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跟那幾個臭男人呆在一起,夕月妹妹真好。」流雲自顧自的說著。抓起夕月剛拿出來的乾糧就吃。

墨無塵看了看夕月,臉色還算平靜,可看得出心情不好,而錦瑟面部平靜,似乎什麼也打動不了他,一個人默默的坐著。

「流雲姑娘年紀輕輕就懂機關術,可真是不一般啊,不知師承何處?」墨無塵挑眉,微笑問道。

那邊風寂也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墨無塵旁邊,倒是離錦瑟遠了些,對墨無塵的問話很有興趣。

流雲眉止往上一揚,笑嘻嘻的回道:「無人處。」

「什麼是無人處呢?」風寂呵呵的笑著,顯然不相信。

流雲白了他一眼,道:「無人處就是沒有人的地方唄,難道誰教徒弟會在眾人面前嗎?真是笨蛋,怪不得武功那麼差。」

她說話一點都不客氣,連神風谷少主都敢出言諷刺,而這樣一來,眾人皆不再隨意試探她。

風寂撞了個軟釘子,偏生還不能和她生氣,不然倒顯得自己小氣了。

「不過墨公子若是問我的話,或許我的答案會不一樣哦!」不再看風寂一眼,流雲眼波流動間,神采奕奕,有些奇異的光芒閃爍不定。

夕月猛然抬頭,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流雲卻不以為意,道:「夕月妹妹,你這是幹嘛?難道墨公子是你的心上人嗎?放心,我對他呀,沒興趣。」

流雲是口無遮攔,什麼話都敢說,此言一出,眾人都有些發愣,包括兩個當事人。

夕月撇開眼睛不再看她,墨無塵則緊緊的盯著夕月,眼神平靜。

然而流雲卻沒有看他們,而是看向錦瑟,只見他表情未曾有絲毫變動,倒是讓流雲有些失望。

「我開玩笑的,夕月妹妹不要介意哦。」說完,流雲便起身向姬青玄那伙人走去。

墨無塵早已收回眼神,心中卻猜測流雲來此的目的,她似乎……不,他肯定她認識夕月,或者還有錦瑟。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又回到了這個問題,墨無塵緊眯著雙眼,微微低頭,不再言語。

風寂靠了過來,小聲道:「我怎麼覺得流雲認識夕月呢?」

墨無塵回頭,「是嗎?我怎麼不覺得?」

風寂啞然,露出疑惑的表情,是他想錯了嗎?

「我去去就來。」夕月忽然起身,向黑暗中走去。

「要我陪你去嗎?」墨無塵起身,問道。

錦瑟則直接站了起來,準備隨行。

「我說,你們兩個大男人跟去幹嘛?沒有一點眼色。」流雲似乎練成了順風耳,此時突然出聲,向這邊走來。

「我陪夕月妹妹去就好了,你們呀,在這呆著,別偷看哦。」都說到這份上了,誰還不知道她們要去洗澡,墨無塵和錦瑟又重新坐了回來。

映月小湖,翩翩波浪隨風起,月光將兩人的影子拉得老長,面向湖水,夕月輕聲道:「師姐,你到底想做什麼?」

「咯咯咯……」流雲卻不似她那麼嚴肅,偏頭看著她,問道:「怎麼?生氣了?你不會真的喜歡上墨無塵了嗎?」

「墨無塵,二十歲,於三年前獨建墨家莊,最得力的助手有兩個,一個是翩翩才子董少華,此人擅長分析一個人的心理,是墨家莊大總管,什麼都管。另一個是冷麵翌塵,一手刀法獨步天下,武功在董少華之上,與墨無塵亦主亦友,兩人皆是從出世便跟在墨無塵身邊。」

流雲緩步在夕月周圍轉圈,繼續說道:「而墨無塵原名蕭塵,是永夜城蕭家的養子,六年前,蕭家出事,他便失蹤了,再出現時,已是墨家莊莊主。帶著其從未出現的母親定居永定城。」

「武功皆不知所云,到止前為止,沒有真正的生死大戰,也沒有參加過任何比試,所以,這一次錦瑟壞了我們的事。」說到這裡,流雲聲音漸冷。

夕月則一愣,驚訝的問道:「燕青,他是?」

「沒錯,是師傅派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逼墨無塵出手。」

「他有那麼重要嗎?」夕月偏頭不再看她。

心裡卻想到了那一幕,當時墨無塵正在遠處和魏仲奇動手,而燕青出手的距離……

想到這裡,夕月沒來由的心中一冷,而後卻暗自笑了,她的命都是他的,那用她來試一個她本就想殺的人又何妨呢? 「此次下山.師傅讓我告訴你.要儘快拿到墨無塵身上的那個東西.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都要得到它.」

夕月點了點頭.對於師傅的話她會聽.但是……

「師姐.我希望你不要壞我的事.和墨無塵少說話.要是泄露了我們的身份.那師傅怪罪下來.我可擔待不起.」說完.夕月一甩衣袖向另一邊走去.

望著她遠去的身影.流雲眼裡閃過恨意.卻轉瞬即逝.


泡在冰涼的水裡.夕月的腦子一團亂.

看來那個盒子真的和前朝寶藏有關.她將盒子放在了墨無塵那裡.似乎只有他知道如何打開.而她讓人帶回去的東西.師傅也確定了真有其事.

此次流雲要拿到的又是什麼東西呢.她沒有明說.卻讓自己相助.難道在這裡面有什麼事情會發生.而流雲是知道的.

錦瑟自從流雲出現就不對勁.而且那段失蹤的時間去了哪裡.去做了什麼.是否與自己有關.他和流雲又隱瞞了什麼.

那次她喚墨無塵的事情.他又是怎麼想的.看似沒有什麼變化.但她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還有姬青玄那一伙人.又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邀他們前來的.

流雲的話說是機關手.那個白面書生也是毒醫的弟子.燕青看來會聽流雲的.那便剩下他們三伙人.

她、墨無塵和錦瑟從表面上看是一起的.風寂是一個人.卻被邀了進來.而任逍遙又怎麼會摻和進來.這是最讓夕月不放心的.

他當初放過她和墨無塵.而且還讓他們帶走了那麼重要的石盒.這一切都是沒有目的的.如果只是想讓她帶走石盒的話.那是輕而義舉的.又何必費這麼多事.

這麼多事糾結在一起.讓夕月有些窒息.她緩緩下沉.將頭埋進水裡.想讓自己清醒一些.

後半夜的林子里很靜.似乎連風都消失了.突然.夕月感覺到有輕微的動靜傳來.她偏頭望去.樹葉太厚.月光傾泄下來.也淡了許多.倒是讓整個林子蒙上了些許薄霧.她一時間看不清楚站起來的是誰.

緊跟著身後還有一個影子.漸漸遠去.夕月一驚.這兩人此時離去.有些不對.她剛想起來跟上去.卻被一隻手壓了下來.

夕月心中一凜.她竟然沒感覺有人離她這麼近.她回頭望去.墨無塵正向她搖頭.示意她別動.

夕月雖然心中疑惑.卻還是照做.不多時.又一個起身向那邊跟去.

直到這時.墨無塵才放開她.示意她起身.

夕月輕手輕腳的起來.緊隨墨無塵離去.錦瑟睜了下眼睛又閉上繼續睡.

他們並沒有走出多遠.便看到月光下兩道影子清晰的站在那裡.夕月想上前.墨無塵指了指前方.拉著她來到了另一邊.

「那裡有人.」直到這時.墨無塵才小聲說道.此時兩人來到了一個相對黑暗的地方.又居於下方.更加不易發現.夕月不得不佩服他.竟然比她這種身份的人還謹慎.

那兩人似乎在爭吵.聲音雖然小.但其中一人一直不停的用手比劃著.另一人則搖頭.

「他們在說什麼.」夕月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便問墨無塵.

墨無塵沒有理會她.而是神色嚴肅.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上前方那兩人.

見他不理自己.夕月暗自撇了撇嘴.繼續看.甚至將耳朵貼在地上.也聽不出什麼.便有些氣餒.席地坐了下來.

最後那兩人似乎談得差不多了.一人向後急步離去.另一人則向相反的方向掠走.

夕月看著墨無塵.等他說什麼.可過了半晌.也沒見他有動作.

「喂.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都等了半天了.再不回去.那人如果發現他們不在.就慘了.

墨無塵示意她別說話.依然看著前方.果然下一刻.一道影子掠過.追向一個方向.

那人去的正是他們暫時休息的地方.那人剛走.墨無塵便站起了身.道:「追.」

夕月連忙跟了上去.他們追的方向卻是相反的.顯然墨無塵想看一下和那人聯繫的是什麼人.

想通了這一點.便明白了他的想法.後面那人去追另一人.肯定會引起他們這夥人的猜忌.那人身份定然曝光.而他們追上這人.就可以掌握更多的東西.

在樹林里東拐西拐.就在夕月覺得迷路的時候.墨無塵停了下來.

只見前方有一個火堆.周圍圍著一群黑衣人.一看就不好惹.夕月一眼就看出剛才那人正在其中.

大概有二十多人的地方.除了劈里啪啦的柴火聲.什麼動靜也沒有.

「他怎麼說.」其中一個背對著夕月他們的人開口.聲音冰冷.似乎那火也暖不了他.

而剛才那人則回道:「他不同意.說會想辦法拿到東西.讓我們不要插手.否則……」

「嗯.」那個聲音更加冷了.

「他說否則壞了主上的好事.一切責任由我們承擔.」

「桀桀.」如老妖般的聲音傳來.音調裡帶著一絲殘忍.他笑夠了才開口道:「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

「跟上他們.如果他拿到了我們也好交差.若沒有拿到.等他們出來.將所有人都給我殺了.」

夕月冷笑.這人也不知道是什麼來歷.竟然這麼大口氣.

墨無塵則皺起了眉頭.他們並沒有打草經蛇.慢慢的退了出去.

夕月一路都跟著墨無塵.見他一臉嚴肅也不打擾他.

碰.

「哎喲.」墨無塵突然停下身子.夕月一時不查撞了上去.又彈了回來.

「怎麼走路呢你.」她一邊揉額頭一邊怪墨無塵.

墨無塵本想說她.這下倒好.只得笑道:「我要說的話被你說了.那我該說什麼呢.」

夕月臉一紅.想想也是.

「誰讓你走得那麼快.萬一我不跟上.丟了怎麼辦.」夕月越說越小聲.似乎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咦.」墨無塵驚異的問道:「你是個路痴.」

「難道在這個地方.你會迷路.」

「哈哈哈……」在看到夕月的囧樣之後.大笑了起來.

此時已遠離那個地方.倒也不怕人聽到.

夕月咬著下唇.陰晴不定的看著他.突然伸腿長掃過去.「笑.我讓你笑.」

墨無塵似乎早就料到她會出這招.輕輕一躍到了另一邊.竟然還在笑.甚至還抱著肚子大笑.


這種姿態讓夕月更加憤怒.整個人沖了過去.兩人你來我往的倒打了起來.

夕月雖然出手狠辣.但怎麼看這場打鬥也像過家家般.墨無塵一會兒將她擁進懷裡.惹得夕月大怒.一會兒又帶著她飛起.如翩翩蝴蝶.

直到最後.墨無塵突然開口.問道:「夕月.那時你為何要裝作不會武功呢.」



夕月一愣.離開他的懷抱.嘟著嘴說道:「你以為我願意啊.被他們下了葯.暫時封住了內力而已.」

這樣打了一場下來.她似乎也沒那麼生氣了.只是狠狠的瞪了墨無塵一眼.道:「你走不走.」

「走.當然走.不過夕月姑娘還是跟緊一些.若是丟了.我可不負責任哦.」墨無塵說著便向前掠去.速度奇快無比.

夕月咬牙切齒的跟了上去.不過她本就以輕功為傲.追上墨無塵倒也不是難事.偶爾倒還能超過他.只是不多時又要飛到他身後.因為.她.不認識路.

快到他們暫呆的地方.夕月才問道:「等會若有人問我們去哪了.該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