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叫!」

「郭念菲和子龍同時擺出一臉猥瑣的樣子死死的盯著李白,李白看著兩人心裡直打顫,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哥哥好!」

「這還差不多!」兩人哈哈一笑,李白則是灰頭土臉的跑到郭凌飛的身邊說道:「師傅,他倆欺負我!」

「哈哈哈,等你有實力在欺負回去嗎!」

「好了,你們倆知道了該從哪裡下手了,記得照顧好李白!」兩人一口同聲而且十分猥瑣的看著李白的說道:「」

「嗯,明白!」

「那我就放心了,早點休息!我要找你媽媽了!」郭凌飛也猥瑣的看了兩人一眼,看著郭凌飛就走出了,子龍則是很尷尬的看著郭念菲說道:

「老哥,我媽媽不是你媽媽?」

「反正以後我絕對不找這麼多女人!」郭念菲也是很尷尬,子龍看著說話的郭念菲回應說道:「你吹呢,現在就有一個半了!」

「喂,子龍!怎麼說話呢你!那半個啊!」

「安安啊!」

「去你的!」

「喂喂喂,你倆別吵了!你們白老大我還沒吃呢!」李白已經坐到沙發上翹了二郎腿,然後顛顛的看著郭念菲和子龍說道:「沒聽清楚白老大說的話啊!」

兩人咬牙切齒的說道:「想吃飯是吧!」

「」

「師傅可是說過,你們得好好照顧我的!」

「當然了,我們一定好好照顧你!子龍!」

「有!」

「把海哥的鬼丸拿來!」

「好累!」

說著小李白默默的從兜里把龍鱗掏了出來! 晉城第一監獄

此時的監獄門口與往常相比,那絕對是天差地別,監獄這種地方本就是晦氣變相的代名詞,人們自然不願意在監獄門口長待,更何況是在郊區的晉城的地牢呢!監獄門前的道路已經是人滿為患了,清一色的黑色衣服深情嚴肅,雙手交叉負於背後,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一個人出來。

「嘎吱~」

監獄的牢門被打開,一個年齡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穿著一身白色的練功服走了出來,門口兩旁的人紛紛的彎腰喊道:

「坤哥!」

趙坤沖著他們笑著揮揮手,用著沙啞又和藹的聲音說道:

「今天是我趙某人出獄的日子,來的都是我趙某人的親信!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宴請所有到場的兄弟!」

「哈哈哈哈!」

趙坤抬頭大小,抬頭看著天空!十年的監牢之災,今天他終於出來了,他猖狂的笑著,似乎在笑郭氏的無能,笑他沒能將自己困死,似乎又是在慶祝,今天是難忘的日子。

「坤哥,行天已經在自己的酒店擺好宴席等你您回去了!」

「嗯!」趙坤點了點頭便坐上了車,監獄門口的鞭炮依舊響著,趙坤坐在車上看著晉城監獄拳頭攥的很緊。

「趙虎啊,行天最近過的怎麼樣啊!」

「啊,這個!坤哥,行天過的很好!而且已經把晉城三大勢力之一的李家給滅了!」

「哦,是嗎!」趙坤表情很淡定,似乎就想很早之前就知道這件事情一樣。

「坤哥,你不感到驚訝嗎!」

「哈哈哈,我的兒子!我還不懂他?」趙坤大笑了兩聲,「那侯氏對這事有什麼表態嗎?」

「現在還沒有,侯氏什麼動作也沒有,和咱還是老樣子,沒衝突沒矛盾!不過一向與李家交好的他們,我不確定他們會不會在地下搞什麼小動作!」

「搞,讓他們搞!如今我們趙家在晉城如日中天,他們侯氏還能翻天!」此刻趙坤的狂妄完全展露無遺。

「李家還有活人嗎?」

「這個我不清楚,事情是由行天帶著趙家死侍去做的!李家上上下下七十六口人無一倖免!」趙虎說話是越說聲音越小,他也不敢相信自己那少爺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文娛從旅行開始 「嗯,做的不錯!李家人我忍了他們二十多年如今也該作個了斷了。」

聽著趙坤說的話,趙虎偷偷的瞄了他一眼。趙坤看著偷瞄自己的趙虎問道:「虎子,怎麼有事情嗎!」

「沒,沒有!老大,到地方了!」

趙虎說完就停車,打開車門等著趙坤下車!趙坤剛一下車,趙行天便趕忙跑來迎接。

「爸,恭喜您回來啊!」

「嗯,行天啊!你做的這件事情為父很是滿意,哈哈哈哈!」

「歡迎坤哥!」

「哈哈哈哈!」趙坤看著四周大聲喊道:「好好好!今天大家一醉方休!」 「坤哥,侯氏來人了!」趙虎看著遠處過來的車隊就知道是侯氏的人,趙坤也看了過去打量著逐步逼近的車隊。

「哈哈哈,來的好!今天是我趙某人出獄的日子,我想他侯家的人也不敢來惹事吧!」說著趙坤就朝著酒店走去。

「天兒,侯氏的人就由你來接待吧!裡面還有我的幾位老朋友呢!」

「是的,父親!」

趙行天點點頭,看著車隊緩緩的停在了酒店門口,趙行天看都沒看車隊一眼而是直接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吩咐說道:

「趙虎,侯氏的人你來伺候!本少爺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

「是,少爺!」

趙坤看著這爺倆都走了,自己只好在這裡等著了!車隊停在門口,保鏢下車打開車門,一個男子走下車來。

「歡迎,歡迎!」趙虎看著下車的人趕忙走過去迎接,「侯氏家主竟然能親自到場,真是我們坤哥的榮幸啊!」

「趙虎,你小子少他媽的給老子廢話,趙坤呢!」

「回爺的話,坤哥就在裡面恭候您的大駕呢!」

「哼,老子不惜的見他!麻煩你告訴趙坤一句話,以後我們侯家你們趙家勢不兩立!」說完侯雲便上車了。

趙虎看著侯雲離開,心裡很是不爽!

「媽的,都是些什麼人!」車隊離開,酒席也開始了趙虎自然要把剛才的事情告訴趙坤,「坤哥!侯家要與我們勢不兩立,您說是不是??????」

「哈哈哈哈,勢不兩立?他有那個勢力嗎!」

趙坤看著酒席上做的滿滿當當的人說道:「今天我找某人出獄,那必定是個大好的日子!」 山溝知萬界 趙坤端起酒杯,酒桌上的人都紛紛的拿起酒杯站了起來!

「我趙某人先干為敬!」

「敬坤哥!」

「哈哈哈哈哈!」趙坤滿足的笑了起來,四處眺望也沒見自己的兒子看著趙虎問道:「行天人呢?」

「回坤哥,少爺說他有事情,不知道去哪裡了!」

「嗯?」趙坤搖晃著杯子里的紅酒,表情便的嚴肅了,惡狠狠的眼神從眼中放出!「既然有事情就有事情吧!」

「趙虎!」

「怎麼了,坤哥!」

「給我備車,我要去市裡見一些高官!」

趙坤驅車去了市裡,而他的一舉一動也被別人看的清清楚楚!站在暗處觀察他的不是被人正是他的兒子——趙行天!

趙行天站在天台上看著遠去的車隊,心裡縱是有百般滋味也無法言語。

「你來了!」

趙行天語氣生冷的吐出了幾個字,看著走近的青年他不知道該怎麼說話,想去解釋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去解釋。

「嗯!」男子點點頭,看著蹲在那的趙行天男子的眼神變的迷離,「今天就想問你一件事情!」

「不用問了!我不會說的!」

這一句話便把男子激怒了,男子快步走去直接掐住趙行天的脖子,把他從地上給舉了起來。趙天行瞪著他,「鬆開!」

「媽的,我讓你鬆開!」

男子依舊是掐著他的脖子,眼睛死死的瞪著趙行天,從男子的眼神中你看到的無盡的憤怒和隱藏在憤怒中的絲絲悲傷!

「趙行天!」

「侯月!」

兩人怒喊這對方的姓名,趙天行用手推開掐著自己的侯月看著他喊道:「你問什麼,你有什麼好知道的!」

「有什麼好知道的!」侯月此時已經充滿了怒火,「我他媽的這就讓你知道知道有什麼好知道的!」

話語間侯月一拳揮去打在了趙行天的臉上,趙行天根本就反應任由著侯月打過來,沒打一拳還有說一句

「你他媽的說不說!」

「你他媽的說不說!」

「你沒他的說不說!」

趙行天趁著侯月一個不注意直接翻身一腳踹了過去,侯月迅速抓住趙行天提過來的腳腕,順勢一腳揣在趙行天的肚子上。

「噗通~」

趙行天直接撞到了牆上,一口鮮血吐在了地上!趙行天擦了擦嘴邊的血跡站了起來,看著一臉憤怒侯月哈哈哈大小起來。

「哈哈哈哈哈!」

「笑什麼!」

「笑什麼?你認我在笑什麼!」趙行天踉蹌的邁開步子走到侯月身邊,「你知道!我們不一樣,我姓趙!而你姓侯!」

「那你就能不顧往日的感情了!」

「我不想和你吵了??????咳咳咳」趙天行乾咳了兩聲,一口血又吐了出來,想想就知道那一腳有多重!

趙行天扶著牆低著腦袋,「真想不到,侯哥你今天竟然敢用「御氣」的手法打我!」

「本該如此!」

「好,既然如此我趙行天也不客氣了!」

「來啊!就你那點功夫,我侯月還沒放在眼裡了!」

「哈哈哈哈!」又是一陣狂笑,趙行天看著侯月許久沒說話,站了很久也沒動手!「我知道你現在生氣,恨我!就像你說的,我的實力你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侯月聽完這話就愣住了,趙行天扶著牆一步步的走了,侯月看著趙行天的背影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苦!

「喂,小李白呢!」

「去找郭念菲吧!或許他知道在哪裡!」趙行天說完踉踉蹌蹌的走下去了,「我家那老傢伙出來了!以後你小心點!」

侯月站了很久,心裡也一直念叨著一個人的名字——郭念菲!

而此時的郭念菲正在給躺在沙發上的小李白削蘋果,李白躺在沙發上,二郎腿架在茶几上,一手拿著遙控器換頻道,一手拿著香蕉朝嘴裡送!

「菲哥,我的蘋果好了沒啊!」

「好了,好了!」說著郭念菲就把蘋果遞給了李白,「我說小子,你總不能天天這樣吧!」

李白則是一臉洋氣的回應道:「那你想我那樣啊!」

「那樣,等子龍回來你就知道了!」

「老哥,我會來了!」子龍風塵僕僕的跑了過來,「老哥李白的入學手續都辦好了,就等著他明天去學校了!」

「什麼!」李白一聽這話立刻就炸鍋了,「又要去學校,我不去!」

「不去也得去!」郭念菲看著滿臉不願意的李白說道:「現在用不著你,去上你的學就好了!」

「哼!」李白哼了一聲也不說話了!

「老哥,辰哥那邊傳來消息了趙坤已經出獄了!」

「哦,是吧!看來我們有的玩了!」 「有什麼好玩的啊!」凌雪兒拿著兩個漢堡就進來了,一進門就看見躺在沙發上的李白然後又獃獃的看了看郭念菲,緩緩的說道:

「這小孩是?」

「啊!這是我師弟!」郭念菲也不知道怎麼說了,既然是老爸的徒弟就算自己的師弟吧,凌雪兒看著郭念菲的師弟越看越歡喜,誰讓李白長的這麼可愛呢!凌雪兒走到李白的身邊摸著李白的腦袋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啊!」

「別摸我腦袋!」

「嗯?」郭念菲瞪了他一眼,凌雪兒又瞪了郭念菲一眼,而李白則是傻獃獃的看著凌雪兒,心裡想著原來他也有怕的人啊!

「大姐姐,我叫李白!」

「李白?」凌雪兒怎麼聽怎麼是覺得小李白是在耍貧嘴,李白點了點頭問道:「姐姐叫什麼啊!」

「我叫杜甫!」

「啊!你騙我呢,我真的叫李白啊!」凌雪兒一臉的不相信,李白指了指郭念菲說道:「不信,你問我師兄嗎!」

「念菲,他」

郭念菲點了點頭,說道:「他真的叫李白!」

「啊,好吧!好吧!是姐姐錯了!姐姐叫凌雪兒。」說著凌雪兒便把手中的一個漢堡遞給了李白,「多吃點長個子!」

李白趕緊接過來,看著俊俏的凌雪兒李白盯了一會子,口水都要留下來了,「雪兒姐姐有男朋友嗎!」

「你覺得呢,小兔崽子!」郭念菲直接就扭住了李白的耳朵,一臉怒氣的看著李白說道:「我是她的未婚夫!」

「念菲,別這樣對他嘛,人家還小啊!」

「嘿嘿嘿,沒事的雪兒姐姐!師兄不過是在宣布他的領土主權完整而已!」

「去的!」郭念菲鬆開了李白的耳朵,「雪兒,今天怎麼有空來了!」

「怎麼了,想你不能來見見你嗎!」

「嘿嘿嘿!」郭念菲猥瑣的笑了兩聲,「我就知道雪兒一定是想為夫了!」凌雪兒一聽小臉立刻紅了起來,嬌羞的推了推郭念菲說道:

「有小孩子的!」

「咦,真肉麻!」厲害拿著漢堡就站了起來,看著坐在一旁無聊之極的子龍喊道:「子龍哥哥,有什麼好玩的嗎!」

「好玩的?好玩的多了去了,走龍哥今天就帶你見識見識去!」說著子龍就拉著李白出去浪了,剩下郭念菲和凌雪兒兩人在屋子裡卿卿我我!

逆天透視眼 「念菲,有什麼心事嗎!」

「沒,沒有啊!」郭念菲看著凌雪兒「嘿嘿嘿,走吧雪兒!老公讓你知道知道老公的厲害!」

「別,今天我那個來了!」

「那個?」

「你還問!」

「沒事,沒事!雪兒今天可是有「口服」了!」說著郭念菲就把凌雪兒抱了起來,凌雪兒則是掙扎著,嘴還喊著:「哎呀,你壞死了!放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