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一個元嬰圓滿嗎?再強又能強到哪裡去,我們一起上!」

黑人男子招呼一聲,整個人一步踏入了山谷。

「狂暴之熊,別衝動!」

有人勸說一聲,只不過狂暴之熊比爾沒有理會,他每一步踏前都帶起一股震動。

比爾乃是來自南非的一個超級強者,他擁有巨熊的血脈,雖說現在不過洞虛初期,但以他強悍的肉身,哪怕是洞虛中後期的強者都很難真正擊殺他。

比爾踏入山谷后,一聲低沉的鳴聲響徹起來,他上身的衣服瞬間被炸成粉末,露出一道道詭異的青色紋路,這些紋路顯現后,他整個人的身軀瞬間暴漲了一倍多,足足有四米來高,宛如一頭暴龍般。

「這是比爾的最強戰鬥形態!」

「張凡剛才秒殺了血翼米蘭達佔了一定的偷襲成分,他未必就真有這般強大!」

在眾目睽睽之下。

狂暴之熊比爾一步一步踏入了山谷,距離張凡只有百米時,他赫然爆發出恐怖的速度,整個人化作流光一般朝著張凡轟擊過去。

「找死!」

張凡霍然睜開雙眸,神念一凝,一道無形的神念飛刀從他眸子之中激射而出,飛刀直接與狂暴之熊交錯而過。

「轟!」

一聲滔天巨響,宛如驚雷炸開般。

狂暴之熊比爾的雙拳綻放出駭人的青光,籠罩在他的雙手之上,隱約之中眾人看到有巨熊虛影,隨即是瘋狂的嘶吼之聲。比爾的雙拳毫無偏差的轟擊在張凡的胸口,巨大的力量衝擊至後方,狂風捲起了一陣煙塵。

「這!」

「竟然……」

轟然之間,在眾人滿是冰寒的目光下,狂暴之熊應聲倒地,赫然死在了張凡的面前,連臉上的驚色都還沒來得及消逝。

而張凡雙目再次閉合,足以砸碎山體的狂暴之拳轟在他身上竟沒有一絲損傷,甚至連腳步都沒有分毫移動。

全場寂靜無聲!

眾多超級強者看著張凡的目光充滿了忌憚與駭然。

狂暴之熊雖然在十三名超級強者之中,不算強大。

哪怕被張凡一擊秒殺他們也不會意外,但真正可怕的是,張凡在抗下狂暴之熊的雙拳轟擊竟然毫髮無損,在場之人心中都捲起了滔天駭浪。

「他比傳說中還要可怕!」

光明裁決者賈巴爾戈登凝視著張凡說著:

「他應該是動用了特殊的攻擊方式斬殺了狂暴之熊,這種力量不可能連續使用,如果我們一起上還是有機會的!」

張凡一聲不出,閉目垂下,如老僧入定般,就這麼站立在閣樓前方,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一起上?」

眾多超級強者都忌憚的站在山谷口,聽到賈巴爾戈登的話不由泛起絲絲冷笑,沒有一個人願意出手。

儘管所有人都知道賈巴爾戈登說的有道理,大家只要一擁而上,絕對可以把眼前這個青年擊殺掉,但眾人都是來自天南地北,說白就是各懷鬼胎,為了利益才走到一起的。

一吻情深:錯愛景先生 最好有人先上去消耗掉張凡,甚至死上幾個也無所謂,這樣反而少幾個人來分秘境寶藏。

眾人都僵持在那裡,最後俄國至強者博羅冷笑著道:

「既然大家都不願意動手,那不如等後面的四大洞虛圓滿抵達再說吧,我反正無所謂,哪怕他們四人聯手,我與賈巴爾戈登實力擺在那裡,起碼還能分點湯湯水水什麼的。」

「博羅說的沒錯,索性大家都在這裡等著吧。」賈巴爾戈登雙手交叉在胸前,與博羅並排而立,他們一個無限接近洞虛圓滿,另一個是剛剛踏入洞虛圓滿,在場之中就屬他們兩人實力最強。

這話一出,剩下的超級強者微微色變,一個張凡就讓他們無法前行,若等到東南洲四大洞虛到達,說不定他們真的連分一杯羹的資格都沒有了。

「富貴險中求,我們又何必跟張凡硬拼呢?」

烈鳥馬圖爾笑道:「就讓我們兄弟三人替你們開路吧!」

說著,他身邊兩人赫然爆發出真元。

狂鷹、白鳳、烈鳥!

他們乃是來自亞非大陸的三大洞虛中期,以飛禽命名的外號證明了他們在速度上的特長。

三人赫然騰飛,瞬間化作流光直接朝著張凡後方閣樓的方向射去,在他們看來,不與張凡交手,只要衝進閣樓便可。

老婆我們回家吧 「天真!」

在眾人的目光下,三人分成上中下三路衝進山谷時。

張凡猛地睜開了眼睛。

他出手了!

神念飛刀只能斬殺一人為,他這次沒有凝出神念飛刀,反而是雙指並一。

當他指尖凝動時,上面隱隱閃耀著青光,隨著他的指尖一指,虛空中猛的響起輕靈的聲響,三道劍氣赫然從他後面激射而出,朝著三人直接射了過去。

「不好!」三人大呼一聲,真元赫然爆發,一個個光幕將他們籠罩。

光幕的厚度足足有十幾公分,哪怕是洞虛全力一擊他們也有信心扛下了。

可是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

大月謠 三道劍氣彷彿如入無人之境,直接洞穿了光幕,隨著一陣咔嚓咔嚓,骨頭爆裂的聲音。

虛空之上的三大洞虛赫然被劍氣炸開,漫天血霧再次瀰漫在山谷之中,一股濃濃的血腥隨著和風吹出山谷。

「嘶!」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全場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寂靜無聲。便是博羅與賈巴爾戈登也都瞳孔一縮,神色大變。

「這種劍氣……」

「無敵劍尊方無忌!」

有人用苦澀的聲音道出。

(本章完) 姜雲卿聞言搖搖頭:「不用了,她既然是沖著我來的,入宮是早晚的事情。」

剛才見到那太監親自來傳旨,她便知道,這趟入宮怕是躲不掉的。

而且之前李嬋就說過這事,所以姜雲卿倒是早就有了準備。

姜雲卿抬頭見徽羽一臉擔心的模樣,開口道:「你別擔心,既然是賞梅宴,就定然不只是我一人,到時候還有旁人在,她就算真想要做什麼,也不會當眾對我下手。」

呂太妃除非是真蠢,否則就不會在宮中對她如何。

就像是君璟墨說的,他們雖然還未成親,可是如今宮中上下都知道君璟墨對她有情,這種情況下,她只要防著呂太妃暗地裡的手段就行,明面上的,她還真不懼她什麼、

呂太妃要是真對她為難,姜雲卿也不必給她留有臉面。

到時候誰更難堪,還說不定呢。

徽羽見勸不住姜雲卿,只能歇了給君璟墨傳信的心思,第二天一早便跟著姜雲卿一同進宮赴宴。

下了數日的大雪難得停了下來,外間陽光正好,宮內的宮牆之上,還積著厚厚一層雪,路面上則是有不少宮人正在清掃著積雪。

姜雲卿帶著徽羽入宮之後,便被宮人引著去了赴宴的地方,等到了梅林附近,才發現那裡早就已經聚了不少人,其中有許多都是她曾經在圍場中見過的。

姜雲卿到時,就有人發現了她,只是那些人瞧著她時神色都有些怪異,眼中藏著或好奇,或是鄙夷之色,卻無人上前。

姜雲卿在京中的名聲實在算不上好,更何況她雖然被封了鄉君,身後也站著孟家,可是說到底姜家才剛被滅了族,上下無一人倖存,更何況這中間還有姜雲卿的手筆。

京中那些貴女對她好奇戒備,又忌憚她心狠手辣,在加上當初圍場之中,李雲姝算計她不成,反被她算計打了個半死,讓所有人都親眼見到了她的手段,一時間無人願意與她相交。

姜雲卿也沒理會那些人,在廊下站了片刻,就尋到了早先入宮的陳瀅和張妙俞。

「阿瀅。」

姜雲卿輕喚了一聲。

那邊正與人閑談的陳瀅和張妙俞便幾乎同時回過頭來。

見到姜雲卿時,兩人臉上露出大大的笑來,齊聲道:「雲卿姐。」

她們撇下了身旁的人,快步走了過來。

張妙俞說道:「雲卿姐你來了?」

陳瀅也是開口:「呂太妃真給你下了帖子?」

姜雲卿點點頭,沒說不是帖子而是直接讓人去傳的旨,她只是看了眼四周那一張張年輕的臉,皺眉低聲道:「這次賞梅宴,只有這些人嗎?」

呂太妃回宮,她還以為她大辦宴席,是為了能夠顯示身份,告訴京中所有人她回宮了,所以姜雲卿哪怕入宮,也不懼什麼,畢竟呂太妃不可能當著京中一眾夫人的面對她下手。

可是等到了這邊之後,她才發現入眼所見的,幾乎都是十五、六歲的年輕女子,個個像是盛開的花骨朵,而京中各府的夫人卻是半個未見。 劍氣一出,三大洞虛隕落,其他強者都明白了。

張凡就是方無忌,能夠以元嬰圓滿劍斬洞虛的,當世唯有方無忌一人。

劍氣不同於神念飛刀,這是明明白白的攻擊手段,他們都知道,面對這樣的劍氣,用屍體去堆,幾乎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不論是張凡的飛刀,還是方無忌的劍意,都是讓眾人忌憚不已的攻擊手段,如今兩者重合出現在一人身上,他們知道想要進入那閣樓幾乎是不可能了。

「沒想到啊,真沒想到啊!」

眾多超級強者已然心生退意,寶藏雖好,但也沒有小命重要,這會兒,沒有人會認為一擁而上就能拿下張凡了,還沒有進入閣樓就先隕落的五名洞虛強者,如何能不讓他畏懼。

「怎麼辦?」

有人小聲暗暗說道。

肉身無比強大的狂暴之熊被張凡莫名斬殺,如今三大速度型的強者又隕落在劍氣之下。

「放心吧,我們就這裡看著,四大洞虛圓滿還沒有出手呢!」

博羅面有懼色,但知道只要不踏入山谷,張凡就不會主動出手攻擊他們。

眾人也迅速反應過來。

是啊!

外面還有四尊真正的洞虛圓滿,在眾人看來,當初張凡與離南一戰所展現出的威勢也就是洞虛圓滿,而今就算有所提升也是很有限的,哪怕蕭長生等人單對單不如張凡,也應該相距不遠的,更何況他們不止一人,而是四個呢!

於是眾人紛紛把期待的目光看向後方綠洲。

果然,就見七道身影赫然出現!

「終於來了!」

張凡此刻也睜開了雙眼,說到底山谷外的眾多超級強者他不放在眼底,哪怕同樣洞虛圓滿的博羅他也看不上眼,博羅只是剛剛踏入這個境界罷了,底蘊太淺,根本不是張凡的一合之敵。

同樣是洞虛圓滿也有強弱之分,就好像李新歡就要強於這四大洞虛圓滿,特別是素戔嗚尊,單對單的情況下,李新歡絕對有把握將他擊殺。

山谷外的眾人見到七人抵達時,臉色頓時變了變,紛紛讓開一條道。

素戔嗚尊!

白度苦僧!

蕭長生!

西門無劍!

這四人的名頭何等響亮,隨即他們再看向另外三人時,更是驚懼萬分!

「海神波塞冬!太陽後裔阿波羅!北歐之神奧丁!」

這是古老神話的三大凡俗之神啊!擁有真正神格的神族,可謂是西方世界最強大的存在,再加上四大洞虛圓滿,這樣龐大的實力,足以毀滅世界第一大國美利堅了。

張凡再強,終究也只是一個,怎麼可能同時力敵七大無敵強者呢?其中還包括了三個擁有信仰之力的凡俗之神!

「張凡?」

蕭長生等人見過離南與張凡的絕世之戰,根本不需要憑藉外貌去分辨,單單一道斬殺血翼米蘭達留下的飛刀氣息,他們就是知道眼前這個俊逸青年是誰了。

「劍氣滿布,這種境界?無限接近天劍了。」

西門無劍目光變得凝重起來:「看來無敵劍尊也是你,消失三年領悟了劍意?嗯?當中必然與離南劍意有關聯。」

作為劍中王者,他絕不相信一個人能在三年內將劍意提升至如此境地,張凡必然是煉化了離南的劍意,甚至是繼承了他的劍道境界。

「張凡,你雖說境界不高,但實力堪比洞虛圓滿,甚至能與渡劫之境交戰,我等敬你為當世最強者之一,這劍仙秘境的寶藏,除開了靈元外,你可以拿最大一份,如何?」

白度苦僧雙手合十,朗聲說道。

張凡的實力擺在那裡,如今又深諳劍道,單對單的情況下,他們心知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即便是這樣,四大洞虛圓滿也只是敬他實力強悍,卻絲毫不畏懼於他,四人若同時出手,即便斬殺不了張凡,也足以讓他受挫涌退!

不過,三大凡俗之神也好,四大洞虛圓滿也罷,包括在場的所有超級強者,心中都有各自的盤算,真要與張凡生死相戰的話,誰也不願意。

「敢入此山谷者,死!」

張凡冷眼掃過前來的七大強者,神色沒有任何變化,依舊無悲無喜淡漠說道。

一人獨斷門關,萬人不得前行。

這股氣勢上,直接碾壓了在場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