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鞏固一下吧。」自來也摸了摸鳴人的腦袋,笑道,「先掌握好六尾狀態再說。」

「小櫻到時也來幫幫忙吧?」

「好呀。」春野櫻理所當然地點點頭,「我再把佐助也叫上。其實如果只是六尾形態的話,光我們兩人就足夠了。」

「也好。」綱手點點頭,微笑著說道,「你們幾個很久沒一起修鍊了,正好藉此恢復一下卡卡西班的默契,到時我可能會——」

綱手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門外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

「進來吧。」五代火影沉聲說道。

「綱手大人!」一個暗部忍者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將手中的密件呈給綱手,微微喘著氣說道,「水之國急件!」

「水之國……霧忍村?」

女人黛眉微蹙,接過信件。

她展開信件,眼神快速地攬過上面的文字,剛才的輕鬆表情很快便從臉上消散,變得凝重起來。

綱手看完急件,便把它放到桌子上,抬起頭,眼神從春野櫻和鳴人兩人身上來回掃過。

「看起來……卡卡西班的重組,已經勢在必行了呢。」火影大人玩味一笑,緩緩說道。

「木葉上忍春野櫻、下忍漩渦鳴人,聽令!」

櫻和鳴人頓時收起臉上的笑容,站直了身子。

「是,火影大人!」

【補昨晚的第二更。立一個小目標:下午和晚上再更新兩章。】 「霧忍那邊的消息,」綱手肅然說道,「他們發現了三尾復活的跡象。」

春野櫻眉頭微蹙,問道:「這跟我們重組第七班有什麼關係……難道是霧忍那邊希望我們過去幫忙捕捉三尾?」

五代火影點點頭。

「沒錯。霧忍目前缺乏高端戰力,而且考慮到曉也在覬覦著三尾,他們希望木葉能抽調一些高手來幫他們捕捉三尾。我想,這個任務由你們卡卡西班去完成是最合適的。」

實力和經驗第七班都不缺,而且霧忍跟春野櫻合作過一次,對她比較信任。

「霧忍會願意讓我們參與到三尾的捕捉行動中?」春野櫻臉上卻寫著懷疑,說道,「他們就不怕我們把尾獸偷偷奪走了?」

她壞笑一聲:「嘿嘿……其實直接強搶的話,他們也拿我們沒轍。」

也不是春野櫻看扁霧忍村。

她親自去那邊看過,知道霧忍村現在是什麼情況:人才凋零,青黃不接。

若不是孤懸海外、易守難攻,霧忍村只怕早就被忍界的某些暴躁老哥除名了——沒錯,說的就是近十年來一直暗中秣馬厲兵加強軍備的雲忍村。

總之,好好一個忍界五強之一的霧忍村,經過四代水影數十年如一日的使勁折騰之後,如今能打的要麼死於內訌之中,要麼叛逃出去了,只剩照美冥一人獨挑大樑。

這就導致了哪怕三尾復活在他們村子附近,霧忍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去捕捉它。

只能向木葉求救。

「相比被曉奪走三尾,霧忍還是更願意冒險信任我們吧。」綱手解釋了一句,盯著春野櫻說道,「而且我們也沒必要在這節骨眼上使什麼花招。」

「別瞎想,小櫻。」

「尾獸是很敏感的事情。 人道至真 搶走霧忍的尾獸,後果可能遠遠不止霧忍村退出聯盟,其他忍村也會人人自危的!屆時,五村同盟潰散,無法合力對抗曉,最後導致忍村被顛覆、忍界被毀滅的話,我們就成了歷史的罪人了。」

五代火影鄭重地叮囑道。

為了蠅頭小利而斷送大局,那是團藏的作風。眼下的格局,木葉沒必要為了一頭不上不下的尾獸,就得罪霧忍和其他忍村。

眼下木葉已經不缺這一頭尾獸的高端戰力。

春野櫻對師傅的決斷和大局觀還是信服的。

她收起玩笑式的口吻,點頭道:「嗯,知道了。那麼現在那邊的情況如何?是要我們現在就啟程過去嗎?」

「暫時還不用。」綱手拿起信件,在手中晃了晃,說道,「事實上……霧忍只是發現了三尾復活的跡象而已,他們還沒確定它的位置。」

「為什麼?」春野櫻有點疑惑,「既然已經發現了尾獸復活的蹤跡,感知忍者還探查不到三尾的位置?」

綱手搖頭一笑。

「如果真的能隨便就發現野生尾獸復活的準確位置,霧忍們也不會搞得這麼緊張兮兮了。」

「霧忍方面傳來的消息說,他們發現海面上生成了一個非常奇怪的風暴,但是在這個季節很少還會產生風暴……他們認為這是三尾復活導致的結果。」

「而三尾復活的位置,霧忍推測就在那片風暴里。」

她從信件中抽出一頁,遞給春野櫻和鳴人:「你們可以自己看一下。」

鳴人裝模作樣地看了兩頁,眉頭鼻子就全皺了起來。

他把信紙遞給小櫻,自己舉起手,滿臉不解地問道:「綱手奶奶,任務就是我們去幫霧忍捕捉尾獸吧!可是照您這樣說,他們好像光是看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風暴而已,根本連尾獸的影子都沒找到,這要怎麼完成任務啊?」

「嗯,鳴人說得有道理。」春野櫻接過信紙看了一下,也點點頭,「情報太過模糊了。光憑這個不能說明什麼。」

「所以我們也不用著急。」綱手收回信紙放到一邊,笑道。

「趁霧忍有進一步消息之前,你們可以先組隊訓練一下,找回以前的默契。」

「當然,你們也別小看霧忍村了!對方既然會發出這樣的急件,就說明他們對情報的可信度很有自信。等吧!我想,很快就會有更加確切的消息傳來的。」

「總之,這次的任務你們一定要重視起來。因為它不僅僅涉及到別的村子,而且很有可能,還會涉及到曉……」

綱手語重心長地說道。

望著面前稚氣還未褪盡的兩人,五代火影突然有點感慨。

如此年紀的忍者,就要承擔住這麼重要的任務,她也不知道該是感嘆木葉後續有人,還是該遺憾木葉的中生代不夠爭氣呢?

「那麼……接下來的時間就交給你們自己了。」

綱手幽幽說道。

「是,火影大人!」

春野櫻聽出了綱手的送客之意。

她識趣地拉著鳴人走出火影辦公室,把空間留給了那對五十來歲還孑然一身的大齡單身狗。

「誒誒!」鳴人被少女拉著衣服后領,倒拖著前進,嘴裡不明所以地喊道,「這麼急著拉我出來幹什麼,我還有話要對好色大叔說呢!」

春野櫻一直把鳴人拖出火影大樓才停下來,聽了這話便使勁橫了他一眼。

「笨蛋!」

「鳴人,你倒是長點眼色行不行,看不出來我師父的意思嗎?還是說你想呆著那裡當一萬瓦的超級電燈泡?」她沒好氣地解釋道,「有什麼事情之後再找時間跟自來也說就行了。」

「這樣嗎……」鳴人抓了抓還沒長出鬍鬚的下巴,皺著臉使勁回想著,「原來好色大叔跟綱手奶奶是這個關係!」

「不,根據我的觀測,他們兩個暫時還不是那個關係。」

春野櫻左右看了一周,見四周沒人,便湊到鳴人耳邊,悄悄耳語道:「應該是你師父在追求我師父,然而我師父還一直在猶豫當中!」

鳴人苦惱地皺起眉頭:「不是很懂……大人的世界太複雜了!」

「不懂就算了。」少女聳聳肩膀,漫無目的地往前走去,「我們接下來去哪?」

「當然是去找佐助和卡卡西老師啦!」鳴人臉上嘻嘻笑著,跟在春野櫻身後,毫不猶豫地說道,「好久沒跟佐助較量過了。」

「嘻嘻嘻……我要使出我的新絕招,讓佐助大吃一驚!」

春野櫻瞥了他一眼。

重生之本性 這傢伙的新絕招很好懂,要麼新的搓丸子技巧,要麼新的長尾巴方式……

反正鳴人有什麼進展都會跟她說,而且還讓她向佐助保密。

「佐助和卡卡西這個時候大概還在暗部執行任務吧……」她想了想,說道。

「我們可以——」

正說著,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大喊:「櫻老師!」

兩人轉過身去,回頭一看,身後一個年輕忍者向少女揮了揮手,跑了過來。

男孩頸間披著一條長長的圍巾,幾乎拖到地上,隨著他的奔跑在空中飛舞著;來人正是春野櫻班的木葉丸。

「櫻老師,你回來了!」木葉丸衝到少女身前,咧著嘴笑道,「我們有一個月沒見過你了!」

打完招呼他才留意到春野櫻身旁站著的人。

「啊!是鳴人哥哥!」木葉丸瞪大了眼睛,指著鳴人大喊道,「鳴人哥哥你回村子了!」

「是木葉丸啊!」

鳴人嘿嘿一笑,望過去,有點驚訝地看到他頭上戴了一個護額:「咦? 快穿:不服來戰 你……你已經畢業了?」

「嘻嘻,我去年就畢業了!」木葉丸擺了一個姿勢,得意地笑起來,「我已經是一個正式的忍者,而且在老師的教導下,我變得很強了喲!」

春野櫻在旁欣慰地點了點頭。

木葉丸是她親手調教出來的學生,忍體幻三方面齊頭髮展、實戰經驗相當豐富,實力在他這個年齡段相當優秀,可謂是木葉新一代的天才。

這孩子平時雖然調皮搗蛋一些,不過對春野櫻卻一直相當尊敬。

「給你看看我的忍術吧!」木葉丸洋洋自得地說道。

會是什麼忍術呢?

木葉丸應該已經掌握「幻術-幻音希聲」了吧。把它施展出來的話,就算是鳴人也會被嚇一跳的。

也有可能是施展他跟三代學習的組合遁術:通過本體和影分身同時施展不同屬性的遁術,組合而成威力翻倍的複合忍術。

甚至有可能是他最近新創造的忍術……

春野櫻很期待她的學生會使出什麼樣的得意忍術。

只見木葉丸雙手飛快地結印。

嘭的一聲,空地上突地冒出許多查克拉煙霧;雲霧繚繞中,一個身材凹凸有致、窈窕玲瓏的**走了出來。

「秘術-色誘術!」

跟漫畫和動畫不一樣的是,真實的火影世界里,那些因為查克拉控制不夠完美而生成的煙霧很快就會散盡,而不是一直遮擋關鍵部位……

所以,春野櫻完全能看得清清楚楚。

少女臉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怎麼樣,鳴人哥哥!」木葉丸根本沒有留意到春野櫻臉上的異樣,還一臉興奮地拉著鳴人說道,「夠翹、夠挺、夠白吧?」

「嗤。」鳴人不屑地笑了一下。

「……木葉丸,我們都已經是真正的忍者了。」他神情嚴肅,拍著木葉丸的肩膀說道,「不能像過家家一樣再使出這種程度的術了!」

木葉丸一愣,被鳴人鎮住了。

春野櫻臉色微霽:「鳴人出外遊歷兩年,果然還是有所成長的……」

「一會就狠狠教訓一頓木葉丸好了!」

然後她就聽鳴人一臉正氣地繼續說道:「真正的忍者,應該使用更加複雜實用的色情忍術才行!」

「看我的後宮之術!」

少女瞪大了眼睛。

【應該還有一更。】 砰砰兩聲巨響,鳴人和木葉丸各吃了一記春野櫻的愛的爆栗子,頓時捂著腦門蹲在地上,哎喲哎喲地叫起痛來。

「痛痛……老師我錯啦!」

「好懷念的感覺……」

春野櫻對著兩人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你們兩個傢伙!」

她生氣倒不是因為兩人私底下練習這種忍術的事情——畢竟作為穿越者的春野櫻也是過來人,知道男生們在這個時期都有著對異性旺盛的好奇心。

俗稱泰迪階段。

前世的自己,也曾經非常積極地思考過影分身術加變身術能達成什麼樣得效果……真不是自誇,從網路時代成長起來的那一代人,想象力比鳴人豐富精彩得多了。

小小的後宮術,又算得了什麼?

雖然鳴人的後宮術確實有獨到之處……咳咳。

春野櫻惱怒的是兩個人當著她的面施展出這種忍術,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使出這樣的忍術。

你們難道沒有一點羞恥心的嗎!

少女心中抓狂地吼道。

感覺跟在這兩個人身邊,她也要被人用異樣的眼神看待了。

所以她用兩記愛的鐵拳狠狠地將兩個放肆的傢伙鎮壓了下來。

春野櫻恨鐵不成鋼地揪著木葉丸的耳朵,教訓道:「木葉丸你見到鳴人就得意忘形了是吧!學什麼不好非要跟你鳴人哥哥學這個忍術!你的得意忍術就是這種無聊的把戲嗎,真是氣死老師了!」

接著又點著鳴人的額頭,口沫橫飛地吐槽道:「還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