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特么的說什麼呢,你的意思是鬼手醫聖會故意害劉老爺子性命?你可想清楚了再說,禍從口出的道理難道你不懂嗎?」這時原本剛才被打臉的李醫生吼道。

李一平揮了揮手,示意他不要衝動,不過卻是冷哼一聲,「不要和這群凡夫俗子計較,他們知道些什麼?我的鬼醫之法本來就是另闢蹊徑,所謂富貴險中求,生命又何嘗不是如此,無論是吃藥還是手術哪個不是有危險?既然他們怕這怕那,我們不治也罷。」

眾人聞言面色一僵,雖然心有不滿,但是哪個敢直接和鬼手醫聖衝撞,現在人家耍大牌,自己只好忍氣吞聲。

這時眾人把目光看向醫中聖手白錦堂,面對眾人期盼的目光這位老爺子清咳一聲。 最後白錦堂老爺子嘆了口氣,說道,「我的法子沒有那麼極端,不過若是中西醫結合的話,估計也只有四成把握治好劉老爺子。」

「啊?四成?」

眾人驚訝地張大嘴巴,沒想到醫中聖手白錦堂老爺子出手,還是中西醫結合的情況下才有四成把握。

說實話四成把握實在是有些低了,若是病人時普通人還好,可這次的劉老爺子是能夠引起國家重視的人,自己這邊這麼多人一起出手,加上各大醫聖還有威爾遜專家出手,若是還沒把劉老爺子給搶救回來,這可有些說不過去啊。

到時候弄不好他們這些人還會受到處罰,可謂得不償失。

總裁,情深99度 眾人又把目光看向秦萬海,誰知這位不老醫聖甚至比醫中聖手還要乾脆,只要聳肩無奈道,「我也是只有四成把握。」

這下幾乎所有人臉上都掛著失望之色,畢竟幾大醫聖都說了,最大隻有四成把握,看來最高也只有這麼多了。

就在眾人垂頭喪氣時,門外忽然響起一陣腳步聲,眾人抬頭一看是一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這人面容堅毅,臉上有著軍人特有的氣質。

他一進來就看向場中的李一平、白錦堂、秦萬海幾人,問道,「幾位醫聖是否商量出了救治家父的方法?」

此時林飛靜靜看著眾人爭執未曾說話,陳院長在他耳邊小聲介紹道,「這位就是劉老爺子的兒子名為劉建軍,據說現在是韓**區某師級幹部,可謂位高權重。」

聽了陳院長的話林飛深深看了這人一眼,能夠做到這種位置的人絕不是普通之輩。

聽了劉建軍的話,屋裡之人大多低下頭不敢與其對視,這時一直在站在一旁的一位年輕人人將剛才幾大醫聖給出的治療方案告知這人。

半晌后,劉建軍看向威爾遜問道,「威爾遜先生,若是換成您,能有幾分把握治好家父?」

這時威爾遜也猶豫起來,不過片刻之後他還是伸出了四根手指,說道我只有四成,這還是在運氣好的情況下……」

聽了他的話劉建軍沉默下來,像是在腦海中做著極為激烈的爭鬥。

片刻后他突然看向鬼手醫聖李一平,問道,「李醫生若是換你的以毒攻毒之法,估計能有多大把握治好家父?」

這時李一平還沒說話,他身旁李醫生卻是突然開懷大笑,指著眾人說道,「哈哈一群凡夫俗子肉眼凡胎之人,早就說了只有鬼手醫聖的方法才能救人,可你們就是不信,現在還是劉先生慧眼如炬啊,哈哈……」

這傢伙笑得癲狂,差點就要笑抽過去,讓眾人極為不爽,恨不得立馬過去狠狠抽這傢伙一頓。

李一平但是很平靜,只是微笑著伸出一隻手掌。



眾人見此頓時倒抽一口涼氣,鬼手醫聖李一平的以毒攻毒之法竟然有足足五成把握,簡直駭人聽聞!

「什麼?李醫生你說的是真的?!」劉建軍眼睛突然爆發出一陣光芒,激動地上前問道。

李一平淡定地點點頭,那模樣就像這一切都應該是理所當然。

劉建軍面露興奮之色,剛想說些什麼沒想到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

「劉先生身為我們韓國人,即便在哪裡也應該首先考慮我們大韓的利益,難不成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劉建軍聞言轉過身去,見到神農醫聖,頓時面露愧色說道,「原來是神農醫聖,剛才在下為替父親尋找救治之法太過心急,所以不小心忽略了您,還望別怪罪。」

神農醫聖冷笑一聲,說道,「你最好別有其他想法,否則我們大韓絕不允許叛徒存在。」

劉建軍被他這話弄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紫,看得出他非常憤怒,畢竟是堂堂韓國部隊師長級別軍官,沒想到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人

數落。

不過為了大局著想,他還是忍耐下來,說道,「神農醫聖醫術高超,不知道有沒有方法治療家父?若是有能有幾成把握?」

神農醫聖聞言面露得意的笑容,也是伸出了一隻手掌,說道,「我也有五成把握!」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空氣頓時安靜下來,不過隨即突然又爆發出一陣熱烈的大笑聲。

「哈哈……卧槽這逼人太不要臉了,不光給自己封了個什麼狗屁神醫,竟然還敢學著鬼手醫聖說有五成把握,這特么真的是以為自己很牛逼了?」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們那韓醫即便學到巔峰也不及我中醫萬分之一,如今竟敢大言不饞和中醫相比並論,真是不知所謂!」

屋裡之人謾罵聲逐漸增多,神農神醫原本不屑的神情逐漸變得憤怒,他實在沒想到自己在國內幾乎受全國人民尊崇,可為何到了華國就處處變得不一樣,而且還人人用看傻逼的眼光看自己,這究竟是為什麼?

突然他面色猙獰地看向劉建軍,喝到,「你是華國後裔,你告訴這群豬狗,韓醫是不是醫道正宗,華夏是不是源自大韓?」

神農醫聖目不轉睛地盯著劉建軍,那表情顯然是在告誡他想好再說。

劉建軍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要自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有利韓醫的話。

不過劉建軍畢竟身為軍人,有著自己的男兒血性,豈能受一個半吊子醫生擺布?

只見劉建軍面色忽然平靜下來,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說道,「抱歉,我不會昧著自己的良心說話,韓醫是不是醫道正統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這世界上只有華夏才有五千年文明史,神農也只是華夏民族的祖先。」

眾人聽得這番話只覺得揚眉吐氣,大快人心,頓時哈哈大笑響起熱烈的掌聲。

原本還有人心中埋怨劉家人身為華夏炎黃子孫竟然轉換國籍略有不滿,經過這麼一番話頓時讓眾人對其好感倍增。

看來只要是華夏人,在心中認為自己是炎黃子孫,即便是改換國籍也仍舊會維護華夏利益。 林飛看著不遠處的劉建軍也是暗暗點頭,他早就聽說劉家人雖然轉換國籍,但這些年來始終是親華派,為維護中韓兩國的和睦友好做出了重要貢獻。

「你……好你個劉建軍,竟敢當眾造謠不尊重大韓歷史,你等著你這個吃裡扒外、豬狗不如的東西!」

眾人沒想到所謂的神農醫聖竟然能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頓時愣愣地看著他。

一旁的韓醫也是驚訝地張開了嘴巴,他們可是清楚劉家人在大韓的特殊地位,沒想到神農醫聖竟然瘋狂到這種地步。

劉建軍聽了如此不堪入耳的話,臉色逐漸漲紅,不過最後卻平靜下來,說道,「金先生,你應該清楚你的身份,也應該清楚你剛才當眾侮辱了國家師級軍官,具體什麼後果我就不多說了,現在家父的病不需要你醫治了。」

這時神農醫聖也幡然醒悟,剛才自己口不擇言究竟釀下什麼樣的禍事。

韓醫在國內本就地位不高,現在他又當著華夏人的辱罵軍官,雖然他在大韓有些名聲,可怎麼都跑不了嚴厲懲罰了。

「劉先生我……」神農醫聖似乎開口想要說些什麼。

不過劉建軍卻是直接擺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說道,「請你離開,這裡已經不需要你的幫忙了。」

神農醫聖嘆了口氣,見事已至此這裡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地,若是再死乞白賴求饒那更是丟人現眼,只好收拾東西離開。

其他韓醫面面相覷,既然神農醫聖都走了,那他們也沒待在這裡必要,也紛紛收拾東西離開此地。

等一群韓醫離開后,屋裡再次陷入平靜,劉建軍主動看向李一平道,「鬼手醫聖前輩,剛才你說的治療家父若是真的有五成把握,那我就把家父的身家性命全都交給你了。」

李一平點頭,面露微笑道,「劉先生放心吧,五五之數,你父親平安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劉建軍無奈道,「但願能像前輩說的這樣吧。」

這時他又看向威爾遜、秦萬海、白錦堂幾人,問道,「幾位前輩對治療方案可有什麼意見?」

三人皆是搖頭,既然他們循規蹈矩給劉老爺子醫治只能有四成把握,而李一平劍走偏鋒卻又五成把握,那也沒什麼好說的。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此次治療方案就要按照李一平的方法時,忽然有一道弱弱的聲音響起。

「等……等一下,你們似乎還忘了林飛小神醫……」

眾人聞言循聲望去,只見說這話的人正是京城人民醫院院長陳建國。

而他身旁的則是那個始終無話也面無表情的年輕人。

劉建軍有些愕然,看向陳建國又看看林飛,問道,「不好意思陳院長,剛才我因為有些疏忽所以忽略了這位小兄弟,這位是?」

陳建國突然有些尷尬,小心翼翼地看了林飛一眼,見其臉上面無表情,急忙說道,「這位是京城大學中醫學院的天才少年林飛,因其醫術高超已然到達能和老一輩醫聖相比肩,所以這次代表我華國機關單位前來替老爺子看病。」

劉建軍前面聽陳建國說了一大串,不過因為林飛年紀太輕,所以他全當是恭維也沒放在心上,可當聽到是代表華國機關單位前來,頓時神色一凌變得鄭重起來。

因為林飛的身份就如同兩國在交流時的外交大使一樣,不管他醫術如何但他代表的是華國,所以必須恭敬對待。

「不好意思林飛先生,我為剛才的無禮向你道歉。」劉建軍恭敬地說道。

林飛搖頭笑了笑說道,「剛才劉先生也是為父親太過擔心,所以才忽略了我,這是人之常情能夠理解。」

其他人也是萬萬沒想到林飛竟然是這個身份,頓時也不敢在無禮,看向林飛時也是恭恭敬敬。

同時這也解了

為何林飛認識這麼多醫聖的疑惑,畢竟這種身份的人肯定不能當做普通人一樣看待。

不過饒是如此眾人還是對林飛的醫術抱有懷疑,畢竟林飛看起來實在太過年輕。

可以說在場之人除了林飛之外,年紀最小的也已經接近四十,當年他們這些人行走江湖的時候林飛恐怕還在穿開襠褲,因此現在讓這些人相信林飛一個年紀輕輕的娃娃竟然能夠和自己身邊的醫聖相比肩,怎麼看都有些天方夜譚。

不過場中之人也有知情人士,看待這些人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樣,因為沒人比他們更清楚,林飛的醫術是何等恐怖的境界。

可以說林飛早就超越了同輩年輕人,現在能和他比肩的恐怕有些那些已經快入土的老妖怪。

眾人正在胡思亂想之時,只聽劉建軍問道,「林飛先生既然代表貴國機關單位,想必醫術肯定驚人。針對家父的病情,不知有何指教?」

林飛淡淡一笑,說道,「既然劉先生問了,那我只好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在我看來李老的以毒攻毒之法風險太大,實在不可取。」

眾人聞言只覺得驚為天人,沒想到這個叫林飛的年輕人還真敢說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以毒攻毒之法不好,這不是明目張胆地和鬼手醫聖李一平叫板嗎?

看來這叫林飛的小子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眾人心中暗自琢磨。

一旁的劉建軍也是愣在原地,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原本他不過是不想駁了林飛的面子所以才會有此一問,畢竟林飛代表華國,可實在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如此不識好歹,還真的說出自己的什麼狗屁看法,這不是胡鬧嗎?

這時眾人注意到,一旁鬼手醫聖李一平的臉色已經十分難看,而且他身旁的李醫生已經是額頭青筋直跳,差點就要暴走了。

「林飛,又特么是你壞我們好事!」終於,已經處在崩潰邊緣的李醫生歇斯底里地大叫道。

其他人面面相覷,沒想是事情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林飛聞言仍是神色不變,看向李醫生的眼神有著疑惑,問道,「什麼叫做壞你們好事?難不成你們方法不行還不讓人說了?」 「呵呵呵,林飛你連我堂弟都鬥不過如今竟敢還大言不饞地在鬼手醫聖面前雞蛋裡挑骨頭,真不知是誰給你的勇氣,是梁靜茹嗎?」李醫生冷笑道。

眾人聞言略微一驚,眼下的情形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了。

林飛畢竟代表國家機關單位,沒想到這個李醫生竟敢當眾羞辱,真不知道是膽子大還是腦子有問題。

同時他們也有些擔心地看向李一平,畢竟林飛這個小輩當眾挑釁,不知他會如何應對。

不過讓眾人吃驚的是李一平竟然臉上看不出絲毫憤怒的表情,就像是沒聽到剛才林飛說的話一樣。

「嘖嘖這才是真正的醫聖氣度,寵辱不驚坐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

然而還沒等這人說完,就有人打斷道,「去留尼瑪呢,你以為這裡是你賣弄風騷的地方?不過話說回來,真佩服鬼手醫聖前輩,面對如此挑釁竟然絲毫不為所動,如此才當得起神醫二字。」

李一平將眾人的議論聲盡數聽進耳中,而且似乎還挺享受這個感覺。

最後一直沒有說話的鬼手醫聖李一平終於開口了,他先是和顏悅色地看向林飛道,「林飛小友,我承認我這方法是有些風險,但這麼做卻有五五之數的把握,而其他人卻只有四成把握,孰優孰劣一眼便知,難道還用猶豫不決嗎?」

他嘆了口氣,看著林飛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在跟佳藝的比試中失手心有不快,所以這才想通過找我麻煩出了這口惡氣,你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是老夫作為過來人只能奉勸你到此為此,不要一錯再錯,這次畢竟事關劉老爺子性命大事,萬萬不可兒戲。」

眾人聞言一片嘩然,沒想想到竟然能夠從鬼手醫聖李一平老爺子口中聽到這樣的密辛,真是讓人不可思議。

這時屋裡之人看向林飛的眼神都變了,原本看林飛一臉正氣,沒想到一肚子公報私仇,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九重春華 此刻林飛面無表情,連一句話都不肯說,像是因為自己虧心而默認了自己的行為。

眾人搖頭嘆息,看來事情的真相真的像鬼手醫聖李一平前輩說的那樣,剛才林飛提出異議不過是為了報復自己的死對頭李佳藝,而故意找其爺爺的麻煩。

既然明白過來具體原因,自然少不了溜須拍馬之人,只見有人諂笑著靠近李一平,笑眯眯地說道,「哈哈看來果然是虎父無犬子,沒想到鬼手醫聖前輩的孫子年紀輕輕竟然能有如此成就,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能夠打敗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醫聖,這想想都是一份天大的榮耀啊。」

說完他又看向林飛,急忙擺手道,「林飛小神醫你別誤會,我只是就事論事,當然你也十分厲害了,值得讓大多數年輕人佩服。不過畢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希望你能夠接受這個事實,不要太受打擊了。」

「就是,林飛小神醫的確很強,不過和李佳藝神醫想相比還差了些,不過這也沒辦法。好在我們都是華夏人,分什麼彼此呢。」有人附和道。

剛才說這些話的人大多是一些一直待在鬼手醫聖李一平身旁諂媚的人,現在終於找到一個名正言順拍馬屁的機會自然不會錯過,要大拍特拍。

開啟黑科技時代 不過其他人可沒他們這麼大膽量當眾得罪林飛,所以更多人還是老老實實閉上嘴巴當一個觀眾為好。

他們小心地看向林飛,畢竟遭受到如此羞辱,別說林飛這樣年少得志、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就是再懦弱的人估計也會被氣得直翻白眼。

所以在場之人大多臉上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等待著接下來將要上演的好戲。

果然林飛原本恆古不變的臉上終於多出了一絲情緒,只見林飛冷笑一聲,說道,「幾位若是想拍馬屁我不攔著,不過踩著我林飛去捧一個漢奸走狗恐怕就不太合適了吧?」

「什麼漢奸走狗,你說誰是漢奸走狗?」

剛才圍著李一平還因為羞辱了利農而喜笑顏開的一群人,聽了林飛的話頓時臉色難看起來。

「還能是誰,鬼手醫聖前輩的孫子李佳藝唄,他不是漢奸走狗誰還能是漢奸走狗?」林飛冷笑道。

聽了林飛的話屋裡之人頓時一片嘩然,不知該如何是好。林飛敢這麼說,肯定不是空穴來風,可這樣一來無異於當眾狠狠打鬼手醫聖李一平的臉,這讓眾人的心又變得七上八下。

這時眾人看向鬼手醫聖李一平,只見這位原本正一臉悠然喝著茶水的老人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接著只聽嘭得一聲,鬼手醫聖把手中的杯子狠狠放在桌子上,接著猛地站起身來,怒氣沖沖地瞪著林飛。

眾人心中掀起驚濤駭浪,沒想到李一平在聽聞這件事後竟然情緒反應如此激烈,以前可從沒人見過這位中醫界的泰山北斗如此失態。

而現在僅僅是因為面前這個年輕人,這位年輕人的三言兩語,竟然能將一位老成持重的神醫氣成這樣,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不過眾人心中也有疑惑,若非林飛所言是真,鬼手醫聖李老至於這麼失態嗎?

「林飛小子,你簡直太不把我放在眼裡,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竟敢信口開河污衊我的孫子,現在我要你立即當著眾人的面向我道歉,否則老夫就是拼上自己這把老骨頭也不會放過你!」

此話一出屋裡死一般的寂靜,誰也沒想到原本寵辱不驚的鬼手醫聖前輩竟然會突然如此大發雷霆,看這模樣林飛要是不道歉,恐怕這件事情沒那麼容易完。

不過隨即林飛的話又讓眾人張大了嘴巴,只見林飛呵呵冷笑,聲音隔著老遠都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李一平老東西。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既然知道你孫子和我作對,那你知不知道他為了向我復仇投靠島國三清門,現在又在島國人的指使下在京城大學開設醫館,並且宣傳錯誤歷史常識,這樣做不是漢奸是什麼?」 聽了林飛的話屋裡之人頓時為之一驚,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

眾人看向李一平,只見這位平日里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老者,此刻已經是臉色漲紅、雙目噴火地看著林飛。

事已至此,雖然他們很不願意相信鬼手醫聖李一平老爺子的孫子會做漢奸走狗,可若是事實不是這樣,李一平老爺子至於這樣大動干戈嗎?

「林飛小子你你血口噴人!」李一平伸出自己猶如枯枝一樣的手指,指著林飛顫抖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