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娘,這……這可是鼎龍吶!」蕭振威的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的望著鼎龍,言語中所流露出來的震撼與激動,幾乎已經到了無可復加的地步。

平五娘此時哪兒里還能說的出話?只是一個勁兒的點頭,好像此時讓她去死,她也是絕無怨言,更不會有一絲的遺憾。

萬東想了想,驀然沖鼎龍伸出了手,鼎龍成長到現在,已是靈性非凡,不用萬東張嘴,它便已經明了。口中發出一聲低低的龍吟,身形徐徐向後退了一些,一雙龍目中,分明是寫滿了不情願。

蕭振威和平五娘立時便捕捉到了鼎龍的這種情緒,蕭振威有些詫異的轉頭看向萬東,問道「小兄弟,你這是……」

萬東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道「這傢伙是越來越摳了,我想讓它獻出兩片龍鱗,送給兩位前輩以做紀念,誰知它竟不願意,真是豈有此理!」

「啊!?」聽萬東這麼一說,蕭振威和平五娘的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鼓了出來。

讓一條龍獻出龍鱗,虧他萬東說的出來。這跟讓一個人獻出人皮,有什麼區別?要是換做應龍試試?早就一爪子將萬東拍成肉泥了。

「不不不……不用了,此生能得見鼎龍一面,已是我們的三生之幸,又怎敢生那非分之想呢?」蕭振威忙不迭的將手連擺的說道。

平五娘的心思顯然與他差不多,也是在一旁不停的點頭。鼎龍雖然是仙祖的法器,卻也是仙祖的代表,得罪了它就等於是得罪了仙祖,他們哪裡有這樣的膽量。

萬東笑了笑,道「這傢伙的龍鱗之中,孕育有鼎龍之火,對你們的煉丹有莫大的裨益。 揪住指腹小逃妻 你們真的不要?」

「鼎龍之火!?」蕭振威和平五娘對視一眼,不由自主的同時倒抽了一口涼氣。一股濃濃的希冀,從兩人的眼睛里,如火山爆發般的噴薄而出。

鼎龍之火對煉丹師來說,等同於神器,其誘惑力之大,絕對是超乎想象。只要蕭振威和平五娘不是聖人,就斷然沒有不動心的道理。

見此情形,萬東又笑著道了一句「凌家的太上長老凌元傑你們一定認識吧?」

「凌元傑!?」萬東提起這個名字,蕭振威的一雙白眉頓時皺了起來,目光中分明的透出一抹不屑與敵意,下意識的扭頭看了平五娘一眼。

平五娘的神情立時便有些不自然,目光更是左顧右盼的躲閃,不肯與蕭振威對視。這微微有些古怪的氣氛,立時便讓萬東想到了一個可能,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不過轉念一想,又釋然了,蕭振威,平五娘這些老前輩,自然也有年輕孟浪的時候。

「他怎麼了?」蕭振威鼻中哼了一聲,問道。

「他可是已經從我這裡取走了一枚鼎龍龍鱗,你們……」

「什麼!?小兄弟,你怎麼能將鼎龍龍鱗給那個人?那個人最不是東西,這是對鼎龍的褻瀆!」蕭振威一聽,立時激動了起來,不停揮舞著雙手說道。

萬東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望著他,沒過一會兒,蕭振威便平靜了下來,向萬東望了過去,嘴巴張了合,合了張,一副『愛你在心口難開』的模樣。

萬東瞭然的點了點頭,回身瞪向鼎龍,沉聲道」你別小氣,一顆應龍的內核,足夠你再生出數百枚龍鱗,你又何必吝惜區區兩片?拿來!」

萬東不肯再慣著鼎龍,口氣中多了三分的嚴厲。鼎龍終於還是屈服了,身上白光一閃,兩片巴掌大小的七彩龍鱗,便飄到了萬東的面前。

「小兄弟,如……如此貴重的東西,你讓我們如何謝你才好?」蕭振威捧著散發著氤氳神光的龍鱗,激動和感動,一股腦兒的全都寫在了臉上。一個威名赫赫,讓人仰視的前輩,此時在萬東這個小年輕的面前,竟倍顯局促。

「哈哈哈……什麼謝不謝的?蕭浪是我結拜大哥,您就好比是我的親爺爺。孫子孝敬爺爺,難道做爺爺的還要謝?」

「你是浪兒的結拜兄弟?」萬東此話一出,蕭菲菲先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隨即恍然的道「難怪你一見到我就喊我做姑姑,敢情是從浪兒那裡論的。」

萬東笑著點了點頭,這下子蕭振威就踏實了,沖平五娘眨了眨眼笑道:「既然是咱們孫子孝敬咱們的,那咱們就收下吧!」

平五娘心中也正有些不安,聽蕭振威這樣一說,心裡的不安立即緩解了不少,正要點頭,突然醒過神兒來,狠狠的瞪了蕭振威一眼,呸了一口,道「老東西,誰跟你是……是『咱們』?你敢占我便宜,我看你是想討打!」

別看平五娘嘴上挺凶,可萬東卻看的出來,平五娘的心裡必定是高興的。蕭振威和平五娘,本應也是天生的一對,只可惜卻因為命運種種,一直到現在都不能夠牽手。但願兩人能否極泰來,牽手共度一個美好的晚年。

又被萬東生生剝削去了兩片龍鱗,那鼎龍對萬東很是有些意見,懶得再搭理他,龍軀一振,直嚮應龍的屍體飛去。 天網建筑師 一爪拍出,應龍的內核,立時便落在了它的爪中。

單從這條應龍的內核來說,這條應龍的境界確實要低於九幽陰火龍。相比較之下,內核小了一圈兒不說,光澤也沒有九幽陰火龍的內核燦爛奪目,不過其中所蘊藏著的靈氣,卻也十分雄渾。至少從蕭振威和平五娘那充滿震驚的眼神中,可以做此判斷。

取了應龍的內核,鼎龍也不與萬東招呼,呼嘯一聲,便鑽回到了萬東的體內。很難想象,一條百丈之巨的狂龍,竟然會藏在一個人的體內,這便是法器的奧妙!

「小兄弟……」

蕭振威似乎是有話要說,可剛一張嘴,就被萬東揮手打斷,萬東笑著道「蕭爺爺,我都說過了,我與蕭浪是結拜兄弟,也就是您的孫子,您這一口一個小兄弟,不是折我的壽嘛!您就直呼我的名字耀庭便行。」

「好!耀庭,按理說,有了鼎龍之火,我們也應該滿足了,可是對我們煉丹師來說,頂尖的煉丹材料,同樣是有錯過沒放過。你看我們能不能在應龍的屍體上取點兒東西……」

「這有何難?您要什麼,只管取走便是!」萬東不等蕭振威將話說完,便爽快的道。

「那……那我們就不客氣啦!」蕭振威和平五娘相視大喜,忙不迭的奔嚮應龍的屍體。

「耀庭,應龍與其他的龍種不同,龍血十分珍貴。喝下之後,不光能淬鍊肉體,更還能提升修為,你可別錯過了。」看萬東並不動彈,似乎對應龍的屍體全無興趣,蕭振威提醒道。

「提升修為?」萬東的心中猛然一振。

最近發生的這一連串事情,讓萬東深刻的意識到,他的修為還是太低。在如今這風雲跌宕的情勢下,憑他的修為,很難有所作為。當下擺在他面前的諸多問題中,最刻不容緩的便是提升修為。

「當然!」蕭振威一邊點頭應道,一邊取出一把暗綠色的匕首,在應龍逆鱗下端七寸劃開了一條口子。平五娘配合極為默契的適時遞上了一個小瓷瓶,不消片刻,便接滿了一瓶。

蕭振威轉手向萬東遞了過去,道「你現在是地輪巔峰境,應龍的血對你最有效。你來試試看,看能不能突破天格境!」

萬東點了點頭,一仰脖子,便將那一小瓶龍血灌入了喉中。

萬東想象中的血腥味兒,他竟然是一絲一毫的也沒感覺到,反倒是如同喝下了一杯瓊漿玉液,唇齒喉間,回蕩瀰漫的滿是一種甘甜,一種醇香,竟讓人有些欲罷不能,秒殺世上一切美酒。

龍血從嘴入喉,一路滑入萬東腹內。那種感覺,就像是在腹中升起了一個小太陽,一股暖暖的感覺,一瞬間的工夫,便在萬東的體內擴散開來,滲入四肢百骸…… 那種滋味,出乎萬東預料的美妙,比服下了靈丹妙藥,更要讓人受用。

而就在萬東凝神靜氣,細細感受其美好之時,飄浮在他元府中的金丹,似乎是受到了某種氣機的牽引,突然劇烈的旋轉了起來。與此同時,他體內一直都十分平靜的道氣,也突然變得興奮起來。以驚人的速度,直向那一小股龍血撲了過去。那瘋狂的模樣,簡直就如同見到了裸女的色魔。

冥河傳承 萬東心中一緊,急忙盤膝坐下,將所有的意念,全都集中於自己體內,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地輪巔峰距離天格境,雖然只有一步之遙,可這一步之遙,卻有著天地之別。一個疏忽,後果便不堪設想。

就在金丹發動之時,那一股龍血,也突然改變了模樣,就像是一隻乖乖羊,陡然變成了吃人的餓狼。一股異常磅礴可怕的力量,從中轟然爆發出來。

這力量一爆發,便直逼萬東的元府。萬東體內的道氣,竟是不能阻擋,或者說,這股力量根本就不受萬東道氣的阻擋,如同子彈射入了水中,穿過層層道氣,直接便撞向了萬東的金丹。

萬東所修鍊的玄天悟神訣,與其他修士所修鍊的仙訣不同。這枚金丹,便是萬東的道基,一旦首創,將是不可逆的災難。

就在萬東緊張無比之時,他體內的金丹,突然爆發出了一片片燦若赤金的光華,冥冥中,似乎更有梵音低唱,在萬東的心頭耳邊縈繞。而隨著這梵音一起,萬東的心情立即平靜了下來,超然物外,好像一切都已經與他不再有關係了似的。

萬東只是專註著自己體內的變化,卻並不知道,他的突破,給外界也帶來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影響。

正專註於採取龍血,龍骨的蕭振威和平五娘,修為最高,也最先感受到了這絲影響,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對視,都從彼此的目光中看出了彼此心中的駭然。

「這……這耀庭真的是在突破天格境?怎麼這聲勢……」平五娘娥眉緊簇,不見蒼老的臉上,震驚之色毫無掩飾。

蕭振威下意識的抬頭看向天空,只見原本雲淡風輕的天空,此時竟聚集起了大片大片的靈雲。這些靈雲不光凝而不散,更隱隱的化作了一道巨大的人影,猶如神祗。

「天化神像!這……這明明是突破神道境時才會出現的景象,怎麼會出現在耀庭的身上?」平五娘又一次驚呼了起來。

蕭振威雙目一眯,其中直爆發出一道精芒,想要看看在萬東的體內到底發生了什麼。可出乎他預料的是,萬東的身體就像是被一層濃的化不開的迷霧包裹住了似的,以他的目力,竟然無法洞穿。而當他要想強行突入之時,更受到了一股不小的抵抗,讓他大為震驚。

就連蕭振威和平五娘都搞不清楚萬東體內的情況,慕彤就更是沒有可能了。直在一旁急的是上躥下跳,抓耳撓腮。

萬東此時可顧不得蕭振威等人的感受,所有的心神,都集聚在了他體內的金丹之上。

在萬東突破玄痕巔峰之時,他體內的金丹上出現了第一道七彩紋路,而此時此刻,在萬東體內的金丹上,分明有第二道七彩紋路,正在若隱若現的緩緩成形。

那正在成形的七彩紋路,不光散發著一種令人心動的神光,其紋路的走向,更是充滿了玄奇。萬東的心神一投入其中,便被其深深吸引,久久不能移轉自拔。

望著那道緩緩成形的七彩紋路,萬東就好像正在見證著天地的孕育和生成。重重奧妙,種種法則,接踵而來,讓萬東幾乎忘記了此時自己正在全力突破。

與此同時,萬東體內的風之真諦,雲之真諦,以及劍之真諦,也似乎是受到了某種氣機的感染,開始自發的運轉起來。於是乎,蕭振威,平五娘的震驚,就更是言語難以形容了。

在他們的注視下,萬東倏忽間化作了陣陣清風,融入了天地之間,明明就坐在那裡,可他們的神識卻愣是探查不到。此時的萬東,分明就是天地間的一部分,難捨難離!這樣的境界,不誇張的說,哪怕是他們也無法輕易達到。

而當他們兩人仔細的想要探查清楚,萬東此時正處於一個怎樣的境界時,突然間,一股攪動風雲,震撼天地的磅礴氣勢,直從他的身上,迸發開來。強若蕭平二人,也不由自主的被氣勢所震動,心神狂跳不停。

更有一柄長數十丈,闊數丈的巨大劍影,從萬東的背後徐徐升起,那劍影不光巨大無比,更是猙獰可怖,無數劍之真意,充斥縈繞其中,彷彿隨隨便便劈下,都能將這個世界,徹底化作烏有。

蕭振威和平五娘此時甚至都已經顧不上驚訝了,不由自主的盤膝坐下,獃獃的凝望著萬東,細細的感受領悟其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種種威勢,不知不覺間,兩人的瓶頸,竟是有了些許鬆動。

雖然只有些許的鬆動,可這給蕭振威和平五娘帶來的震撼和欣喜,卻已遠遠的超乎了他們的承受範圍,以至於兩人都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作為二品家族的弟子,鮮有能衝擊進入聖魂境的強者。不是說他們不努力,也不是說他們的天賦不夠好,實在是找不到進入聖魂境的契機。

是的,對修士而言,契機是一種比天賦,比運氣,比刻苦更要珍貴的東西。它肉眼難辨,無處尋找,只能用心領會,就如同種子,唯有種子,才能繁育出滿地的莊稼。沒有種子,哪怕是陽光再燦爛,雨水再奉陪,也不會長出任何東西。

毋庸置疑,蕭平二人今天在萬東身上感受領悟到的,便是種子。是他們將來能夠進入聖魂境的根本。由此可見這些許的鬆動,帶給蕭平二人的,很可能是整個人生的改變,其意義之大,之珍貴,完全超乎了蕭平二人的想象。

只可惜,慕彤的層次還太低,而蕭菲菲又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陸遊龍的身上,否則二人也能從中大獲裨益。

萬東完全不知道這一切,他也無暇理會。伴隨著越來越多來自龍血中的力量被金丹吸收融合,第二道七彩紋路,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清晰起來。

萬東雖然還沒有完全參透這第二道七彩紋路中所蘊藏著的天地法則,可是他體內的道氣,卻已經開始按照一種特殊的,嶄新的方式,運轉起來。

這一運轉,就如同在萬東的面前,又打開了一片新的天地,無窮的震驚與喜悅,無窮的恍然與頓悟,就好像洪流一般,轉眼將萬東淹沒。

而與此同時,外界,那籠罩在萬東頭頂的靈雲,好像終於承受不住了似的,轟然爆裂開來,化作了一道『龍吸水』般的靈力圓柱,直從九霄轟然落下。

那聲勢之大,竟將慕彤給生生的逼退到了數丈開外,臉上布滿一片驚容。

蕭振威和平五娘相視一驚,隨後不約而同的雙掌擎天舉起,各自瘋狂催運心訣,硬是從那靈力圓柱中分出了兩道水桶粗細的靈力氣流,灌入他們的體內。

絕不是蕭振威和平五娘貪心,想要佔萬東的便宜,而是兩人擔心,如此浩瀚恐怖的靈力之流灌入萬東的體內,會將萬東的肉體,直接撐爆。

只怪蕭振威和平五娘並不知道萬東修鍊的乃是超絕古今的『玄天悟神訣』,更還輔以風雲變天訣,區區靈力之流,根本就奈何不了萬東,更別說將他的肉體撐爆。

好在道門大世界靈氣充裕豐盈,兩人雖然強行分過去了一部分,卻也不會影響到萬東的突破。這對他們二人來說,倒也是一場造化。

磅礴的靈氣,直灌入萬東的體內,萬東體內的道氣,迅速化作了千萬道漩渦,不停旋轉的同時,瘋狂吸收著湧進來的靈氣,使得萬東體內的道氣,以驚人的速度暴漲。

那阻攔萬東進軍天格境的瓶頸,此時就像是紙糊的一般,完全不堪一擊。在砰的一聲輕響中,轟然貫通!

恰在此時,萬東金丹上的第二道七彩紋路霍然成形,那種古樸玄妙的感覺,流轉不息,令萬東是如痴如醉。

一個時辰后,萬東心滿意足,徐徐的睜開了眼睛。第一次從一個天格境修士的視角打量這個世界,讓萬東對一切都充滿了新奇。

「姐夫!」萬東剛一睜開眼睛,慕彤便迫不及待的撲了上來,將萬東看了又看,一雙美目中,充滿了關切。

慕彤現在對萬東這個姐夫,著實是寶貝的不行,生怕他有個閃失。

萬東笑著搖了搖頭,目光一轉,看到蕭振威和平五娘就坐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寶相莊嚴,正在入定之中。

萬東微微吃了一驚,對慕彤問道:「兩位前輩這是怎麼了?」

慕彤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你坐下不久,他們就跟著坐下了,一直到現在。」

「哦?難道是……」萬東的目光在兩人的身上幾番流轉后,輕笑著點了點頭。心中暗忖「看來他們一定是從我的突破中感悟到了些什麼,日後的道門大世界,或許又要多兩位聖魂境的強者了……」 「不要打擾他們,他們在那種境界里呆的越久,對他們將來的幫助便也越大。」一旁突然傳來了陸遊龍的聲音。

萬東和慕彤皆有些驚喜的循聲望去,只見陸遊龍已經能夠在蕭菲菲的攙扶下,半坐了起來。雖然面色依舊蒼白,神情也透著幾分虛弱,可看的出來,陸遊龍的性命卻已是無憂。

「陸前輩,您好啦!」慕彤大喜,蹦跳著奔了過去。

陸遊龍沖她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將目光投向了萬東,臉上布滿感激「不瞞你說,我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萬萬沒想到,竟然還能再活過來,整個人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耀庭啊,我能活下來,是你給了我第二條生命,我承你這個情,日後若是有什麼差遣,我陸遊龍絕不推辭!」

「哈哈哈……陸前輩,您這說的是什麼話,未免見外!不過玉髓丹雖好,卻也難能讓你一下子便痊癒如初,剩下更多的還要靠你自己。」

陸遊龍點頭,「這我知道!放心,為了菲菲,我也得儘快的好起來!」

「陸前輩說的是,我還盼望著能早點兒喝道你們二位的喜酒呢。」

萬東本想開個玩笑,活躍下氣氛,沒料到他這話一出,陸遊龍和蕭菲菲的神情反倒是凝重了起來。萬東焉能不了解?兩人想要真正的雙宿雙棲,擋在他們面前的障礙,恐怕還有很多。

笑了笑,萬東安慰道「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而且陸前輩和蕭姑姑的真情足能感天動地,難道還感動不了人心?」

聽萬東這樣一說,陸遊龍率先揚起了劍眉,望著蕭菲菲,重重頓首的道「我都已經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可怕的?菲菲,就讓我們一起勇敢的來面對吧!」

蕭菲菲等的就是陸遊龍此話,一聽,眼淚都差點兒沒流了出來。

「陸前輩,蕭姑姑,你們放心,我和我姐夫一定會幫你們的。」慕彤一邊為蕭菲菲擦著眼淚,一邊安慰道。

「哈哈哈……那我們兩個就更有信心了。」此時的陸遊龍再也不是那個在林家,潛藏刺殺慕彤的冷酷殺手,望向慕彤的眼神,充滿了溫情與疼愛。

「什麼事這麼開心吶?」

陸遊龍笑聲未落,蕭振威與平五娘攜手站起了身來。看兩人滿面紅光,神采奕奕,想必此番感悟,給他們帶來的好處,定然十分巨大。

誠然,此次感悟,不光給他們播下了成就聖魂境的種子,更還打下了堅實的根基。

陸遊龍笑著道「我們再開心,怕也不及兩位開心吧?看來我有必要提前恭祝兩位晉級聖魂境。」

眼見蕭菲菲與陸遊龍並肩而立,當真是十分般配,蕭振威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不復之前對陸遊龍的凶神惡煞,臉上倒是流露出了一抹笑容,沖他微微點了點頭。

「我們是開心,可最開心的還應該是耀庭啊。怎麼樣耀庭,踏入天格境后,是不是覺得一切都與眾不同了?」

蕭振威這絕對是經驗之談!道門六大境界,天格境絕對算的是一道分水嶺。一旦踏入天格境,對一個修士來說,就如同是發生了一場質的變化!

而這種質的變化對萬東來說,還要更加明顯!

此時的萬東,名義上只是天格初階,可實際上卻有著與神道境強者抗衡的資本。在同齡人中,絕對是超乎想象。

按照這個說法,萬東確實應該開心。可是蕭振威又怎麼知道,萬東心中的那樣一股子與生俱來的緊迫感,仍然讓他覺得自己的進境太慢。萬東需要的是,更快速度的成長,此番突破天格境,他固然是高興,可卻未見得有蕭振威那樣開心。

只是不想掃蕭振威等人的興,萬東隨意的笑了笑,隨即面色一凝,望向蕭振威和平五娘道「蕭爺爺,平前輩,趁著你們都在,耀庭有一事相求……」

不等萬東將話說完,平五娘便一擺手,道「我知道你要求我們什麼。你放心,我平五娘不是知恩不報之徒,剛才陸遊龍救了我一命,我與他的過節,便就此抵了。」

聽平五娘這樣一說,陸遊龍的臉上立時流露出一抹意外之喜,蕭振威也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他還真是有些擔心,萬一平五娘不依不饒的仍舊要找陸遊龍報仇,那他的立場必然十分尷尬。平五娘能主動放棄仇恨,自然是最好。

「五娘啊,你做的對。實際上,陸遊龍他只是個被雇傭的殺手,那僱主才是罪魁禍首,你要報仇,也應該找僱主報。還有,你那個哥哥,行事乖張,作惡多端,你不是就連你都想為天下除害嗎?我看……」

蕭振威正說著,不料平五娘一個狠丟丟的眼神拋過來,蕭振威心中一顫,立時閉上了嘴巴。看他那模樣,將來有朝一日,平五娘過了蕭家的門兒,他蕭振威逃不了,也是個懼內的貨。

「我大哥再壞,那也是我大哥,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

「是是是,我多嘴,我多嘴還不行嗎?」蕭振威哪裡敢頂嘴?只是一個勁兒的訕訕苦笑。

萬東搖了搖頭,道「平前輩能放棄仇恨,選擇寬恕,這的確是件可喜的事情,然而我要求兩位的,卻並不是此事。」

「咦?那你求我們做什麼?」蕭振威和平五娘相視一愣。

萬東並不急著回答,神念掠過儲物戒指,華光一閃,在幾人的面前,立時便多了一顆光潔如玉,足有一人高的巨蛋。

在場幾人,若是輪到見識,萬東哪怕連慕彤只怕都有不如。萬東一將鯤鵬蛋拿出來,立時便引起了一陣驚呼聲,就連蕭振威,平五娘,陸遊龍這樣的人物,也是不例外。

「這……這難道是鯤鵬蛋!?」蕭振威伸手輕撫巨蛋,立時便感覺到,一股無比充沛的靈氣,浩浩蕩蕩的透過他的掌心,只鑽入了他的體內。其中所蘊藏著的生機之強,超乎他的想象。

「不錯!這一定是鯤鵬蛋無疑!」不等萬東回答,陸遊龍便先開了口。

「鯤鵬這種仙獸,不光強大,位於仙獸之巔,更十分高傲,從來也不肯輕易向人屈服。以至於殺鯤鵬容易,可要將其馴服卻是難上加難。鯤鵬對自己如此,對自己的後代,更是無比珍惜。傳說鯤鵬臨死之前的最後一件事,定是將自己所生之蛋摧毀。因此,這鯤鵬蛋才會無與倫比的珍貴,如果不是絕大的造化,是萬難得到的。」

平五娘圍著鯤鵬蛋不停的轉圈感嘆道。

「這鯤鵬蛋要想孵化,孵化者必須達到天格境以上的修為,以全身的道氣灌注其中,方才能夠孵化。耀庭,你現在已是天格境,是想要將這鯤鵬蛋孵化是吧?」陸遊龍略一尋思,便明白了萬東的意思,笑問道。

「不錯!現在正是孵化鯤鵬蛋的最好時機,而且旁邊還有應龍血,若是以應龍血喂之,說不定這枚鯤鵬蛋所孵化出來的鯤鵬,有相當大的機會衝擊神獸境,那可就了不得了。」

攻婚掠情,二爺的心尖前妻 想到這一點,就連蕭振威都有些激動,嗓音微微發顫。

跟這樣既有閱歷,又聰明的前輩講話,就是省力氣,根本就不用多說話。

萬東急忙沖蕭振威,平五娘一抱拳道「請兩位為我護法!」

「哈哈哈……固所願,何需言請?」

此時孵化鯤鵬的一切條件,皆已具備,萬沒有不將其孵化的道理。又有蕭振威和平五娘這兩大強者為自己護法,萬東那就更是放心了。

長吸一口氣,定了定心神,萬東徐徐的將手抵在了鯤鵬蛋上。心念微微一動,他體內的道氣,便分出了一股,小心翼翼,試探性的湧入了鯤鵬蛋。

而當他這一股道氣湧入鯤鵬蛋的一剎那,那鯤鵬蛋竟然就像是夜明珠般的亮了起來,熠熠生輝,甚是奪人眼球。

萬東還沒顧上細細欣賞,一股無與倫比的吸力,陡然從鯤鵬蛋裡面迸發開來,還沒等萬東做出反應,他體內的道氣,便已如同失控般的,近乎於瘋狂的向著鯤鵬蛋里涌去。

而萬東的手,也好像是在鯤鵬蛋上生了根,竟是無法收回。得虧萬東之前便已經了解了這一切,否則非慌了神兒不可。

鯤鵬蛋的孵化,一旦開始,便不可中止。一旦失敗,鯤鵬蛋必死不說,就連孵化者也是凶多吉少。

萬東算是見識到了鯤鵬蛋的貪婪,他體內的道氣,流失的速度之快,遠遠的超過了萬東之前所經歷的任何一場殘酷戰鬥。

萬東雖然名義上是天格境,可他此時的修為卻已堪比神道初階,即便如此,似乎也滿足不了鯤鵬蛋的『貪婪』。逼的萬東,不得不將玄天悟神訣運轉到了極致,以最快的速度,儘可能的彌補道氣的流失。

蕭振威和平五娘雖然看出了萬東的吃力,卻也是莫可奈何。這孵化鯤鵬蛋只能由一個人來完成,不能中止,不能換人,甚至都不能伸手相助。

好在萬東並沒有讓他們擔心太久,約莫一個時辰后,就在萬東的面色變得如紙一樣蒼白的時,只聽咔嚓的一聲,巨大的鯤鵬蛋上,陡然裂開了一道縫隙。

「要孵化了!耀庭,加把勁兒!」蕭振威心神一振,直忍不住喊了起來。 萬東一聽,也管不了那許多了,喉間發出一聲悶哼,體內的道氣,好似不要錢般的全力向鯤鵬蛋灌入,那種好像被抽空的感覺,直讓萬東的腦袋不停的傳來陣陣眩暈。那感覺,哪裡還是站在堅實的地面,簡直就如同立在狂嘯的海面。

在萬東這近乎於瘋狂的催動之下,那鯤鵬蛋上的裂縫,由里到外,逐漸的擴張開來,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