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你出來總得做點事情吧,什麼都不幹,你出來有個屁用。」葉雄忍不住大罵。

周圍的人:「……」

敢對滄海居士破口大罵的,也只有他一個人了。

「燕北書收了個好徒弟,就是無法無天了點。」滄海居士哈哈大笑起來,消失無蹤。

卓軒轅身體發軟,差點站立不穩,此時滄海居士出來,他算是徹底身敗名裂了。

「塵歸塵,土歸土,卓軒轅,你造惡幾百年,是時候受到懲罰了。」

玄龍手中的普通長劍突然懸浮在半空,嗡嗡作響起來。

1627崛起南海 下一刻,劍身光芒大盛,一道虛元的人影踩在劍上,就像御劍飛行一樣。

看那人的模樣,跟玄龍一樣,就像他的影子一樣。

影子劍,劍如其名,貼身幾十年,劍已經成為他的一道影子。

帶著無以倫比的速度,正氣凜凜的威勢,影子劍無視卓軒轅的防守,幾次穿梭之後,將他穿胸而過。

作惡一生的偽君子,終於伏誅。

卓軒轅的屍體從半空掉下來,但是沒有一個人上去相助。

任憑他的屍體墮落,眼見就要被摔得血肉模糊。

縱橫幾百年的劍道尊者,落到如此下場,讓人不勝唏噓。

突然,一道流光在屍體墜地之前,將他的屍體接住。

出手的,正是八皇子卓無雙。

「師傅,我父親作惡多端,但他怎麼說也是我的父親,我請求留他一下全屍。」卓無雙眼淚模糊地說道。

這三天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渡過的,簡直如同行屍走肉一樣。

自己最為欽佩最驕傲的父親,是這件的一個人,對他的打擊是何等巨大。

「無雙,帶他走吧,准了。」葉雄說道。

就像玄龍所說,塵歸塵,土歸土,既然卓軒轅都死了,這一切就算結束了。

「多謝師傅。」卓無雙帶著卓軒轅的屍體,快速離開了。

素手華箏 一場曠世大戰,終於結束了。 一天之後,天都皇城,大殿。

卓軒轅殞落之後,大家都要求玄龍接任西方星域尊者之位,但玄龍沒有興趣。

國不可一日無君,整個星域必須要人掌管,最後這尊者之位,理所當然落到南宮寒身上。

魏天澤已經被葉雄斬殺,除了南宮寒,已經沒有人有資格了。

「掌門,恭喜了。」大殿之上,葉雄朝南宮寒拱了拱手。

「說實話,我對這掌門之位也沒多大興趣,也是被逼著的。」南宮寒道。

「就當為拯救蒼生好了,你不當,別人搶著當,又有戰亂了。」 西涼董魔王 葉雄說完,拱手道:「掌門,昨天我衝撞了你,多有得罪了。」

「哪裡,我也有不對之處。」南宮寒連忙回道。

成王敗寇,當時卓軒轅佔上風,他不敢站在葉雄這一邊,現在葉雄贏了,他也只能低頭。

只是,他至今都無法相信葉雄扳倒了卓軒轅,恍如做夢一樣。

這真是一個奇迹般的男人啊!

從北方星域一個逃犯,到天道閣閣主,打敗劍南山,打敗洪天機,當上北方星域尊者,再打扳倒卓軒轅,這個男人,用短短十幾年,向世人證明,他是何等樣的絕世天才。

假以時日,只要不殞落,整個亂星海,也沒人是他的對手。

而且,他還有一個飛升仙界的大能師傅相助。

這樣的人,不好好結交,那豈不是傻?

「南宮掌門……哦不對,南宮尊者,山水有相逢,再見。」葉雄拱了拱手。

「再見。」南宮寒回應。

走出大殿,外面一群人已經在等了。

扳倒卓軒轅之後,他們個個都十分興奮,在外面吱吱喳喳地說著。

「主人,玄龍前輩在那邊等你,讓你去見見他。」火靈上前道。

葉雄舉目望去,見玄龍正跟自己的女人甘鳳在一起,兩人相談甚歡,那模樣別提有多恩愛。

這個男人居然為了一個女人,連尊者之位都不要了。

葉雄突然心想,為什麼他們之間能那麼相愛。

甘鳳是別人的妻子,玄龍都能絲毫不在乎,跟對方一起,如果換在自己,能做到嗎?

這種想法剛冒頭,葉雄就將這想法拋之腦後,真是閑得蛋疼。

他走過去,來到玄龍面前:「前輩,你找我有事?」

「阿鳳,你過去那邊等我一下。」

甘鳳點了點頭,走到一邊去了。

玄龍目光這才落到葉雄身上,問:「江南王,你來修真界多久了?」

葉雄扳著手指數了一下:「應該是三十年左右吧!」

「經歷第一次小天劫沒有?」

重生之軍界千金 葉雄搖了搖頭。

「這一界,三十年一次小天劫,一百年一次中天劫,三百年一次大天劫,五百年時一次超級大天——等到一千年的時候,就有一次絕世大天劫。你能在第一次天劫還沒來到之前,就達到現在這種境界,不說後無來者,但絕對是前無古人。」

「前輩過獎了,晚輩只是有些幸運而已。」葉雄謙虛地說道。

不得不說,他這一路走過,真是很幸運,各種運氣爆表。

低階的時候,有火靈相助;中期的時候,有幽冥相助;後期有五行尊者。

還有黑石項鏈,神秘石板,芥子空間,這樣的寶物相助,實力不飛速才怪。

「幸運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你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還有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你身邊有一群好的戰友,因為他們的存在,你才會走得這麼遠,這說明你的人性魅力。」玄龍道。

說得沒錯,如果不是有幽冥,有五靈相助,有玄龍相助,他根本就不可能打敗洪天機,更不可能打敗如日中天的卓軒轅。

「凡事都有兩面,我叫你過來,是想跟你提一下,朋友始終是朋友,始終是外力,過份藉助外力,會形成依賴心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前輩,我明白,你是讓我加強自己的實力,不要一昧藉助外力,這一點我知道。」葉雄點了點頭。

「別怪我直接,以你的實力,飛升仙界是遲早的事情。一旦飛升仙界,因為法則之力,你的朋友是不能帶上仙界的,哪怕放芥子空間里也不行,上仙界之後,就靠你一個人的能力生存了。該說的我都說了,我先走了,後會有期。」

玄龍走到甘鳳身邊,挽著她的手,兩人衝天而起,去過兩人的逍遙快活日子。

看著他們的背影,葉雄也不由得一陣羨慕。

回到門口中的時候,大家都在等他了。

「主人,西方星域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咱們下一站去哪?」冰靈問。

「去南方星域跟北方星域。」葉雄道。

「賓果。」冰靈打了個響指,朝周圍的人說道:「我沒猜錯吧,主人就是個不安份的主,北方星域的尊者跟西方星域的尊者都幹掉了,剩下兩個星域尊者,肯定也要幹掉了。」

「胡說什麼?」葉雄臉頓時就黑了,怒道:「我此次去南方星域跟北方星域,是為了尋找魔淵化身報報仇,又不是去鬧事,你再胡說八道,我就將你扔在這裡,哪也不能去。」

「主人,我不去,五靈大陣怎麼施展?」

「威脅我是不是?」

「沒有,我就是開開玩笑。」冰靈嘻嘻地陪笑著。

葉雄目光在周圍的手下臉上掃過。

幽冥,楊心怡,血屠,無情,還有五靈,這裡每一個人,實力都非常強大。

這些人去其餘兩個星域,如果願意,真的能掀起滔天巨浪。

「我再次聲明一下,此次去南方星域跟北方星域,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魔淵化身,其它的事情,我們都不管。如果讓我知道你們敢惹事,絕不輕饒。」葉雄厲聲說道。

一行人紛紛搖頭。

「惹事,來來去去也就是那兩個,你看好就行,我回去修鍊了。」幽冥化成一道流光進去芥子空間了。

「我也進去了。」

「我也要抓緊時間修鍊。」

「等等我。」

見葉雄像是發火的樣子,一群人嘩啦啦,全都進入芥子空間。

現場,只剩下葉雄跟楊心怡夫妻倆。

「那麼凶幹什麼,都是一群小孩子,別跟他們一般計較。」楊心怡上前笑道。

「我不凶不行。」葉雄嘆了口氣,認真道:「亂星海四大星域,雖然來往不多,但是消息還是傳得挺快的,我把洪天機跟卓軒轅都幹掉了,現在又跑到南方星域跟東方星域,你猜別人會怎麼想?」

撲哧!

楊心怡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肯定在想,你就是個好戰份子,準備把亂星海的四大尊者,全都幹掉。」

「所以……我能不嚴肅嗎?」葉雄無奈地聳聳肩膀。

「既然這樣,那你低調一點,化妝去不就行了。」楊心怡說完,又問:「先去哪?」

「南方星域。」

(本章完) 兩人正準備離開,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師傅,等等我。」卓無雙從遠處跑了過來。

「師傅,我想跟著你,求你帶著我一起去。」

「無雙,你父親的事情……」

「我父親罪有應得,不怪你,相反,我還應該感謝你。」卓無雙道。

「既然這樣,那好吧,你進芥子空間吧!」

「芥子空間?」

葉雄從身上掏出那塊石頭,說道:「這石頭裡面有一個空間,裡面有非常濃郁的天地靈氣,比起外面濃郁十倍,你可以進去修鍊,但是有個條件,裡面的東西一樣都不能碰。」

葉雄事先聲明。

「十倍?」

卓無雙又是驚又是喜:「這麼說來,血屠之所以變得這麼強,就是因為在裡面修鍊了?」

「有關係。」

「多謝師傅,怎麼進去?」卓無雙急問。

葉雄將進入的辦法告訴他之後,再告訴他,沒有自己的命令,不可經出來,卓無雙這才激動地進去。

葉雄將芥子石頭收起來,這才帶著楊心怡,夫妻兩人,一路向南,朝南方星域的蟲洞飛去。

婚內有染:誘寵天價前妻 蟲洞的位置葉雄已經從南宮寒口中得知,以他現在的地位,去亂星海任何地方,都沒有問題。

南宮寒以新尊者的身份給了他們通送令,身份是商貿採購。

南方星域,到底是怎麼樣的地方呢?

兩人不由得憧憬起來。

……

一個月之後,葉雄跟楊心怡拿著通關令,簡單易容進入南方星域。

通過蟲洞,入眼處是一片連綿不絕的空間城,一眼看不到盡頭。

無數房子懸浮在太空之中,全都是金屬所鑄,下面帶著懸浮陣法。

兩人一看這景象,全都傻眼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南方星域會是這副樣子。

跟北方西方星域不同,南方星域的蟲洞並沒有隱蔽起來,不過有重兵把守。

「過來幹什麼的?」蟲洞出口,一名守衛攔住他們問。

「採購物資。」

「通關令。」

葉雄將自己跟心怡的通關令遞了過去。

通關令上面有易容的照片,那守衛看了一下,確定兩人身邊之後,這才說道:「通關令的時間為期兩個月,兩個月之內必須離開,不離開就會成黑戶,會受到嚴厲的處罰,聽明白沒有?」

「明白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那守衛將通關令扔給他,正眼也不瞧他一下,揮手讓他們離開。

「一個守衛,不知道他哪裡來的優越性,敢這樣跟我們說話。」楊小怡罵道。

「實力為尊,咱們現在的境界收斂到金丹中期,他們自然看不上眼,走吧!」

到達他現在這種境界,自然不會因為對方几句小看自己的話而發爽,這個世界,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去。

兩人朝前面飛去。

「阿雄,咱們現在去哪?」楊心怡問。

「前面有個空間城,咱們先過去打探一下消息,看看南方星域的皇城在什麼地方。」

按照以往的習慣,如果南方星域真的有魔淵化身,一定在皇城,只要找到宇宙尊者,就知道魔淵化身存不存在。

現在掌管南方星域的是五代宇宙尊者,霸絕。

南方星域每一個尊者都來自於宇宙星域,沒有任何其餘星域的人當過南方星域的尊者,說亂星海南方星域是宇宙星域的地盤,也不為過。

片刻,兩人就來到空間城之中。

所謂空間城,是一座懸浮在太空的城堡,底下有一個巨大的法陣,將空間城托住。

兩人正準備進去,被兩名修士攔住了。

「出示你們的身份牌。」一名修士問。

葉雄當下將自己的通關證明遞了過去。

見他們來於西方星域,兩邊守衛眼神之中,分明帶著不屑。

「進入空間城需要繳納一百萬顆上品靈石。」其中一名守衛說道。

「還要繳納靈石,這麼貴?」楊心怡不爽了。

兩人雖然有錢,但被對方這樣獅子開大口,也是不爽。

那守衛指著城下面的那個懸空陣法,道:「你們知道這陣法,一天燒掉多少能量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