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我們是有一些關係,但什麼關係,不能告訴你們!」額高男子聽此,神色平靜,開口道。

「這件事情,可事關重大,不能有絲毫的意外!雪兄,到時候如果消息傳遞出去,我們三大家族面對的可是其他各大勢力!一不小心,連家族都有可能被滅亡!」臉圓男子對此同樣神色一凝,聲音有些低沉提醒道。

「各位放心,我羅無生可以用真魂發誓,絕對不會將這裡的事情告訴其他人!」羅無生知道方臉男子兩人的意思,隨之一臉鄭重的說道。

「另外告訴你們一件事情,我是被一隻五階的海獸,帶入這裡的!」

「五階海獸!」

方臉男人一聽,整個人一變,有些驚聲道。

額高男人等人也是一樣,眼中有些驚訝不已。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麼等下他們的處境要非常的危險了。

羅無生看著方臉男子,心中一笑,他要的就是這種驚訝,而顧不上對他出手。

因為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外泄的事情了,而是他們能不能保住命的事情了。

五階海獸可不是鬧著玩的,相當於真魂境的強大存在。

「小子,差點被你給騙了,五階海獸一般都在冰海絕地的最深處,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冰古島的附近!何況一五階海獸實力,為什麼要帶你進入這裡?」臉圓男子神色一厲,看了羅無生一眼,有些輕蔑道。

「因為他要取墓穴之中的一樣寶物,怕墓穴的主人,有什麼手段正對他們妖獸,想要我幫忙取一下!」羅無生聽著臉圓男子的話,臉上神色沒有變化,隨之再次開口說道。

羅無生有這個底氣,是因為真的是五階海獸帶他進入其中,否則的話,還怕嚇不住這些人,想要對他出手。

畢竟為了寶物,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圓臉男子聽此,嘴巴一開,原本想要再次開口說道。

但是在這時,虛空之中,又出現一個白色能量光幕。

剛一出現,就有一道身影,從中激射而出。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對於這道身影,除了羅無生之外,所有人都臉色不覺得一變。

因為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帶羅無生進入墓穴的黑蛟。

只是此時看起來有些狼狽,身上氣息也有些絮亂,但如果他想要出手,羅無生所有人都不是它的對手。

圓臉男子等人,原本以為羅無生是在嚇唬騙他們,沒想到還真的是五階海獸。

對此,心中有些驚恐慌張不已。

在這麼一個空間之中,想要逃離根本不可能。

「呵呵,沒想到這裡有這麼多的人!」

黑蛟看著羅無生等人,臉色微微一變,笑著說了一聲。

「前輩!」

羅無生聽此,連忙開口恭敬一聲。

現在可以說生死,掌控在黑蛟的手中,自然還是搞好一些關係。

「小子,有些手段,我原本以為你死在其他地方了!」黑蛟聽此,對著羅無生說了一聲。 那黃顯還是她當初親手提拔上來的。

脾氣又臭又直,從不與人妥協。

最初在御史台時因為太過剛直得罪了人,年逾三十依舊當著小小的書記郎,後來大理寺官員變動的時候,被姜雲卿挪到了大理寺。

這幾年落在他手上的,但凡有罪之人,哪怕世家顯貴也沒一個逃掉的。

姜雲卿哪怕還沒見著黃顯的面,可瞧著大理寺門大開,外間圍滿了百姓,就知道黃顯那人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

徽羽聽著姜雲卿的話頓時沉聲道:

「他好大的膽子!」

「娘娘,可要將人挪到刑部?」

大理寺和刑部都能審案,這黃顯這般不識趣,倒不如送去刑部。

誰知道姜雲卿卻是擺擺手:「不必。」

「這裡人這麼多,此時再將人挪走,原本沒事也會落人話柄。」

「況且我讓葉三將人送來大理寺,就是因為黃顯審案能夠服眾。」

「滿朝之人皆知,黃顯從不偏私,不管事後錦炎有沒有罪,只要是經黃顯之手,又有這麼多百姓圍觀,誰也不能再拿此事來質疑什麼。」

「只要他們能順利出了大理寺的門,程家和臨遠伯府的事情就算是徹底了了。」

徽羽聞言有些遲疑:「娘娘這麼篤定,可萬一真是小公子失手傷人……」

「不會。」

姜雲卿直接道:

「錦炎沒那麼蠢。」

「如果他真蠢的無緣由傷人,那有什麼後果,也該他自己受著。」

他已經快二十歲,不是當初十二、三歲的孩子。

犯了錯后能有長輩幫忙撐著,他掌管偌大的盛家,更身系無數人的將來和生死。

如果他在動手之前沒有恰當的理由,甚至沒想過怎樣善尾,或是無緣無故的被人拿住馬腳為人所脅迫。

那姜雲卿寧肯他受些教訓,也好過將來再惹出更大的禍事。

姜雲卿看了眼徽羽,沒再多說,只是淡聲道:「行了,進去吧。」

徽羽抿抿嘴唇,見姜雲卿主意已定,只能歇了心中擔憂,朝著身後一揮手,那些侍衛便齊刷刷的朝著大理寺的方向涌了過去,而徽羽則是站在車前揚聲道:

「皇後娘娘駕到。」

……

「參見皇後娘娘。」

努力刷經驗 大理寺中,所有人都是跪在地上行禮。

姜雲卿從外而入,走進堂內之後才開口道:「都起來吧。」

「謝娘娘。」

黃顯領著諸人起身之後,堂外的那些百姓都是好奇的看著站在堂內的皇后。

黃顯低聲道:「不知道皇後娘娘來此是……」

姜雲卿看了他一眼道:

「程家和臨遠伯府的事情,本宮已經知道了。」

「程家與周家的親事是本宮欽賜,而周家和盛錦煊都與本宮有所淵源。」

「本宮在宮中時就聽聞臨遠伯和程侍郎在周家門前,口口聲聲叫嚷本宮徇私枉法,包庇盛錦煊,所以本宮索性來此陪著黃大人審案。」

「今日之事黃大人可自行問審,本宮就在堂前旁觀,下有諸位百姓作證。」

「若盛錦煊有罪,本宮絕不徇私。」

姜雲卿說完之後,看向臨遠伯和程鼎:

「臨遠伯,程侍郎。」

「黃大人為人剛正不阿,滿朝皆知,不知由他來替你們二位審府上之案,你們可覺得滿意?」 第兩百五十九章一幅畫

「前輩得到寶物,晚輩自然要盡心幫忙一二!」

羅無生對此,連忙再次說了一聲。

「呵呵,不用說這些好聽的,只要你們能幫我將寶物得到,我可以考慮不殺了你們!另外我只要一樣寶物,其他的都可以歸你們!」黑蛟知道羅無生說這話的意思,隨之一臉笑著說道。

「還前輩放心,我們等下定會竭盡全力幫前輩得到寶物!」額高男子等人心中雖然苦笑,但還會一臉鄭重的,連忙開口道。

現在性命被黑蛟掌控,他們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雖然黑蛟這麼說,但一旦脫離威脅,他們就不敢有一絲放鬆。

同時對於黑蛟所想要的寶物,有些好奇。

因為一個妖獸,絕對不可能修鍊人類的功法,所以傳承對妖獸沒有什麼用。

但一個五階妖獸所窺視的寶物,絕對不一般。

另外這個墓穴,連他們都是無意之間發現的,沒想到一個妖獸,居然比他們還對著墓穴熟悉。

「既然這樣,我們也就不用廢話,現在進入宮殿之中!」黑蛟看了額高男子等人一眼,開口說了一聲。

之前他進入了一處假的冰晶宮殿之中,但是這一次的宮殿,應該是真的,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多的人類,出現在這裡。

話音落下的同時,手指對著宮殿一點。

一道黑光,一個波動,向著那宮殿而去。

接著沒有絲毫阻礙的,轟在宮殿裡面的地面之上。

黑蛟見此,嘴角笑笑,然後對著羅無生說道:「小子,你先進入!」

羅無生聽此,雙眼一動,沒想到這黑蛟這麼的小心狡猾。

但是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乖乖的進入其中。

只是再進入時候,催動白如意,凝結出五道白影,只要一有危險,就在第一時間轉移出來。

對於羅無生的手段,黑蛟沒有阻止。

至於額高男子等人,對於羅無生取出天階初期的靈器,雙眼還是有一絲貪婪的。

雖然他們也得到了靈器,但如果多一件,也能多一份實力。

另外天階以上的靈器可不多,而且其中的品質,比想象中的要好。

只是現在,有黑蛟在,也沒有膽子去搶奪。否則惹怒黑蛟,就是一個死字。

而羅無生在凝結白影后,身形一個閃動,進入其中。

可是當他出現在大殿最前面,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見到這一幕,黑蛟笑笑,身形一動,也進入了其中。

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說明這宮殿,應該沒有什麼禁制之類的。

至於此時,羅無生雙眼向著前面牆壁之上掛著的一副畫看去。

這幅畫不是什麼靈器,只是一副很普通的話,上面畫著一個面容端正威嚴的男子。

雙眉凌厲,眉宇間有一絲霸氣。

想來這男子,就是此墓穴的主人。

額高男子等人見到黑蛟進入其中,相互看了一眼,也進入其中。

既然現在沒有辦法,只能走一步是一步,等下如果幫那黑蛟得到寶物,希望其不要食言。

這個宮殿,同樣有兩個偏殿。

額高男子等人進入之後,向著旁邊兩個偏殿而去。

因為整個大殿空蕩蕩,沒有絲毫的寶物跡象。

如果要說有寶物的話,也只有偏殿了,畢竟之前他們得到的寶物,都是在偏殿。

羅無生原本也想要去旁邊偏殿,但是他的心中有些奇怪。

因為他看著身前那副畫,越看越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他以前經歷那麼多,絕對不會錯,如果想要得到那寶物,絕對跟這畫有關係。

黑蛟跟其他人一樣,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大殿,就向著旁邊的偏殿而去。

可是很快從偏殿出來,因為裡面根本沒有他所想要的蛟龍珠。

「小子,你發現了什麼?」

出來的時候,黑蛟發現羅無生還在看那牆壁上的畫,臉色有些一動,問了一聲。

「這畫不對勁!」

羅無生見黑蛟問,他也不隱瞞,開口說道。

因為如果這黑蛟不得到他想要的寶物,恐怕他們一個人都別想安然的活著。

「畫不對勁?」

黑蛟一聽,整個臉有些疑惑,雙眼向著那畫看去。

但是不管他怎麼的看,都感覺只是一副很平常的畫,沒有任何的特殊。

既然如此,雙眼光芒一閃,手對著那畫一點。

剛一點出,一道黑光一個波動,直接向著那副畫而去。

如果真的有什麼不同,等下受到攻擊,肯定會顯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