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戰鬥力,竟然只有一百,這,這是怎麼回事。」

「大王,他們好像可以隨便的控制體內的能量,千萬不要相信這個探測器的數值。」

此時,吃過大虧的基鈕,直接向弗利薩報告道。

「大王,這個楚河的戰鬥力,恐怕和您差不多。」

基鈕很是忌憚的說道。

「原來如此,難怪!」

此時,弗利薩的目光同樣的也看向了貝吉塔,在貝吉塔的身上,探測器同樣的也只顯示出了一百的戰鬥力。

聽到基鈕的提醒,弗利薩頓時明白,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可以隱藏能量的方法。

「貝吉塔,我說,你怎麼這段時間有恃無恐,原來,你早就有了反叛之心,已經有了投靠的對象了。」

眯著雙眼,弗利薩看了一眼楚河,又看了一眼貝吉塔,他臉上露出一絲恍然大悟的神色,譏諷道。

「我真是白器重你了,真是一個喂不熟的白眼狼。枉費了我一番心思,還想好好的栽培你,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弗利薩搖著頭,一臉嘆息的說道。.. 「哼~弗利薩,你不要惺惺作態了,我已經知道貝吉塔行星滅亡的真相了,你騙的我好苦啊」

「我們賽亞人,在你的手下為你拚命的做事,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是,你只當我們賽亞人是你養的一群狗而已,看不順眼了,就隨便找了個理由殺了。」

「這就是歸順你的下場?你太可惡了,我恨不得把你挫骨揚灰,弗利薩,你的末日到了。」

貝吉塔的目光中充滿了滔天的恨意,他雙目怒火焚燒,眼神之中,滿是殺氣。

「呵呵,原來你已經知道了,那真是遺憾啊!不過,你既然知道我的實力,那你還敢這樣跟我說話,看來,你真的是翅膀硬了!」弗利薩眯著眼睛,他的嘴角揚起一抹戲謔的笑容,目光中閃爍著強烈的寒意。

「哼,弗利薩,我已經今時不同往日了,小看我,是要付出代價的。」

「敢不敢和我一戰啊,弗利薩?」

貝吉塔目光中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戰意,他雙拳緊握神色猙獰的望著弗利薩,高聲說道。

「哼,真是大言不慚,大王,就讓我來教訓一下貝吉塔吧,真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了~!」

此時,基鈕見到貝吉塔三番四次挑釁弗利薩,一向對弗利薩很是尊敬的他,心中很是不滿,於是,他對弗利薩拱了拱手,自告奮勇的說道。

「哼,貝吉塔確實狂妄了,也好,基鈕,你就叫教訓一下這個傢伙,讓他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弗利薩目光一閃,他看了看基鈕,微微一笑,拍了拍基鈕的肩膀說道。

基鈕的戰鬥力,有十二萬,可以說,在他的手下中,是最強的戰力,而貝吉塔的戰鬥力,在他的印象中,只有一萬多,所以,對於基鈕出手,弗利薩是完全的放心的,

但是,弗利薩並不知道,自己的消息,是完全的錯誤的。

這個消息早就過時了。

貝吉塔在楚河的一番特訓下,戰鬥力已經飆升到了二十萬,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貝吉塔的戰鬥力,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

雖然,這弗利薩和基鈕的眼眶上都有戰鬥力探測器,但是,楚河和貝吉塔都可以隨意的控制氣的大小,兩人不主動爆氣,弗利薩根本就看不出兩人戰鬥力的高低。

所以,無論是基鈕,還是弗利薩,都還是按照以前的眼光來看待貝吉塔。

他們根本就想不到,只是幾天,在貝吉塔的身上發生了如此變化。

而此時的楚河,以一種看好戲的態度,笑看著事態的進行。

他特別喜歡看到弗利薩臉上,那種錯愕,不可置信的表情,尤其是那一臉的震驚,對他來說,可有意思了。

「貝吉塔,你還不配和大王一戰,現在,由我來教訓你,放心好了,看在以前同為大王共事的份上,我可以留給你一個全屍。」

此時,基鈕面露兇狠,他狠狠地盯著貝吉塔,右手的拳頭不斷地和左手的掌心碰撞在一起,眼眸中寒芒四射。

「呵呵,基鈕,你當狗當久了看來是當傻了,弗利薩給你的骨頭就這麼好吃嗎。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在為他賣命,真是可憐。」

看到基鈕為弗利薩強出頭表忠心的樣子,貝吉塔目光中閃過濃濃的不屑,他神色露出絲絲鄙視,嘲諷道。

「你,,,,,,你這個叛徒,還敢口出狂言,看來,不給你徹底的送送筋骨,你還不知道本隊長的厲害。」

「我就讓你這個賽亞人王子認識一下,什麼叫做實力的差距吧。」

聽到貝吉塔的話,基鈕強忍住心中的怒火,他冷笑了一聲,目光緊緊的鎖定了貝吉塔。

「給我去死吧!」

冷笑一聲,基鈕輕蔑的憋了一眼貝吉塔,身體瞬間一動,他一拳揮出,拳出如龍,拳風直接形成了一股能量風暴,剛猛無比的拳氣襲向了貝吉塔。

可以說,基鈕有心在弗利薩面前表現,所以,一出手,便是全力,力求可以一擊就能擊殺貝吉塔,好得到弗利薩的誇讚。

這一拳中蘊含著十成能量,足以擊碎一座山脈,但是,面對這剛猛無比的一拳,貝吉塔的面色中卻露出了一絲不屑。

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躲閃,微微一笑中,貝吉塔直接伸出了一隻手掌,掌心對著基鈕襲來的拳頭,直接迎了上去。

「哼,不知死活!」

基鈕見到貝吉塔做出如此動作,心中頓覺的可笑,在他看來,貝吉塔這個動作,簡直就和找死沒有區別。

「看來,他的整個手臂,是都不想要了。」基鈕心中暗道。

但是,下一刻,基鈕的神色一下子就呆住了。

他凝聚了全力的一拳,在擊中了貝吉塔掌心的那一刻,頓時,那澎湃而出的拳力,彷彿泥牛入海,力量一下子消失了。

下一刻,,只見貝吉塔冷冷的看了基鈕一眼,忽然,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嗤笑,接著,一股劇痛傳來,基鈕的拳頭,直接被貝吉塔用手掌牢牢地握住。

就好似一個鐵鉗,基鈕想要掙脫,但是,他發現,無論讓他怎麼用力,他都掙脫不了。

就在瞬間,基鈕的手臂,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此時的基鈕,因為過度用力,臉色已經漲得通紅,他氣喘如牛,呼吸明顯的有了紊亂。

基鈕神色帶著不可置信,他駭然色變的看著此時一臉傲然的貝吉塔,突然發現,他一向引以為豪的力量,此時,在貝吉塔面前,竟然毫無作用。

他突然有種感覺,貝吉塔的力量,好像比他更大,他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在和一個成年人,比試力氣一樣。

可惡,這怎麼可能?

基鈕目光閃爍不停,心中滿是不可思議之感。他可是有十二萬戰鬥力啊,面對貝吉塔,此時的他,竟然無法將自己的手臂掙脫出來。

這貝吉塔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他的戰鬥力,到底有多高?

基鈕心中突然生出了種種疑問,他的腦袋,一下子有些懵了。

「怎麼了?力氣都用光了嗎,呵呵,讓我教你一下,力量該怎麼用。」

看到基鈕一臉無能狂怒的表情,貝吉塔的心中,可以說,簡直是爽得不能再爽了。

就在前幾天,基鈕還是他應該仰望的存在,但是,就在跟隨著楚河修鍊了不到半個月的時候,他已經成為可以隨意的蹂躪基鈕隊長了。

這種擁有強大力量的感覺,讓他心中感覺十分的暢快。.. 貝吉塔一隻手握著基鈕的拳頭,微微一笑,突然,手指猛地一用力,基鈕面色頓時閃過一絲劇烈的痛苦,面容一陣扭曲。

基鈕額頭滾下豆大的汗珠,手臂運力,想要奮力的掙脫,但是,在貝吉塔那強大握力下,他感覺根本就使不上力。

貝吉塔看到基鈕痛苦的神色,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此時手上的力氣,變得更大了。

咔咔的聲音不斷的響起,隨著基鈕一陣殺豬般的慘叫,貝吉塔大笑一聲,他鬆開了手,接著,就飛起一腳,直接把基鈕踢的倒飛了出去。

這一腳猶如踢足球一樣,基鈕整個身體,都化成了一道拋物線,狠狠的撞擊在了地上。

地面上一陣塵土飛揚,基鈕面色痛苦,他感覺身子的骨頭好似散落了一樣。

他猛地咳出一口鮮血,此時,身上穿的嶄新的盔甲,已經滿是血漬,亮銀色的戰鬥盔甲,此時,腹部位置,已經深深地凹陷了下去,形成了一個腳印形狀,

這一腳下去,基鈕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好似被移位了一樣。

而再看基鈕的手,五根手指,已經是彎曲得不成樣子,全部折斷,一片的血肉模糊。

基鈕神色滿是駭然的看著貝吉塔,他是萬萬沒有想到,貝吉塔的實力,竟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自己在他的面前,竟然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本來,是想著有個軟柿子,自己可以隨便的捏一捏,好在弗利薩大王面前立上一功,但是,卻沒想到,這個眼前的軟柿子,竟然也是個硬茬。

「你。。。。。你到底有多少戰鬥力?」基鈕嘴角此時微微的有些顫抖,他爬起身子,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貝吉塔。

「既然你想知道,那麼,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吧,我真正的戰鬥力。」

見到基鈕此時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貝吉塔一臉的驕傲之色,他神色中很是得意。

「你給我仔細的看好了!」

傲然一笑,貝吉塔雙手握拳,雙臂猛地交叉在胸前,隨著一聲低吼聲傳來。

瞬間,貝吉塔身上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這股氣在不斷地聚集之下,急速地攀升了起來。

氣息爆發之下,猶如山洪爆發,瞬間,向四面八方不斷地擴散,大地一片震動,空中一陣飛沙走石,強烈的氣流向四周衝擊而去。

滴!滴!滴~!

而與此同時,弗利薩和基鈕眼中的探測器,同時發出激烈的爆鳴聲。

在他們的眼中看來,貝吉塔的戰鬥力數值,可以說,正在飛速的增長。

兩萬、五萬、八萬、十四萬、十八萬。。。。。。

隨著貝吉塔的長嘯聲停止,警報聲終於停止了,而貝吉塔的戰鬥力數值,也清晰的映入到了兩人的眼中。

二十萬!

弗利薩的神色,此時還好,並沒有什麼變化,只是微微有些驚訝。

而基鈕的神色,此時,就彷彿見了鬼一樣,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這貝吉塔竟然有二十萬的戰鬥力,這怎麼可能,他什麼時候有這種力量的。」

基鈕簡直就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對他來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根本無法想象。

在他的印象中,賽亞人根本就不可能有這麼高的戰鬥力。

即便是貝吉塔的父親,貝吉塔王,也不過才一萬左右的戰鬥力。

為什麼我又重生了 嗟來的食 這貝吉塔的戰鬥力,竟然比他父親高几十倍。

他的戰鬥力,在十二萬已經停滯不前很多年了,已經到了身體的極限了,他最清楚,接下來,要提升戰鬥力,是有多難。

但是,在貝吉塔這裡,提升戰鬥就和吃飯喝水一樣,短短几天,就漲了數十倍。

基鈕心中,可以說,很酸很酸,他眼紅了,他對貝吉塔湧現出了強烈的嫉妒。

「可惡,可惡啊,這個傢伙,這幾天到底做了什麼修鍊?」

「你到底是怎麼提升的戰鬥力,短短的十數天,你為什麼,可以增長到這個地步?」

基鈕目光用些火熱的看著貝吉塔,他此時似乎忘記了兩人還在打鬥,而是直接忍不住問了出口。

「呵呵,你想知道嗎?」貝吉塔見到基鈕一臉嫉妒的表情,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告訴我,告訴我可以嗎?」

戰巫傳奇 基鈕此時彷彿忘記了剛才貝吉塔給他帶來的傷痛,有些迫不及待的追問了起來。

「哈哈,告訴你倒是也可以,但是,有些事,我只對人說,不對狗說。」

「你既然願意當弗利薩的走狗,那麼,對不起了,我只能說,你一輩子,也只能當狗了,永遠沒有變強的機會。」

「除非,你和我一樣,背叛弗利薩,我看你可憐,可以幫幫你~」」

貝吉塔用可憐的眼神看著基鈕,他搖了搖頭,一臉可惜的說道。

「你。。。。」

基鈕聽到貝吉塔冷嘲熱諷的話語,頓時,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他心中大怒,臉色一陣扭曲中,忽然飛身升空。

「可惡,你這個傢伙,我看你能得意到什麼時候,你的這具身體,我要了。」

基鈕身體在空中,雙手不斷的擺出動作。

一股詭異的氣息,從基鈕的身上不斷地散發了出來,基鈕雙手伸展,嘴吧張開,一團耀眼的金光瞬間從他的口中噴出,向著貝吉塔閃爍而去。

正是基鈕的獨門絕技,交換身體之術。

貝吉塔並不知道這一招又有多厲害,一向驕傲自大的他,此時,心中已經有些膨脹了,他以為,這只是基鈕氣急敗壞之下,發出的普通能量攻擊,所以,根本就沒有做出絲毫的提防。

眼見基鈕嘴角已經微微的揚起,似乎馬上見到,自己和貝吉塔交換身體成功,自己就要擁有二十萬戰鬥力的身體了。,

但是,下一刻,基鈕就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就好似被鐵鏈束縛住了一樣,那射向貝吉塔的那團金光,也因為基鈕的運功停止,直接在空中就化成了點點熒光,消散了。.. 「這。。。。。。。這是古爾多的金縛之術?」

感受到身體好似被萬斤鐵鏈牢牢地栓緊,基鈕目光中閃過不可思議的光芒,因為,他認出了這一招的來歷。

正是他已經死去隊員古爾多的拿手絕技,金縛術。

難道是古爾多死而復生了?基鈕腦海中下意識的突然閃過這樣的念頭,但是,隨機,他心中否決了這一想法。

因為,古爾多是弗利薩親手殺死的,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基鈕心中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此時,在一邊的楚河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誰也沒有發現,他出手了。

就在基鈕施展出交換之術,眼見就要成功的之時,他用出了這一招,直接破了基鈕的超能力。

「這個貝吉塔,真是有點力量就找不著北了,要是真被基鈕這這一招正面擊中,很大可能他還真被基鈕給交換了身體。」

對於貝吉塔這種有了力量,便心中膨脹,驕傲自大的心態,楚河有些微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貝吉塔,趕緊解決掉他,別玩了,你早晚在陰溝裡翻船。」

此時,楚河臉色一沉,直接對貝吉塔高聲道。

聞言,貝吉塔的眼中一慌,身體頓時微微一顫。

他聽得出來,似乎,楚河有些生氣了。

於是,他收起了心中的輕視之下,不敢有任何的玩樂的念頭了。

貝吉塔目光落在基鈕身上,看到基鈕此時身子一動不動的樣子,頓時,目光中閃過一絲果斷,直接雙手舉天。

瞬間,在他手掌之上,強大的氣息瀰漫之下,瘋狂的凝聚成一個熾熱的能量光球。

光球散發出一絲絲毀滅的氣息,火熱的能量不斷的向外散發,貝吉塔高聲一笑,直接伸手向前一扔,光球直接向著被金縛之術束縛住的基鈕身體上而去。

巨大的能量光球,急速向著基鈕接近,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空氣頓時變得炙熱無比,傳來一陣強大的壓迫感。

基鈕此時身子動也不動的,此時,眼見能量球飛來,他想要躲開,想要移動,但是,他的身體卻做不出任何的動作。

此時,他的臉色,頓時變了,神色驚恐,嚇得是亡魂皆冒。

基鈕目光望向弗利薩,神色中帶著一絲期望,大聲的呼喊道。「弗利薩大王,快救救我啊!」

諸天一級保護廢物 而坐在嬰兒車上的弗利薩,此時,面對基鈕的求救聲充耳不聞,一臉的冷漠,神色中,充滿了不屑之色。

弗利薩對於基鈕的生死,完全是漠不關心,他神色冷酷,眼睜睜的看到光球直接擊中了基鈕。隨著一聲慘叫聲中,基鈕的身體,直接被這巨大的能量光球轟碎身體,化成了齏粉、

而弗利薩的此時的所作所為,全被此時的貝吉塔看在眼中。

雖然對於基鈕的生死,貝吉塔是毫不在意的,但是,見到弗利薩這種對於忠心耿耿的手下遇到危險漠不關心,甚至無動於衷的態度,貝吉塔的心中,還是莫名的有種怒氣。

畢竟,他也曾經在弗利薩的手下為他過事,雖然,他現在已經背叛了弗利薩,跟隨了楚河,但是,心中不免還是有几絲悲涼之感。

兔死狐悲!不過,更多的,是憤怒之意。

「基鈕對你忠心耿耿,你竟然不出手救他,弗利薩,枉費了這麼多年跟隨你,你根本就不配讓他們叫你一聲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