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臣也一把年紀了,兒臣覺得挺合適。」

見他如此,皇上嘆了一口氣。

「罷了,那朕派人去探探,若是有意朕就替你辦了。」老是老了點,但是謝家有錢,若是結為親家,以後國庫就不會緊張了。

「多謝父皇,那兒臣告退了。」

皇上點了一下頭,心裡開始盤算派誰去當說客。

宮外,赫連煜還沒走到自己的府邸,前方的路就被人擋住了。

看著面前擋路的人,他笑了起來。

謝蓉汐見他看到自己還笑,氣不打一處來,抬起腳狠狠的踩向他的腳背。

赫連煜挪開腳,沒讓她得逞。

「怎麼?是誰惹了你?」

升維之旅 明知道是自己惹了她,偏生要問,為的就是想聽她指桑罵槐的話。

「是一個混蛋,我等他等了這麼多年,回來了居然不來找我,也跟我說一聲。若不是我母親生病,或許我都不知道他回來了,你說他是不是混蛋?」謝蓉汐狠狠的瞪著赫連煜,口中的他說的就是眼前的人。

不過在不知情的人眼裡,謝小姐說的肯定是那個情郎,不會聯想到五皇子,大家只知道五皇子跟這位謝小姐是朋友關係,不會往那方面想。

之所以不會往那方面想,那是因為謝小姐都成老姑娘了,若五皇子真心喜歡謝小姐也不會讓謝小姐成為老姑娘。

沒錯,赫連煜以前的確對謝蓉汐沒有那方面的念想,但是在北疆幾年,讓他懂了很多,他也想了很多。

契約總裁的惹火嬌妻 這次回來,聽說謝蓉汐為了一個男人至今未嫁,他才驚醒。回憶以前的種種,他才明白,原來自己就是謝蓉汐口中的那個混蛋,只是以前他不懂而已。

如今再次聽到蓉汐罵人,他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點了點頭。

「他的確是混蛋,最混蛋的是你在他面前罵了他這麼多次他居然沒有聽出來是在罵他,是不是?」

謝蓉汐愣住,鼻子發酸,但是心裡還是不確定,便問。

「你知道我在罵誰?」

「知道。」

「那你說說我罵的人是誰?」

「我。」

赫連煜很直接,謝蓉汐哭了,原來他真的知道了,抬起手就錘打赫連煜,邊錘邊哭。

超級武神 周圍的人看過來,赫連煜清了清嗓子,抓住謝蓉汐的手,帶著她走了。

謝蓉汐任由他拉著,但是眼淚沒有停下來,不能打那就罵。

「你就是混蛋。」

「恩,我是混蛋。」

謝蓉汐發現他現在的脾氣變了,若是以前肯定會把罵他的人教訓一頓,可現在他居然還承認自己是混蛋,這讓她懷疑是不是冒充的。 謝蓉汐甩開赫連煜的手,眼淚也止住了,突然被甩開的赫連煜停下來看著她。

「說,你是誰?」謝蓉汐不知道從哪裡摸出匕首指著他的心口質問。

看著心口的匕首,赫連煜深吸一口氣,正因為他這一動作,讓謝蓉汐更加的確定面前的人不是赫連煜。

「你究竟是誰?」

「赫連煜。」

「不,你不是。」

赫連煜頭疼的扶額,微眯雙眼掃了一眼圍觀的人,然後笑看著面前的人,這女人居然真的用匕首刺他,衣服已經破了一個洞,很快衣服染上了血。這點傷不算什麼,因此沒有在意,但是在暗處的慕颯在意,出來就推開謝小姐。

「主子,你沒事吧?」

「沒事。」赫連煜搖頭,給了慕颯一個不滿的眼神。

慕颯見主子這樣,愣住了。

難道主子有受虐的喜好?

想了想他遁了。

謝蓉汐看到慕颯的時候就確定眼前的確是赫連煜,看著他胸口的血跡,她自責起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傷你。」

「知道。」赫連煜說話的聲音很柔和,寵溺的向謝蓉汐招手,「走吧,這裡不適合敘舊。」

「恩。」

謝蓉汐看了一眼周圍,見大家瞪大眼睛看著她,心裡莫名的虛了。

她傷的是皇子,這要是讓有心人造事,到時候爹肯定又要說她了,想到爹用各種理由逼嫁,她就皺眉犯愁。

看著前面自己喜歡的人,她跟個小媳婦似得跟著。

五皇子府邸,府里的下人見主子身後跟著一位姑娘,看著裝打扮應該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在仔細一看這才發現是謝小姐,大家便心有靈犀的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

謝小姐跟主子這樣是不是好事將近了?

下人們猜想。

謝蓉汐跟著赫連煜來到赫連煜居住的院子,走到門口赫連煜讓謝蓉汐站在外面。

「你等我換件衣服。」

「你的傷?」

赫連煜低頭看了一眼,早就沒流血了。

抬頭道:「這點小傷無礙。」

「哦。」

赫連煜見她自責的模樣,沒有說什麼,轉身進屋了。

雖然只是小傷,但謝蓉汐還是很自責。

還有,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心思,那他會怎麼樣?

「謝小姐,喝茶。」管家端著茶過來,擱在一旁亭子中的桌子上。

「謝謝管家。」謝蓉汐過去。

管家笑呵呵的看著她,早就在很多年前,他就覺得主子跟這位姑娘會走在一起,剛才聽了慕颯的話,他覺得老主子可以瞑目了。

他原是老主子身邊的奴才,老主子離開后就一直是他照顧小主子,小主子成人後搬出皇宮,他也就跟著出宮,隨後就做了這府里的管家。

可以說是看著小主子跟謝小姐相識,看得出來謝姑娘喜歡小主子,可自家小主子只把人家當妹妹看。

謝姑娘為了小主子至今未嫁,小主子若再不珍惜眼前人,肯定會後悔,好在小主子開竅了,想著就開心。

謝蓉汐見管家公公一直看著她笑,低頭看了看自己,確定沒有不妥才抬起頭看著管家公公。

「管家公公,你看著我笑做什麼?」

「老奴看得出來,小主子對謝小姐開竅了。」

「真的?」

「嗯。」

謝蓉汐臉紅起來,此時的她就跟個小女人一樣,害羞了。

現實生活中,謝蓉汐是一個大大咧咧的姑娘,跟別的大家閨秀不一樣,不做作,正是因為這樣,管家公公才會喜歡這位姑娘。

赫連煜處理好傷口,換好衣服出來,看到管家公公在跟謝蓉汐有說有笑,他更加堅定了娶謝蓉汐的心。

管家見小主子來了,很識相的退下。

謝蓉汐看著走過來的赫連煜,神經大條的站起來,然後低著頭,這個樣子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這個樣子的謝蓉汐很難得,赫連煜看著看著不禁笑了起來。

聽到笑聲的謝蓉汐,抬起頭。

「你笑什麼?」

「你這樣倒是有幾分女人味。」

一聽這話,謝蓉汐便暴原型,抬起手錘赫連煜的胸口。

「嘶~」

「怎麼了?」

赫連煜揉了揉心口的位置,謝蓉汐頓時明白了。

「對不起。」

「無需說對不起,應該是我跟你說對不起,讓你等了這麼久。」

一聽這話,謝蓉汐就鼻子酸,更有一種心酸的感覺,酸著酸著,眼淚就控制不住的流,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

一看她哭,赫連煜就不知所措,愣是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別哭了。」

聲音有點大,嚇得謝蓉汐禁聲止淚。

瞧著被自己嚇愣住的謝蓉汐,赫連煜也愣住,不過看她沒哭,也就沒有那麼亂。

只是眼前似乎有了新問題。

那就是他聲音有點大,把人嚇住了。

許久,謝蓉汐回神,吃驚的看著赫連煜,這是赫連煜第一次凶她,赫連煜居然凶她了。

看赫連煜不知所措的樣子,謝蓉汐笑了起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有受虐傾向。

赫連煜見她還笑得出來,就知道沒事了。

「問你一個事。」

「好,你問。」

謝蓉汐坐下,雙手撐著下巴,大大的眼睛看著赫連煜。

「如果我娶你,你可願意嫁給我?」赫連煜很直接,沒有什麼浪漫表白。

本來這對謝蓉汐來說夢寐以求的事情,但是此時覺得很奇怪。

她起身走到赫連煜跟前。

「你要娶我?」

「沒錯。」

「為什麼?」

雖然她很想嫁給赫連煜,但她要的是赫連煜心甘情願、真心實意的娶,而不是迫不得已的娶。

若不是真心娶,她寧願不嫁,寧願孤寡終老。

「老大不小了,府里連個女人都沒有,是時候該找個女人,而我發現我的身邊似乎就只有你最為合適。」

「那你喜歡我嗎?」

「不討厭。」

「這是什麼回答?」謝蓉汐擰眉,她想要真實的答案,「你回答我喜歡還是不喜歡。」

「不討厭那就是喜歡。」

聽到這話,謝蓉汐笑了起來,心裡有些小雀躍,不過她還是不相信,或許他說的喜歡只是兄長對妹妹。

為了確認,她換了一種方式問。

「你愛我嗎,戀人的那種?」

「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目前還沒有愛的人,但心裡已經有兩個女人,她們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謝蓉汐覺得赫連煜這話很矛盾,沒有愛的人又說心裡有兩個女人,這不是矛盾是什麼?

但她很想知道他心裡最重要的兩個女人是誰。

「那兩個女人是誰?」

「我的姑姑赫連柔,至於另一個,以後有機會你會見到她,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以後?」謝蓉汐擰眉,「誰跟你有以後了?」

「既然你不想跟我有以後,那我就讓父皇隨便給我找一個女人做媳婦算了。」赫連煜說完,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望著天道,「虧得我跟父皇費口舌,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謝蓉汐天生好奇心大,很想知道赫連煜跟皇上說了什麼。

「你跟你父皇說了什麼?」

赫連煜把今天跟皇上說的話告訴了她,聽完后的謝蓉汐甜蜜的笑了起來。

「行吧,那我就勉強的嫁給你,不過我要你這輩子只准娶我一個,不準納妾,也不準再外面養外室。」

赫連煜看著還沒進門的女人就開始談條件了,唇角上挑,笑了笑。

「好。」

「那我回去告訴我爹去,讓他準備嫁妝。」

謝蓉汐說完這句話,人便跑遠了。

赫連煜搖了搖頭,笑道:「以前怎麼沒覺得她這麼有趣?」

「那是小主子你以前看不見她。」

工匠之王 赫連煜看管家公來了,臉上的笑容收斂了一些。

「公公來了。」

「小主子這回是打算成親了嗎?」

「嗯。」

赫連煜知道公公一直關心著他的婚事,這次公公總該是放下心了。

禁歡:總裁的蝕心嬌妻 管家公公見小主子點頭,鬆了一口氣。

「這下主子可以安心了。」管家公公說完,便問,「小主子,咱們什麼時候去謝府提親?」

「公公可以現在就去準備聘禮。」

一聽這話,管家公公連忙點頭:「我這就讓人把聘禮抬出來,麻煩小主子先去前院等老奴。」

赫連煜愣住,拉住公公問:「公公你什麼時候準備的聘禮?」

「在小主子成年出宮住進這宅子的時候,老奴就開始準備了。」

「也就是說您準備了十四年。」

「沒錯。」管家公公點頭,然後老淚縱橫,「老奴等著這一天等很久了,小主子。」

赫連煜抿著嘴巴不說話,然後他對公公道:「我隨您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