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長老,不是小子不幫忙,而是在天界的孩童都有武道境界,如果小子沒有猜錯的話,那這裡的孩童應該有一些出生就是武神境界的,我這種修為在這裡根本什麼都算不上。」風鎮天淡淡的說道。

事實上,也如風鎮天所說一樣,別的天先不用說,就拿一重天來說,剛出生的孩子,就已經擁有了武神境界。

然而,俞長老則是搖了搖頭說道「呵呵,你覺得這裡的人提升修為都很容易是吧,但是老夫可以告訴你,即便是剛才的小蓮,如果真與你戰鬥起來,未必可以在你手下走過百招。」

這話,讓眾人都是一愣,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一個如此強大修為的人,竟然連風鎮天這樣的武神百招都走不過去。

「呵呵,因為這裡的人出生就帶著強大的修為,而且這裡提升修為也很容易,可以說,只要是到了突破的時候,就可以突破,唯一的一點就是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戰鬥經驗,在加上那種執念。」

「所以,他們在你手中未必可以走過百招,但是也有幾個例外的,就拿大長老的兒子來說,天生就是武神境界,而且現在已經突破了武聖皇巔峰境界,就差一步進入到武聖帝境界。」

這時,俞長老將事情告訴風鎮天一點,讓風鎮天眉頭緊鎖 事實上,這些人對於風鎮天來說,可以是一個真正的挑戰,雖然他們的戰力對於風鎮天等人來說基本都是小的可憐。

如果說風鎮天的戰鬥力是一,那麼這些人也就是零點一,相差那麼多,自然不是風鎮天的對手。

但是,最主要的一點,這些人沒有生死廝殺的經歷,因為有一件事情,是天界不具備的,那就是天罰的懲罰。

這些事情在天界根本不會出現,所以,這裡的人修鍊只要是修鍊到了極致便是會突破。

但是,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這裡的人修為都普遍的高,但是戰力卻是稀鬆平常。

然而,大長老手下的那位,則是一個從廝殺當中成長起來的,這一點與風鎮天很像,但是風鎮天卻不是廝殺,而是戰勝。

所以,這個人的戰力也絕對不榮小事。

「風小哥,如何?」俞長老再次問風鎮天。

風鎮天想了想,隨後突然一笑「俞長老,這件事情我答應了,但是有一個條件。」

俞長老聽到風鎮天的話先是一樂,隨後聽到一個條件,使得俞長老有些不悅。

「說說看。」

俞長老沒有直接答應風鎮天,而是看看風鎮天問的是什麼問題。

這時,聰明的羅飛便是知曉,這眼前的俞長老可是隱藏了不少的秘密。


「呵呵,很簡單,為什麼要讓我去掌控天機一脈?」風鎮天淡淡一笑說道。

「如果是這個問題,老夫還是可以告訴你,因為現在天機一脈的族長馬上就要圓寂了。幾位長老都是在虎視眈眈的看著這個位置,不僅如此,族長的位置還會有一些特別的東西,這些東西,可以讓他們更加瘋狂,現在不方便告訴你。以後你便是會知道。」俞長老想了想把能說的事情告訴給了風鎮天。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這些長老不直接去掌控天機一脈?」風鎮天再次問道。


「因為祖上有規定,那便是只要是長老便是不可以成為天機一脈的族長,所以這些族長必須從一些弟子當中尋找,以後全力培養。」俞長老把風鎮天的疑問回答之後。

風鎮天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俞長老,走吧,現在就去天機一脈」


俞長老聽到風鎮天的話后,頓時開心了起來。

「對了風小哥,你來這裡為了什麼?」當俞長老帶著風鎮天他們離開之後,便是問風鎮天。

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呵呵,很簡單,當初來到天界為了什麼,這次的目的一樣。」其實,風鎮天沒有說真正的實話,而是說了一些讓俞長老很是疑惑的問題。

俞長老想了想,隨後便是點了點頭,雖然臉上帶著錯愕,但是卻也是勉強相信了。

很快,俞長老他們便是來到了天機一脈的地方,這位置非常的高,高聳入雲的山峰,而且山峰卻不是一座,而是連續十八座。

俞長老給風鎮天他們解釋,這些十八座的山峰,乃是十八星宿,可謂是這天機一脈的最強大的存在,天機一脈之所以擁有著一些看到未來的本事,那都是這十八星宿的功勞。

風鎮天他們也是驚訝的點了點頭。

然而,當風鎮天他們進入到第十八山的時候,風鎮天突然感覺到鬧中出現一道靈光。

然而,這道靈光竟然爆發出來,一道光柱,直接進入到天空之中。

這讓一旁的俞長老臉上帶著驚喜。

當風鎮天的那道靈光爆發出來之後,突然一道道強大的力量從遠方奔來。

「天啊,竟然是通天靈光。」

「沒想到今生還可以看到通天靈光。」


這時,那些人都是在嘰嘰喳喳的震驚的神情說著。

然而,風鎮天對於這些根本不知道,因為當風鎮天剛剛邁入到第十八山的時候,便是突然腦中迷迷糊糊,什麼都不知道。

漸漸的風鎮天,腦中突然出現一道訊號,一道光芒陡然從風鎮天眼前劃過,風鎮天猛然睜開雙眼,隨即,額頭上面的天眼也是打開。

此時,風鎮天三隻眼睛都是散發出了摧殘的光芒。

「沒想到,這人竟然開了天眼。」這時,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驚訝的說道。

「通天靈光,竟然把這個人的天眼打開了,這可是天機一脈百萬年未出的事情。」

一個個震驚的臉上,都是帶著一些嫉妒。

「可惜啊,就是修為弱了一點。」就在這時,一道嘲諷的笑容從遠處傳來。

這讓俞長老陡然臉色陰沉,因為俞長老聽出了聲音是誰說的。

那正是,那位大長老,這大長老看到通天靈光之後,也是驚訝來人是誰,最後便是趕了過來,當他看到俞長老在這位少年身旁的時候,便是猜想到這乃是俞長老找來的弟子。

但是,當他看到風鎮天只有武神境界的修為之後,則是心中暗暗的偷笑。

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頭頂上面的光芒,直接消失,漸漸的莫入到風鎮天的身體內。

「快看,馬上就要接收完了。」

「看看,這個少年會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廢話,每位接收到通天靈光的人都會擁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本事。」

「更何況眼前的這少年,就連天眼都一同打開了,你說他會擁有什麼樣的本事?」

這時,人們都議論紛紛,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道磅礴的力量從遠方奔來。

這讓羅飛等人都是驚訝萬分,因為這些人的修為,最弱的都是武聖帝境界,更有的乃是武聖帝巔峰。

這些勢力如果放在神武大陸,那一定是頂尖的存在。

就在羅飛他們驚訝的時候,突然一道更加磅礴的能量,錯,可以說不是磅礴的能量,而是讓他們感覺到有人在看著他們,而且讓他們無法反抗。

就連他們的秘密都是看的一清二楚。

這恐怖的能力,然羅飛他們都是驚恐,因為這樣的能力會讓他們沒有任何的秘密,如果這個人是敵人,到時候,根本沒有任何戰勝他的機會。

「呵呵,小子,你終於來了。」就在遠方的山峰頂上,一位白髮蒼蒼,身上帶著星辰的老者淡淡的笑著,但是臉上卻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皺紋。

就在這時,風鎮天眼中的神光突然消失,隨後,風鎮天的天眼關閉,雙眼微閉,感受著這一切。

只見,風鎮天的嘴角微微的翹起,彷彿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這時,風鎮天突然開口,隨即睜開雙眼。

眾人看到風鎮天的樣子,便是知道風鎮天得到了什麼樣的能力。

「小子,你得到什麼樣的能力了,來說說、」

「對啊,雖然我們無法觸發通天靈光,但是你卻可以告訴我們你得到的能力啊。」

「是啊,是啊,說吧小子。」

這時,眾人都是焦急的對風鎮天說道。

「住嘴。」

大佬的小作精她重生了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使得眾人都不敢說話,因為這些人都是弟子。

長老的威嚴在這裡可是不可以侵犯的。

「俞長老,好大的威風,難道這些弟子想知道這位少年的能力都不可以嗎?」就在這時,大長老陡然開口。

這時,俞長老皺著眉頭抱了抱拳「大長老,並非是不可以,只是,這些事情都必須經過他本人的同意,否則的話,天機一脈有權保護這位少年的隱私。」


這乃是,天機一脈的規矩,只要是可以接收通天靈光的人,有權決定自己的能力到底說還是不說。

就在這時,眾人都是看向風鎮天,非常想知道風鎮天得到的能力,然而風鎮天也是淡淡一笑「呵呵,你們想知道,可以。但是卻得給一些好處。」

這話一出,差點沒讓俞長老吐血,心中暗想「你這個小子,在神武大陸成長的,根本沒有見過什麼寶貝,即便是天地戒,這種在神武的地方都是頂尖的寶貝,你這個小子肯定是虧大發了。」

事實上,在天界,天地戒就是一個儲存用具,與小乾坤有異曲同工之妙,這裡的人只要是有點勢力的就可以得到一枚。

只所以俞長老當初可以拿出那麼多的天地戒,就是這個原因,在神武大陸,這東西非常的稀少,但是在天界,卻多如牛毛。

「小子,我這裡有一枚天地戒,這種寶物,可以讓你說了吧。」這時,那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笑著對風鎮天說道。

風鎮天看到天地戒,也是一愣,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到風鎮天的耳朵裡面。

風鎮天淡淡一笑說道「多如牛毛的東西,也可以當作是寶貝嗎?」

那老者此時才發現,風鎮天並非是不識貨。

「老朽有些自大了。」這時,老者陰沉著臉,說了一句,便是離開了。

隨後,便是又有人拿出了幾樣寶物,風鎮天看都沒看,直接讓他們離開了。

「少年,你看看老夫的東西如何?」就在這時,大長老突然開口,從手中竟然出現一枚猶如真火一樣的靈芝,這靈芝,看上去竟然猶如火一般。

「天啊,火靈芝。」這時,火炎驚訝的出聲。

給讀者的話:

今天晚上11點左右還有一更,因為有點事情,所以不能固定時間,以後我爭取在一定的時間內更新。 這火靈芝,可謂是天地神寶,在神武大陸只出現過一次,那次乃是火神吃掉了,從此以後,火神對於火的運用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

可以說,這火靈芝可以使得火屬性武者提升自己的控火能力。

雖然,現在火炎的控火能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但是這只是完美的極致,就拿風鎮天來說,淡淡是比控制自己手中的火焰。

十個火炎加一起都不是風鎮天的對手,因為風鎮天已經是超完美屬性的人了。

然而風鎮天看到這枚火靈芝之後,也是笑著說道「這東西,倒是不錯,可以告訴你一個人。」

聽到這話之後,大長老直接走到風鎮天的身前,風鎮天運用傳音的方式直接告訴給了大長老。

當大長老聽到風鎮天的話后,突然滿臉驚愕,身體顫抖,彷彿聽到了一個恐怖的事情。

隨後,大長老便是離開,就在大長老離開之際,風鎮天突然開口說道「喂,老伯,你的靈芝應該給我了吧。」

大長老一臉失神的看了手中的火靈芝一眼,臉上突然改變面容,直接一下仍給了風鎮天。

風鎮天看到這火靈芝,突然感覺到,這火好像與之前不一樣,因為這火上面散發出來的,竟然是濃濃的殺意。

「呵呵,忘了告訴你,我對控火也是很有才華的。」風鎮天微微一下,這句話沒有用傳音的語氣說,反而是大聲說道。

就在這時,大長老突然停下腳步,看著風鎮天,隨機,那已經燃燒起來的火焰,碰觸到風鎮天之後,突然停止了蔓延。

彷彿這些火焰懼怕風鎮天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