

還是假?

一時之間還真的沒辦法辨認!

「呵呵……很好!」

葉風笑了笑,看著胡志遠,道:「我原本還擔心會冤枉了好人,現在看來,你的確和這些西方人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吃著國家的飯,領著國家的錢,卻不做一個國人該做的事情,像你這種社會渣子,就不應該存活在這個世上!」

胡志遠瞪大著眼睛,看著葉風,有點難以置信。

每一句話,每一個字,甚至每一個音調,似乎都化成了一把刀子,狠狠的戳在了胡志遠的身上,被葉風這麼一說,他自己都感覺應該一頭撞在牆壁上自殺算了。

「劉局長,這人是瘋了吧,還不把他抓起來!」

胡志遠雙手顫抖的指著葉風,他不光氣憤葉風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前如此指責他,更氣的是,說出了他隱藏多年的身份。

五年前,西方光明教廷的人找上門來,給他的賬戶上打了五十萬美金,從此,他就成了西方教廷安插在華夏的一顆釘子。

這五年裡,每一年足足五十萬美金的酬勞都在他的賬戶里,他也從中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普通教授爬到了外科主任的位子上,成為中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數一數二的實權人物,更有希望繼任陳平的院長位子。

沒想到,今天被這小子給全都說了出來。

如果國家真的開始調查他,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抓我?他有這個膽子嗎?」

葉風此時就是很囂張,但他有囂張的本錢,眼睛看向劉輝,後者的眼神一陣閃躲,即便有所懷疑葉風的身份,但在這個時候,劉輝的確沒有膽子下達命令抓人!

這……

胡志遠一陣氣急,剛想再逼迫一句,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亂了他的思考。

「咚咚咚……」

眾人朝著門口看過去,只見一隊軍容齊整的大部隊快速沖了過來,將整個酒店的宴會廳全都包圍了起來。

「他肯定是假的,真軍人來了!」

胡志遠大喊了一聲,指著葉風就罵道:「我看你還往哪裡逃!」

「誰是假的?」

秦朗穿著整整齊齊的軍裝,走了過來,淡淡的問道。

「同志你好,這人肯定是假軍人,你們可要把他給繩之以法啊!」

胡志遠一把握住了秦朗的雙手,十分熱情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他是假的?」

秦朗面色不改,開口問道。

「在我們國家,怎麼會有這麼狼狽的軍人,還弄的一身是血,肯定是騙子冒充軍人,想要脫身逃跑!」

胡志遠彷彿自己是全場最聰明的人,還擁有火眼金睛,得意的說道:「同志,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對你個大頭鬼!」

秦朗白了一眼,一開口便擊碎了胡志遠所有的幻想,「葉將軍是我們華夏軍區蛟龍突擊隊總教官,今天為國擊斃了潛入我國搞破壞的人,是大英雄,你竟然敢污衊國家英雄,必須帶走,嚴查身份,但凡有違法亂紀行為,直接送交法庭,絕不姑息!」

什……什麼?

這人……還真的是國家英雄!

胡志遠的一張嘴巴張的大大的,都能塞下雞蛋了,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裡的事情你打算怎麼做?」

葉風看著秦朗將早已嚇傻了的胡志遠送交給了旁邊的下屬之後,便問道。

「還能怎麼辦,當然要控制住所有人了!」

秦朗一陣無奈,「你小子的待遇可真好啊,全軍區的人,都因為你行動了起來,面子可真大!」

「為我?什麼意思?」

葉風一陣不解。

「你在蕭家外面的小樹林里殺了那麼多人,血腥氣飄出了老遠,要是軍區的人不出動,給封鎖起來,明天就要登上各大報紙,引起恐慌!」

秦朗白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現在這裡又有人死了,宴會廳里上百雙眼睛,這些人又要控制起來,一個個的做思想工作,解釋原因,天海軍區的人手都差點不夠用了!」

額……

秦朗這麼一解釋,葉風都有點尷尬了,撓了撓頭,說道:「今天的確是我太衝動了,但這件事,我又不得不做!」

「行了,沈老總那邊跟我打過招呼了,今天這件事可以理解,再說,軍方的情報人員也早就偵探到羅伯特等人有違法行為,這一次,也算是為國除害了吧!」

秦朗擺擺手,說道。

葉風點了點頭,心裡也是對沈忠和充滿了感激,這好幾次都是對方給自己妥善安排收尾的工作,下次有機會,倒是好好報答一番沈忠和。

小樹林里發生的慘案以及中海國際大酒店發生的事情,雖然很隱秘,軍方也控制了消息,但一些大家族和中海頂級豪門也從各個特殊和秘密渠道得知了一小部分細節!

蕭家,也是其中之一!

晚上十點鐘,蕭家大院燈火通明,整個蕭家的所有高層和嫡系子弟都齊聚一堂,商量對策。

蕭戰臉色陰沉如水,一雙拳頭緊緊的捏在一起,一言不發。

下面則是一眾蕭家子弟,蕭如玉也在其中。

不知道為什麼,蕭如玉心裡有種悲哀!

葉風臨走的時候,給了蕭家那麼多的機會,可自己的這位父親,卻是不屑一顧,甚至,還拿出一千萬來打葉風的臉,親自將他給趕了出去。

可現在……呵呵……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用來形容自己的那位父親,可是再恰當不過了。 「各位,都安靜一下,都說下自己的意見吧!」

蕭戰整個人像是忽然老了十歲一樣,看著下面議論紛紛了半天,卻沒有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的蕭家人,一陣無奈。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想想昨天的行為,他便一陣頭痛,可以說是他執掌蕭家以來,最重大的失誤!

葉風,那小子,怎麼就讓他看走眼了呢!

「家主,我看現在還是要主動一點吧,過去賠禮道歉,希望能讓對方少點怨氣!」

「對,經過調查,那葉風似乎是和京城的一些大家族關係密切,而且是姓沈的那個大家族,要是晚了的話,那可就……不好收場了!」

「不行,我蕭家怎麼說也是中海豪門,主動登門賠禮道歉算什麼事?我蕭家還要不要在中海混了?」

「堅決不同意,蕭家百年名聲,不能就此毀於一旦!」

……

蕭戰一提議,下面便有人發言了,各抒己見,反正大部分的還是要求蕭戰直接道歉,能和京城沈家有密切聯繫的人,小小的中海蕭家,怕是承受不住對方的怒火。

但同時也還有一些頑固分子,想要頑抗到底,抱著蕭家的百年榮譽死不鬆手,堂堂蕭家,給一個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道歉,傳出去,還有臉嗎?

「各位,聽我說一句!」

就在雙方各執己見,爭吵不休的時候,坐在蕭戰旁邊的一男子站了出來,開口說道。

「二弟,你有什麼想要說的!」

蕭戰眼睛一亮,連忙問道,這是他的親弟弟蕭辰,也是他的左膀右臂,平時也出了不少主意,這一次,蕭辰主動站出來,肯定是有什麼好的想法要說。

「大哥,我剛剛通過一些私人渠道得知了這個葉風的為人處事和性格特點,知道了他最大的一個喜好!」

蕭辰得意的說道,似乎掌握了什麼重要的秘密一樣。

投其所好!

等來年風起時 這是想要巴結討好一個人最實在的方法!

畢竟,送禮送的再貴重,也比不上對方喜歡!

「什麼喜好,你快說說看!」

蕭戰著急的問道,一臉的期待。

在所有人的期待注視視野之下,蕭辰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這葉風,少年得志,金錢無數,對於錢財,以及有了免疫,所以呢,送錢,是沒有什麼吸引力的,對葉風來說,也太俗套了,而他有個喜好,卻是來者不拒,越多越好!」

肖失的朋友 蕭辰侃侃而談,吊足了眾人的胃口,才說道:「那就是美女!」

嗯?

美女?

聽到這個字眼,蕭戰不解的說道:「他這麼年輕就有如此的地位,應該不缺美女的吧?」

「那是當然不缺了,他身邊起碼有十來個美女了,還都是很親密的那種!」

蕭辰點了點頭說道。

十來個!

還都很親密!

這話一出,整個蕭家的人都一陣無語,原來這小子還是個情種,錢不要,單單喜歡美女!

「既然有十來個了,那我們再送,還有意義嗎?」

蕭戰皺著眉頭,不解的問道。

「大哥,你是不知道葉風這小子的品行,有些東西多了他或許不喜歡,但美女,他絕對不會拒絕!」

蕭辰繼續說道:「而且,我們要送,肯定不能送一般的美女,必須是有特點的頂級美女,而且還要顯示出我們的誠意來!」

頂級美女?

旁邊的蕭如玉聽到這話,感到一陣悲哀!

堂堂中海豪門蕭家,為了討好一個年輕人,居然也要如此大費周章,挖空了心思去送美女!

雖然送美女這種事情在大家族裡比較常見,但那也是正常的人口流動,像現在這樣,卻還是少之又少的。

「二弟,這麼說,你已經有明確的想法和目標人選了?」

蕭戰沒有耐心聽蕭辰繼續鬼扯下去,他現在只想找到一個有效的辦法,快速解決掉葉風這個麻煩,只要對方不再找蕭家的麻煩,這樣就算是成功了。

「當然了!」

蕭辰自信的一笑,隨即有點不自然的說道:「大哥,我這個人選如果能送出去,葉風那小子肯定會滿意,只不過這個人選得要看你願不願意了,這是要你做出犧牲的!」

做出犧牲?

蕭戰不解的問道:「你什麼意思?直接說出人選是誰吧!」

「大哥,我覺得,這件事,如玉侄女是最合適的了!」

蕭辰開口說道。

蕭如玉?

聲音不大,但整個蕭家的人都聽到了這個名字,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了坐在下方一個不起眼位置上的蕭如玉。

蕭戰自己也愣了一下,隨即有點不自然!

這二弟可真的是什麼話都說,不管如何,這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啊,就要眼看著她被送到別的男人手中做小妾?

自己這個親生父親跟劊子手有什麼區別?

蕭如玉原本是一種旁觀的態度,但自己二叔的一番話,直接將她給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如玉,你怎麼看?」

蕭辰見自己大哥沒有主動說話,便也知道蕭戰不好開口,怎麼說也是他的親生女兒,他同意,那是在出賣自己的女兒,豬狗不如,可不同意,那就是置家族利益於不顧,不配做一個家族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