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外援?」霍海愣住了,然後猛的獰笑起來,楊柏能夠請來誰?任何人來都沒有用,只會隕落在這裡。

「楊柏,你死心吧,我都說了,這裡被封印,你怎麼可能活下去。」霍海不屑的朝著楊柏走去,岩漿在噴發,霍海兇殘的鎖定。

「煌,你個混蛋,你有點時間觀念行不行?」楊柏指著蒼穹,要不是龍泉劍被腐蝕,楊柏真的能夠跟霍海拚鬥一下。

「煌?」霍海愣住了,不過就算煌來了,霍海也不畏懼。霍海的手指已經點了下去,岩漿轟然而起,圍繞在楊柏身邊,把龍氣全部鎮壓下去。

「呼!」可就在霍海動手的時候,天空好像傳來轟鳴聲,從封印海域的上空,好像有一個隕石墜落。

「什麼?」霍海瞳孔一縮,猛的一抬頭,就在抬頭的瞬間,黑金短刀直接出現,煌的速度相當可怕,彷彿從虛空踏出的一樣。

「轟!」霍海當場就被砸進岩漿當中,漫天的岩漿吞噬一切,霍海站在岩漿當中咆哮。而此時炎黃組組長,煌,凌空凝立。

「喊什麼喊?你當外面的封印還破除?幸虧神女前輩趕過來,不然我都進不來。」煌沒好氣的看著楊柏。

「你進不來?你要在不進來,我就要死了。你不會早點動手?明知道這個海域,你還讓他水漫金山?」

楊柏也來了脾氣,早就預定好了,煌一直隱藏在四周,只要魔出現,一起出手。結果楊柏等了這麼久,都差點死在霍海手中。

「這可不怪我,你得問你師傅,她要磨練你一下。」煌聳聳肩,早就來到了,一直在外面轟開封印。

神女也來了,不過外面的海域發生一些事情,如果不解決的話,那個沉睡之城,就會徹底毀滅。

「師傅在保護外面?」楊柏點了點頭,不能夠讓霍海毀掉那麼多生靈,席琳娜等人還在那邊,一定要解決霍海。

「煌,好久不見!」霍海從岩漿當中而出,霍海鼻子都要氣歪了,楊柏跟煌還在那聊天,好像無視自己。

「誰跟你好久不見,原來就是你隱藏在歷史當中?」煌冷笑的看著霍海,銀色的面具反射寒芒。

「哈哈,你的記憶沒了嗎?如果不是記憶沒了?煌,你以為你能夠活下去?」

「你的記憶,為什麼沒了?你真的不清楚嗎?哈哈!」霍海放聲狂笑起來,甚至指著楊柏跟煌,笑的特別的痛快。

「你在說什麼?」煌就是一愣,楊柏也感覺有點不對,霍海好像知道一些事情,跟煌有關的。

「哈哈,你的記憶,是被我吞了!」霍海終於不笑了,鄙夷的看著煌,只是望著海域之外,一旦神女出現,霍海就有了麻煩。

「你,怎麼可能?你到底做了什麼?」楊柏趕緊質問,煌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什麼魔吞了煌。

「他從終極之地走了出來,他居然能夠出來。你知道嗎?我找了無數歲月,都要進入終極。可他進去了,他又出來了?」

「螻蟻,當初我看到他,我瘋了一樣想要知道終極的位置,如何進入終極當中。可他的記憶有了問題,被人下了封印,我吞了一半,什麼也沒有得到。」

霍海長嘯一聲,海面之上傳來奇怪的聲音,海底當中有一些影子朝著海面之上爬了出來,那恐怖的一幕,還有霍海說的事情,讓煌徹底愣住了。

「我的記憶,被你毀掉的?你為什麼沒有殺我?」 豪門蜜愛:高冷總裁甜辣妻 煌冷冷的看著霍海,霍海的三頭之上,都凝聚魔眼。

「殺了你幹嘛?我要培養你,你是另外一個我。」霍海這句話說的很輕,楊柏根本沒有聽見。

「新的遊戲開始了,你既然來了,就玩一下吧。看看是楊柏死,還是你死,你們兩個只要留下一個就行,哈哈。」

霍海猛的一揮手,海面撕裂,在海底當中猛的衝出一個個恐怖的生靈。這些生靈有的跟鯊魚一樣,有的跟海猴子一樣,甚至有的化為骷髏,瘋狂的朝著兩人湧來。

「這些都是什麼?」楊柏一拳就砸了過去,當場就把一個巨大的鯊魚怪獸給砸碎開來,漫天都是腥臭的血霧,還有黑炎在燃燒。

「魔屍,這是他毀掉海底當中的魚蝦,創造的魔屍,他跟屍道還有關係,這個魔,到底有多強?」

煌也倒吸一口涼氣,黑金短刀轟然而回,在兩人的中間布下一個個匹練,在這匹練當中,煌的速度更快,無數的魔屍都被切割。

「薩滿神女?」霍海輕蔑的看著兩人,腳下的岩漿又一次提升,霍海越來越高,在出了這個海域之外,霍海三頭猛的朝著一個方向吼道。

「魔!」一滴魔血突然從霍海的眉心而出,這滴魔血太恐怖了,匯聚的能量猶如昊日一樣,直接朝著四周擴散。

「你能夠救多久?」霍海瘋了,雙眸兇殘無比。從上空俯視,一道血色的光芒,從海域當中猛的擴散出去。

哪怕是海底,只要被血色光芒籠罩的,無論魚蝦,還是海底殘骸,統統都化為魔屍。而且海面之上,萬里之地,但凡生靈,都要被魔所吞滅。

這股血色的光芒,朝著曼谷而起,只要靠近曼谷當中,一切都化為魔域。

「你就是魔?」紅裙獵獵,美眸都是煞氣,腳踩酒葫蘆,神女從海岸而來。此時的神女,衣裙之後,出現一根根羽翅,這些羽翅猶如鳳凰一樣,散發五色神光。

「鳳凰體?」霍海冷哼一聲,魔血的威力朝著神女鎮壓下去,霍海所爆發的力量,讓神女都要認真對待。

葫蘆凌空而起,化為一道黑洞,無數的魔屍都融入葫蘆當中。同時五色神光所過的地方,血芒退避。

三頭六臂的霍海,已經來到神女面前,冷笑起來。

「好好一個合體期,為什麼不隱藏起來,管什麼閑事?真當你們薩滿教,追求自然嗎?」霍海想要廢掉神女,黑芒的爪子,朝著神女而去。

「一個被龍所殺的殘魂,裝什麼大尾巴狼,殺你,如屠狗!」神女就是這麼霸氣,揮手之間,五色神光湧現,朝著霍海就殺了下去。

「煌,你在快點,又上來了!」楊柏跟煌在奮戰,海底的生靈太多了,楊柏的胳膊都抬不起來了,這些魔屍那麼多,甚至斬碎的魔屍,在這海域當中,又一次重新組合在一起,瘋狂的朝著兩人戰鬥。

「放屁,你讓我怎麼快?」煌也急眼了,短刀行,每一刀,都斬出一條特別的法則,煌不為元嬰,那是因為身體有缺陷,可是煌的戰力太恐怖了,居然擁有法則之力,任何被刀芒掃過的,都無法恢復。 「雖然我們程家是世代學醫的,但是卻一直庸庸碌碌毫無建樹,後來我繼承了我的父親的診所,就這麼開了下去。」

「原本我以為我的一生就這樣可以一眼望到盡頭了,但是沒想到我人生的轉機在二十五歲的時候出現了,我遇到了依耶芙特夫人。」

「她原本的名字,我也不太清楚,至於她從哪裡來,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我也根本就一無所知。」

「只是有一天她經過了我的診所,然後就直接走著來問我,想不想走向我人生的巔峰得到名聲,金錢和權利。」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鬼使神差認為這個女人很可信,我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還說我想要。」

「所以他就直接給了我一個治療風濕病的藥房,我一開始覺得這個藥方的想法實在是太過於天馬行空,所以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可是我沒有想到做出來之後,效果簡直是驚人的好,原本只是半信半疑的我也已經對她越來越信服。」

「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知道我這裡可以治療風濕病了,所以也都爭相購買。」

「我程家就這樣有了名氣,就這樣居然迎來了翻身的轉機。我也終於借著這個勢頭,逐漸到了今天的地位。」

許醉凝專心的聽著這些描述,心裡的差異並沒有表露在臉上。

她之前是知道程安與這一副身體的母親的死有些脫不開的關係的時候,就已經調查過這個男人了。

所以她自然也是很清楚的,程家雖然是家大業大,但是和那些百年傳承的家族不一樣,程安完全是白手起家的。

他原本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的一個診所所長罷了,也就只能養家糊口。

可是後來卻靠著治療風濕病的保健品一下子打響了名聲,所以在醫藥市場裡面成了巨頭。

而到現在為止,那個風濕病治療的保健品也依然是程氏的中流砥柱。

雖然後來還出了很多類似於減肥藥,美白丸之類騙騙小姑娘錢的東西,但是能為他們帶來最大收益的依然是這個風濕病保健品。

但是許醉凝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效果,出幾個好的保健品的來源竟然是這個身份神秘的外國女人。

「你說了這麼多,這個女人跟我有什麼關係?」

許醉凝還是不明白這其中的緣由。

「依耶芙特夫人給了我那張藥方之後,也依然和我保持聯繫。知道那件事情過去了很久很久,她才突然向我坦白,說她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她來自於另一個世界,而那個世界的中醫又比這個世界要發達得多,非要說的話就已經是出神入化了。」

「尤其是她本人還師承鬼醫谷,聽上去好像也是那個世界最厲害的一個中醫流派,她還說她給我的那張藥方,雖然在這個世界的反響很大,但在她們鬼醫谷裡面,其實只不過是一個小藥房罷了。」

程安說到這裡不禁咂了咂嘴。

「雖然一開始我並沒有相信她說的這樣的話,畢竟我也是受著科學教育長大的,怎麼可能會相信來自另一個世界這樣的鬼話呢。」

「可是後來她確實給我展示了,她當著我的面親自施展了她的醫術,她給病人看病的時候別說不用那些醫療設備和儀器了,就連把脈都不用,也不用問既往病史。」

「她就只是那麼遠遠的看上一眼,就能夠準確的說出病人哪裡不舒服,說出他們過去幾十年的病史。」

「那個時候我才明白,這個女人絕非普通人,而她說的話也就變得可信了起來。」

「如果不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只有更多的事情沒有辦法解釋了,所以我相信了,有另一個世界,有鬼醫谷。」

「你剛才給秦語純看病的模樣簡直和依耶芙特夫人看病的時候一模一樣!你什麼都不依靠,就這樣看著她就能夠說出那麼多的病症!」

「所以我明白了,你和她一定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

因為真話藥丸的緣故,程安說的話毫無隱瞞,但是許醉凝卻越聽越驚訝。

在這個世界里,她居然還能遇到同門。

可是她還來不及高興呢,那邊程安的嘴可閑不住。

「依耶芙特夫人後來也都給了我一些藥方,但是我作為對她的報答,卻是要幫她做一個實驗。」

許醉凝主要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了起來,她一把就抓住了程安的領子,眼睛里泛著危險的光。

「什麼實驗?」

不再讓你孤獨 當初參加節目的時候,她就聽到了程安和一個女人的通話,現在提到的這個實驗,恐怕就是原主母親所參加的實驗。

程安突然別人從餐桌上整個人都拽起來,嚇了一大跳,更是不管不顧的回答了起來。

「就是…依耶芙特夫人讓我研究能夠回到那個大陸的方法。」

許醉凝的臉色難看了起來,他原本以為之前他們所做的那些邪惡的人體實驗是為了什麼特殊藥物之類的。

我與你狼狽爲賤 沒想到他們一直在做的實驗,竟然是為了能夠找到聯通兩個大陸的方法。

「你給我說清楚!」

許醉凝低聲怒吼,程安嚇得直哆嗦了。

「我剛剛都說過了,依耶芙特夫人是來自另一個大陸的,所以她就一心想著要回去,但是她的來到這裡也實屬意外,她也不知道能夠回去的方法。」

「所以她就只能拿人來做實驗了,她曾經告訴我,她因為在鬼醫谷發生了意外的死亡,但是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到了這個大陸,而且還在另外一副身體里」

「所以她認為能夠觸發兩個大陸連接的條件,應該是死亡,或者說是接近死亡。」

「但是這麼危險的實驗,她是不可能用自己的身體來做的,所以她才會委託我去找活人來幫他做實驗,看能不能想辦法觸發穿越的條件。」

許醉凝疲憊的點了點頭。

她的穿越也確實是因為死亡,依耶芙特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但是這麼危險的實驗,她確實不可能用自己的命去試。

所以就只好拿別人的命去試了。 楊柏的目光一直看著煌,煌的每一刀,出刀的速度很快。短刀只是輕輕一抖,就能夠讓魔屍徹底的毀滅,法則之力毀掉魔焰。

「你教教我!」楊柏趕緊喊道,只要能夠鎮壓魔焰,能夠讓這些魔屍無法復活就好。楊柏破魔之力,那是能夠破掉魔的魔氣,卻無法針對魔屍魔焰。

「教你?你現在學有什麼用?」煌哪有功夫搭理楊柏,趕緊衝出去,好幫著神女徹底擊殺魔。

「你不教怎麼知道我不會?別那麼摳門。」楊柏瞪了煌,兩人邊戰鬥,邊怒斥連連,這就是一種抗壓能力。

「小癟犢子,說什麼摳門?」氣急之下,煌都吼出方言來,這讓楊柏一愣,煌的方言太純正了。

「你一定是東北人,你的記憶被魔所吞,難道你不想報仇?」 影帝之彎掰彎 楊柏扔出一道道符籙,終於讓身前消失一塊地方,楊柏的狂吼一聲,把龍炎召喚出來,想要把龍泉劍上的腐蝕銅銹給轟掉。

「他死定了,原來都是他弄出來的。」煌這輩子,最想知道自己是誰,尤其臉上戴著的面具,還有身體的缺陷,煌都要弄清楚。

「楊柏,你給我看清楚了,道跟法的不同!」煌深吸一口氣,就在這漫天龍炎當中,煌連續踏出七步。

「道為天道,法為自然,心神合一,我為刀,刀為道。我為刀,法為刀!」煌的手中又一次綻放一道道寒芒,猶如螺旋槳一樣,轟然而起。

「你已經是元嬰了,你想要弄明白,你必須…」煌還想解釋什麼,結果卻看到背後當中的楊柏,突然雙眸綻放光芒,眉心綻放絕世光芒。

在這光芒當中,楊柏動用強大的神念,這道神念落在楊柏的手中,楊柏在模仿,模仿一種法,龍法無敵。

穿越女重生手札 「殺!」法則,微弱的法則之力,出現在楊柏的手中。楊柏也不管龍泉劍恢復沒有,一劍斬了下去。

「轟!」面前的魔屍轟然碎裂,魔血也在破碎。微弱的法則還是有作用,同時魔焰的消散,讓腐蝕的銅銹好像掉了一塊下去。

「這個能夠恢復龍泉劍?」楊柏頓時驚喜起來,全然沒有看到煌撇了撇嘴,有點不敢相信看著楊柏。

「你丫夠可以,這天賦有點驚人。」煌上哪想到,楊柏神魂這麼強大,憑藉神道,楊柏真的模仿出法則。

「全力出手!」楊柏狂吼一聲,這片海域的魔屍太多了,可是楊柏和煌聯手,一刀一劍,瘋狂的屠戮。

「殺!」煌也怒了,畢竟知道記憶被魔念給弄出去的,這讓煌也暴走。

「當初你來找我,我還以為是假的,原來真的有魔。這個魔,想要找到終極,這個終極到底是什麼?」

「還有,那條龍是不是真的存在?我們華國隱藏一條龍?是龍的傳人!」

「你以為歷史都騙人的嗎?我們就是龍的傳人,等你記憶恢復了,你就知道終極是什麼了?我上哪知道,我也想知道。」

楊柏嘴裡這麼說,其實心中也有推斷。畢竟父母和爺爺都進入終極當中,那裡應該跟飛升有關,或許,終極的秘密,跟仙有關?

楊柏沒法告訴煌,煌畢竟是炎黃組組長,楊柏可以信任煌,可以並肩作戰,卻沒有辦法徹底告訴煌。

「轟隆隆!」兩人連續的出手,終於轟開一條血路。此時兩人都渾身浴滿鮮血,猙獰的朝著海域之上而去。

楊柏在走出這片海域的時候,想要找到普拉之魂,結果四周一片漆黑,根本無法找到。虛空之上,五色神光頓起,神女跟霍海的戰鬥,越來越激烈。

霍海憑藉青銅枝條,擋下五色神光,神女動用薩滿秘術,都要請鳳凰上身。此時的神女嬌斥連連,雙手為羽翅,不死鳳凰之火都在燃燒。

「你是殺不死我的,他們也會死,你救不了。」霍海冷笑一聲,枝條化為利劍,點在虛空。一滴魔血凌空而起,照耀天地當中。

葫蘆化為仙山,神女猶如天神一樣,每一個攻擊都散發無匹之能。兩人身後海岸,還在停止。

神女留下一部分力量,還要保護遠處城市。神女的雙眸也露出疲憊之色,就在這時候兩道人影轟然從下方而來,一刀一劍,又一次斬了出去。

「轟!」霍海沒有反應過來,岩漿被轟碎,一滴魔血差點被破魔之力轟中,楊柏的龍泉劍也恢復過來。

「你們怎麼出來的?那麼多魔屍?」霍海沒有想到,就憑藉煌跟楊柏,都失去那麼多能量,為何還能夠脫困。

「霍海,就算你有三頭六臂,我們也是三人!」楊柏拜見一個神女,此時的神女都是煞氣,已經戰出脾氣來。

「老娘跟你拼了!」女人只要動怒,根本不講道理,尤其楊柏已經脫困出來。神女收回一部分能量,猛的點向虛空。

「天地之靈,萬靈之尊,請鳳尊!」神女真的猛,鳳凰之身已經沒有作用,神女居然想要召喚出洪荒鳳尊,那可是要在天道當中,凝聚下印記。

「請神?」煌也震驚了,楊柏退後一步,暗中跟煌保持一個距離。而此時的霍海瞳孔一縮,本能的遠離異神女。

「快動手!」楊柏猛的吼了起來,煌猛的扔出一堆東西,楊柏也扔出一件東西。

「什麼?」霍海就是一愣,在虛空當中,一枚枚特殊的石頭,猛的出現在霍海四周。霍海就是一愣,這些石頭散發一點靈氣,用靈石難道布陣。

「師傅,殺了他!」楊柏長嘯一聲,準備良久的後手終於出現了。而此時的神女雙眸都是血色,那黑色的天際轟然降下一道法則。

一頭遮天的鳳凰,彷彿從遠古而來,海面之上,奪目之光。五色神光猶如昊日一樣,揮灑下來。

「真的召喚出來了?」煌低下頭來,這股光芒太耀眼了,讓煌的心口刺痛無比。此時的楊柏也看到了,神女的背後浮現的巨大五色鳳凰,這頭鳳凰,是虛幻的,卻擁有無以倫比的能量。

「殺!」神女猛的沖著前方沖了過去,五色鳳凰朝著霍海而去。而此時的霍海點在魔血之上,爆發出驚人的笑容。

「就算召喚出鳳尊也沒有用,只是印記而已,憑藉這個魔血,萬靈也無法傷害我。」霍海狂笑起來,笑的相當痛快。

「化魔!」三頭六臂中的霍海轟然而笑,在狂笑當中,霍海要讓這魔血綻放出魔的印記,在這印記當中,毀掉鳳尊。

可就在這時候,霍海愣住了,魔血依舊是魔血,霍海的力量卻沒有激發出來,任何的魔力統統都沒有,霍海只有身軀的力量。

「我的力量呢,怎麼回事?」霍海震驚的看著,而此時霍海已經看向四周那漂浮的靈石,這些靈石當中,散發一道奇怪的能量。

「霍海,這是我跟你準備的,納米靈石!」楊柏去笑了起來,為了擊殺魔。楊柏親自去找煌,並且為了以防萬一,楊柏從裴文中那裡得來的納米靈石,畢竟這個靈石是M國專門製造,未來是針對東方世界所用。

煌看到納米靈石也愣住了,未想到如今的科技,居然能夠封印修真者的靈能。如果這樣的納米靈石,匯聚如山,憑藉科技實力,簡直能夠碾壓修真者。

煌可查了很久,甚至這半年間,親自去了M國。煌不僅毀掉這個納米靈石的基地,把所有靈石都弄過來,而且還動用秘術,「綁架」有關的科學家,統統讓他們忘記納米靈石技術。

煌從M國帶回來三百多枚靈石,自己留了一些,留給炎黃組。而剩下的,交給楊柏。這些納米靈石,就是用來封印煌的。

其實剛才煌就想動用出來,只是霍海太過謹慎,沒有讓兩人有機會。如今神女召喚出鳳尊,霍海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神女身上,兩人這次扔出納米靈石。

「不可能!」霍海徹底慌了,而此時那頭五色鳳尊已經來到霍海的身邊,一股恐怖的能量轟然砸在霍海的身上。

「轟隆隆!」天地都在蛻變,五色昊日在爆炸一樣,什麼魔氣封印,什麼海域,成噸的海水蒸發,下面的殘留魔屍統統都湮滅下去。

普拉之魂也出現了,楊柏悶哼一聲,破妄金瞳都要破碎,趕緊朝著普拉抓了過去。此時的普拉之魂,去在漂浮,好像不在這片空間的當中,楊柏的手就是一松。

楊柏震驚的看著普拉,而此時的普拉已經閉門,雙手合適。雖然四周的魔氣被吞沒,無數的能量從普拉之魂穿過,看著楊柏一愣愣的。

「他封閉一切,這是佛法。魔氣已經無法腐蝕他,放心吧,他能夠恢復過來。」煌輕聲說著,揉著刺痛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