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抵抗!」

感受著這種波動衝擊血肉筋骨時所帶來的難以言喻的痛楚,離央本能地就要抵抗這種波動,但太儀鼎卻是及時地傳音阻止了他。

「太儀,這是怎麼回事?」

離央依言忍住了痛楚沒有抵抗,但自然是要向太儀鼎問明這是什麼情況。 「嗯,你做了明智的選擇,放開心神。」楊鳴吩咐了蔣平一句后,就將一個傀儡圖案印在了蔣平的額頭,片刻后,蔣平恭敬的起身拜道:「蔣平見過公子。」

「好,你現在去將門外的修士帶進來吧。」楊鳴對蔣平說道,原來,剛才門外又來了兩位修士。

蔣平領進來的是兩位金丹初期修士,身材魁梧,容貌也有幾分相似,進門后,打量了楊鳴幾眼,徑直說道:「這位便是僱主吧,我叫羅威,這是我兄弟羅禮,此來想先問問僱主,打算雇傭我們兄弟完成什麼任務?」

楊鳴見到兩名金丹修士,心裡也是頗為滿意,點了點頭,說道:「兩位都是散修吧。」

「這,這有什麼干係嗎?」羅威奇怪的說道。

「大哥,此人分明就是譏諷我們,若不是散修,誰會來接他這雇傭任務?」旁邊的羅禮大大咧咧的說道。

一旁的羅威也沒有組織羅禮的動作,也不言語,只是那樣靜靜的看著楊鳴。

「呵呵,我只是想問問兩位可有把握突破到元嬰期。」楊鳴倒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旁邊的蔣平也露出奇怪的笑容。

「你到底什麼意思,若是不說清楚可休怪我兄弟無禮了。」性子憨直的羅禮忍不住道。

「倒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想給兩位一番機緣罷了,」說著拿出一瓶丹藥放在旁邊的茶桌上,打開瓶口,任由二人用神識觀察,接著,楊鳴一瓶一瓶的丹藥取出,放在桌上。

兩人開始聽到楊鳴的話時感到有些奇怪,但隨著楊鳴一瓶一瓶的丹藥取出,兩人的神情也不再淡定起來,原來,剛開始楊鳴只是取出了一瓶瓶的極品金靈丹,但隨後,極品清神丹、極品培嬰丹、極品百草丹都被楊鳴取了出來。

看到楊鳴隨手拿出上百顆自己夢寐以求的各種極品丹藥,羅威忍不住用手肘碰了碰羅威,使了個眼色,但羅威卻嚴厲的瞪向羅禮,轉頭恭敬的向楊鳴拱手道:「不知先生所說的機緣是什麼意思?」

「你很不錯。」楊鳴滿意的看著羅威說道,同時,楊鳴身後以及院子中同時升起了三股金丹巔峰修士的威壓,這讓剛才還有些許妄念的羅禮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就是羅威,也不禁慶幸剛才自己的識趣,他就猜到,楊鳴若是沒有把握拿捏他們兄弟二人又怎會如此輕易的財露於白。

「臣服於我,從此你們兄弟再也不會缺少修鍊資源,莫說元嬰期,就是化神期也不無可能。」楊鳴緩緩的說道。

「先生此言當真?」羅威忍不住心動道。

「自然,莫非我展示的實力還不夠么?」楊鳴平靜的看著羅威說道。

感受到楊鳴的目光,羅威感到一股莫大的壓力,轉頭與羅禮對視了一眼后,雙雙跪在地上,叩拜道:「羅威(羅禮)見過先生。」

「嗯,你二人放開心神。」楊鳴吩咐了一句,就將兩道傀儡圖案朝他們的額頭印了過去。羅禮倒是沒什麼阻礙,那羅威在掙扎了幾秒后才任由圖案進入了識海。

片刻后,兩人起身,恭敬說道:「見過公子。」 「築基境,就是為未來的修鍊之道打下基礎,對於修鍊者而言至關重要!」

太儀鼎的器靈再次回歸本體后,似乎極為虛弱的樣子,就連給離央的傳音都無法一次性傳完,而是停頓了片刻后才繼續傳音道:

「其中對修鍊者影響最深遠的便是道基,道基的好壞決定了修鍊者修鍊之道的寬窄,其次在突破築基境之時,修鍊者的生命層次會經歷一次蛻變,而你現在就處在生命層次的蛻變之中,只有過了這道坎,才算真正的打開了修鍊的大門!」

太儀鼎一口氣將築基境的本質都傳音給離央后,似乎更加虛弱了。

「原來如此,生命層次的蛻變么!」

收到太儀鼎的傳音后,再結合這時自己的特殊狀態,離央有所明悟,因為他這時也感應到了在奇異波動的沖刷下,自己的血肉筋骨正在發生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蛻變,雖然這其中伴隨著巨大的痛楚。

另有一點便是,隨著奇異波動的加強,更是直接作用在自己的識海上,使得識海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說,離央感到自己的精神靈識正在不斷的壯大著,同時煉神道也自動運轉起來,促進識海的蛻變。

原本識海是在突破築基境之時,才會被開闢出來,同時這也是突破築基境時的一個關鍵,但離央的識海已先一步開闢出來,所以這次反而促進了識海一次難得的蛻變。

「太儀,恩不言謝,你就好好地恢復吧!」

知道了自己是處在了生命層次的蛻變狀態時,離央的心情也放鬆了下來,同時也對太儀鼎傳音表達了他自己的態度。

離央知道,自己之所以一路走到至今,完全是因為遇到了太儀鼎,雖說太儀鼎平時一直沉寂不動,但總是在關鍵時刻引導並幫助自己,這份恩情他自是不會忘。

而他也知道太儀鼎對自己也是有所求的,所以不怕沒有報恩的機會。

心中念頭閃過時,離央的心境也迅速寧靜了下來,靜心感受著自己身體此刻全方面正在發生著的蛻變,至於蛻變過程中的這點痛楚對他而言不算什麼。

這蛻變的過程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足足持續了大半個月後,離央身體的蛻變才結束,但離央卻也沒能立即感受自己身體蛻變后的具體變化。

因為隨著身體蛻變的完成,奇異波動重新收斂進七彩漩渦時,七彩漩渦在一次收縮膨脹后,猛然爆開,強烈的七彩光芒直衝出離央丹田,不僅映照得修鍊室大放異彩,甚至透出了洞府之外,在外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七彩漩渦。

「啾啾!」

正雙爪抱著一塊靈石修鍊的青鳥,被這忽然的動靜驚醒,等它回頭看向洞府時,看到了一個七彩漩渦正開始轉動了起來。

「啾啾……」

下一刻,青鳥口中發出了一聲驚懼的鳴叫,全然顧不上爪子中一瞬間化為粉末的靈石,連忙打開陣法,化作一道青色電光逃離而出。

青鳥之所以如此,是巨大的七彩漩渦轉動間,不僅瞬息間吸幹了它的靈石,甚至還要掠奪它的妖靈力以及一身修為,要是跑得慢,說不定得被吸干。

洞府修鍊室中,離央盤坐在地,周身有七彩霞光流轉不休。

此刻,離央的心神完全被他丹田中出現的一座小島吸引住。

「難不成這就是我的道基?」

就在丹田中的七彩光芒逐漸柔和下來之時,離央發現在七彩漩渦爆開的地方,竟是出現了一個畝許大小的五色小島。

而在五色小島的中心,還有一個三尺見方的池子,池子之中隱約還有一團朦朧霧氣沉浮著,不過等離央的心神再次看去時,那團朦朧的霧氣不見了,就彷彿不存在一般。

「莫非是我看錯了?」

看著空蕩蕩什麼都沒有的池子,離央忽然感到自己的精神有些恍惚,有些懷疑剛才是不是他的錯覺。

「那是……一個磨盤!」

下一刻,當離央的心神掃過整個丹田時,想再看看還有什麼其它變化的時候,忽然發現在五色小島正對著池子的上方,居然虛浮著一個黑白兩色的磨盤。

也就在離央發現磨盤之際,虛浮在小島池子正上方的磨盤陡然轉動了起來,而這一轉動,離央感到體內的靈力竟是不受自己的控制,瘋狂地湧向黑白磨盤。

只是那麼片刻間而已,黑白磨盤便一下子抽掉了離央體內七成的靈力,並且沒有要停下的意思,一副誓要把離央靈力抽乾的模樣。

離央大驚,哪裡料得到黑白磨盤竟然會這般瘋狂地抽取自己的靈力,為了自己不被抽干靈力,鍊氣訣全力運轉的同時,離央還一口氣將自己剩下的所有靈石都傾倒了出來,才勉強跟得上對靈氣的需求。

與此同時,離央洞府上的巨大七彩漩渦也瘋狂旋轉了起來,方圓數十里內,有狂風驟起,大量的靈氣都朝著離央地區洞府匯聚而來,進而被巨大的七彩漩渦吞噬。

「咦! 腹黑寶寶:邪惡總裁霸道愛 那是……」

正擔心靈石不夠的離央,忽然又發覺黑白磨盤對靈力的抽取速度開始放緩了下來,連忙又將心神沉入丹田,卻是看見在磨盤的上方,有一個小型漩渦,從漩渦之中,竟是有濃郁到極致的靈氣灌入磨盤之中。

「總算不會被抽幹了!」

見到這一幕的離央,雖然不知道怎麼會另外有靈氣進入自己的丹田,但終究解決了自己對靈氣的燃眉之急,鬆了一口氣。

很快的,在離央心神的關注下,飛快轉動中的黑白磨盤,居然開始有清澈的液體凝聚出來,並滴落在五色小島上的池子裡面。

而隨著清澈液體的滴落,離央驚奇地發現五色小島彷彿活過來了一般,其上五色霞光流轉不休,更是出現了一種莫名的律動。

在第一滴清澈液體落下后,黑白漩渦的轉動速度也漸漸放緩,直至第十六滴清澈液體落下時,在磨盤上方的漩渦淡化消失,而磨盤的轉動速度也降到了最低。

眼看磨盤恢復了正常,離央的心神立即來到小島上,此刻原本空蕩蕩的池子,底部鋪了淺淺一層清澈液體。

「果然是靈力凝聚而成的靈液!」

一番感應下,離央確定了池子中的清澈液體,乃是自己靈力液化而成,而這其中的一滴,就相當於自己一身的靈力總和了。

「道基一成,自己也總算是突破至築基境了,如此壽元便也得到了增長!」

洞府修鍊室中,離央的眸子緩緩睜開,看著地上厚厚一層的靈石粉末,目中閃過一絲肉疼之色,但在感應到了自己的修為後,那絲肉疼之色化作了輕鬆之色。 「起來吧,你們三人就在此處負責接待其他來此的修士,這些資源就放在這裡,這幾具傀儡也暫時聽從你們指揮,務必要讓他們加入我們才是。」楊鳴也懶得繼續招攬,索性安排羅威三人在這裡接待其他人,反正無非是威逼利誘而已,傀儡和資源都在這裡,剩下的,就看他們的能力了。

說完走進裡屋,臨走時吩咐道:「其餘七人到齊后,再來裡屋喚我。」

「是,公子儘管休息。」 魅力游戲劍士 羅威三人恭敬的向楊鳴施禮道。

走進裡屋,楊鳴也不管外面發生何事,自顧自的拿出大衍神訣修鍊起來,其實這也是他對羅威等人的一個考驗,畢竟,不可能每次都要他來招攬修士,現在就可以趁機看看他們的辦事能力,以後也方便安排他們做事。

下午天色漸暗時,羅威才來到楊鳴所在的房間外面,恭敬的說道:「公子,人已經到齊了。」

楊鳴恢復了本來面貌,走出房間看著羅威問道:「都答應加入了嗎?」

「是的,公子。來的都是散修,公子也知道我們散修平時的辛苦,為了賺取修鍊資源哪個不是用命去換的,現在公子既然答應給他們提供一切資源,哪還有他們不答應的道理?」羅威拱著手說道。

「嗯。」楊鳴點了點頭,邁步走向了會客廳。

來到會客廳,楊鳴神識一掃,發現除了羅禮和蔣平外,其餘七人果然都已經到齊,七人中修為最高的是金丹中期,最低的是築基初期修士。

見到楊鳴出來,七人連忙恭敬的施禮道:「見過公子。」

「嗯,你們放開心神吧。」楊鳴說著就用傀儡圖案朝著他們的額頭印了過去。

片刻后,楊鳴坐在椅子上,對著七人說道:「你們都自己介紹一下吧。」

「稟公子,我叫周詩白,金丹中期修為。」那名修為最高的儒雅中年男子首先說道。

「稟公子,我叫陳克敵,金丹初期修為。」一名年紀不大的青年男子第二個說道。

……

後面的幾人相繼介紹完后,楊鳴看著面前的十人說道:「我一向言出必踐,答應你們的事情就肯定會做到,」說著拿出幾瓶丹藥遞給周詩白,繼續說道:「這些丹藥你們分了吧,以後盡心辦事即可。好了,周詩白、羅氏兄弟、陳克敵,蔣平留下,其他人先散了吧。」

蔣平和其他四位金丹修士留下后,楊鳴拿出兩枚極品結金丹遞給蔣平,說道:「你已經築基巔峰,這兩枚丹藥你拿著,務必突破到金丹期。」

「是,蔣平為公子辦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蔣平拿著極品結金丹,激動的說道。

「好了,至於你們四人,這部功法你們回去修鍊吧,明日再來此處我具體安排下一步計劃。」楊鳴將傀儡秘法的玉簡拋向四人,吩咐道。

「是。」四人恭敬施禮后,便和蔣平一起離開了這裡。

等到幾人離開后,楊鳴在院落周圍布置了幾道陣法后,通過傳送陣回到了九十九號院落。 看著鋪滿修鍊室的靈石粉末,離央右手一揮,一道青光劃過,所有的靈石粉末瞬間匯聚在半空之中。

「這修鍊之道除了天賦機緣以及毅力外,更是一個燒錢的無底洞啊!」

數息之後,所有的靈石粉末凝聚成了一塊足有臉盤大小的白色物體,想到這塊物體之前乃是五萬多塊的靈石,離央不由得又發出了一聲感嘆。

「也不知道在這裡悶了多久,該出去看看了,同時檢測一番自己如今的實力到底增長了多少!」

離央心念一動,將靈石粉末凝聚而成的白色物體給收了起來,隨即從地上起身,一陣舒展筋骨后,走出了修鍊室。

「嗯?」

當離央出了修鍊室,打開洞府大門,看到外面的景象時,臉色忽然沉了下來。

因為離央看到自己的靈田被毀不說,就連花了大價錢從坊市中買來的防禦陣法,也被毀掉。

一出關,便看到如此景象,離央原本因突破至築基境的好心情瞬間就沒有了。

「對了!懶鳥呢?」

當離央目光陰沉地掃過靈田中,被摧殘的只剩枝幹的靈果樹時,忽然想起了什麼,神色不由得又是一變。

「啾啾!」

就在離央擔心青鳥之際,一聲熟悉的鳴叫聲傳了過來,忙尋聲看去,果然看到一道青色光影朝自己飛來,並停在了身前不遠處。

這道青色的光影正是青鳥,在確定了離央洞府恢復了正常后,才重新飛了回來,剛好見到了出關的離央。

「懶鳥你沒事吧?」

看著停在身前的青鳥,離央愣了一下,旋即靈識放出,朝著它覆蓋而去。

「沒事就好!」

片刻后,離央將靈識收回,確定了青鳥並沒有受傷,鬆了一口氣。

「懶鳥,這是怎麼一回事?在我閉關期間,發生了什麼?」

這時的離央,在看到青鳥后,反倒是冷靜了下來,因為他也意識到了,這裡乃是清天峰,更是青府六峰之一,誰敢來這裡撒野。

還有一點,若真有人對自己不利的話,沒道理只是毀掉防禦陣法,便什麼都不做的就離開。

「啾啾……」

不需離央問,此刻的青鳥一看到離央,便對著他不停的鳴叫著,很是激動的樣子,表述著它的不滿。

……

「敢情是我的錯!」

一人一鳥如此溝通了好久后,離央終於從青鳥那裡弄明白了自己的洞府為何會是這般模樣,一時間也是久久無語。

「啾啾!」

看到離央久久沒有什麼表示,青鳥不滿委屈的情緒一上來,一爪子就朝著離央的臉上糊去。

然而,如今突破築基境后,得到了全方面的提升,肉身更是堪比普通的法器,所以青鳥的這一爪子對於離央不過就是撓癢而已。

當然,這也是青鳥沒有動用妖靈力下重手,否則離央的臉怎麼也要被抓花的。

「別鬧!會給你補償的!」

被青鳥這麼一鬧,離央也回過了神來,忙安慰了它一句,不過離央多少有點心虛,因為他現在身上連一塊靈石都沒有,只能先把它給穩住了。

「身上沒有靈石也是一個大問題……」

將青鳥穩住后,離央的目中露出了沉吟之色,不過片刻后卻是想到了什麼,取出了他的身份令牌,靈識放出沒入了身份令牌之中。

「有了!就決定這個了!」

一一瀏覽過任務欄上的消息后,離央的注意力停在了其中的一個任務上,念動間就將這個任務給接了下來。

因為這時的離央忽然想到,自己想要檢測實力,必然要找對手,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做任務。

完成任務的同時,也可以更好地檢測自己的具體實力如何,還能獲得一定的任務獎勵,一舉三得。

「走!懶鳥,我們出去活動活動,悶了這麼久了!」

接下任務后,離央對著青鳥招呼了一聲,身下劍光一閃,直接就御劍離開了清天峰,破入了築基境,體內靈力大漲,更為渾厚,不虞會浪費靈力。

……

「當真是一處靈秀的好地方!」

小半個時辰后,離央御劍降落在了朱丹峰與青庭山之間的一個翠綠山谷內,只見谷中溪澗潺潺,草木豐茂,不時能見到各種靈氣十足的小動物在溪澗邊飲水,給人一種舒適怡神之感。

「啾啾!」

到了這裡后,青鳥也是很是興奮的樣子,一頭扎進了不遠處的灌木中,一陣折騰后,銜著一串不知名的果子飛了出來。

「靈猿的巢穴應該在谷中深處!」

離央看了一眼興緻勃勃的青鳥后,將目光看向了青翠山谷的深處,旋即身形一動,就順著溪澗的上流飛掠而上。

盞茶功夫后,離央順著溪澗而上,來到山谷的最深處,山谷深處,開闊異常,生長著大量的野果樹,雖說是野果,但也蘊含著靈氣,只不過比不上靈果。

「找到了!」

溪澗的源頭,乃是幾處從崖壁上流出的清泉,離央靈識放出,一陣搜尋后,發現在最大的一處流泉后,隱藏著一個狹長的洞口。

靈識沒入洞口,離央發現裡面乃是一個寬闊的山洞,並且第一時間就被山洞中橫在兩塊岩石上的一截枯木吸引了注意力。

「嗷……」

不過這時,一頭睡卧在山洞中的靈猿,似乎察覺到了離央的靈識窺探,猛地躍起,並且口中發出了一聲古怪的啼鳴。

啼鳴一出,洞中的所有靈猿,不管是在嬉戲的小靈猿,還是大靈猿,皆瞬間警惕了起來。

「警惕性這麼高!」

這一聲猿啼蘊含著一定的精神攻擊,離央的靈識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不過已經探明目標所在,遂將靈識收回,不過也驚嘆這些靈猿的機警。

只婚不愛:戚總的百萬小嬌妻 下一刻,離央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青光,穿過了流泉,進入了山洞之中。

然才進入洞中,迎接離央的便是數道繚繞著驚人寒氣的白色光束。

面對迎面而來的白色光束,離央神色不變,手中劍訣一起,一道劍光出現,若游龍般迎上了白色光束。

也就在這時,兩道及其靈活的身影出現在離央兩側,卻是兩頭有著築基境中期的靈猿,趁著離央掐訣分神之際,悍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