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竟然不相信我?先生,你怎麼可以這樣!」

黃天佑十分氣憤的說著,他想著借口,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葉飛考核唐水閣的。

「啪!」

西醫一巴掌就打在了黃天佑的臉上,巴掌聲清脆響亮。

「我讓你閉嘴,聽到沒有?」

西醫憤怒的,黃天佑有些愣住了,本以為以自己的地位,是可以爭取到一些時間和機會的,但是沒想到葉飛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竟然這麼高,話不投機就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了,這讓黃天佑有些懵逼。

黃天佑不敢在說話了。

「來,你過來!」

葉飛叫著唐水閣,唐水閣有些慌亂,朝著葉飛走了兩步,唐酒格深呼吸著,她生怕葉飛問出什麼刁鑽的問題,一般的問題唐水閣還是能夠回答上來的。

「來,我問你,靈芝怎麼切?」

「人蔘用大火還是小火做好?」

「雪蓮一般搭配什麼治療肺病?」

葉飛一連串的問出三個最常規的問題,唐水閣愣住了,這三個問題雖然很簡單,但是她卻回答不上來。

「說啊!」

葉飛怒喝一聲,那唐水閣嚇得渾身一哆嗦,面色慘白。

「你幹什麼?嚇到我妹妹了,這樣根本不行,我妹妹天資聰穎,你這麼一吼,就把所有的醫學都忘記了,根本不算!」

唐酒格憤怒的說著。

「不算?」

「呵呵,我就怒吼了一聲你妹妹就嚇得什麼都不知道了?那病人開刀鮮血直流的情況會不會嚇到?」

「那病人便秘快死了,拉不出屎來,需要往肛門灌水,你妹妹會不會被嚇到?」

「病人忽然不行了,雙手死死的抓著床單,瞪著一雙死魚眼看著你,會不會被嚇到?」

「哼!連一聲怒吼都被嚇到的人,還有什麼資格治病救人?」

葉飛一連串的問題,問的唐酒格臉色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葉飛的問題太犀利了。

「我在問你一個問題,安乃近為什麼變成了禁藥?」

「可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

葉飛問著唐水閣,唐水閣還是愣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好了,你什麼都不會,審核不通過!」

葉飛拿著那印章,啪的一下就在唐水閣的簡歷上蓋上紅印章,沒有絲毫的留情。

「滾!」

葉飛把唐水閣的簡歷啪的一下扔到了唐酒格的臉上。

唐酒格倒退了幾步,被氣得胸口一股一股的,扣子都快撐破了。

「好好好,葉飛,真有你的,你這小人得志的東西!」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下次別求我!」

「我們走!」

唐酒格說完之後,便是憤怒的帶著唐水閣離開這裡。

葉飛眯著眼睛看著她們,嘴角揚起一抹笑容,不長眼的東西。

「繼續!」

葉飛坐下了,繼續審核著學員,黃天佑也是坐在那裡,開始審核學員,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為什麼西醫那麼維護葉飛,但是現在顯然不是開口的時候。

終於,考核結束,大部分學員都是被錄取了,只有小部分被勸退。

「多謝了,葉神醫,要不是你,我們也沒有這麼快完成審核。」

西醫對著葉飛說著。

「害,小事情,本來我也沒什麼事現在。」

葉飛對著西醫說著,葉飛摘下手套,朝著洗手間走去,準備洗洗臉。

葉飛走到洗手間,開始洗手,洗完之後,葉飛便是走了出來,正好看到黃天佑在門口等著葉飛。

黃天佑臉色陰沉,沒有讓唐水閣成為醫師,那孫文書又把三萬塊錢要了回去,自己今天錢也沒得到,還被西醫打了一巴掌,這口氣,讓黃天佑咽不下去。

「怎麼著?要打架?」

葉飛從口袋內掏出一塊布,不緊不慢的擦拭著手上的汗水。

「哼,剛才問了一下,你朋友在醫院裡,還受了重傷,今晚,我可不能保證她們的氧氣管會無故脫落,呼吸機也會停下!」

黃天佑對著葉飛說著,眼中帶著一絲寒冷。

「你可以試試,我要你的命!」

葉飛聽到黃天佑竟然拿天鳳和朱雀開刀,便是語氣陰冷了起來,現在朱雀不能動用內力,而天鳳也是昏迷轉態,不定時醒來,脆弱的很,要是黃天佑動什麼手腳,那是太簡單了。

「哼,要我的命?」

「那就別怪我不讓那兩個美人活不過今晚了,這種醫療事故經常會出現,誰能說是人為的呢?」

黃天佑雙肩一縱,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十分可惡。

「給我四萬塊錢,我可以讓你的朋友安全的出院,如果你不給,哼哼,別怪我了就!」

黃天佑對著葉飛說著,他既然沒有從孫文書那裡得到三萬塊錢,那就從葉飛這裡敲詐四萬塊錢出來。

「哦,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算了,那我就讓院長把你給開除了!」

葉飛輕描淡寫的說著,剛才黃天佑給唐水閣放水,葉飛就覺得有問題,本想讓院長徹查此事,但是想想算了,沒有必要,而黃天佑卻威脅起自己來了,葉飛就沒有必要給黃天佑留什麼活路了。

「你讓院長開除我?哈哈哈,你做夢呢?」

「你個傻逼,你覺得院長是你爹啊?你說讓院長開除誰院長就開除誰啊?」

黃天佑笑的合不攏嘴,覺得葉飛簡直是個白痴。

葉飛此時拿出手機,撥打了院長的電話號碼。

「喂,我是葉飛,院長你來洗手間門口一趟。」

葉飛對著院長說完之後,便是掛斷了電話。

「小子,你別裝模作樣了,你還能有院長電話號碼?你要是有,我就把黃字倒著寫。」

黃天佑剛說完,眼神便是定格住了,葉飛讓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手機號碼,還真是院長的手機號。

此時,黃天佑看著院長從樓上下來,張望著什麼,黃天佑便是一身冷汗,葉飛還真的把院長給叫下來了,難道葉飛還真的和院長有什麼關係?黃天佑臉上帶著惶恐,看來得用狠招了。

「啪啪!」

黃天佑直接在自己臉上扇了兩巴掌,兩個巴掌印在黃天佑的臉上浮現著,葉飛詫異,不知道黃天佑這是在幹嘛。

此時院長走了過來。

「什麼事情?葉神醫。」

院長問著葉飛。

「院長啊,你可要為我做主啊,這個混蛋不有分說的就在我臉上打四巴掌,還說要我四萬塊錢,不然就斷我雙腿。」

「院長,他說他認識你,你是他的靠山,救救我啊。」

黃天佑抓住院長的手臂,便是哭泣著,說的跟真的似的,還在強行擠眼淚。

院長詫異的看了一眼黃天佑和葉飛,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院長一聽黃天佑說的話就是假的,自己是葉飛的靠山?那就大錯特錯了,自己還巴不得葉飛是自己的靠山呢,認識市長趙九良,還一身武學,還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這樣還讓自己當靠山?

「怎麼回事?葉神醫。」

院長緩緩的推開了黃天佑,問著葉飛,黃天佑冷笑連連的看著葉飛,他覺得院長一定會相信他的,而不會相信什麼葉飛,畢竟自己在醫院裡這麼多年了,自己的脾氣院長還是知道的。

「不是,這小子給唐水閣放水,讓唐水閣做醫師,還有,他臉上的巴掌印是自己打的,看拇指的方向就知道是誰打的,還有,他剛才要勒索我四萬塊錢,我沒給,就把你叫來了。」

葉飛淡淡的說著,還原著事情的真相。

「院長,不要聽他瞎掰,我……」

「啪!」

黃天佑正想怎麼陷害葉飛,正在說著話,院長一巴掌就打在了黃天佑的臉上,黃天佑懵逼了,他沒想到院長竟然相信葉飛。

「院長,你不相信我?」

「原來你真的給這小子撐腰!我不服!」

黃天佑詫異的看著院長,還在大聲的質問著院長。

「我相信你什麼?」

「葉飛這等神醫,治好腐爛病,與趙市長是好朋友,還是打敗龍署,拯救我們醫院名譽的救星,像葉神醫這樣的人,錢多的都花不完,怎麼可能敲詐你四萬塊錢?」

「笑話,四萬塊錢在葉神醫眼中,恐怕就是四毛錢!」

「你被開除了,以後不用來上班了,滾!」

院長一擺手,讓黃天佑滾蛋,黃天佑徹底懵逼,原來葉飛才是拯救醫院的那個神醫,原來腐爛病出來的時候,他黃天佑怕被傳染,就裝病不來了,但是事情的過程還是聽說了的。

此時黃天佑才知道自己有多幼稚,像葉飛這樣的居士高人,怎麼可能誣陷他這樣的小人物,還敲詐他四萬塊錢,此刻黃天佑腸子都悔青了。

「噗通!」

黃天佑跪在院長面前。

「對不起,院長,我錯了,念我是初犯,你就繞過我吧!」

黃天佑哭喪著臉說著。

「你該求我嗎?你求葉神醫才行,求我沒用,我聽葉神醫的。」

院長倒負著手,根本不管此事。

黃天佑連忙跪著朝著葉飛走來,對著葉飛哭訴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