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好像有一道指痕,莫非這是哪尊強者用手掌打出來的痕迹???」

「可怕,仙界的強者真是可怕啊。」

在場的眾人議論紛紛,都對落魂鐘上的裂痕驚嘆不已。

當然,姬玄的一番解釋下來,大家也知道,落魂鍾原來只是一件殘破的神兵。

當然,就算殘破的神兵也可以打殺准帝,所以它的價值,仍舊是不可思議的。

因為落魂鍾強大的能力,所以它的起拍價格也非常之高,到了700億的天價。

「底價700億,每次加價不得少於100億。」

因為落魂鐘上有裂口在,所以,姬玄對落魂鐘的定位不是特別高。

而大家聽到700億的報價的時候,本來以為加價也需要700億。

若是如此的話,在場的恐怕沒有幾個人有資格拍下落魂鍾。

而在聽說加價只需要100億之後,大家立刻狂喜起來。

「700億。」

很快,就聽到大魔神古荒嘴裡叫道。

古荒本來就對元神之術有所涉獵,現在在看到落魂鍾,立刻感覺此寶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一樣。

當然,最讓他心動的,還是落魂鍾可以打殺准帝。

古荒實力雖然不錯,未來也大概率可以跨入准帝境界,但是,這中間終究還需要一個時間。

而現在有一件可以打殺准帝的神兵自保的話,那他以後完全可以橫行整個星空古路,基本上不會遇到什麼麻煩。

有這樣一件至寶防身,他走到哪裡都可以非常從容。

而這種從容的心態,對他未來跨入准帝大帝境界,是非常有利的。

「800億。」

古荒知道落魂鐘的厲害,別人就不知道嗎???

大家都知道落魂鍾可以鎮壓准帝,誰又會錯過這樣一件神兵???

哪怕後續有成仙坐標這樣的東西在,大家此刻也管不了那麼許多了。

所以很快,就聽到激烈的叫價聲響起。

「900億。」

石人聖靈眸光一閃,也開口道。

聖靈能夠修鍊到大帝古皇境界的,也只是少數而已。

而現在,得到一件兵器就可以鎮壓准帝,這可比自己辛辛苦苦修鍊爽多了。

因此,石人聖人也加入了競拍之中。

「1000億。」

神尊此刻也開口了。

神族本來就精通元神之術,他們就算丟掉了肉身,也能夠依靠元神飛速復活。

現在,出現了落魂鍾這樣的魂系至寶。

不論從什麼角度來說,他都沒有理由錯過。

「1100億。」

桑古的理由也是一樣的。

或者說,大家渴望得到落魂鐘的心裡都差不多。

此刻,就連太初、帝皇、張百忍這樣的存在,也忍不住加入了競拍之中。

對於太初來說,擁有了落魂鍾,他以後就不用害怕那些禁區至尊了。

那些禁區至尊的實力雖然比准帝強上一線,但是,相差也不會特別大。

而擁有了落魂鐘的話,他就可以震懾那群禁區至尊,不讓他們胡來了。

所以,他渴望得到落魂鍾。

帝皇自然也是類似的理由。

誰不希望自己有個壓底箱的法寶???

誰不希望自己的綜合實力更加強大???

而很顯然,落魂鍾就是可以提高綜合實力的至寶。

沒有誰能拒絕這樣的至寶。

「1200億。」

一直沉默的金蛇大郎君再度開口說話了。

他們四兄弟的手裡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源點,以至於他們這麼財大氣粗。

「1300億。」

神尊分毫不退。

他看起來卻是對落魂鍾動心了。

「1400億。」

桑古也再度開口。

「1500億。」

金蛇大郎君接著開口。

瞬息間,這三人就把落魂鐘的價格拔高到了一個天價。

別的人雖然有心想要得到落魂鍾,但是此刻已經沒有實力參與競拍了。

「2000億。」

最終,落魂鐘被神尊以2000億的天價拍了下來。

算上前面的3000億源點,姬玄已經把開啟白銀拍賣會的本錢賺了回來。

也就是說,後面三件寶物的價格,他都屬於凈賺了。

「感謝大家的熱情參與。」

「前面幾件寶物都得到了大家的熱情呼應。」

「我相信後面三件寶物,也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說話之間,就看到姬玄從升降台上,拿出一道畫卷下來。

接著,姬玄把畫卷徐徐展開。

下一刻,一股仙靈之氣噴薄而出。

在場的眾人感覺瞬間無法呼吸了。

他們覺得自己被無盡的靈氣浸泡在了當中,全身的毛孔瞬間打開,原本停滯的修為更是隱隱開始鬆動。

當然,這個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

隨著畫卷徹底打開,大家很快從先前迷失的感覺中回過神來。

接著,他們的目光落到了姬玄手裡拿著的畫卷之上。

畫卷之上,寥寥數筆,勾勒出一幅背劍仙人圖出來。

這個仙人站在無盡的仙霧之中,他的呼吸一吞一吐,隱隱約約可是聽到風雷呼嘯的聲音。

雖然大家都感覺這幅神圖非常不凡,但是,大家卻無法確定,這幅神圖到底哪裡不凡。

「少殿主,這張畫卷到底有何不凡,竟然可以排到第三來拍賣???」

有人這個時候開口問詢道。

這幅畫卷能排到第三來拍賣,那說明畫卷比芝馬草和落魂鍾還要稀有,還要珍貴。

要知道,落魂鍾可是拍出了2000億的天價。

這幅畫卷難道還能拍出更高的價格不成???

而要想拍出更高的價格,首先大家必須知道這到底是件什麼東西,又有什麼不凡才行。

雖然在場的很多人已經感知到了畫卷本身材質上的不凡,但是,那個背劍仙人圖,卻沒讓他們感覺有多麼了不起。

「這個問題問的好。」

面對提問,姬玄滿意的點了點頭。

身為一個拍賣者,他最欠缺的,就是一個給他捧哏的人。

而很顯然,現在白銀拍賣會上,有這個一個知心人在。

「首先,畫卷的材料出自仙界。」

「雖然在仙界是很普通的材質,但是在你們這個世界,等同於帝兵吧。」

姬玄拍了拍畫卷道。

嘶!!!

聽到姬玄的話語,在場的眾人齊齊倒抽了一口冷氣。

畫卷本身的材質等同於帝兵???

這說明什麼???

說明光拍下這張畫卷,他們就不虧啊。

要知道,九黎皇朝就靠著九黎圖,威壓北斗中州幾十萬年。

這可是能夠讓子孫後代繁華幾十萬年的帝兵啊。

誰不想要???

而且,聽這少殿主的意思,這張畫卷的價值遠遠不止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