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惹怒了我,今天所有人都別想活著離開。」

金豹的表情猙獰恐怖,雙手掐起一個古怪手印,大喝一聲道:「血屍降世,出來吧!」

伴隨他的怒喝,大地都彷彿震顫起來。

嘭嘭嘭!

連續六聲悶響,只見墳墓中的六口棺材蓋瞬間彈飛,最後重重的落在地上。

與此同時,六隻渾身血色的殭屍,從墳墓中彈射而起,朝眾人方向撲來。

「殺,將所有人都殺掉。」金豹命令道。

那六隻血殭屍一出現,頓時惹得金家眾人尖叫逃跑,而十幾名黑衣保鏢則是拿起槍不斷朝它們射擊。

但奈何普通槍械,哪裡能夠傷害刀槍不入的殭屍呢。

幾乎眨眼間,六名保鏢慘死。

金老爺子呼吸急促,臉色慘白,吼道:「開槍,繼續開槍。」

「砰砰!」

可是,子彈打在血殭屍的身上,只是冒了一下火星,就被鋼鐵般的身體彈開了,隨即朝著眾人繼續撲去。

這些血殭屍,並不是如國外電影中的喪屍,倒是有些像華夏特產的殭屍一樣,它們基本免疫一切物理攻擊,只有道術才能給其帶來致命傷害。

金婷婷已經驚慌失措,她雖然是金家千金,見過許多世面,可這樣的場面,她絕對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或許是由於緊張害怕,在跑的時候突然摔倒。

而就在這時,一隻血殭屍恰巧離她最近,直接撲了上去。

「啊!救命!」金婷婷大聲尖叫。

「噗嗤~」

血殭屍在距離金婷婷不到一米的地方,倒了下去,一顆頭顱滾落在金婷婷的腳邊,嚇的她又是一聲尖叫,可能是太過害怕,連走光都無暇在意,白紗裙下,露出一個粉色的可愛小內褲。

李沖怔怔看著,眼珠子都快鑽進金婷婷裙子裡面了,乾咳一聲道:「喂,你也喜歡蠟筆小新?」

金婷婷俏臉一紅,連忙站起身來,心裡這個氣啊,眼下生死攸關的時候,這傢伙還有心情開玩笑?

其他人見狀,也都朝李沖方向跑來,能一劍殺死血殭屍,有他保護,也能安全一些。

至於聖元子,雖說他的實力遠不如李沖,但也能與一隻血殭屍僵持一會,不會像普通人一樣,毫無反抗之力。

金老爺子的年紀雖然八十三了,但卻比尋常六十多的老人還要硬朗,只見他拿著槍,對著遠處一名血殭屍開了一槍后,吼道:「大師,幫我解決這件事,我什麼都答應你。」

李沖聞言一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金婷婷,道:「好啊,我要你孫女,答應我,我就幫你解決。」

金老爺子差點沒背過氣去,今天可是被這小子氣的夠嗆,可以說自打混跡江湖開始,他就沒受過這麼多氣。

要知道,金婷婷可是他金家的掌上明珠,他寵溺的不得了,甚至已經暗下決定,等百年歸天之後,將金家的生意全部交給他這孫女打理,連他孫子金林都沒這資格。

不過,聽到李沖的話,金婷婷卻是大感意外,甚至眼中浮現一抹喜色,心中更是有些期待。

自從見過李沖的本事後,就被強烈的好奇心和征服欲佔領,作為黑道世家的子女,尋常人可沒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但李沖不同,現在就算倒貼她都樂意。

「你說話要算話哦,我可跟定你了。」金婷婷笑道。

呃……

李沖暗罵自己沒事找事兒,連忙道:「好啊,我開的一家公司馬上要開業了,你跟著我干,絕對有前途。」

金婷婷翻了翻白眼,一臉鄙視的看著李沖。

李沖訕訕一笑,便沒再理會她,如今大敵當前,哪能兒女情長?

更何況,那被王轉奪去了身體的金豹,可還正在施展召喚大招呢。

僅僅片刻,周圍就湧來不下三十隻血殭屍。

李沖還有些納悶,這些殭屍到底是從哪來的?後來一想便明白了,一年獻祭一個活人,四十九年,就是四十九個血殭屍啊。

血殭屍越來越多,金家的危機也愈發強烈,金老爺子這個急啊,都火燒眉毛了都。

「行,我答應你的條件。」

金婷婷狂喜不已。

李沖卻笑道:「行,那你把她換成錢給我吧,人就算了,別到時候被人說本天師強搶民女,那就不好了。」

聖元子正和血殭屍大戰,聞言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被血殭屍咬到小雞雞,嚇的他連忙後退。

金婷婷聞言,卻是不樂意了,有你這樣的么,把我金家千金小姐當成什麼了?難不成還沒錢重要?

李沖環顧四周,心中一動,視線中幾隻血殭屍聚在一塊,朝著金家人撲去,他知道,是時候開啟裝逼模式了。

隨即,體內九陽真氣瘋狂運轉,劍身之上一層淡淡的紅光閃爍。

「劍氣斬!」

李沖怒吼一聲,手中的天羽劍劃破空氣,一道半月劍芒直接朝六隻血殭屍掠了過去。

噗噗噗噗噗噗~

連續六聲悶響,那連子彈都無法破防的血殭屍,頃刻斷成兩半,化為一灘灘血水。

接連又是一劍,四五隻血殭屍斃命。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四十幾隻血殭屍,全部化為經驗值。 只是七星洞的人又是從哪兒打聽到的消息,羅陽很感興趣。

若消息來源可靠,那都能斷定第二把血煞子在十生宮的手裡了。

羅陽繼續問道:「半皮先生,那你也知道七星洞的人是從誰的嘴裡得知這個消息的了?」首發

半皮如實道:「主人,我聽他說是從獨孤老鬼那兒聽說的。」

獨孤老鬼是誰,羅陽沒聽說過。

一問之下,才知是一位專在海上做無本生意的大盜。

現今也沒有辦法去找獨孤老鬼。

莫邪又在催羅陽出發去找第二把血煞子,羅陽說道:「莫邪小姐,先冷靜。你催我也沒有用。我去了拿不到血煞子不要說,我還極有可能被殺。我掛了,還有誰幫你找幹將先生?」

勸完莫邪,又問半皮。

「我想要拿到第二把血煞子,那要怎樣做?」羅陽問。

重生之漣漪 「主人,除非你能進十生宮。」半皮說道。

十生宮在何處,羅陽都不曉得。

問出了第二把血煞子的下落,剩下最後一個重要的問題。

「混沌球怎麼使用?」羅陽又問。

「主人,我不懂使用混沌球。」半皮答道。

這個結果沒有令羅陽失望。

畢竟早有預料。

莫邪倒很不爽,怒道:「你要是不放我出來,你就知道錯了!」

當時莫邪願意進混沌球,羅陽說能放她出來。

現今好了,被莫邪得知了秘密。

「你想關我一輩子? 刺激求生之踏遍群星 我才剛從祭壇出來不久,你又要關我?!」莫邪怒道。

其實不是羅陽想要關莫邪。

可此時怎樣解釋都說不清楚了,羅陽只得說道:「莫邪小姐,我向你承諾過就不會食言。給點時間我。」

莫邪冷道:「你不放我出來,就別想我幫助你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

聽了這話,羅陽很不是滋味。

眼下還要處理半皮,沒空跟莫邪爭執。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先別吵。等我辦完事,再跟你好好的談一談,我不會令你失望的。」

待血煞子安靜下來了,羅陽才能思考怎樣處理半皮。

殺與不殺都是個問題。

放半皮回去,半皮不會記得被審問了什麼。

可半皮還是要執行堡主的命令,而他又很不講道理,這會給羅陽帶來巨大的麻煩。

殺了半皮,那又無法向堡主交待。更新最快手機端:://

以羅陽對堡主的了解,估摸這次堡主會動真格。更新最快電腦端:/

若堡主不再給面子,羅陽就得面對整個骷髏堡的力量進攻。

這不是羅陽想要的。

畢竟狂暴功和飛劍劍術都還沒有學會,影拳也還沒有突破到第三層靈魂擺渡。

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跟骷髏堡開戰,只會吃虧。

若能穩住堡主,那是最好的局面。

可是半皮不見了,堡主多半會直接往一個結果想去:半皮被羅陽找人給陰了。

最後還是要把帳算在羅陽的頭上。

是以,羅陽左右為難。

忽然之間,羅陽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是把半皮捉進《神農經》山水畫裡面,讓他開發山水畫里的空間。

那片遼闊的森林裡有什麼,森林外又是什麼地方,羅陽都很感興趣。

只是聽著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獸吼,羅陽不敢隨便進森林查看。

若有探險小分隊,或許可以進森林走一趟。

只一件,若讓半皮知道了《神農經》的秘密,這也不好。

除非能讓半皮死心塌地的守口如瓶,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當別人得知羅陽擁有《神農經》這種好東西時,誰不覬覦?

估摸所有大勢力都會先對付羅陽,到了那時,羅陽或許只有一個選擇,便是把《神農經》交出去。

沒了《神農經》,羅陽想做世界首富也就沒什麼希望了。

美容溪水和各種魚類都出自《神農經》,這是羅陽能做世界首富的堅實基礎。

想來想去,羅陽也拿不定主意。

現今只有問血煞子或魂獸,羅陽問道:「莫邪小姐,我帶半皮進山水畫里,你有沒有方法能讓他聽我的命令?」

血煞子冷道:「有的是辦法!」

其實羅陽也想到一些,比如讓半皮吃毒藥,不給他解藥,就能震懾住他了。

但這個方法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畢竟不是半皮真心要跟羅陽混。

待出現了機會,半皮還是會反咬羅陽一口。

羅陽只知道不能讓半皮在外面的世界走動,要麼殺他,要麼捉進《神農經》山水畫裡面。

若非迫不得已,羅陽也不想讓半皮進山水畫。

此時還不想殺半皮,羅陽有自己的考量。

若半皮失蹤這個事堡主不能接受,要對付羅陽,那羅陽再想辦法把半皮放出來。

不過前提是要半皮答應跟羅陽混。

見到半皮現身了,堡主就不會再派人來對付羅陽。

是以,半皮還是有利用價值的。

現今若殺了,一旦骷髏堡全力向羅陽找碴,那羅陽就很麻煩。

又不知什麼時候能修鍊成飛劍劍術。

若明日就能修鍊成飛劍劍術,羅陽也不會再留著半皮過夜了。

在思索中,羅陽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來一看,原來是堡主打來的!

羅陽覺得奇怪,堡主為什麼不打半皮的手機。

此時接不是,不接又不是。

猶豫了一下,羅陽覺得還是先接聽電話比較好。

半皮不會隨便說話,這對羅陽有利。

接通了,只聽堡主問道:「半皮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