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撤吧……郭長老被一招滅殺,我們可能也堅持不下一招啊……」一名青年的仙師忍不住說道。

「這個提議不錯,我建議回去搬救兵!」

剩餘的幾十號長空劍宗的修鍊者瞬間達成一致,只見天空一陣嘶鳴呼嘯,眾多異獸齊齊調轉了身子,正欲逃遁。

只是這剎那之間,那些異獸齊齊發出哀鳴,似乎被一股無形元氣囚籠給鎖住,根本無法遁走。

「來都來了,何必還要走呢?」

秦毅有些戲謔的聲音從後面傳來,等到眾人轉頭,發現秦毅的身影立於虛空,就在他們後面。

「分頭跑!」

這聲音不知道從哪傳來,隨即有人捨棄身下異獸,猛地朝著無人的地方竄去。

只是他身影剛剛那個掠了出去,驚人的溫度瞬間湧來。

秦毅施法,一朵火蓮在他身體周圍瞬間炸開。

「閣下到底打算如何?我們是長空劍宗的人,我們長空劍宗是有真仙強者坐鎮的!」眼看著逃也不可能逃掉,忽然有人盯著秦毅說道,試圖用整個長空劍宗來威脅。

「真仙么?」秦毅露出思索,人仙之上是虛仙境,對方說的真仙強者,大概就是虛仙境之上的存在了,只是不知道與自己金丹境界相比起來又能如何?當初蓬萊仙島所知的那個枯榮真仙,應該也是真仙境界的強者吧?

看到秦毅露出思索之色,那些人面色一喜,正準備離開,忽然間秦毅出聲了。

「我要是忌憚你區區一個長空劍宗,也就不會當街殺了你們內門弟子,而今又屠了你們長老了。」秦毅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眼中森冷的殺氣忽然爆發出來,一朵壓縮到極致的火蓮在異獸中間爆發出來,方圓百米化作火域,火焰收縮,最後化作一個星點,而其中被籠罩的人,連灰燼都沒有看到。

空中只剩下秦毅一人,拍了拍手走了下來,屈指一彈,那些束縛住雪家人的鐵鏈鎖拷盡數斷裂開來。

雪家主瞬間跪伏在秦毅面前。

「多謝仙師相救,雪家銘記大恩永世!」

雪家主誠懇說道,此時此刻他提都沒提這件事本來就是秦毅招惹出來的,秦毅以一己之力滅了城主府主力,滅殺了長空劍宗,他以實力證明一切,證明自己擁有惹事的資本,這個時候雪家主還想把責任推到對方身上,那就是活生生的蠢貨一個。

雪玲跟雪晴低著頭。

這個時候,她們好像才知道,秦毅究竟有著怎樣的實力。

這何止是修鍊者?這絕對是一個超級宗門長老級別以上的高手,可他這麼年輕,到底是哪個宗門的?

長生宗,長生宗,他們到死也想不到這是怎樣一個宗門。

「起來吧,事情是我引出的,自然由我負責處理,若是長空劍宗不知好歹,滅了便是,永絕後患你們也不必擔心他們報復了。」秦毅無所謂的說道。

「仙師說的是……」雪家主從地上站了起來,依舊是不敢直視秦毅。

而身後,情報閣九層的黃老頭,他後面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黑衣人。

「給我不惜一切代價,搞到這個人的全部消息!我要彙報到總部去,居然有這種強者出現在我們靈雲大陸,而我們情報閣沒有一絲消息的?這太恐怖了!」黃老頭面色驚恐不安。 那黑衣人緩緩退去,直接消失在空氣中,連影子都未曾發現。

情報閣的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搜集一切情報,包括每個人物的情報,越是天驕,越是厲害的人物情報往往就愈加珍貴,如同秦毅這種,後面肯定會被炒到天價,他們情報閣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若是能夠全部搞到,黃老頭甚至會因此得到總部嘉獎,被獎勵一些珍貴的武技、修鍊資源,可以更上一層樓。

而他們青陽城整個分部,也會因此沾光。

解決了這件事,秦毅湯圓便隨著雪家人離開了這條文匯街,回去了雪家。

而這裡發生的事情也瘋傳出去,一瞬間擴散出了整個十堰區之外,鬧得沸沸揚揚,根本壓制不住,作為俞夏國最大的幾個勢力之一,長空劍宗的力量是整個大陸中都聞名的,在三十六宗中排名也頗為靠前。

然而沒想都卻被一個小小的名聲都沒有傳出來的青年,給殺了威風。

文匯街的震動註定不會因此而停止。

只是秦毅不可能操心這件事,他現在被雪家當成座上賓招待著,只要是他有的需求,雪家都是盡全力滿足,甚至於雪家兩姐妹都被安排在他的身邊,希望秦毅能夠臨幸,若不是秦毅沒有興趣,現在雪家兩位大小姐,怕是都要成為他的女人了。

「秦仙師,你真的不擔心長空劍宗報復嗎?難道你已經是真仙強者了嗎?我聽父親他們說,整個靈雲大陸,真仙強者已經是最頂級的高手了呢,就連天級宗門,都沒有幾個真仙坐鎮的……」

雪晴好奇的問道,自從見識了秦毅的力量,她最近幾乎全都待在秦毅身邊,希望能夠得到一點指點,對於武者這條道路的熱愛,讓她近乎痴迷。

對於強者的崇拜,讓她也幾乎淪陷在秦毅的魅力之中。

「真仙,我不知道,不過真正的真仙來了,我也不懼。」秦毅正在收拾藥材,順便回應說道。

這些藥材都是雪家給的,作為答謝並且籠絡秦毅的手段。

秦毅直接拿了過來,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作為報酬,武道大茶會秦毅會保護他們雪家的兩位大小姐,也算是舉手之勞了。

雪玲站在一邊,有很多事情她想問秦毅,可是又無從開口,總覺得兩人之間橫亘著巨大的距離。

「秦仙師,還是不能掉以輕心,特別是武道大茶會上,各大宗門都會前來,強出頭會被當成眼中釘的。」最後雪玲只能說出這麼一句似乎是關心似乎是勸告的話。

秦毅點了點頭,隨即拉著湯圓進入了他們的房間之中。

「秦毅,你要是再招惹別的女人,我會割了你。」湯圓正色道,盯著秦毅。

「你懂個屁。」秦毅白了她一眼,懶得跟一個小丫頭見識。

然而下一刻,忽然他面色一白,感覺下體寒氣直冒,卻是不知什麼時候,湯圓站在他面前,手中拿著一把小刀。

秦毅有種預感,湯圓若是真想割了他,他還真沒辦法反抗。

這種感覺奇怪卻又真實。

連忙陪著笑,做了無數的保證,湯圓才把小刀扔到一遍,打了個哈欠,「我好睏。」

「湯圓,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秦毅認真的盯著對方,「我感覺你並不是失去了全部記憶,你是不是知道什麼?然後又在刻意隱瞞什麼?」

湯圓回過頭來,天真的眼神中,忽然露出一絲困惑,同時又有一抹嘲笑。

「秦毅,那你到底記不記得我呢?」

「我?記得你?」秦毅愣住了,他跟湯圓在紫色星辰拍賣行第一次見面,只是看著有緣才把對方拍了下來,秦毅可以確定,之前確實沒有遇見過對方,不然不會沒有一絲絲的印象。

「看吧,你已經忘了我,你又有什麼資格說我在隱瞞什麼呢?」湯圓臉上的嘲諷愈發濃烈,轉身之間那嘲諷消失不見,又變成了天真模樣,彷彿剛剛的那些話那些表情都只是錯覺一樣。

就連秦毅都在問自己,剛剛那只是錯覺吧?

湯圓躺到了床上,緊緊閉著眼睛,似乎是已經陷入了沉睡。

秦毅坐在下面的蒲團,將所有藥材都投入丹爐之中,自己的空間戒指中還有一點點存貨,秦毅也給拿了出來,煉製了一枚勉強修復金丹跟身體創傷的丹藥,爭取武道大茶會之前,恢復一半以上的力量。

因為秦毅很清楚,到時候他必然要面前真仙強者,而且肯定不止一位,秦毅更不知道還有沒有金丹以上的存在,所以他必須謹慎,謹慎到不容許出現太多的意外。

隨著時間流逝,距離武道大茶會只有幾天時間,加上要提前出發,大概留給他們的只剩下三天時間。

不過對於秦毅來說,三天時間已經足夠了。

秦毅再次去了一趟情報閣,面對秦毅,這一次不管是一層掌柜的,還是守閣長老,亦或者是九層的黃長老,都拿出了極致的熱情,還專門給秦毅打了折,一顆極品靈石可以換取兩個重要情報。

秦毅這一次主要是沖著這個靈雲大陸去的,所謂虛仙界跟靈雲大陸的關係,秦毅雖然猜測兩者是叫法不一,實際上應該是同一個地方,不過還是確認一些事情比較好,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的頂尖力量,不管在什麼時候秦毅大概都有個底。

等到秦毅從情報閣離開之後,黃老頭坐在位置上,一道黑影詭異的出現。

「怎麼樣?關於他的消息搜集的如何?」黃老頭問道。

雁箱十二卷 作者:花逝無痕2 本來自信滿滿,對於黑影人很是相信的黃老頭,卻看到對方搖了搖頭。

「沒有任何關於他的情報,或許他是突然出現,因為這之前,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跟他有關的事情,靈雲大陸捕捉到他的影子還是幾天之前,突然的從幽暗之森來到青陽城之中,再之後,就是他當街斬了顧世倫跟莫浪兩人,而後遭遇城主府力量跟長空劍宗,這些事情就是他的全部。」黑影說道。

「這怎麼可能? 風水秘聞 出道即巔峰?」

黃老頭摸了摸下巴。

「你先下去,我得把這件事彙報給總部,這小子的出現有點蹊蹺啊。」黃老頭皺眉說道。

回去之後秦毅沒有做別的,而是將兩顆巨蛋給拿了出來。

之前在世界樹空間中研究過這兩顆巨蛋,只是沒有任何收穫,然而就在從情報閣回來的路上,秦毅竟然發覺那拍賣行中拍來的巨蛋竟然波動了起來。

這種波動從空間戒指中傳到了秦毅的識海。

這枚巨蛋並不是很大,跟秦毅從西雅冰山銀龍洞窟那裡搞來的龍蛋相比差了太多太多,但是這巨蛋上面花紋太有歷史感了,不管怎樣,一枚蛋存活了如此之久還有生命力存在,這就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情,甚至於到了秦毅都需要敬畏的存在。

秦毅不知道裡面是什麼生物,用手撫摸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冰涼的感覺,上面有了一絲溫熱,而且當秦毅附耳到上面的時候,可以聽到裡面的心跳聲,這種心跳聲非常強烈,甚至跟秦毅的心跳形成了共振,那種強悍的生命力,絕不是一般的先天生物能夠擁有的。

「啪!」

正在這個時候,湯圓走了過來,一巴掌拍到了巨蛋之上,秦毅有些不解的看著湯圓,卻發現湯圓嘟著小嘴有些生氣,嘴中罵罵咧咧,「狐狸精!」

罵完湯圓還不解氣的踢了那巨蛋一腳,秦毅這是徹底摸不到頭腦了。

而且詭異的是,那巨蛋的心跳聲竟然忽的停止,就像是死了一樣。

得到湯圓離開,巨蛋才又恢復了心跳。

秦毅還沒有用手撫摸一下,忽然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他的精神識海竟然出現了巨蛋之中的景象,而他手指被吸附在巨蛋上,鮮血順著表面匯入其中,整個巨蛋都成了血色,裡面宛如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一樣。 秦毅獃獃的站在那裡,不是他不想移動,而是他不能移動,他的腦海之中莫名其妙的出現一道場景,裡面一道柔弱的身影在祈求他,似乎缺少了秦毅的血液她就會被永遠的封存在這巨蛋之中。

在秦毅血液的滋養下,她很快變得栩栩如生,秦毅看到一道美妙的影子,這種感覺就像是孕育自己的孩子一樣,十分奇妙,以至於他捨不得就此放手,將這道聲音就此抹殺在巨蛋之中。

獵夢者小隊 而秦毅不知道,在門縫那裡,湯圓嘟著嘴,重重哼了一聲,顯然是生氣了。

很快,秦毅大腦有些發昏,血液、真元、神念力量湧入巨蛋之中,血紅色的巨蛋,上面的紋路成了深邃的漆黑之色。隱隱有裂紋浮現在上面。

秦毅有種感覺,若是任由對方抽取,甚至很可能被抽成人干,身體中一絲能量都不剩下。

這個刺客有毛病 然而秦毅想要停止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快要失去意識了,而且潛意識。

「活該!」

湯圓啪嗒一聲關上了門,不知道一個人去了哪裡。

湯圓很難過,也很鬱悶。

以她的思想應該不會鬱悶跟難過才是,然而現在她確實產生了那種感覺,鬱悶的無法喘過氣來,明明她付出的最多,然而她總是得到的最少,前世如此……似乎這一世也要如此,似乎世世都要如此,她很不能理解,是她的方法不對嗎?

湯圓走到了很遠的地方,然而現在的她並沒有絲毫力量,她無法面對世俗中突然會發生的一切,她有的只是莫名就很成熟的心智而已,若是遇到危險她也會死,遇到沒辦法處理的情況,她也不會忽然就有辦法處理,她現在很普通很普通,不普通就是她每天醒來都會忘記前一天的煩惱,只有好的事情不會忘記,比如秦毅。

不普通的是,她每天吃的東西,都是別人吃不起的靈植,然而對她的身體,似乎也沒有特別的好處,她只是喜歡這樣特別的飲食而已,似乎這個記憶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如此了。

五穀雜糧,雞魚肉蛋,不是她吃的東西。

湯圓沒有回來,而在房間之中,那巨蛋沿著黑色的紋路裂開了一道縫隙,秦毅全身都開始流血,身體消瘦,金丹不堪重負,瘋狂吸收身體中的能量、真元,以達到補充的目的,如此一來,對於秦毅身體的消耗無疑是變得更加巨大,承受的負擔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起的,換作旁人,現在已經是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秦毅的無力跟疲憊,巨蛋吸收的速度變得緩慢了一些,最後甚至幾乎停止,而這個時候,那漆黑的裂紋「咔擦」一聲擴大,露出了裡面的真容,並不是想象中的出現一個怪獸或者是全身液體亦或者是血紅的寵物,那是一個女人,準確的說是一個生著尾巴的女人。

這女人容貌極其美麗,像極了畫中完美的狐仙女子,那女人還未睜開眼睛就已經足夠迷惑人的心智,真不知道睜開眼睛的時候,會是何等的禍國殃民。

當整個巨蛋完全碎開的時候,女人赤裸的身子完全的暴露了出來,只是現在這個時候,秦毅顯然是沒有機會去欣賞什麼美景了,他意識完全混濁,如果早先知道會這樣,可能他根本不會同意巨蛋吸收自己的能量、生命力、神念力量、真元,這等同於把自己置身於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甚至可能就此死亡,秦毅還沒有高尚到捨己為人的地步,即便是早先知道對方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女人,那也不行。

秦毅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他需要對他的女人還有親人們負責。

「嗯……」

一道誘惑綿長,充斥著女性濃烈氣息的聲音貫在屋中,似乎能將人迷暈,閉眼的女子睜開了眼睛,露出了其中明黃色的眸子,這對眸子加上這張白皙的俏臉,絕對是引人犯罪至極。

這女子睜開眼的第一剎那就看向了秦毅,秦毅倒在地上,面容枯黃瘦弱,身體氣息極度萎靡。

「主人……」女子面露心疼,快速的俯下光禿禿的身子,柔軟的手心按在秦毅心口,一股股看得見的綠色生命元力送入秦毅的身體之中,那乾瘦的身體很快便恢復的差不多了,臉上也多了一些紅潤之色,只是身體依舊虛弱,畢竟金丹中損失的真元力量是很難補充回來的。

只是這媚態百出的女子並未打算就此結束,她俯身到了秦毅面前,張開嘴巴一絲沒有遲疑的覆蓋在秦毅的嘴唇之上,氤氳的粉紅色氣息送入秦毅身體之中,這粉紅色的氣息瞬間補充了秦毅許多真元,並且開始恢復他的神念力量,秦毅身體的在傷勢在極具好轉。

如有懂行之人在此處,定然會驚訝至極,本源之氣用一點少一點,這女子似乎沒有顧忌似的送給秦毅。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秦毅便恢復了大部分神識力量,緩緩睜開眼睛。

忽然秦毅一個激靈,猛地翻身,全身冷汗直冒,一陣后怕。

他可是清楚記得意識模糊前自己就像是要死了一樣,那種感覺也只有那次死亡深淵快要被當成藥材煉掉的時候才碰到過,秦毅無法想象,他要是窩囊的死在這裡,該是何等的憋屈。

恢復了意識,秦毅回過神來,忽然定睛一看,眼前的一幕差點讓他鼻血噴了出來。

「你是誰!?」

秦毅看著眼前這個集妖嬈、嫵媚、性感於一身的裸體女人,差點把持不住,偏偏對方的眼神看起來竟然有一種清純的感覺,這種反差更使得她的氣質變得極端誘人,酥酥軟軟的身體似乎每一處都能輕而易舉的晃動起來,精緻的皮膚看不到一絲絲瑕疵。

「主人……」

覺察到秦毅目光中的疑惑跟敵意,這女子有些委屈。

剛剛才將本源之氣傳給秦毅,她還很虛弱。

「主人?」秦毅眉頭徹底皺了起來。

「主人,我身體中有著你的力量,所以你是我的主人。」女子發出嬌媚的聲音。

她身體柔軟,幾乎緊緊貼著秦毅,秦毅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秦毅看到了那破碎在一邊的蛋殼。

「你……你是從這蛋里出來的?」秦毅有些不可思議,他以為這蛋里孕育的必然是某種珍稀的異獸,還想孵化來當寵物,以後在戰鬥中派上點用場,卻沒料到居然是個女人?還有比這更狗血的事情嗎?

那女子點了點頭,「我叫月靈,只是被封印在了這個巨蛋中,我……我不是剛剛出生……」

「不過……我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

月靈晃了晃頭,忽然頭髮散亂了下來,遮住了胸部,讓得秦毅有些發直的眼睛收了回去。

「咳咳,好吧……」秦毅有些無語,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居然放出了這麼一個女人?這女人以後怕不是要一直跟在自己身邊吧?

就在秦毅愣神的時候,那女人送了上來,靠在秦毅的身上,渾身香氣撲鼻,濃烈的最為原始的氣息忽然爆發了出來,秦毅感覺身體瞬間變得不受控制。

這跟普通女人的誘惑不一樣,普通女人哪怕再怎麼傾國傾城,秦毅也有把握將對方推開,可是這月靈身上散發的味道將兩人牢牢的鎖在一起,一抹淡紅色的光芒彌散了出來。

「主人,你成為了我的主人,現在必須要進行儀式,簽訂契約,否則我藉助你的力量活不了幾天的。」月靈露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忽然蹲到了秦毅面前,「讓月靈為主人服務吧!」 「服?服務?」

秦毅還沒反應過來,忽然便發覺褲子被她給扒開了,靈巧的小嘴瞬間涌了上來。

秦毅無法形容這種感覺,這與以往完全不一樣……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秦毅也完全沒有計算過去了多久,好像外面都已經天黑了,秦毅精疲力盡的躺在地上,很難想象他居然也會精疲力盡,這是之前大婚之日,他晚上一人應付那近十個女人才會出現的感覺,而月靈僅憑自己一個人就做到了,不得不說她的身體著實厲害。

至少秦毅是這麼感覺的。

看著躺在身邊嬌媚動人的美人,秦毅甚至有梅開二度的想法。

不過顯然現在不是時候了,他發覺識海中多了一種什麼東西,跟這月靈的聯繫更加緊密了起來,更為神奇的是,他的真元飽脹、甚至有更進一步的跡象,就連金丹都是如此。

「主人,跟我雙修的話會有很多好處,對你的境界提升作用很大的。」月靈趴在秦毅身上說道,兩人身體還連在一起,只不過秦毅已經沒有任何動作的力氣了。

「你真不記得你是誰了?」秦毅忽然有一種撿到寶的感覺,怎麼這種好事都能讓他給碰到?白白撿到一個極品女人不說,居然還能對自己修鍊有如此之大的裨益,怕是前世的氣運都要被他用光了吧?

月靈搖了搖頭,「我這裡似乎是進行了自我封印,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那麼做。」

聽到對方這麼說,秦毅情不自禁伸出頭摸了摸對方頭髮,精神力滲透到了對方識海之中。

月靈打開所有防備,任由秦毅進入他的識海。

果然,秦毅在她識海之中看不到任何東西,幾乎就是一片空白。

這女人就像一張白紙一樣,大概現在全部都是以秦毅為中心,也可以說是為秦毅而活著,除非她找到屬於她的記憶,或者說屬於她的存在的意義。

「我該怎麼幫你?」秦毅問道,總不能讓對方一直跟在自己身邊吧,對方的身體構造特殊,明顯不是正常人類,而且被封印在巨蛋之中,到現在怕是已經經歷了無數年,鬼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使命或者是什麼,秦毅就這樣莫名其妙把對方給放了出來,還成了對方的主人,明顯有點那啥。

月靈搖了搖頭。

「主人不需要幫我,我天生就是如此。」

「天生如此?」

秦毅最後只好點了點頭,有些臉紅跟對方分開,穿好了衣服,同時讓雪玲送來一套女人穿的衣服。

不得不說,這月靈果然是一個極致的女人,即便是穿上這種普普通通的衣服也能將那高貴中透露著妖嬈的氣質顯露無遺。

這種誘惑人的妖精,秦毅真不知道帶在身邊是好事還是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