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還有這隻狼東西是我的,離開我的地盤!」

楊風記得記載最大的熊是科迪亞克島棕熊接近三米高體重達到了差不多三噸可眼前這位,至少五米高楊風覺得它的體重能超過三噸或許還不止,磨盤大小的巴掌一爪子過來不死都要丟掉半條命。

攻略極品 「嗚!」

二哈低著頭,綠油油的眼睛盯著大狗熊嘴裡發出陣陣低吼,只要楊風一聲令不,它就馬上發動進攻不是塊頭大就代表你實力強。

這是一頭妖王級別的狗熊無疑,憑著氣息就能斷定出來只是這大狗熊的妖氣很精粹不像當初的二哈很雜亂導致轉換靈力的過程很艱辛。

「上!宰了它晚上賞你吃熊鞭!」

像是一支利箭衝出去的二哈,直接腳下一滑在雪地上翻了幾個跟投,難以置信的看著楊風吃吃熊鞭?

「吼!!!」

二哈一身強大的氣息爆發出來,大狗熊忌憚的退後幾步死死守著血佛藤不肯輕易放棄到手的寶物,只是楊風想要寶物也想連它的小命一起收走。

二哈像是一支銀色的利箭速度極快大狗熊則像是一面堅固的盾牌,矛與盾的相互攻擊也不知道誰能先打破僵局。

雖然本體小了一些但二哈的道行比這大狗熊高深多了戰鬥起來打的這看起來很威風的大狗熊節節敗走上被動防備,老實說楊風感到有點小失望,找了幾個月才找到一頭妖王結果開始是個王者打起來后就變成青銅了這大狗熊連妖氣都無法靈活運用它是如何達到妖王級別的?

要是大狗熊知道楊風的內心吐槽會回答他,俺就吃了睡睡了吃於是就越長越大。

這樣的情況不多見但也不是沒有,好比武俠里的一些人空有一身雄厚的內力卻不知道如何運用,不懂得武功招式只能笨拙的靠本能去戰鬥。

大狗熊雖然達不到這樣的尷尬地步,卻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每一次進攻都顯得有幾分尷尬,聲勢倒是不小就是給人一種大炮打蚊子的感覺有力無處使。

「吼!!!」

自己的寶貝被盯上,還不斷地被對方戲耍大狗熊氣的怒吼連連,澎湃妖力迪天而起,在它身後形成一隻巨左的巨熊虛影

「嗷!」

一身妖氣全部轉換成靈力,加上境界還比對方高的二哈,自然不會怕了這頭大狗熊,又不是看動物世界你塊頭大就一定很厲害?

銀色的巨狼虛影出現在二哈身後,身後的虛影比大狗熊的凝實了很多,而且虛影顏色是金色的,而大狗熊那用妖氣凝聚的虛影則是綠色之中帶著一些紫色的光。

「吼!」

兩道巨大的虛影就像是兩隻巨人沖向對方扭打在了一起。

「轟!!!」

堅冰碎裂雪花飛舞漫天濺起碎石和凍土。

暴力太暴力了!

這還是楊風第一次見到兩隻妖王里它們妖族比較原始的戰鬥方式戰鬥。

「沒想到妖族除了釋放妖丹,還能有這種可怕的手段以前低估二哈了。」

一狼一熊大戰那畫面比看好萊塢大片還過癮不過楊風要先確定自己的安全才行,他可不想因為這兩個大傢伙打架導致自己的好東西被破壞或是造成大雪崩。

「人類,住手!」

見楊風去挖血佛藤大狗熊急了,它守這根血佛藤已經守了十幾年眼看快成熟了居然被楊風給提前拿走了這怎麼能行?

。m. 「不得對主人無禮!敢在戰鬥的時候分神,你是看不起我嗎?」

二哈的牙齒穿透了大狗熊的皮肉使勁撕扯痛得大狗熊嗷嗷直叫,顧不上楊風轉身對付二哈。

轟!!

金綠兩色光芒撞在一起二哈和大狗熊被彈出老遠。

「哈哈哈!痛快痛快!大狗熊再來,打爽了等下本王給你來個痛快!」

大唐南皇 二哈甩甩頭,無視自己頭上那血淋淋的傷口沖著肩膀皮肉都被自己扯了一大塊下來的大狗熊咆哮起來。

這狼有病!人也有病!搶我的東西還打我!

二哈戰鬥意志高漲從跟著楊風之後它幾乎少有能出手的時候,和同類大打出手更加不可能,這世界上別說妖王就連普通的小妖也越來越稀少。

想找到一個合適的對手很難,看來這些年確實將二哈憋壞了。

搖搖頭,楊風拿出一個小鏟子來挖自己的葯血佛藤配合一部分藥物絕對是延年益壽的寶貝,這幾個月時間消耗的值得。

「不!」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寶貝被搶走了大狗能怒了徹底的喪失了理智,咆哮著就沖著楊風仲來,可惜周圍地勢比較平坦它怒吼也沒用,不會引發大雪崩,至於想攻擊到我省省吧先過了二哈那一關再說。

「熊膽是好東西要留著心臟也一樣,還有眼睛皮毛。」

回頭看了一眼被二哈拉住氣的站了起來揮舞自己兩隻磨盤大小爪子的大狗熊,楊風有點頭疼了。

一身是寶啊!但自己又不能將其全部運回去怎麼辦?鮮血和肉可以讓二哈吃掉但其他的呢?

一想到自己在其他地方還藏著不少材料和藥材楊風就更頭疼了。

算了能帶多少就帶多少好了,其他的就便宜二哈。

「看把你激動的快點吃了,然後離開時間長我怕會引起人和其他東西的注意。」

痛快的打了一架二哈別提多興奮了,感覺吃嘛嘛香唯一不爽的就是這狗熊皮太厚了不好啃。

「吞下去帶走。」

將需要的東西用熊皮裹了好幾層,楊風才放心的讓二哈吞下去,他自己真扛著的話基本沒辦法走路了只有辛苦一下二哈先吞了之後再吐出來有點噁心的趕腳。

其實只是楊風在胡思亂想二哈吞進去的東西除了食物其他的都會用靈力包裹著,它可不敢將這些東西弄髒否則的話楊風絕對宰了它。

「反正九叔現在閑著沒事做,乾脆讓他養只鷹玩玩。」

打定主意,楊風就帶著二哈開始尋找目標,最後合適的小鷹沒有找到金雕幼崽倒是找到一品剛孵化不久,正忙著和自己的兄弟廝殺。

於是楊風就帶走了其中比較強壯的那隻,將稍小一點的留下給金雕母親撫養。

反正他不出手兩隻小金雕最後也只能活下來一隻殘酷的自然生存法則。

原本楊風的本意是前往更遠的地方看看不過考慮到這次出來的時間,加上藥材保存的時間,楊風只能遺憾的選擇回去找機會再來就是。

「九叔,你老人家這是幹嘛呢?拿我當賊了?」

看著九叔一臉警惕的盯著自己,楊風哭笑不得將小雕拿出來。

「看你無聊所以讓它和你做個伴,金雕比較能吃也很兇。」

「誰讓你逼我吃一些亂出糟的東西,我說了不用這些東西你自己留著就好。小東西留下來吧,我嘗試著看能不能馴服。」

快速捏著小雕想要啄人的喙,九叔將布套罩住小雕的腦袋,這小東西想馴服沒那麼容易。

「九叔,四目提議說讓你搬過去和他一塊住,你怎麼看的?」

家樂出師了道場就剩下自己一個人,大師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苦修,於是四目道長決定和九叔做個鄰居師兄弟倆也好有個伴。

「我會處理的目前局墊不太穩定,先暫緩休息也好,況且發數也不少了你安心回香江就是。」

「噢,你確定不和我回香江?」

把小雕安置在一個木頭箱子內弄了個窩,九叔沒好氣的看著楊風說道:「到處烏煙瘴氣的哪有山裡這般空氣清新你小子也悠著點,還有不準欺負小霜你這小子。」

咳咳!

邪皇寵妻:降魔小妖后 提到小霜楊風成功的敗走了,不敢再勸說九叔去香江定居免得他老人家抓住機會抽自己一頓。

「回去的時候順便去看看文才和秋生。」

「知道啦。」

不到半天時間,九叔就開始下逐客令讓楊風趕快的點走都離開家裡那麼長時間了再不回去,家裡人還以為你失蹤了呢?

比起麻麻地去世的時候,九叔的狀態好了不少一頭白色的頭髮也出現一些黑色雖然不多卻能看得到。

楊風做了最壞的心裡打算強行的讓九叔吃了一些補藥給九叔調節身體,所以楊風才回來,九叔才會防賊一樣的盯著他。

……

「你好,香江!」

香江發展速度越來越快幾乎一年一個變化快的楊風都感覺有點跟不上節奏,但好處也蠻多的比如楊風變成了大富翁手裡握著的地越來越值錢。

「姑爺!」

當楊風帶著二哈回到家裡的時候,上了歲數幾乎是老眼昏花的中叔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將材料取出來放在冷凍庫去,我明天來處理。」

拍拍二哈的頭,叮囑它將東西放好楊風笑著走上前拉著中叔的手讓他坐下。

「中叔我說你年紀都這麼大了怎麼性子還是一點都不改變。」

「老了不中用了。」

中叔笑著拍拍楊風的手感嘆,我已經老了可姑爺和小姐還是那麼的年輕。

一路走來感慨良多唯一讓中叔不太滿意的是,楊風沒孩子。

「你老就好好的安享晚年吧,我去給婷婷她們打電話讓她們順便買菜回來。」

楊風回來了,任婷婷等人馬上就丟下了服裝店飛奔回來,一家人熱鬧的坐在一起吃著飯聊著一些近來碰到的事,楊風也難免需要將欠缺的公糧給補上。

在外面的時候每天來回奔波,不知道要走多遠,回到家將材料處理好后,楊風馬上就變成了一條沒有任何理想的鹹魚。

「這麼說我成為了一個隱形富豪咯?」

楊風沒想到自己離開家一趟回來家裡的資產就在不斷往上翻,幾個女人一起開的服裝店生意越來越好香江各處都有了分店,完全可以滿足楊風那想做一次小黑臉的快感。

「阿雷退休了。」

夜晚,任婷婷靠在楊風懷裡將阿雷退休的事告訴他。

「時間過得真快。」

以前自己辦事還喜歡拖著阿雷到處跑,可現在呢別人都已經退休雖然不是正常退休。

「他受了不少的打擊吧。」

一番詢問后楊風本得知阿雷是因傷退下去的。

「還好啦現在在家教導孩子,希望兒子也能當警察只是行動有點不方便需要假肢和拐棍但假肢的價格……」

任婷婷給楊風投來一個無奈的眼神,還是我們不幫忙而是阿雷根本不接受。

「不用管他,等他兒子賺了大錢,給他安假肢。」

阿雷雖然有點貪生怕死但有時候會死死抓著原則這東西不放手。

你說他不佔便宜吧,你喊一聲出去玩,他能跑的比兔子都快,可現在沒了一隻腳卻又不肯接受任何人的幫助。

在家裡休息了一陣子之後楊風開始在思考目前自己的處境問題,出去一段日子回來曾經的關係網基本都已經斷裂或是分離。

有人退休,有人去世,所以楊風才會感慨時間過得真快。

抬起手閉上眼睛楊風發現香江的靈氣幾乎稀薄到無法找到的地步,和在天山相比完全就像是兩個被隔絕的世界。

「小鬼倒是多了不少,可惜太弱了。」

大城市之中很少出現殭屍妖這些東西以鬼居多,這和香江人口密集有關聯在距離家不算太遠的地方走了一圈楊風就發現了不少小鬼的存在。

大部分都屬於那種魂魄都即將消失的存在,強大一點的根本找不到,也或許和小麗有關係有小麗在的地方其他的鬼也不敢靠的太近。

在山裡待久了,需要一定的時間來適應才行。

看來靈氣的稀薄不但對修道之人影響很大就連那些妖魔鬼怪也一樣受到很大的影響,一代不如一代。

管他的,想那麼多幹嘛,受到影響的不止自己一個人。

在家休息了幾天楊風先去買了一輛車,曾經的老爺車需要淘汰,早已經跟不上時代雖然這年頭的車也不算太好看像是一個長方體,但也好過老爺車來的好看。

提了新車楊風就約阿雷出來釣魚。

「嘖嘖不錯啊!這才是男人開的車子,你以前的老爺車醜死了。」

雖然沒了一隻腳,對阿雷的生活沒有帶來太大的影響。

和楊風見面,他很也高興先圍著楊風的車轉了兩圈若不是只有坐車的命沒有開車的命,楊風覺得他肯定會忍不住跳上去,嘗試一把新車的滋味。

「想都別想不知道車子就是男人的第一個老婆嗎?」

打趣了阿雷一把,上車后兩人來到以前經常來的老地方。

總裁,敢惹媽咪試試 「你們茅山一派有沒有那種詭異的控制屍體的法術?」

「茅山一派控制屍體的法術多了去,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哪種詭異控制屍體的都很詭異。」

在自己人看來法術用在歪路之上就是邪魔外道,還有那些天生修鍊就陰毒的功法和法術,但在外人看來其實都一樣你用符咒控制屍體很詭異用其他辦法也一樣詭異。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怎麼,你撞邪想找我幫你弄一下」

「去去去,我可請不動你只是最近總是有些奇怪的新聞上報,你不看電視的嗎?」

「沒有注意。」

楊風搖搖頭,電視這東西他已經很多年沒有看了、現在雖然有了電視,不過楊風對黑白電視沒興趣,頂多也就是隨便打發一下時間罷了。

出去了那麼久才回來,楊風哪有時間去看電視。

「你真落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