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微博?」秦苒懶洋洋的瞥過來一眼。

「你沒微博嗎?」

秦苒頓了頓,又笑,「半年沒用了。」

「微博上的那件事你不用管,你先去找老班。」 斗羅之心魔大帝 林思然思路很清晰,「這件事我們處理不了,只能讓學校擺平。」

相處這麼久,林思然也知道秦苒的性子。

知道秦苒一向不在意這些事,便拉著秦苒去高洋的辦公室。

沒想到高洋也正好來找她。

「正好,校領導也在找你,你跟我來。」高洋推了下自己的眼鏡,笑得和藹。

秦苒跟著高洋身後,又去了一趟年級主任辦公樓。

上次那個女老師也在,她不太敢看到秦苒,就拿著自己的東西出門,不過剛出來,就看到秦語抱著一堆資料上樓。

女老師認識她,雙方打了個招呼。

秦語看了看辦公室裡面,瞭然,「是秦苒啊。」

女老師訝異,「秦同學跟她很熟?」

「也算不上吧,昨天剛跟封夫人聊過。」秦語將頭髮別到耳後,「就是封市長的夫人。我聽學生會有人說秦苒認識封市長,昨晚跟封夫人吃飯的時候就順嘴問了一句,封夫人並不知道她。」

女老師腳步猛地頓住,她轉頭,「秦同學,真的謝謝你!」

也不急著離開了,而是匆匆轉身去教導主任辦公室! 張謙甚至還不知道其中一些神的名號,他們就都已經死在了他的面前,死在了天魂的刀下。

因爲抽中之後他並沒有挨個叫出來看一看,所以這些死去的神有不少他都不認識。

“現在的天魂就是這樣,實力強悍,殺神不眨眼,”命魂說,“你要做的,不是在這裏緬懷那些爲你而死的神,而是不要分散你的注意力,配合地魂融合進入你的魂魄,以得到可以與天魂相抗衡的力量!”

張謙一句話都不說。

地魂說道:“現在就快了,力量傳輸的差不多了,現在我需要虛化進入你的體內,這會更加痛苦,而且是來自魂魄的痛楚,你要有心理準備。”

張謙默默點頭。

“快開始吧,”命魂說,“我這邊早就準備好了。”

黑袍一點頭,身軀開始慢慢的變得有些虛幻透明瞭。

“給我住手!”天魂怒吼道,“地魂!你這是在背叛!背叛!”

黑袍絲毫不理會天魂的叫囂,擡起頭看着張謙大聲說:“看着我的眼睛!”

張謙猛地擡起頭,和黑袍剛一對視,黑袍的雙目中就放射出了兩道光芒,直愣愣的射入張謙的雙目中。

剎那間,張謙的雙眼有一種類似於被針刺到一樣的痛感!

眼球被針刺,只是想想都會起一身雞皮疙瘩,現在張謙直接感受到了!他下意識的就要閉上眼睛,黑袍大聲說:“不準閉眼!就這麼睜開,張開嘴!張大!”

張謙忍住劇痛,保持着眼睛的睜大,同時張大了嘴。

黑袍也張開嘴巴,呼!一道五顏六色的氣從他的嘴裏飛了出來,嗖嗖的鑽進了張謙的嘴裏。

這個操作倒是沒讓張謙有什麼不適,但是眼睛那邊還是疼的要死啊!

“忍住,堅持住!”命魂說,“一定要堅持住,千萬不要出岔子,否則就功虧一簣了,眼睛一定不要閉,眨眼都不行!”

“這太難了…”張謙剛說了這四個字,黑袍的聲音就在他腦子裏響了起來:“不要分心!”

光芒和氣嗖嗖的往張謙的體內鑽,張謙的身上逐漸出現了一些顏色鮮豔的光芒,而與此同時,黑袍的身軀越來越虛幻,越來越讓人看不清楚了。

天魂整個人都瘋狂了:“地魂!你給我住手!地魂!你這個該死的叛徒!我一定要殺了你!你立刻給我住手!”

他像瘋了一樣,各種顏色的氣在他的身上爆發着,他已經衝到了張謙近前,現在擋在他們之間的就還剩下區區的幾個神了。

玉神揮動雙臂,大喝一聲,一大片晶瑩剔透又非常厚實的玉璧出現在了天魂面前。

這玉璧迅速凝結成了一個球形,將張謙完全籠罩在了裏面。

站在玉神身邊的是花神,她們倆是最後的兩個。

她們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種希望。

這個時空,絕對不能落入天魂的手中,她們所有的希望,都在張謙的身上。

‘嘩啦!砰!’玉璧被粗暴的切開,天魂帶着一身狂暴的殺氣衝了進來,花神立刻揮動雙臂召喚出了大量奇形怪狀的植物朝着天魂阻擊而去,卻被天魂揮動金刀,一刀全部斬成了碎片。

再一刀,已經召喚了法術護身的玉神和花神齊齊慘叫一聲,鮮血噴涌而出,香消玉殞。

最後兩個擋在張謙面前的神被幹掉了,天魂擡起頭,黑袍和張謙就站在不遠處。

而此刻的黑袍身軀已經變得很淡了,似乎過不了多久就能完成與張謙的融合了。

但是天魂知道,就算黑袍完全進入張謙體內,也不代表就完成了融合,進入體內之後纔是融合的開始。

所以,殺掉衆神之後,時間還早。

他本想在黑袍進入張謙體內之前將這兩人一起殺掉,但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等黑袍進入張謙體內、他們正式開始融合之後,他再出手,那樣的話他就能把地魂命魂一起吸收掉了!

很快,黑袍整個人就化作一道光芒飛入了張謙體內。

張謙的體表也顯出了帶有強大氣息的光芒。

天魂提着刀慢慢的走向張謙。

“開始融合了對吧?”天魂嘿嘿笑了起來,“我真是得謝謝你們啊,給了我一個這麼好的機會讓我把你們一起吸收!”

張謙盤腿坐在地上,緊閉着眼睛配合着黑袍的融合,聽到了天魂的聲音之後他皺起了眉毛。

“就到這吧。”天魂冷笑一聲,一個順閃來到張謙頭頂猛地舉起長刀,就在這關鍵時刻,通的一聲,一根巨大的長棍從下往上直直的捅了上來!

天魂根本沒有任何防備,這一棍直接捅到了他的膝蓋!

天魂疼的悶哼一聲,緊握長刀向下猛地一揮,揮出一道金色的半月形光刃,但是光刃卻沒有切中任何東西。

緊接着一個閃爍着光芒的八卦牌飛到天魂頭頂放射出了光芒,天魂一擡頭,八卦牌猛地爆射出了燦爛的金光!

“太上老君!死猴子!”天魂怒吼,“他們都已經死絕了,你們倆卻還是這麼執迷不悟!”

老君和聖猴都沒有說話,但是緊接着,又是一個粗大的巨棍從天魂的背後捅了過來。

天魂反身奮力一刀看向巨棍,鏘的一聲巨響,巨棍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斬痕。

同時天魂手上猛地一發力,一道金光順着刀刃傳到了巨棍上,又迅速的傳向巨棍的另一端。

很快,聖猴在那邊發出了一聲痛叫。

天魂一個瞬閃飛到聖猴面前,此刻的聖猴又變成了巨大的模樣,只不過兩條上臂還是有些無力的耷拉着。

天魂一句廢話也沒有,揮起長刀就砍,聖猴趕緊撐起兩根巨棍抵擋,鏘!又一聲,兩根巨棍上都出現了深深的斬痕!

“猴子!我忍你很久了!”天魂怒吼一聲,身上砰的一聲爆發出了猛烈的金光,“你!給!我!死!吧!”

金刀迅速變得無比巨大,刺目的金色光輝瞬間照亮了正片蒼穹!

聖猴暴喝一聲,原本耷拉着的兩條上臂突然像恢復了一樣,揮起了另外兩條巨棍,四條巨棍也瞬間變大,帶着幾乎可以撕裂空間的力量和音爆砸向迎面砍來的金刀!

轟!

這一聲巨響讓在場所有人的耳朵全都暫時性失聰了。

金色的光輝猛然爆發,如同酷暑烈日近在眼前一般,讓所有人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當光芒散盡,聲音消失之後,張謙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

聖猴仍然保持着四條手臂緊握巨棍揮向天空的姿勢,但是他的眼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生機。

即便如此,他也依然帶着那副桀驁不馴的表情傲立於蒼穹之下——

如同一座不朽之豐碑! 秦語站在原地,等女老師離開,她也沒有走。

手上的資料其實就是個幌子。

她低頭,微微抿唇,昨天晚上林錦軒的態度讓她有點慌。

拿著手機想了想,又低頭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喂,媽,」秦語看了辦公室那邊一眼,眸底流轉著光,「……沒事,就想跟你說一聲,我在教導主任辦公室看到姐姐了,她有打電話給你嗎?」

**

經過了一夜的查詢,陸照影吩咐的人把事情查的七七八八了。

拿到資料的時候,就連他也感到意外。

「誰?」程雋把筆放下,按了下太陽穴,語氣不緊不慢的。

陸照影靠在一邊,單手插兜,把資料往他面前一扔,「你絕對沒想到,我竟然順著那人查到了徐家,背後這人跟徐家有點關係。」

「徐家?」程雋身子往後靠了靠,敲著桌子,半眯著眼,「徐老不是這樣的人。」

「當然不是,那隻不過跟徐家有點關係的一個小人物,哪裡能認識徐老,」陸照影笑了笑,眉眼挺狂,「他也就跟小徐少認識。」

程雋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名字,不太確定的:「徐搖光?」

「就是他,」陸照影嘖了一聲,「不過聯繫營銷號本人的並不是小徐少,是秦語,就秦小苒那妹妹,估計是通過小徐少認識那小人物的。」

陸照影都懶得記名字。

程雋笑了笑,「膽子挺大。」

「可能沒想到有人回去查他。」陸照影仔細觀察了一下,他們雋爺說這句話的時候,眼底確實沒啥笑意。

「證據都拿到手了吧?」程雋重新拿起了筆。

「幾張截圖外加轉賬記錄,都在。」陸照影伸手摸著耳釘,磨了磨牙。

程雋「嗯」了一聲,聲音裡帶著鼻音:「分兩份,給徐老送過去一份,一份留下來。」

陸照影知道程雋的意思,列印出來幾張紙,收好,「行,交給我。」

**

與此同時,辦公室內。

教導主任對秦苒挺客氣,「昨晚已經有人降熱搜了,但總有幾個知情的人在推波助瀾,剩下來的事情學校會安排好。」

高洋其實挺急的,來找教導主任,就是想把這件事的影響降到最小。

卻沒想到,他還沒開口,教導主任直接就安排好了一切。

權少心尖寵:老婆,生個娃 他有些愣。

教導主任只是溫和地看向秦苒,「還有其他問題嗎?」

他其實早就知道秦苒的存在,當初林麒拿過秦苒的檔案給他。

那時候教導主任拒絕了。

沒想到後來她竟是拿著校長的推薦信來的衡川一中。

又跟封樓誠有掛鉤,教導主任很難對秦苒不客氣。

秦苒抬起頭來,說了聲謝謝,挺有禮貌的,就是臉上沒什麼情緒。

「真是麻煩丁主任了。」高洋緊繃著的神經一瞬間鬆開,連忙替秦苒開口。

他就說,秦苒這麼乖一學生,哪裡會做這種事?

砰——

就是這時候,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主任,我剛剛得到消息,人家封市長可不認識什麼高中小姑娘。」女老師走進來,看了秦苒一眼,陰陽怪氣的。

「你又在說什麼話?」教導主任頭疼的按了下太陽穴,「這件事用不著你管。」

女老師看著秦苒,一臉的嘲諷。

「我沒說錯,不如你問問這位秦苒同學,是不是真的認識封市長?」女老師是知道秦語身份的,秦語那樣的人當然不可能撒謊,那撒謊的就只有秦苒了。

沒想到她說完,秦苒並沒有半點驚慌,只是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

高洋有點搞不清情況。

怎麼又跟封市長聯繫上了?

「主任,」女老師不再看秦苒,只是把目光轉向教導主任,「秦苒同學只不過是借用封市長的名頭,讓學校幫她擺平這件事,她根本就不認識封市長,這行為惡劣至極。」

教導主任腦門子一陣抽疼。

他看向秦苒,放輕聲音:「秦苒同學,是這樣的,你能聯繫一下封市長嗎?」

頓了頓,他又開口,「當然,主任並不是懷疑你。有幾個細節需要封市長幫忙,他畢竟也是當事人之一,微博那邊我們要先做好預防措施。」

秦苒就站在原地。

她偏頭,看了眼女老師,不知想到了什麼,笑了笑,又點點頭,「行。」

依舊不慌不忙的。

女老師看到她這樣,覺得有什麼不對,卻也想不明白,只把自己的手機遞過去,,「等等,我搜了一個市長熱線,你打過去。」

她把手機拿給秦苒看。

秦苒沒抬頭,只是將手裡的手機轉正,劃出通訊錄,從為數不多的幾個人當中找到一個名字。

女老師湊過去看了一眼。

是通訊錄,看到上面顯示著三個字——

封樓誠。

裝的還挺像。

女老師並不覺得秦語的情報有誤,又急著拆穿她,直接開口,似嘲似諷的,「連市長的私人號碼都有,那你現在打吧。」

萬古帝神訣 秦苒沒理會她,直接點開了這個名字。 “哼,什麼混世聖猴,也不過是區區一條爬蟲。”天魂滿臉癲狂的神色,然後他轉頭看向仍然盤腿虛空而坐的張謙,“現在沒有人能護着你了!你們是我的了!”

說完他嗖的一下順閃到了張謙面前。

現在張謙的手下除了太上老君和懶神以外,其餘的都已經慘死在天魂手下了。

而就以現在這種情況來說,太上老君和懶神出來也是被秒的下場。

叛逆豪門妻 所以張謙果斷沒有再讓他們送死。

但是在這種時刻,還有誰能派的上用場呢?

張謙只是簡短的思考了一下,就用意念召喚出了目前唯一能與天魂鬥上一鬥的打手。

觀音觀自在大士。

現在翻遍自己所有的存貨,也就只有他能和天魂周旋一下了。

就算觀自在大士打不過天魂,天魂或許也會看在大梵天的面子上,不對觀自在大士動手。

不管怎樣,死馬權當活馬醫吧!

一道白光閃過,身穿白衣的觀自在大士憑空出現在了張謙的身前,天魂差點撞在他身上。

天魂本以爲是又出來了一個什麼了不起的傢伙,於是很警覺的往後一退,但是當發現出現的人是觀自在大士的時候,天魂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得暴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