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爵大人,請您稍等,小人馬上通知元帥。」帶路的士兵把林岳帶到一個房間后說道。

不一會兒,房間的門再次打開,一名穿著軍裝,白須白髮,但精神抖擻老者走進來,他一見到林岳便笑容可掬道:「原來是土豪金侯爵,哈哈,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林岳之前在宮廷酒會的時候可是出盡風頭,老者對林岳的印象可謂極之深刻,一見面便上前用力把林岳抱了一把,那個態度可謂熱情得不行。

林岳有些無語,雖然對方對自己的態度好是因為好感值的關係,不過如果對象換成一位大美女就更好了,可惜,眼前這傢伙卻是一個糟老頭,身上還有一股濃重的汗味,熏得林岳差點當場嘔出來。

老者顯然十分懂得察言觀色,見林岳皺起眉頭,當下打哈哈道:「不好意思,老夫剛剛在校場操練,弄了一身臭汗還沒來得及清潔,讓侯爵大人你見少了。」

林岳注意到老者的頭上,頂著大衛兩個字,看來,此人就是人族第一軍的元帥,大衛.勃朗克斯。據說此人在帝國的名望非常高,僅次於人族皇帝阿爾曼七世,甚至論輩分,此人還是阿爾曼七世的舅舅,掌握著人族軍隊近六成的兵權,權力之大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林岳沒時間跟一個npc寒暄,從背包里拿出那封密函,說道:「不久前我幹掉了一名魔族的探子,在他身上拿到這個東西。」

「哦?」大衛眉頭一挑,他還奇怪這位冒險者侯爵為什麼會找他,沒想到是因為這個,於是接過了密函,打開一看。

半響,大衛的眉頭皺得老高,神色更是異常的凝重。半響,大衛將密函收起來,接著沉聲道:「土豪哥侯爵,非常感謝你把密函拿來,如果密函的內容是真的,那麼此事非同小可,我必須馬上進宮面聖,把此事向皇帝陛下彙報。」

系統:你完成了a級任務「送信」,獲得經驗值170,000點,雛龍城區域聲望75點,世界聲望30點。

見任務已經完成了,林岳也不想繼續留在這裡,跟眼前的老元帥說了聲告辭后,便離開了軍營。

踏出軍營的同一時間,林岳收到張超的私聊,說今天準備去報名參加終焉王戰賽,問林岳有沒有時間一起去。

林岳想了想,反正現在他已經重奪等級榜第一,那些人估計短時間內不可能追上,練級的進度可以稍微放慢一點,於是點了點頭便同意了。

約定見面的地點,跟張超碰面后,兩人趕往雛龍城的報名點。

作為「境界ol」公測後由官方舉辦的大型pvp賽事,終焉王戰賽無疑吸引了絕大部分玩家的戰鬥。

尤其官方暗中透露了比賽冠軍的一些獎品后,大家參加的熱氣可謂水漲船高,儘管遊戲里早就開放了報名渠道多日,可是林岳和張超來到報名點的時候,依舊可以看到人山人海。

「靠,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參加?」張超走到報名點其中一條隊伍的後面,往前看見隊伍的盡頭足足有百米長,不禁汗顏,訥訥道:「這麼多人蔘賽,我們勝出的幾率豈不是大大降低?」

「怎麼?沒信心?」林岳就站在張超的後面,見他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不禁打趣道。

「這個跟有沒有信心無關,我本來就是陪你來報名而已,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能拿什麼名次,倒是你呀,你可是我們公會唯一的希望,之前跟萬達公司談條件的時候對方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拿的名次越高,分成的獎金會越多。」說到錢,張超雙眼頓時發光。

「……」

感情這傢伙把老子當成搖錢樹?林岳無語暗道。

隨後,兩人隨著報名的隊伍緩慢移動,正當林岳百無聊賴的時候,一把陌生中帶點熟悉的聲音從前方響起。

「呵呵,好久沒見了土豪哥?」

林岳微微一怔,視線跟眼前的人相接,皺眉道:「是你?」 系統:你獲得阿波羅拳套(金)。

系統:你獲得勁量指環(紫)

系統:你獲得北斗腿甲(紫)

……

系統:你獲得鑽石*3

系統:你獲得紅寶石*5

系統:你獲得寒冰箭矢製作書(紫)。

……

系統:你獲得七魔將令牌(馬尤)

系統:你獲得密函(任務道具)

……

最近林岳的人品不錯,幹掉馬尤之後在他身上摸到了不少的戰利品,雖然跟柳姿妤這個幸運女神還是有一定差距,不過總算回到了平均水平,不再是以前那種大黑手。

神寵進化系統 唯一可惜的是,一堆的戰利品裡面,除了寒冰箭矢製作書外,其他東西林岳要麼還不夠等級裝備,要麼就不是他職業可以裝備,而且值錢那個黃金拳頭林岳除了眼饞外,完全沒辦法用。

「看來只能賣掉了。」有些惋惜的發出一聲嘆息,林岳關掉了背包,接著撕開回城捲軸,一道白光后回到了獅子城。

除了戰利品,倒是還有其他收穫,那是一封從馬尤身上掉出來的密函,林岳剛打開便觸發了一個任務。

系統:你觸發了任務「送信」,任務難度a,你從七魔將之一的馬尤神色獲得一封神秘信件,信件的內容驚心動魄,請你攜帶這封信件請往人族的帝都雛龍城,親自把信交給人族第一軍元帥大衛.勃朗克斯。

任務的內容倒也簡單,就是去見一個npc,不過對於一般玩家來說,任務中提及的人族第一軍元帥可不是人人都可以見,一般人在雛龍城的區域聲望若不達到一定程度是不可能見到的,所以任務的等級才會定為a。

浮愛 當然,這是對於一般人而已,雛龍城的區域聲望林岳可是完全沒問題,早就在上次宮廷酒會捐了好幾百萬金幣的時候刷滿了,按照任務中提及的坐標,林岳踏上了傳送陣,很快抵達雛龍城。

人族第一軍的軍營駐地位於雛龍城的北面,就在皇宮的旁邊,坐位人族帝國最高級的部隊,這支npc部隊的實力不容小覷,據說裡面的士兵等級最低都有60級(只是等級而非職級),隨便拉出一個都不是現階段玩家可以單挑。

來到軍營前,林岳拿出代表自己身份的侯爵徽章,那些守門口平時對一般玩家極之冷淡的士兵見狀,態度恭敬地為林岳引路,那場面惹得附近一些經過的玩家感到莫名其妙。

「侯爵大人,請您稍等,小人馬上通知元帥。」帶路的士兵把林岳帶到一個房間后說道。

不一會兒,房間的門再次打開,一名穿著軍裝,白須白髮,但精神抖擻老者走進來,他一見到林岳便笑容可掬道:「原來是土豪金侯爵,哈哈,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林岳之前在宮廷酒會的時候可是出盡風頭,老者對林岳的印象可謂極之深刻,一見面便上前用力把林岳抱了一把,那個態度可謂熱情得不行。

林岳有些無語,雖然對方對自己的態度好是因為好感值的關係,不過如果對象換成一位大美女就更好了,可惜,眼前這傢伙卻是一個糟老頭,身上還有一股濃重的汗味,熏得林岳差點當場嘔出來。

老者顯然十分懂得察言觀色,見林岳皺起眉頭,當下打哈哈道:「不好意思,老夫剛剛在校場操練,弄了一身臭汗還沒來得及清潔,讓侯爵大人你見少了。」

林岳注意到老者的頭上,頂著大衛兩個字,看來,此人就是人族第一軍的元帥,大衛.勃朗克斯。據說此人在帝國的名望非常高,僅次於人族皇帝阿爾曼七世,甚至論輩分,此人還是阿爾曼七世的舅舅,掌握著人族軍隊近六成的兵權,權力之大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林岳沒時間跟一個npc寒暄,從背包里拿出那封密函,說道:「不久前我幹掉了一名魔族的探子,在他身上拿到這個東西。」

「哦?」大衛眉頭一挑,他還奇怪這位冒險者侯爵為什麼會找他,沒想到是因為這個,於是接過了密函,打開一看。

半響,大衛的眉頭皺得老高,神色更是異常的凝重。半響,大衛將密函收起來,接著沉聲道:「土豪哥侯爵,非常感謝你把密函拿來,如果密函的內容是真的,那麼此事非同小可,我必須馬上進宮面聖,把此事向皇帝陛下彙報。」

系統:你完成了a級任務「送信」,獲得經驗值170,000點,雛龍城區域聲望75點,世界聲望30點。

見任務已經完成了,林岳也不想繼續留在這裡,跟眼前的老元帥說了聲告辭后,便離開了軍營。

踏出軍營的同一時間,林岳收到張超的私聊,說今天準備去報名參加終焉王戰賽,問林岳有沒有時間一起去。

林岳想了想,反正現在他已經重奪等級榜第一,那些人估計短時間內不可能追上,練級的進度可以稍微放慢一點,於是點了點頭便同意了。

約定見面的地點,跟張超碰面后,兩人趕往雛龍城的報名點。

作為「境界ol」公測後由官方舉辦的大型pvp賽事,終焉王戰賽無疑吸引了絕大部分玩家的戰鬥。

尤其官方暗中透露了比賽冠軍的一些獎品后,大家參加的熱氣可謂水漲船高,儘管遊戲里早就開放了報名渠道多日,可是林岳和張超來到報名點的時候,依舊可以看到人山人海。

「靠,沒想到有這麼多人參加?」張超走到報名點其中一條隊伍的後面,往前看見隊伍的盡頭足足有百米長,不禁汗顏,訥訥道:「這麼多人蔘賽,我們勝出的幾率豈不是大大降低?」

「怎麼?沒信心?」林岳就站在張超的後面,見他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不禁打趣道。

「這個跟有沒有信心無關,我本來就是陪你來報名而已,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能拿什麼名次,倒是你呀,你可是我們公會唯一的希望,之前跟萬達公司談條件的時候對方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拿的名次越高,分成的獎金會越多。」說到錢,張超雙眼頓時發光。

名門婚寵 「……」

感情這傢伙把老子當成搖錢樹?林岳無語暗道。

隨後,兩人隨著報名的隊伍緩慢移動,正當林岳百無聊賴的時候,一把陌生中帶點熟悉的聲音從前方響起。

「呵呵,好久沒見了土豪哥?」

林岳微微一怔,視線跟眼前的人相接,皺眉道:「是你?」 這不是婦科大夫嗎?只見他笑容可掬的從報名點的方向走過來,顯然是剛剛完成了報名身邊還跟著一名高挑的妹子,同樣有點眼熟,不過林岳一時間沒想起來。

林岳皺了皺眉頭,在這裡見到婦科大夫他並不感到意外,他在意的是,剛才為什麼沒有系統提示發現神器持有者的信息?

這種詭異的狀況,林岳之前跟那兩個分別叫做爆破和阿達的「諾亞」,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也遇到過,顯然,神器持有者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屏蔽系統的提示信息的,只是林岳暫時不知道罷了。

婦科大夫帶著那名妹子走到林岳面前,一副很熟絡的口吻說道:「土豪哥也是來報名參加終焉王戰賽?」

林岳倒是不擔心婦科大夫會在這裡跟自己打起來,於是笑了笑道:「算是吧。」

「土豪哥,好久不見咯。」

一把清脆的聲音響起,說話的卻是婦科大夫身邊的妹子。見林岳一副沒有把她認出來的樣子,她咯咯笑道:「我是憂鬱花,公測期跟你下過哈洛特遺迹副本的小弓手,你忘了?」

林岳聞言馬上記起來了,眼前的妹子的確跟自己下過副本沒錯,不過印象中她跟婦科大夫的關係好像不是很好吧?現在看兩人手挽手親密的樣子,難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見林岳眼神曖昧,憂鬱花抿了抿唇一面嬌羞道:「我現在是這傢伙的女朋友,他的嘴雖然有點臭,不過相處過一段時間其實發現挺好的。

婦科大夫摟著憂鬱花的纖腰,哈哈笑道:「那是當然,老子可是極品好男人!」

對於他們兩人是如何「廝混」到一起林岳沒興趣,暗自搖了搖頭然後把視線投向別的地方,前面還有十來個人就到他和張超報名。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要走。」婦科大夫徑自走到林岳身邊,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能夠聽得見的聲音低聲道:「上一次我們沒有分出勝負,我呀,我期待再跟你打一架。」

說罷,不等林岳的反應,婦科大夫摟著憂鬱花大搖大擺走了。

「你的朋友?」張超由始到終都沒有說話,直到兩人離開,他才湊過來問道。

看著婦科大夫離開的背影,林岳沉默片刻,半響,面無表情道:「只是一個變態而已。」

又等了幾分鐘,終於輪到林岳和張超報名,手續其實很簡單,只需要向負責報名工作的npc報一下自家的id就可以。

報完名后,張超下線去忙工作室的事情,林岳則走到拍賣行哪裡,把剛剛從馬尤身上摸到的戰利品全部拿出來。

因為絕大部分自己都用不了,林岳決定選擇賣出去,當然,這一次他沒打算賣金幣。

遊戲里的錢林岳不缺,缺的是現實中的錢,雖然「境界ol」目前還有沒有開放與現實中貨幣掛鉤的互通系統,不過要把遊戲里的東西或者錢兌換成現實中的真正白銀還是有很多的方法。

譬如某寶或者一些大型的遊戲論壇,很多玩家都會在上面高價收購遊戲貨幣或者裝備,像林岳這種賣家同樣很多,加上現在網路支付方式十分方便,要賣出去還是十分簡單。

將戰利品當中價值最高的阿波羅拳套掛上拍賣行,價格設定成「面議」,雖然目前遊戲里戰士系玩家的主流裝備是單手劍,雙手劍或者單手斧,不過作為一對黃金至尊品質的拳套,它的價值還是非常大,林岳把它掛在拍賣行,也是為了讓更多的玩家看到它的屬性,好方便出售。

林岳並不急著跟人砍價,把掛售的時間設定為3天,然後施施然離開了拍賣行。

……

出了拍賣行,正好收到青鹿撫子上線的消息,看來這個女人總算睡夠了,不過林岳想了想還是放棄主動聯繫她的想法。

當晚沒有練級,林岳通過線上的企鵝號接了幾樁帶人下副本的「活兒」,順便賺一些零花錢。雖然之前林岳也賺了不少錢,不過大部分都花到工作室的前期運營上,所以林岳現在口袋剩下的錢真心不多。

「你就是等級榜第一的土豪哥?」

抵達要過帶過副本的地點,林岳見到了所謂的「老闆」,令人意外的是對方居然還是熟人——龍少爺。

這個龍少爺原名叫做駱應龍,是林岳現實中的同校同學,記得公測時期兩人還打過一架,最後當然是林岳完虐這個傢伙,沒想到時隔那麼久兩人又見面。

話說今天碰到的「老朋友」還真多啊,林岳心裡嘀咕道。

因為好幾個月沒見,對方倒是把林岳這號人忘了。

駱應龍今天本來帶著現實中的同學下副本,順便試一試剛剛入手的一身藍裝套,沒想到副本的怪比想象中的猛,雖然只是普通難度,但是他們的進度只能去到三號boss,後面剩下兩個boss,他們團滅了好幾次都沒辦法過。

駱應龍覺得面子有些掛不住,於是提出請人帶過副本,雖然同樣有些丟臉,不過這樣至少可以炫耀一下自己的腰包。

作為一名富二代,駱應龍毫無疑問不缺錢,在某寶上找到一個等級最高的「老手」,然後用企鵝聯繫對方。

知道眼前這個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的少年就是目前等級榜第一高手土豪哥,駱應龍不禁有些懷疑。

無視對方充滿質疑的目光,林岳徑自對那些人道:「規矩懂的吧?一會兒進副本,你們只需要負責在門口划水,其他的交給我,至於價錢,普通難度一號boss300塊,二號boss400塊,如此類推,副本一圈下來大概是2500塊左右,boss的掉落物所有權歸我,你們只要經驗收益,至於副本困難難度以上價錢另計,這樣有問題沒有?」

「錢方面少不了你。」作為一個有錢的富二代,駱應龍最討厭斤斤計較,尤其看見林岳一副很吊的樣子,心裡更加不爽,故意刁難道:「你剛才說讓我們在門口划水?你確定你一個人可以搞掂這個副本?」

林岳知道他在懷疑自己的實力,也不在意,笑道:「放心,一個普通難度副本而已,沒什麼難度。」 這不是婦科大夫嗎?只見他笑容可掬的從報名點的方向走過來,顯然是剛剛完成了報名身邊還跟著一名高挑的妹子,同樣有點眼熟,不過林岳一時間沒想起來。

林岳皺了皺眉頭,在這裡見到婦科大夫他並不感到意外,他在意的是,剛才為什麼沒有系統提示發現神器持有者的信息?

這種詭異的狀況,林岳之前跟那兩個分別叫做爆破和阿達的「諾亞」,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也遇到過,顯然,神器持有者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屏蔽系統的提示信息的,只是林岳暫時不知道罷了。

婦科大夫帶著那名妹子走到林岳面前,一副很熟絡的口吻說道:「土豪哥也是來報名參加終焉王戰賽?」

林岳倒是不擔心婦科大夫會在這裡跟自己打起來,於是笑了笑道:「算是吧。」

「土豪哥,好久不見咯。」

一把清脆的聲音響起,說話的卻是婦科大夫身邊的妹子。見林岳一副沒有把她認出來的樣子,她咯咯笑道:「我是憂鬱花,公測期跟你下過哈洛特遺迹副本的小弓手,你忘了?」

林岳聞言馬上記起來了,眼前的妹子的確跟自己下過副本沒錯,不過印象中她跟婦科大夫的關係好像不是很好吧?現在看兩人手挽手親密的樣子,難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見林岳眼神曖昧,憂鬱花抿了抿唇一面嬌羞道:「我現在是這傢伙的女朋友,他的嘴雖然有點臭,不過相處過一段時間其實發現挺好的。

婦科大夫摟著憂鬱花的纖腰,哈哈笑道:「那是當然,老子可是極品好男人!」

對於他們兩人是如何「廝混」到一起林岳沒興趣,暗自搖了搖頭然後把視線投向別的地方,前面還有十來個人就到他和張超報名。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要走。」婦科大夫徑自走到林岳身邊,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能夠聽得見的聲音低聲道:「上一次我們沒有分出勝負,我呀,我期待再跟你打一架。」

說罷,不等林岳的反應,婦科大夫摟著憂鬱花大搖大擺走了。

「你的朋友?」張超由始到終都沒有說話,直到兩人離開,他才湊過來問道。

看著婦科大夫離開的背影,林岳沉默片刻,半響,面無表情道:「只是一個變態而已。」

又等了幾分鐘,終於輪到林岳和張超報名,手續其實很簡單,只需要向負責報名工作的npc報一下自家的id就可以。

報完名后,張超下線去忙工作室的事情,林岳則走到拍賣行哪裡,把剛剛從馬尤身上摸到的戰利品全部拿出來。

因為絕大部分自己都用不了,林岳決定選擇賣出去,當然,這一次他沒打算賣金幣。

遊戲里的錢林岳不缺,缺的是現實中的錢,雖然「境界ol」目前還有沒有開放與現實中貨幣掛鉤的互通系統,不過要把遊戲里的東西或者錢兌換成現實中的真正白銀還是有很多的方法。

譬如某寶或者一些大型的遊戲論壇,很多玩家都會在上面高價收購遊戲貨幣或者裝備,像林岳這種賣家同樣很多,加上現在網路支付方式十分方便,要賣出去還是十分簡單。

將戰利品當中價值最高的阿波羅拳套掛上拍賣行,價格設定成「面議」,雖然目前遊戲里戰士系玩家的主流裝備是單手劍,雙手劍或者單手斧,不過作為一對黃金至尊品質的拳套,它的價值還是非常大,林岳把它掛在拍賣行,也是為了讓更多的玩家看到它的屬性,好方便出售。

林岳並不急著跟人砍價,把掛售的時間設定為3天,然後施施然離開了拍賣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