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什麼?」

「你下次能不能省去誘拐的語氣,那樣有點像惡魔做交易時候的樣子。」知道梅丹佐肯定不知道什麼是人販子,伊澤只好換了一種稱呼。看著對方溫和的笑容一點點僵硬,他又好心地補充了一句「可能其他天使不會這麼想。當然,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吧。」

惡魔?!梅丹佐覺得臉上的笑容無法抑制的龜裂,這還是第一次有天使這樣形容自己。

身為七大天使之一的梅丹佐,雖然沒有拉斐爾那麼拉風的派頭,但也是天堂不可小覷的六翼熾天使。代表智慧靈銳的梅丹佐,每到摘洗日的時候,都有大批的二翼、四翼天使成群結隊請求自己普光降澤。眼前這個小鳥一樣的二翼竟然說自己是誘騙罪責的惡魔!

簡直是從未有過的侮辱!

還沒等梅丹佐緩過神來,伊澤下一句話就讓他徹底凌亂了。

「不過,惡魔一定比你好認吧,至少不會見誰都笑。雖然我覺得你笑的挺假的。」

笑的假?!這是標準的微笑,特別高端大氣上檔次好嗎?!如果不是……他會連禮拜都不做就來千方百計哄他跟自己走嗎!

梅丹佐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了人,怎麼看眼前這小子也和那人說的不像啊,到底準不準啊。

「書上說的那些惡魔不是都會說假如你聽我的,我會給你寶石和美女;或者你按我說的做,我就給你想要的,讓你無所不能什麼的。所以,我覺得大叔剛才的語氣特別像。」伊澤的笑容特別燦爛,一臉天真。

大大大叔?梅丹佐深吸一口氣,總算忍住想要動手的衝動。不過,他心裡卻有些起疑「既然這樣,你為什麼還要跟我走?」

「因為,你說會給我想要的東西。我也想知道……」伊澤加深唇邊的笑意,目光輕輕地投向還在吟唱的拉斐爾,柔光從背後打過來,將他的半邊臉籠罩在陰影里,看不清表情「我想要的是什麼。」

梅丹佐的眼眸猛地縮緊,嘴角的笑意卻更加深刻。直到此時,他才稍微放下心來。

這麼有趣的孩子,即使不是那個,也應該會很有趣吧。

伊澤跟著梅丹佐越飛越遠,逐漸忘記了回去的路。經過的兩邊雲彩越來越輕薄,穿梭其中的光芒五光十色,顆粒狀地水霧懸挂在半空,襯著紫幻流光的氤氳更加奇妙,空氣中還伴隨著一種淡淡的冰雪般的清香。

注意到沿途的變化,伊澤的眼神微凝,興緻盎然地看了看前面的梅丹佐,又將目光轉到前方。

又飛了一會,兩人才在一處宏偉的宮殿處停下。

梅丹佐沖裡面守衛的天使點了點頭,直接帶著伊澤飛了進去,直到最裡面一道金門前才落地,推門走了進去。

伊澤不動聲色地看著宮殿里華麗的裝飾,默默地跟著梅丹佐走到最深處。

「……還要牛奶嗎?」

「不要,端下去。」

「多喝牛奶對您目前的身體好。」

「不要讓我重複。出去。」

伊澤跟梅丹佐還沒走進去,就看見一個天使端著杯鮮牛奶走出來。剛要把目光收回來,只看見那個天使展開身後四翼,飛走了。

伊澤的眼角微微挑起,用四翼天使作侍從么。

梅丹佐沖伊澤笑笑,領他走進房間。

房間的中間有個水池,片片白雲漂浮在周圍。砌池壁的轉泛著耀眼的銀色,在水光的折射下碎成無數顆小鑽石。裡面的水是湛藍色,從高處叮咚留下。地上是白色羽毛鋪成的絨毯,潔白的讓人無處落腳。

裡面明明沒有什麼裝飾物,大而空曠就像是另一個空間。但是給人非常奢華精緻的感覺,彷彿連角落之處都花費了極大的功夫。

在一連串雲朵裡面趴著一個小孩,當梅丹佐和伊澤進入房間之後。他先是看了看梅丹佐,後來便把目光落在了伊澤身上。

小孩穿著乳白色中長袖的對襟衫,露出一段蓮藕般胖乎乎的手臂。衣扣和袖口分別用了兩種不同顏色的寶石,腰帶上綉著金色,圖案精緻高貴。粉嫩嫩的小臉,肉嘟嘟的嘴唇輕輕翹起,又大又圓的眼睛彷彿兩顆閃亮的黑曜石,水潤潤的。即使他的神情很嚴肅,依然給人稚嫩乖萌的感覺。

「就是他?」小孩從雲朵里抬起手臂支著下頜,故作老成地審視伊澤「你確定?」

伊澤不知道小孩要幹嘛,倒是很確定那個「他」是在指自己,所以老實地站在原地任小孩打量。

「是,按照指示不會有錯的。」梅丹佐不咸不淡地回答,語氣帶著不易察覺的恭敬。

似乎明白梅丹佐沒開玩笑,小孩不是很高興地點點頭:「行了,你出去吧。」

梅丹佐看了看伊澤,低頭走了出去。

「你叫什麼?」小孩依然躺在雲朵上,神色懨懨。

「問別人名字之前不應該先介紹自己么?」不管那個四翼天使侍從還是梅丹佐的態度,都不妨礙伊澤在小孩面前的隨意。「你說呢,小傢伙?」

小孩平靜的神色終於被打破,他錯愕地看著伊澤,似乎怎麼也沒想到伊澤會拿這樣的態度對待自己。粉嘟嘟的嘴巴微微張開,又黑又亮的眼眸獃獃地看過去,像只軟糯的呆萌小獸。

「你這個該死的……」

伊澤完全不吃這套,打斷小孩的話「不說,我走了。」

「喂!」小孩也顧不得擺架子了,他著急地揚起頭,瞪大眼睛,很生氣的咬咬嘴唇。可能看出伊澤真的會轉頭走掉,這才不甘心地嘟囔:「路西菲爾!」

「你說什麼?聲音太小,我聽不見。」看著小孩生動的表情,伊澤不禁壞心眼地想逗逗他。

果然,小孩炸毛地放大聲音「路西菲爾! 婚後試愛:你好BOSS大人 路西菲爾!該死的!你是聾子嗎!居然聽不見!」

留在原地的伊澤抬眼看向小孩,嘴角微揚「伊澤。」

作者有話要說:本文路西法成為路西菲爾小孩的原因,也是由於受傷,這個設定來源於天神右翼。但是這一點相似又不以標上同人,璃少查過別的也有記載天使受傷會使能量退化比如失去力量或者回歸生命樹。。。還引入了其他的參考資料,所以大家就當是各種綜合的同人文吧。 路西菲爾雖然在伊澤眼裡就是一個小毛孩,但他的宮殿規模卻著實讓伊澤吃驚。

普通天使的生活是怎樣的,伊澤最開始的那幾天看得很清楚。而路西菲爾不止和他們不同,甚至超出他們很多倍。

不光地毯是二級飛行獸項窩的羽毛,睡的床是千年才能凝結成巴掌大小的雲旦玉,這種玉石接觸到天使的聖光會自然發出燦爛的光澤,軟若雲朵也堅固地可以防衛任何攻擊,並且帶有極強的治療作用;被褥服飾都是天霧絲,那種穿在身上猶如薄霧,輕盈纖柔,輔助作用可以加快翅膀的飛行。再說他吃的果蔬,喝的聖水,用的器皿……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

不過小孩,不對,路西菲爾從來不當一回事。心情不好說摔就摔,說砸就砸,連堅硬異常的雲旦玉也被挨了數腳。

「又是這種東西,拿走!我不要!」路西菲爾看了眼端上來的牛奶杯,扭過頭拒絕。

「可是您的身體……」雙手舉著托盤的四翼天使一臉為難地看著路西菲爾,想要繼續勸說又怕得罪他。即使後面半句沒說出口,絲毫沒有移動的雙腳表明他不看到小孩喝下去牛奶就不罷休的決心。

路西菲爾氣呼呼地拽下衣服上的飾品丟到四翼天使身上,氣呼呼地瞪著他「出去!」

「您……」四翼天使讓托盤浮在半空,雙手拾起跌落的寶石扣。

在宮殿里逛了一圈回來的伊澤正好看到惡主欺仆,他看小孩窩在雲朵里耍脾氣,上前接過托盤「你先下去吧。」

「可是……」四翼天使抬頭看到伊澤,認出這是前幾天梅丹佐大人領進來的,身為宮殿里的侍從,他們早就被告知眼前這個人跟耍脾氣的那位一樣,都是不能得罪的。雖然不敢忤逆伊澤的話,卻還是不放心。

天使的等級和武力成正比,越高級的天使他的戰鬥力就越強,在天堂得到的尊敬和服從的分量就越重。這種弱者順服於強者的規則自來就有,已經植根在他們的意識里。

而直觀目測等級的特徵,就是從翅膀的多少來辨別。

四翼天使對待路西菲爾的態度,讓伊澤更加確定,這位只會耍脾氣的小孩不可忽視。

他好脾氣地對四翼天使笑笑:「放心吧,這裡交給我,如果有事我可以隨時叫你。」

話說到這份上,四翼天使只好低頭走出房間。

「該死!區區一個四翼竟然聽你的!」小孩又拽下來一顆扣子朝伊澤扔過去,冷冷地說「你有什麼值得讓他害怕的。」

伊澤抓住丟來的扣子,一手端著托盤向小孩走去「他不是怕我,他只是因為你才會聽我說一句。或者,你喜歡讓他留在這裡繼續勸你喝牛奶?」

想了想似乎覺得伊澤說的有理,路西菲爾沒有再向他扔扣子,態度卻還是很差「那又怎麼樣,我不想做的事誰來也沒用。」

「我知道,所以叫他走了。」

在伊澤距離路西菲爾還有幾步距離時,小孩微蹙眉頭看了看托盤,眼裡閃過一絲譏諷,語氣不善地說:「你不會認為我會聽你的喝下去吧。」

這小孩還挺機靈的。

伊澤把手裡的扣子還給路西菲爾,隨後端起牛奶悠閑地喝了起來,邊喝邊感嘆:「我才沒那麼多精力,既然你不喝,也別浪費了,這可是好東西。」

「你……」沒想到對方連勸都不勸,不眨眼睛地全部喝了下去,路西菲爾之前準備的說辭全都用不上了,他本來還打算趁機教訓伊澤呢。

咕咚咕咚喝了一整杯,伊澤滿意地舔舔嘴角,坐在了一處白綢軟絲編製的軟榻上,軟榻四角綴著掏空獨角獸的角做成的風鈴,輕輕地觸碰會發出清脆空靈的響聲。

「以後送來的牛奶不想喝都給我吧,我幫你解決。」

小孩聞言嘲諷地揚起嘴角,稚嫩的臉上出現這種神情卻一點不突兀,反而有種說不出的高貴。「以後都幫我?只要你做得到。」

「怎麼?你不相信我么?」反正沒事做,伊澤也不介意跟小孩扯皮「雖然每天喝這種味道時間久了會很膩,不過你可以想想在裡面加點東西,換成別的或許就很容易接受了。」

路西菲爾將頭扭向旁邊的雲朵,似乎在很認真地觀察外部形狀。 逍遙小閑人 不過,伊澤留意到他的耳朵動了動。「牛奶喝多了一定會很膩,如果加點其他東西,換成你喜歡的味道,可能就……算了,反正你也沒興趣。」

伊澤故意關注下對方的反應,雖然小孩還是沒開口,不過嘴卻微微嘟了起來,明顯有些不開心。

心裡暗笑小傢伙還挺會擺譜,目光卻停留在耀眼的金色髮絲上「你的頭髮是不是太長了?要梳小辮子么?」

路西菲爾冷冷地橫過來一眼「出去!」

伊澤聳聳肩,嘴角還掛著笑意「不喝牛奶,水果還要麼?」

路西菲爾冷淡地裝沒聽見。

毫不在意對方的冷暴力,伊澤還在極力推銷:「不喝牛奶又不吃水果,小心一輩子都長不大。」

還是沒反應。

「難道你不怕缺乏營養長不出翅膀?」

路西菲爾終於抬眼看向伊澤,眼角挑起,眸底滿是譏誚嘲弄,面容卻平瀾無波「你以為天使的翅膀只要吸收了足夠多的營養就會越長越多?愚蠢。」

「不試試怎麼知道?」伊澤不動聲色地挑眉。

原來翅膀的數量和等級都是與生俱來的,按照天堂悲憫眾生的原則來說,這不就是……放屁嘛。

「如果有用,這裡每個天使都可以變成六翼,你覺得還會出現二翼和四翼嗎?」路西菲爾用一種你長了豬腦子的眼神望著伊澤。「我就算不用牛奶,也沒什麼關係,反正我本來也不需要,如果不是……」

說到最後,路西菲爾突然收住,明顯不想多說「快去給我拿一件新的衣服!這件破破爛爛的怎麼穿!」

路西菲爾今天穿的衣服只有兩個寶石扣,如今都被他拽下來,輕飄飄的衣衫浮在中間,伊澤隱隱可以看到小孩白嫩嫩有些凸起的肚肚。

倒不是有多胖,大部分只是嬰兒肥。不過,伊澤依然有點忍不住想笑。

路西菲爾也發現伊澤在看自己的肚子,他惱羞成怒地拉緊衣襟「看什麼!快去給我拿衣服!」

伊澤拿著托盤往外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回頭對路西菲爾說「小傢伙。」

又圓又亮的眼睛看過來。

「你的小肚肚太肥了,該減減了。」

說完,不等小孩做出反應,直接走出去,關門。

將手裡的托盤交給留守在走廊的天使,又吩咐他去那件新衣服給路西菲爾後,伊澤搖搖晃晃地來到後花園。

說是後花園,其實就是宮殿後面一大片種植花草樹木,還有新鮮果蔬的地方。這裡有多大,伊澤不知道。不過,這幾天他張開翅膀可勁飛也沒看到花園的盡頭。

路西菲爾吃的水果等食物大多都是在這裡採摘的,新鮮又方便。只有極少數珍貴或者罕見的物種,才會派專門的天使每天送過來。可見,這裡的品種差不多涵蓋了天堂上的所有。

這幾天伊澤不是在宮殿里陪小孩扯皮,就是來這裡散散步順便摘點東西拿回去吃。雖然走不全裡面所有地方,不過很大一片他摘過東西的地方,都記得是怎麼走的。

意外的,這次不止他一個人在後花園。

這裡雖然守衛的不是那麼密不透風,但外界的天使想進來也很困難,更何況他們也沒有那個膽量和能力。就算真的是硬闖進來,那些護衛也不可能安靜地站在原地。

眼前這個天使,應該比那個梅丹佐差不了多少吧,或者比他的能力還要強。也可能是路西菲爾認識的熟人,抑或是地位相持平的對手。

不著痕迹地掃了眼對方身後還沒收起的六翼,伊澤笑容燦爛地打招呼「你好,想吃什麼告訴我,我可以幫你摘。」

花園裡有不少他最近種下去的新品種,就算不是什麼寶貴的植被,但也不想被別人無意間破壞掉。

來人似乎沒料到伊澤的這種態度,輕微的怔愣后,他點點頭「我不是來找吃的。」

「不吃東西,那就是迷路了。這裡是路西菲爾大人的宮殿,如果你找不到回去的路,我可以派天使送你一程。」

「迷路?」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六翼天使輕輕笑出了聲。他的面容清冷,這一笑卻帶出了一絲陰柔的媚氣「我沒有迷路。」

只是去下面辦了點事,怎麼那人的宮殿里來了個新面孔,不止身份是低微的二翼,還可以獲權隨便進出一般侍從不得進入的後花園。

真是有趣。

「所以……?」伊澤差不多已經猜到了六翼的目的,不過他還是希望對方能夠親口解釋。

對方果然好脾氣地進一步解釋,只不過——

「飛得有點累,中途停下來歇歇。」

作者有話要說:玩酷跑眼睛快要瞎掉了┭┮﹏┭┮ 要不是時間地點不對,伊澤真想將手裡的籃子摔在那人臉上。

不管對方有什麼目的,只要不來破壞他的菜園子,一切都好商量。

「現在還累么?如果不介意,我領你進房間里歇歇怎麼樣?」伊澤輕笑道「雖然這裡的主人不是我,不過我說的話還算管用。」

六翼天使抬起頭,銀色與金色的雙色眼眸中閃過片刻驚訝,不過臉上依然沒有任何波瀾。

伊澤沒有在意六翼天使心中的疑惑,而是加深了唇邊的笑意:「可能你還不認識我吧,我叫伊澤。 終極透視眼 算是那小孩,哦,路西菲爾的……」

想到自己這段日子不僅照顧路西菲爾的衣食住行,心理情緒,甚至連這個月剛結算的全部費用都是經由他的手。

「應該算是他的監護天使吧。」不理會六翼天使臉上微微震驚的表情,他理所應當地反問:「那麼你的名字是?」

六翼天使斂起眼裡的驚疑,語調上揚「我叫沙利葉。」

初到天堂,知識與經驗還很淺薄的伊澤只是禮貌性地點點頭,算是聽到了。其實不論是梅丹佐還是沙利葉,對於他來說都是一樣的。他只知道對方是六翼,有個名字,至於他們具體是什麼地位、在天堂充當什麼角色,他都不在乎。

沙利葉在報出自己名字的時候,就開始著重留意伊澤的表情。哪怕是一絲一毫的變化他都看在眼裡,但是眼前這個渺小卑下的二翼不只不驚訝,甚至連點其他特殊的反應都沒有,實在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按理來說,即使宮殿那裡面的人跟這個二翼說過自己,他的眼裡也應該留有正常的驚訝或是敬仰,為什麼就只是很平靜

的點點頭呢。

「你沒什麼想問的嗎?」沙利葉不死心地問了句。

「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

有了前兩次的經驗,沙利葉只是輕微的怔愣之後就反應過來。邪魅的眼神中帶了一絲驚訝,意外之餘又多了一抹興味。「如果我要是說不離開呢。」

「隨你,」伊澤無所謂的聳聳肩「我還有事就不陪你站著吹風了。」

「你不怕我意圖不軌嗎?這麼放心我一個人在這裡?」

伊澤走過幾步,沒有回頭再看沙利葉「不然要怎樣,你六翼我二翼,難道要我不自量力地趕你出去么?如果你真的想做什麼,不用我,有天使會來請你離開。」

說完,不等沙利葉再說話,走進一片草莓地。

伊澤將籃子放在身旁蹲下,扒開一片綠葉,顆顆碩大的紅色果實顯露在眼前。他挑著大的紅的摘了幾個,又采了幾片長得勻稱好看的綠葉。

草莓地旁邊的是葡萄架和樹莓叢,再向遠處走有菠蘿、山竹、西柚、椰子等水果,這些需要不同條件生長的植物能在一個地方生長很奇妙。

伊澤拿著籃子走走停停,不同種類的水果都摘了一些放進去。籃子是加持法力的,所以不用擔心裝不下。

沙利葉好奇地跟在伊澤後面,他不明白這些植物的果實要拿來幹什麼用。作為熾天使是不用吃東西的,不過為了享受或者打發時間,他有時候會吃些食物。但是他所吃過的,都是經過加工的,從來沒有見過原材料,也沒吃過這種剛摘下來的果實,所以他不明白伊澤摘這些東西要做什麼。

不得不說,在天堂存在千年的天使,有時候認準一個模式,就不會輕易改變,也懶得去嘗試。

只歡不愛:億萬新娘要改嫁 伊澤抬頭看了看沙利葉盯著手裡果實的樣子,一陣無語。他的指尖冒出一股清水,將手中的蓮霧洗了洗,遞過去說:「給,嘗嘗。」

沙利葉慢慢接過形狀怪異,外表深紅色的果子。

看他在手裡左右看著也不吃,伊澤伸手「不吃就拿回來,這種水果很不容易長成的,別浪費了。」

「誰說我不吃。」沙利葉妖冶的眸子上挑,慢慢咬了口果子。蓮霧裡面的汁液清甜,酸酸的缺沒有植物應有的澀麻感。

顯然沒想到小小的一顆能有如此好的味道口感,沙利葉聞聞還沒吃掉的果肉,一股芬芳的清香淡淡飄來。

「這是什麼?就是這麼吃的嗎?」

「蓮霧,怎麼吃都可以,隨你喜歡。」

「你還有嗎?……」

「喂!你們在幹什麼!」

一聲大喊打斷兩人的對話,伊澤看過去,發現路西菲爾不知什麼時候走進了花園裡面,神色不虞地看著他,似乎很生氣「伊澤你在幹嘛!還不回來!」

伊澤拿起籃子,很快就走到了路西菲爾的身邊,他從籃子里拿出幾顆櫻桃和藍莓「喏,你喜歡酸一點還是甜一點的?」

路西菲爾臉色陰沉地說「誰讓你私自離開房間的?是不是覺得你在這裡住我沒有約束你,我就不會對你怎麼樣?還有,我不吃這種草里長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