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你的代價是死亡嗎?錯了,你所要付出的代價是生不如死?」葉星辰似乎看懂了曹天二的心事,嘴裡又冷哼了一聲,手中的小刀再一次插進了曹天二的膝蓋處,微微一抖,那根經脈直接斷裂……

「其實我不喜歡折磨人的,真的,我這人最討厭的就是虐待狂,可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折磨你么?為什麼要讓你生不如死嗎?」葉星辰嘴裡說著,眼中卻泛起了陣陣淚光,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肥豬王劉東林,眼鏡蛇王武,黑豹張豹的樣貌,這些是和他從小長大的兄弟,這些是和他一起經歷磨難的兄弟,他比他生命還要重要的存在,可惜卻被眼前的這人給殺死。

心中的憤恨的怒焰越燒越烈,而他手中的小刀翻轉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齊刷刷的幾刀下去,曹天二的腳筋,手筋全部被挑斷,而他卻並沒有死去,甚至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你最大的錯誤不是對付我,而是對付我的兄弟,這你也是這一輩子最大的錯誤,犯我兄弟者,殺無赦,可這一次,我卻不會讓你輕易的死去……」葉星辰臉上一陣猙獰之色,而他的眼角更是流出了淚花,那是鮮紅的血流,每一滴都是那麼的鮮艷……

手中的小刀一反,直接插進曹天二的臉龐,用力一裡面的牙齦直接被割掉,曹天二痛得暈了過去又痛醒過來,葉星辰卻是手起刀落,動作連貫,彷彿最專業的手術醫師,舌頭,牙齦全部被隔斷下來,鼻子,眼睛也沒有落下,很快,曹天二就成為了一具血人,一具失去面容的血人!

不過他並沒有死,身體不停地抽搐著,可卻再也無法站起來,葉星辰從地上慢慢站了起來,抬頭望向了天空,口中喃喃說道:「兄弟們,你們的仇我報了,好好的安息吧……」說完,看也不看曹天二一眼,朝樓下走去,邊走邊掏出電話。

「喂,警察局嗎?我在金沙灣酒樓對面的樓頂上發現幾具屍體……」

夕陽西下,映紅了半邊天,彷彿鮮血一般,就如那夜的月,是那般的鮮紅,那般的璀璨,而靜海市的街道上,再一次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 慕容蓉和黃奕菲這幾天一直睡在一起,饒是如此,也常常被噩夢驚醒,每次都夢見葉星辰被人追殺,全身血淋淋的,好不嚇人,短短兩天的時間,兩女都瘦了一圈。

「容蓉,你說星辰哥哥既然沒事,為何不回來?連電話也不給我們打一個?」此時,兩女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目光都盯著電話機,等待著電話鈴聲的響起,可惜半天了,那電話還是一動不動,黃奕菲實在忍耐不住,嘟囔了一句,而她的眼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他或許是不想我們擔心吧?」慕容蓉輕聲說道,她的眼中依舊是一片擔心,只不過比起黃奕菲的擔心來,更多的是諒解,自從那一夜后,她整個心思都放在了葉星辰身上,她相信自己所愛的男人一定有著自己的事情要辦。

「哼,他可怎麼不想想一個電話都不打我們會更擔心么,等他回來我一定好好的收拾收拾他……」黃奕菲說到這裡的時候還揚了揚自己的小粉拳。

「呵呵,只怕你到時候捨不得動手呢?」繞是現在擔心不已,看到黃奕菲這種表情慕容蓉也是一陣輕笑。

「怎麼可能,要是他回來我一定揍死他……」

「叮鈴鈴……」就在這個時候門鈴聲忽然響起。

「星辰哥哥回來了……」黃奕菲臉上一陣歡喜,直接從沙發上跳起就朝門口跑去,剛才還要說教訓葉星辰的煞氣早拋到了九霄雲外。

慕容蓉心裡也是一陣歡喜,不過並沒有像黃奕菲那樣表現的著急,雖然她的心裡比黃奕菲還要著急。

黃奕菲衝到門口,打開房門一看,站在門口的竟然不是葉星辰,而是一名穿著性感紗織睡裙的美麗女人,不正是自己的房東余小琴又是誰?

「琴姐,有事嗎?」黃奕菲臉上明顯閃過失望的神色。

「呵呵,我想問問小葉在家嗎?我家的燈管又壞了,想請他幫忙修理一下……」其實余小琴是想見見葉星辰,自從那一夜后,一直都沒見到葉星辰,打他的電話也處於關機狀態,或者就是無法接通,心裡多少有些擔心,就跑來看看,沒想到開門的會是黃奕菲,只好臨時找了個借口。

「啊,找星辰哥哥啊,可是他還沒有回來呢?他都兩天沒有回來了?」黃奕菲恍然大悟,余小琴對她們幾個一直都照顧有加,所以對余小琴的態度也很是友善。

「啊,他都兩天沒有回家了?那你知道他去哪兒了嗎?」 1994·重生 余小琴本來就擔心葉星辰,現在聽到葉星辰兩天沒有回家,臉上的擔憂之色表露無疑。

「我也不知道……」黃奕菲眼見余小琴忽然如此擔心葉星辰,卻是一陣疑惑不解。

「啊……」余小琴猛然注意到黃奕菲眼中的疑惑之色,知道自己太過擔憂了,想到自己與葉星辰的關係現在還不是讓她們知道的時候,只好強忍住心中的擔心,繼續說道:「那要是他今天回來就讓他幫我修下燈管吧,如果沒回來就算了?」

「嗯,琴姐進來坐坐吧?」黃奕菲點了點頭,又繼續說道。

「呵呵,還是不用了,孩子明天還要上學,要哄著才能睡覺呢?我就先回去了?」余小琴勉強笑了笑。

「噢,這樣啊,那琴姐再見……」黃奕菲點了點頭,也沒往多處想去,任她想象多麼豐富,也不會想到余小琴會和葉星辰有關係。

余小琴有些失望的走下樓梯,心中卻濃上了一層陰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葉星辰這麼多天一直都沒什麼陰影?這幾天街上的巡警也多了幾倍?甚至有軍隊出現?難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黃奕菲也是失望的關掉大門,走回了沙發上。

「是琴姐么?」慕容蓉輕聲問道,眼中的失望之色也是表露無疑。

「嗯……」黃奕菲垂著腦袋,點了點頭。

「叮鈴鈴……」這個時候,門鈴聲再次響起。

「厄,一定又是琴姐……」這一次黃奕菲卻沒有剛才的興奮,垂頭喪氣的又轉身去開門。

剛剛打開房門一看,就見到一個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站在門口,不是葉星辰又是何人。

「星辰……哥哥……」黃奕菲忽然有種要哭的感覺,太強烈的驚喜讓她忍不住哭了出來,整個人直接就撲進了葉星辰的懷裡,淚水嘩啦嘩啦的流淌下來,這幾日的擔憂與思念,就這般徹底的迸發。

「怎麼啦?菲菲,有誰欺負你了嗎?」葉星辰卻是一陣莫名其妙,殺掉曹天二后他只給鄭瑩瑩打了一個電話后就直接回到了家裡,甚至連身上的血跡也沒有來得及處理,一切都因為太想這兩個人兒,可卻沒想到剛剛進門,就看到黃奕菲哭成這樣。

慕容蓉聽到葉星辰的聲音,整個人也是閃電般從沙發上彈起,直接奔向了門口,就見到一臉驚異的葉星辰站在門口,懷裡趴著黃奕菲,而他卻有些不知所措,心裡也是一陣歡喜。

「容蓉,到底……」葉星辰正想問慕容蓉到底發生了什麼,讓黃奕菲如此傷心,就見到慕容蓉忽然朝自己撲來,也直接撲進了自己的懷裡,同樣稀里嘩啦的哭了起來,隱隱能夠聽到她嘴裡在喊著星辰的名字。

葉星辰猛然醒悟,這是她們對自己的關心啊,這些日子以來,自己雖然在外面打打殺殺,但她們在家裡肯定因為擔心自己睡不好覺,想到自己連電話都沒有打一個回來,心裡又是一陣愧疚。

「容蓉,菲菲……」葉星辰輕輕的呼喚著兩人的名字,更是張開雙臂緊緊摟著兩人。

三人就那般擁抱在門口,過了半晌,慕容蓉才忽然抬起頭來,對著葉星辰說道:「辰,你身上怎麼有血的味道?」

葉星辰這才想起自己竟然連衣服都忘記換了,這黑色的衣服雖然看不出來,但那濃烈的血腥味肯定瞞不過心細的慕容蓉。

「進屋再說吧?」事情到了這種地步,葉星辰也覺得有些話還是要對兩人說說。

「嗯……」慕容蓉和黃奕菲同時點了點頭,雖然她們都不想離開這個溫暖的懷抱。

「星辰,你先洗個澡吧,洗完澡我們慢慢說?」慕容蓉最為體貼,進屋后首先說道。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直接走進了浴室,慕容蓉則朝葉星辰的房間走去,幫他拿點內衣內褲,黃奕菲則是跑去拿拖鞋。

葉星辰走進浴室,並沒有鎖門,反正和慕容蓉有過肌膚之親后,看看又算得了什麼,要不是現在心情還很沉重,他真想讓兩女一起陪他洗個鴛鴦浴。

脫掉了那套黑色的外套,渾身赤裸的站在浴頭下面,也沒有開熱水,直接以冷水沖,身上的傷疤幾乎都已經癒合,只有肩膀的還有點點,不過也癒合的差不多了,至少沾水后不會發炎。

外套就落在地上,被水打濕后,乾枯的血跡很快散發出來,染紅了整個浴室的地板,這一點連葉星辰都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衣服上沾了這麼多血,怪不得慕容蓉一聞就聞到了。

「咔嚓……」浴室的門從外面打開,黃奕菲拿著一雙拖鞋站在門口,猛然看到地面的血跡,忽然大聲呼道:「星辰哥哥,你怎麼了?怎麼流了那麼多血?」說著說著,眼淚又要流淌出來。

「這不是哥哥的血,這是哥哥仇人的血跡,菲菲害怕的話就出去吧?」葉星辰生怕黃奕菲又哭了出來,趕緊說道,反正有些事情也要和兩女講個明白,算不得什麼?

「我才不怕呢?哥哥這幾天一定吃了很多苦吧?」黃奕菲性格歷來就很叛逆,你越是激她,她越是不怕。

「呵呵,一會兒再說吧,來,幫哥哥搓搓背?」葉星辰苦澀一笑,這幾天又何止是吃苦而已。

黃奕菲這才注意到葉星辰全身赤裸,正要大叫著衝出去,卻見到葉星辰臉上那苦澀的笑容,還有那身上的新傷,這一刻,她敢肯定,靜海市這幾天發生的大事一定和自己的星辰哥哥有關。

強壓住心頭的害羞,拿起毛巾走到了葉星辰後面,溫柔的幫著葉星辰擦起背來,而葉星辰雖然已經報仇,但紫楓幾人依舊下落不明,心裡也是一片沉重,沒有絲毫的獵艷之心,整個人就那般靜靜的站在水中,任由黃奕菲幫著自己擦拭身子。

不一會兒,黃奕菲身上的黑色T恤也被水珠打濕,緊緊的貼在身上,妙曼的身軀展露出來,不過她卻毫不在意,依舊小心翼翼的為葉星辰擦拭身體,生怕觸動了那些剛剛結巴的傷口,而她的心裡卻一陣酸楚,眼淚又開始在眼眶打轉。

「好啦,菲菲,先出去吧,有什麼話一會兒再說,不要難過,哥哥這不是好好的嗎?」葉星辰轉頭正好看見黃奕菲那雙掛滿淚痕的雙眼,溫柔的說道,他的心裡一陣感動。

「嗯……」黃奕菲點了點頭,而慕容蓉這個時候正好把衣服送來,看到地上的血跡之後,心裡個是疙瘩一聲,隱隱猜到了葉星辰和兩天到底做了什麼?

回到客廳后,葉星辰將自己的這幾天所做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兩女,直讓兩女目瞪口呆,畢竟這一切都太過匪夷所思,不過好在她們早有預料,驚訝之後並沒有覺得怎麼,不管如何,葉星辰都是她們心裡最重要的一人,哪怕他是一個殺人犯也好……

「對了,星辰哥哥,琴姐剛才來說她家裡的燈管壞了,如果你今天回來的話就去看看?」聽完了葉星辰訴說之後,黃奕菲才猛然響起今天余小琴來找過葉星辰,趕緊說道。

葉星辰這才想起自己這幾天都沒有給余小琴一個電話,簡直是忘得一干二盡,看來自己的記憶力是越來越差了,或者說自己身邊的女人太多,多到讓自己無法記住的地步?

想到這裡,自嘲的笑了笑,和兩女說了句去去就回之後就朝門外走去,心中思量著該怎麼和余小琴解釋……

「求鮮花」 葉星辰走出房門之後,才發現自己只穿著一條睡袍,就這樣大大咧咧的去被人家裡似乎不妥?不過反正都出來了,再回去換也沒什麼意思,索性硬著頭皮就朝余小琴的家門走去,只希望余小琴的父母不要在家。

按了按門鈴,等了片刻,開門的不是余小琴,而是她的母親。

「是小葉啊,有什麼事情嗎?」余媽媽今年已經快五十歲,雖然這些年來保養的很好,但畢竟年輕的時候太過*勞,眼紋很多,皺紋也很深刻,看上去有五十好幾,此時見到葉星辰只穿著一條睡袍就來敲門,眼裡微微有些不滿,他們那個年代的人思想都比較保守。

「琴姐說燈管壞了,讓我來看看?」葉星辰看到是余媽媽,神色有些尷尬,暗悔自己為何不回去換件衣服再來?

隋末之大夏龍雀 「燈管壞了?我家的燈都亮著啊?」余媽媽一陣疑惑,自己家裡的燈都是好的,哪兒有什麼壞燈管?

葉星辰尋眼望去,裡面一陣大亮,哪裡有燈管壞掉,不由的一陣尷尬,好在余小琴及時趕到,為他解圍道:「媽,是我房間的燈壞了,我叫小葉來的……」余小琴剛剛把自己的女兒哄上床,聽到葉星辰的聲音,趕緊從房間沖了出來。

「剛才不是亮著嗎?怎麼就又壞了?」余媽媽狐疑的看了眼余小琴,她總感覺自己的女兒這段時間來有些不正常。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會兒亮一會兒滅的,來,小葉跟我進來看看吧?」余小琴心中期盼,也不和自己的母親多做解釋,上前拉起葉星辰的手就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留下一臉驚愣的余媽媽朝旁邊正在看足球的余父說道:「我說老伴,你說我們家小琴不會對這個小子感興趣吧?」

「你看的電視劇太多了,小琴都是做媽媽的人了,怎麼會對這樣的毛孩子感興趣……」余父白眼一翻,繼續看著足球賽。

「說的也是……」余母點了點頭,一定是自己多想了,自己的女兒再怎麼那個也不會看上一個還在念高中的學生吧?她卻不知道余小琴拉著葉星辰走進房間后,反手就將房門反鎖,整個人就撲進葉星辰的懷裡。

「星辰……」余小琴口中低聲呼喚著,這幾天來她一直心緒不寧,好幾次打葉星辰的電話都處於關機,今天實在忍不住才到葉星辰家裡卻看一看,卻聽說葉星辰已經幾天沒有回來,心中的擔憂更甚,要不是自己還有一個家需要照顧,可能早奮不顧身的跑去尋找葉星辰。

余小琴不是一個女強者,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丈夫去世后,不但忍受著孤寂的痛苦,還要承擔家庭的負擔,心裡一直期盼著能有個寬闊的肩膀靠一靠,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這樣的肩膀,心裡的那種依戀甚至不必慕容蓉差……

整個人就那麼緊緊的抱著葉星辰,她穿得也是一條紗織睡裙,裡面什麼都沒有穿,一對豐滿的雙峰緊緊的貼在葉星辰的胸膛,直讓葉星辰血脈膨脹,加上身上的那股幽香,更是讓葉星辰一陣迷離。

不得不說,成*人的誘惑力的確遠遠大於黃奕菲這樣的青澀少女,剛才面對黃奕菲時還不為所動的葉星辰此時已經邪火難耐,也是緊緊的摟著余小琴,雙唇就朝那動人的紅唇移去。

四片薄唇緊緊的貼在一起,兩條舌頭也相互纏繞在一起,不斷的吮吸著,而葉星辰的一隻手更是在余小琴的身上遊走,先是隔著睡衣撫摸,最後竟然直接伸進睡衣,攀上了那孤傲的雙峰,一陣軟綿綿的感覺傳來。

「嗯……」余小琴忍不住低聲呻吟了一聲。

葉星辰心火更重,也徹底的忘記了這裡是余小琴的家裡,另一隻手就朝余小琴的下面探去,余小琴此刻也完全沉迷於葉星辰的熱吻之中,並沒有做出阻止,然而,這一切卻被一聲清脆的童聲驚擾。

「媽媽,你在做什麼呀?」

余小琴閃電般彈開,玉臉粉紅,一陣羞澀,自己竟然忘記了自己的女兒還在房間里。

葉星辰更是驚得一聲冷汗,朝聲音的方向望去,發現余小琴年僅四歲的女兒彤彤正趴在自己的小床上,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望著這邊。

「啊……沒……沒什麼,媽媽在和星辰哥哥做遊戲呢?」余小琴也感覺火在臉上不斷的燒,自己和葉星辰的「姦情」竟然被自己的女兒發現,這要是傳出去以後可怎麼好?

「媽媽帶彤彤一起做好嗎?」彤彤那天正的聲音響起。

葉星辰卻是一陣汗顏,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他媽的自己真是丟臉丟到家了,和余小琴親熱竟然會被她的女兒發現,自己剛才怎麼就沒看見呢?

「彤彤乖,這個遊戲是大人玩得遊戲,彤彤還小,現在不能做噢?」余小琴也是一陣汗顏,自己好歹不歹的說做什麼遊戲,現在可好?

「不要,我就要做,要不我去告訴外婆,讓她陪我做……」彤彤卻是不肯答應,非要玩玩這個接吻的遊戲才好。

「好啦好啦,不要告訴外婆,媽媽陪你做?」余小琴一陣無語,趕緊走上前去抱起彤彤,她可是生怕自己和葉星辰的事情被自己的父母知道,畢竟現在的葉星辰比自己小十來歲,要是說出去誰會同意?

「不要,我要和星辰哥哥做?」彤彤卻是一臉的不滿,目光炯炯的盯著葉星辰。

「厄……」葉星辰一陣無語,這要自己怎麼做?難道要自己和一個四歲的小女孩接吻?自己雖然好色,但還沒禽獸到剝奪一個小女孩初吻的地步吧?

余小琴也是一陣無語,自己這個孩子和葉星辰說話並不多啊?怎麼現在忽然這麼想和葉星辰一起做遊戲?

「星辰哥哥,你不陪彤彤玩遊戲嗎?」也不知道彤彤是不是真的能夠看懂葉星辰臉上的表情,只是見到兩人都沒有說話,她就開口說道,那嫩稚的童聲聽起來煞是好聽,當然,前提是沒有這種非分要求的話。

「呵呵,怎麼會呢,彤彤這麼可愛,星辰哥哥自然喜歡和彤彤一起玩遊戲了,只是剛才和媽媽做的這種遊戲可不適合你得噢?等彤彤長大了,會有人陪彤彤一起玩的?」葉星辰燦笑了幾聲,以自認為最溫柔的聲音說道。

「我不要,我就要和星辰哥哥做……」」彤彤卻是認準了葉星辰。

「我……」葉星辰朝余小琴投去了援助的目光。

「彤彤聽話……」余小琴正要說話勸解,卻被彤彤的哼聲打斷。

「哼,別以為我人小就不知道,你們剛才是在親嘴嘴,電視裡面經常都在放,要是星辰哥哥不和我親嘴嘴,我就去告訴外婆……」彤彤說完還用那雙烏溜溜的眼睛挑屑的望著葉星辰,那意思似乎再說,你丫的親我老媽,有種的就再親親我?

葉星辰一陣狂汗,這真的是四歲的小丫頭嗎?也太強悍了吧?

余小琴也是暗暗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自己的女兒什麼時候知道這麼多了?竟然連接吻都知道?

最後迫於余曉彤(余小琴丈夫死後,她就跟著余小琴姓)*威之下,葉星辰不得不做出了人生最無恥的行為,彷彿烈士一般,當著余小琴的面就朝余曉彤的小嘴親去。

「啵……」清脆的聲音響起,葉星辰是老臉一紅,余小琴更是不敢看下去,她忽然發現自己很失敗,失敗到竟然被自己的女兒要挾的地步,而且要挾的對象還包括自己的愛人。

被親一口后,彤彤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那雙烏溜溜的眼睛卻是望向葉星辰,小嘴輕輕說道:「星辰哥哥,你剛才都在摸媽媽?為什麼沒有摸我啊?」

咔嚓……

葉星辰整個人差點掉地,這也太雷了一點吧?這麼小的丫頭腦袋裡到底想著什麼?自己已經做出了禽獸的行為,難道還要做出禽獸都不如的行為嗎?

「夠了,彤彤,你再胡鬧我就要打人了?」余小琴這個時候終於發出了母親的威嚴。

彤彤嚇了一跳,轉頭望了望余小琴,發現她真的生氣了,識趣的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朝自己的小床走去,邊走還邊小聲嘀咕道:「奇怪了,剛才看見媽媽一臉陶醉的樣子,還以為親嘴嘴很好玩呢,看來也不怎麼樣嘛?難道是因為沒有摸自己的原因嗎?下次……」

葉星辰和余小琴聽在耳里,臉蛋一陣紅一陣白的,紅自然是羞澀,白卻是被彤彤氣得發白,一個四歲的小女孩,怎麼知道這麼多?

「哪個,琴姐,你們先休息吧,我先回去了?」葉星辰實在不敢在這裡多帶一會兒,要不然還不知道余曉彤一會兒會玩出什麼花樣。

「嗯,我送你吧?」余小琴雖然很想葉星辰在這裡多留一會兒,但經過剛才的尷尬,特別是彤彤還在,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暗暗下定決心明天就讓彤彤和她外婆一起睡。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不敢再看余曉彤一眼,轉身就朝外面逃去。

「星辰哥哥,下次親嘴嘴的時候一定要摸人家噢……」余曉彤的那清脆的童聲卻忽然響起。

啪嗒……

葉星辰重重的摔在地上,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小女孩也太雷了一點吧……

「求鮮花」 葉星辰回來家裡后,發現兩女已經睡下,本想悄悄的摸進慕容蓉的房間,卻忽然發現黃奕菲房間的門敞開著,朝裡面望去,床上毫無一人。

難道黃奕菲在慕容蓉的房間中?想到這種極大的可能,葉星辰只好獨自走回自己的房間,呼呼睡下……

這一夜,他又做了噩夢,夢到了王武,劉東林,張豹幾人血淋淋的站在他面前,向他訴說自己的苦楚,好幾次都是被噩夢所驚醒,卻是一身冷汗,葉星辰開始明白,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不去招惹別人,不代表別人不會來招惹你,想要讓自己身邊的人開心的活著,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斷的變強,強大到足夠掌控世間的一切。

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以最快的時間壯大自己的實力,絕對不能夠讓自己身邊的人再受到一點的傷害,他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再一次拜託蕭天幫忙找尋紫楓和王小虎的消息后,葉星辰沉沉的睡去,第二天醒來已經是八點過了,還是黃奕菲進來把他叫醒的。

三人一起吃過了早飯,又一起來到了學校,葉星辰的出現讓班裡所有人都是一陣歡喜,不管怎麼說,他也是高一七班的一員,而且是必不可少的一員。

「星辰,你這幾天上哪兒去了呢?蘇老師一直打你電話都打不通,連那天下午考試也沒來,本來蘇老師還說你這次可能會進前三的,現在卻是可惜了?」關婷婷上身穿著白色的校服,下身穿著藍色的小群,眼見葉星辰走進教室,眉宇間閃過陣陣驚喜,上前開口問道。

「呵呵,家裡出了點急事,臨時來不及請假,至於考試,的確有點遺憾,嘿嘿……」葉星辰看到同學們都這麼關心自己,心裡一陣感動,不過至於考試的遺憾,卻是遺憾不能夠親到李筱婷了。

「那現在都處理好了吧?」由於自家的關係,關婷婷知道的遠比其他人多,所以並不相信葉星辰的話,不過她並沒有揭穿葉星辰的話。

「嗯,都已經搞定了,以後不會無故曠課了,班長大人盡可放心……」葉星辰微微一笑,目光又看向了關婷婷旁邊的東方藍洛,朝她點了點頭,東方藍洛也是微笑著點了點頭,眼中的歡喜之色展露無遺。

我的手機通萬界 一路打招呼走回自己的座位,還來不及坐下,就見到歐陽俊和陳小龍走進了教師,兩人見到葉星辰回來,臉上一陣驚喜,也不顧別人的感受,直接跑上前拉著葉星辰就朝教室外面奔去。

「哇靠,快放手,我對男人可沒興趣……」葉星辰大罵。

「滾,我們對你更沒興趣,快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這幾天一直都聯繫不上你們?」歐陽俊也是白眼一翻,口中罵道。

「哎……」一提到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葉星辰又是重重的嘆息了一聲,臉上閃過一陣悲傷。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五哥他們……」陳小龍從電腦上查到了張豹幾人已經身亡,不過沒有親眼見到的他們實在難以相信。

「是的,老五,老六,老八他們都去了,紫楓和老七現在下落不明……」葉星辰沉重的點了點頭。

「誰幹的的?曹天二?」陳小龍低沉道。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接著就簡短的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這個時候,郭敬幾人也陸陸續續的到來,聽到這幾天內,星曜會幾乎全滅的消息后,一個個心中悲憤不已,雖說早已經知道了這個結果,但真正從當事人口裡聽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想到了那幾個漢子,竟然再也無法見到,一個個心裡悲憤交織。

「星辰,你現在有什麼打算?」過了良久,還是歐陽俊最先開口問道。

「曹天二我已經殺掉了,他們的仇也算是報了,但星曜會卻不能就此消失,還記得我們當初建立星曜會時的話嗎?要讓星曜會閃耀整個世界,這不僅是我一個人的夢想,還是他們的夢想,他們去了,我會帶著他們的希望一起完成這個夢想,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強大起來,我不願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兄弟們,現在也是你們真正抉擇的時候,一旦確定了這條路,就永遠沒有回頭之日,你們好好考慮吧?」葉星辰重重的說道。

現場沉默了片刻,由歐陽俊打破了沉默。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兄弟,星曜會也不是你一個人的兄弟,既然當初選擇了這條路,就不會後悔,星辰,我們永遠是兄弟,不是嗎?星曜會的未來讓我們一起來完成吧?」歐陽俊說話的同時,重重的拍了拍葉星辰的肩膀。

「對,星曜會的未來,讓我們一起來完成吧?」郭敬也緊隨著說道,接著是陳小龍,李宗政,胡曉,羅隱,何佳傑,趙虎,只有張佳微微遲疑了一會兒,不過最後也同樣說道。

十人的豪言壯語在走廊迴響,驚得其他班的學生不敢出聲,不過凡事也有例外,這不,一群高三的學生正好走過這邊,聽到幾人的狀語露出了一陣冷笑。

「好威風啊,好有魄力啊,真是嚇死人啦……」

眾人循聲望去,竟然是高三九班的曹傑,在他的後面,也全部是他的同檔。

「曹傑,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葉星辰沒想到曹天二都已經死了,這個曹傑竟然還敢來找自己幾人的麻煩。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葉老大啊,不知道你的那幾位兄弟現在怎麼樣了?」曹傑臉上露齣戲謔的笑容,從自己的大哥口中,他已經知道了葉星辰的真正身份,前幾天葉星辰差點死在自己大哥的手中,這才讓他有勇氣繼續回到學校上課,還有就是打探葉星辰的消息,這不,今天一大早就趕來高一七班,目的正是教訓教訓歐陽俊幾人,卻沒想到會碰到葉星辰,背後有自己的大哥撐腰,他可是一點都不怕葉星辰,畢竟他再怎麼厲害也是光桿司令一個。

至於他大哥的死,到現在他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

「你他媽的找死?」這是葉星辰心中最大的傷口,步子朝前一邁,已經來到了曹傑身前,一拳就朝曹傑揍去,卻有兩名男子猛然擋在曹傑身前,一人朝葉星辰擋去,一人則朝葉星辰攻擊,他們都是曹天二安排保護曹傑的幫派成員,戰鬥力遠非普通的高中生能夠比擬。不過也僅僅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逆轉重生1990 葉星辰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臉上卻毫無表情,左腳朝前一跨,身子微微傾斜,收回自己攻出的拳頭,化拳為掌,瞬間扣住那名攻擊自己男人的手腕,反手一拉,那名男子瞬間失去平衡力,左腳一踹,整個人就這般直直的飛了過去,重重的落在趙虎幾人面前,眾人哪裡還有什麼廢話,直接上前一陣暴打,歐陽俊卻也曹傑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