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二章:扭曲的心性「你如今可否覺得奇怪,為何普通的官宦人家,且還都是女兒身,既不用爭奪家業,又為何會將彼此視為不共戴天的死仇的。」

「有人的地方便會有爭鬥,宮中有宮中的爭鬥,民間自然也有民間的爭鬥。」上官寒月看向寧芷莟,眼中是洞穿世事的瞭然,「人的爭鬥乃是來自內心的慾望,與是否是皇族或者官宦無關。」

「你倒是對世事與人心看得透徹。」寧芷莟看著深諳人性貪慾的上官寒月,忽然想到他亦是年幼便離開了母親身邊,能在皇貴妃的打壓下……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三章:嫡庶尊卑,姐妹成仇看著寧芷莟還在凝眉思索其中的關竅,上官寒月卻已是因為想通了其中的關竅,而開始擔心起寧芷莟了。自從寧芷莟知道白氏一族覆滅了葉氏一族,已然是對白氏恨之入骨了,若是被她知道了當年的害人的元兇巨惡有可能是皇貴妃,憑著寧芷莟捨得一身剮,皇帝拉下馬的決絕,定然也是不會放過皇貴妃的。

屆時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的寧芷莟,自然是顧不得分析皇貴妃的手段和心腸了,可清醒著的上官寒月卻是清楚著皇貴妃的凶黠和手段的,便是十個白氏……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四章:匪夷所思,終現端倪「只是多謝你了,一早便遣人候在了太後娘娘的壽康宮外。」寧芷莟心中自然是感謝著上官寒月為她所做的籌謀的,心中卻又不禁泛起了疑慮來,自從她捲入皇權是非爭鬥中后,太后對她一直是頗為照拂的。

自也不是寧芷莟存心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不過是經歷了太多的爾虞我詐,看清了人心的狡詐與人性的涼薄,這才不得不處處小心謹慎著的。

「我入了大牢之後,你也不必事事都為我打點著。」寧芷莟心中明白上官寒月待她的情分,這才會提……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五章:蛇蟲毒蟻「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什……」上官寒月還沒有問出那個「么」字來,寧芷莟便已經將手中的藥丸彈入了上官寒月微張的口中,那是她最新研製出來鎮痛的藥丸,加入了大量的半枝蓮和白芷,對於止痛是有奇效的。

寧芷莟忽然蹙眉看著下面地上密密麻麻爬行著的蛇蟲毒蟻道:「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你身上可有帶了能驅散它們的藥粉?」

「我身上的確是帶了驅散毒物的藥粉,卻也對付不了這麼多蛇蟲毒蟻的。」寧芷莟復又蹙緊了柳眉道,「這……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六章:逃出火海寧芷莟眼見著寧挽華幾乎快要壓制不住內心的狂喜,眼角眉梢儘是除掉了她的喜悅之色,不免為著寧挽華的希望再一次而有些同情她了。

上官寒月卻是知道寧芷莟的所謂同情,不過是在嘲著笑寧挽華的淺薄張狂罷了,嘲笑寧挽華與她鬥了那麼久,居然會相信她會就這麼容易便被困死在火海里。

「你覺得方才是誰想要置你於死地?」上官寒月眼瞧著寧挽華眼中抑制不住的歡喜,像是對於寧寧芷的葬生火海含著意外之喜,卻不是終於除去對手的以泄心頭之……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七章:一群看客「皇貴妃娘娘教訓的極是。」上官九霄聽懂了皇貴妃意在保全麗嬪,忙順著她的話替麗嬪請罪道,「母妃從來膽小怕事,一時被那衝天的大火嚇到方才會口不擇言的。」

「麗嬪,你該知道皇上最不喜怪力亂神之說。」皇貴妃見著上官九霄為麗嬪請罪,亦是面色稍虞,卻仍是不減責怪之意道,「麗嬪,你如今胡言亂語,本宮亦是不能輕縱了你的,便罰你禁足宮苑一個月吧。」

寧芷莟眼看著皇貴妃與上官九霄一唱一和,幾句話便已是解了麗嬪的困境,縱使……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八章:化險為夷眼瞧著忽然點了自己穴道的宋嬤嬤,寧挽華心中已是一驚,腦海中不由地浮現出那日柴房的血腥一幕來,便是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恐懼的顫抖著廣袖下的一雙手,幸得身邊的宋嬤嬤體貼入微地將她扶住,否則如今的寧挽華當真是要整個人跌到地上了。

不遠處地寧芷莟眼瞧著驟然變了臉色的寧挽華,又聯想到之前宋嬤嬤的犀利言語,方才心中的猜疑如今已是被徹底證實了。

寧挽華已是止了聲,上官九霄方才也已隨著麗嬪回了榭淓宮,現下自然是沒有人再反……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八十九章:打入大牢「二小姐,還要緊著時間去刑部大牢了,二小姐便不要為難咱們這些做奴才的了。」獄卒們自是想早早的將寧芷莟收押入獄了事的,萬一生出什麼波折他們可是要小命不保的。

寧芷莟該交代的事情已經交代過了,最後看了寧宛然一眼便跟著獄卒往大牢的方向去了。

「小姐,咱們也快些去九公主的追月軒吧。」梅雪想到寧芷莟方才的殷殷叮嚀,心中已是有些害怕,於是催促著一直看著寧芷莟離開方向的寧宛然道,「小姐,咱們還是快些去尋賀家的七小姐……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章:七小姐賀茗煙「五小姐不必自責,那麼重要的人證,大小姐自然是不會讓我們輕易找到的。」素心頓了頓,又繼續道,「即便是找到了,十有八九那個小宮女也是會咬死不說的。」

既然擺下了死局成功陷害了寧芷莟,寧挽華自然是做了完全準備的,那個小宮女多半是有什麼把柄,亦或是一家老小的性命皆都握在了寧挽華的手中。

「唯一的證人不肯為二姐姐作證,那眼下可要如何是好?」寧宛然何曾見過遇到過這種局面,如今已是急得全然沒有了主意。

「後來王爺和……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一章:姐妹成仇 「二小姐,還要緊著時間去刑部大牢了,二小姐便不要為難咱們這些做奴才的了。」獄卒們自是想早早的將寧芷莟收押入獄了事的,萬一生出什麼波折他們可是要小命不保的。

寧芷莟該交代的事情已經交代過了,最後看了寧宛然一眼便跟著獄卒往大牢的方向去了。

「小姐,咱們也快些去九公主的追月軒吧。」梅雪想到寧芷莟方才的殷殷叮嚀,心中已是有些害怕,於是催促著一直看著寧芷莟離開方向的寧宛然道,「小姐,咱們還是快些去尋賀家的七小姐吧。」

寧宛然回過神來應聲道:「好,咱們這就往九公主的追月軒去。」

果然如寧芷莟所料,寧宛然沒走出多遠便看到了候在宮道旁的賀茗煙。

「五小姐,我在這裡等候你多時了。」賀茗煙的身份乃是禮部侍郎府的嫡小姐,照說是不用給寧宛然這個左相府的庶女先見禮的,可她卻看在寧芷莟的面子上先給寧宛然見了禮。

「宛然見過七小姐。」寧宛然向來是恪守著規矩的,見著賀茗煙主動先見了禮,忙惶恐不安地回禮道,「是二姐姐讓我來尋七小姐的。」

「五小姐,宮中人多眼雜,我還是先送你回九公主的追月軒吧。」賀茗煙說著已是親熱的牽起了寧宛然的手道,「咱們路上邊走邊說。」

前往追月軒的路上,賀茗煙的唇邊始終都是含著一抹親切笑意的,一雙眸子卻是疏離得很,便是偶爾與寧宛然寒暄幾句也不過是沖著寧芷莟的面子罷了。

寧宛然本就是害羞的性子,遇到賀茗煙這般的表面親近,實則疏遠的人便更顯得局促不安了,偶爾回答幾句都是磕磕絆絆,不大利索的。

賀茗煙停在了追月軒的宮門口道:「五小姐,九公主的追月軒到了,我便不送五小姐進去了。」

寧宛然向著賀茗煙福了一禮道:「多謝五小姐送宛然回來。」

賀茗煙笑著回道:「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五小姐不必言謝。」

站在追月軒宮門口的鶯兒眼看著寧宛然走進了內室,方才一臉不屑的道:「原本以為被二小姐看重的五小姐會是怎樣的人物了,卻沒想到竟是一個唯唯諾諾不堪重用的,比起二小姐真是差遠了。」

「那個五小姐性子是軟弱了一些,但也不是一無是處的,方才幾方爭辯,她雖很少說話,但只要一開口便是能切中要害的。」賀茗煙的確是瞧不起寧宛然的小家子氣做派,卻又不得不承認寧宛然還是幾分見識的。

「比起小姐來簡直是差遠了。」鶯兒不忘拍馬屁道,「方才二小姐不過是朝著小姐用口型說了句『五妹妹』,小姐便立刻領悟了二小姐的意思了。」

「寧大小姐向來目中無人,一貫是吃不得虧的,如今沒有將二小姐置於死地,自然是不會放過與她一丘之貉的五小姐的。」賀茗煙從前也曾百般討好巴結過寧挽華,知道她是不能容人,又兼心腸歹毒之人。

「若是小姐今日不送五小姐回來,那大小姐真的會對五小姐下手嗎?」鶯兒有些不敢相信寧挽華會在紫韻城中,天子近旁,公然對自己的親妹妹下手。

「若是身份貴重之人,她自然是不敢下手的,但五小姐不過是相府的一介庶女而已。」賀茗煙繼續分析道,「如今左相府出了那麼大的事,左相哪裡還有心思去管一個小小的庶女的死活。」

「小姐,五小姐方才被九公主認作義妹,若是這個時候出事,就不怕九公主追究嗎?」

「一個小庶女,若是一個不小心跌落在紫韻城的哪口水井裡,你覺得有誰會去深究嗎?」賀茗煙提醒鶯兒道,「明著大小姐自是不會動手謀害庶妹的,但若是五小姐自己不小心那便怨不得人了。」

「小姐,左相府的大小姐行事如此狠辣,萬一她要是對小姐下手……」鶯兒被賀茗煙說得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四周道,「小姐,咱們還是快出宮回府去吧。」

賀茗煙見著鶯兒一副被嚇壞的樣子,已是含著笑意安慰她道:「如今她已是恆親王府的嫡妃,而我卻是僅次於她的側妃,你說這個時候我若是有個什麼意外,所有的矛頭是不是都會指向她了?」

「這麼說來,為了避嫌,為了自己的名聲,左相大小姐這個時候也是斷然不敢對小姐您下手的。」鶯兒說到這裡像是想到了什麼,而後恍然道,「二小姐定然也是想到了其中的關竅,這才會特意託付了小姐您送五小姐回追月軒的。」

「她自然是聰慧過人的,否則又怎會讓從來目下無塵的寧大小姐如鯁在喉的。」賀茗煙從前巴結著寧挽華是看重她的身份和她背後的家族勢力,如今依附著寧芷莟卻純粹是看中了寧芷莟聰慧過人的頭腦。

「小姐,你這麼死心塌地地跟隨著二小姐,奴婢怎麼覺著二小姐此番亦是凶多吉少了。」鶯兒眼看著一頭白髮,藍瞳的寧芷莟,眼中自然是有些發憷的,於是試探著問道,「奴婢從來都沒有見過有人生得白髮,藍瞳的,小姐您說二小姐莫非真是被妖邪附身了?」

「怪力亂神之說不過是人云亦云的訛傳罷了。」賀茗煙眸中閃過一抹狠戾之色,「再者,人的手段也不見得比妖邪遜色多少,人都不怕,還怕什麼所謂的妖邪。」

「就算二小姐不是妖邪,可此番她被大小姐抓住了妖邪附,身殺人投毒的把柄,若是不能洗脫罪名,二小姐怕是在劫難逃了。」鶯兒顯然是不看好如今身陷囹圄的寧芷莟的。

「若是這次都能被她給化險為夷了,才見得是她的本事。」賀茗煙如今已是為著寧芷莟將寧挽華得罪了個乾淨,現下是寧挽華還未嫁入恆親王府,眼下自然是不會將她怎樣的,但倘若等到來日她們雙雙都入了恆親王府,到那時她的處境怕是堪憂了。

追月軒中寧宛然當真已是坐立不安了,原本她是想要找素心商量著營救寧芷莟的法子的,卻怎奈素心一直昏睡著,無論宮人在她的耳畔旁如何喚她,素心都仍是緊閉著雙眼沒有半點反應的。

「五小姐,素心姑娘還昏睡著,根本就叫不醒。」宮人們請示著寧宛然道,「要不要請了御醫院的御醫來給素心姑娘瞧瞧?」

「先不要驚動了御醫院。」寧宛然想到寧芷莟的交代中並沒有涉及素心會有危險,若是此刻貿然宣了御醫,沒準還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風波。

「你們都先出去吧,我一個人守著素心便好。」

「是,奴婢們就候在門外,五小姐有事儘管吩咐。」宮人們說完已是躬身退了出去。

待到宮人們俱都退了出去,寧宛然這才來到素心的床榻邊,湊近她的耳畔試著喚醒她道:「素心,快醒醒,二姐姐被押入刑部大牢了,如今九公主也去了太后的壽康宮。」

素心被上官清峑點了睡穴,要半個時辰後方才能醒,算著時辰,素心也是快要醒來了。

征戰樂園 「素心,快醒醒,我實在是擔心二姐姐,也不知道她在大牢里會不會有危險,大姐姐那般的恨毒了她,也不知道會不會在獄中安排什麼玄機?」寧宛然眼見著素心仍是緊閉著雙眼,已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也不管她聽不聽得到,已是將內心的擔憂一股腦地地傾倒了出來。

「大小姐哪怕是恨毒了小姐,在這紫韻城中也是不能一手遮天的。」素心驟然睜開了眼睛,坐起身來回答著寧宛然的問題道,「獄中有毓王爺打點著,小姐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素心,你醒了,剛才宮人們怎麼都叫不醒你,急得差點都要去御醫院宣御醫了。」寧宛然眼看著素心醒了,當真是又驚又喜的。

「可有去御醫院宣了御醫了?」素心聽說宮人們要宣御醫,心中已是驟然一緊,事關上官清峑,她不得不格外小心著些。

寧宛然見素心有些緊張,忙回道:「我害怕宣御醫會掀起什麼風波,便阻止了宮人們去請御醫。」

「不過是小姐害怕我會意氣用事,找人偷偷點了我穴道,若是被御醫探知,怕是又要生出事來了。」素心跟著解釋道,故意隱瞞了上官清峑與自己的牽連。

寧宛然此時已是沒有心情去追究到底是誰在暗中幫助了素心,她如今心中惦念著的全是寧芷莟的安危,於是問道:「如今大姐姐將妖邪附身,投毒殺人的罪名扣在了二姐姐頭上,即便是毓親王能保得二姐姐獄中一時平安,卻也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得想個法子為二姐姐脫罪才是。」

「冤枉小姐威脅小宮女頂罪的那個宮女了?」素心覺得若是能讓那個宮女說出實話來,便可以證明寧芷莟並沒有以妖術蠱惑她人了,這樣一來,寧芷莟想要掩蓋投毒罪名的罪名便不能成立了。

「當時現場一片混亂,倒真是沒注意那個小宮女去了哪裡。」寧宛然有些自責道,「當時若不是我太害怕了,也不會沒注意到那個小宮女去了何處?」「父皇,二小姐的確是因為天生怪疾,才會異於常人,有著一頭白髮和藍瞳的。」上官雲歆害怕啟帝會信了上官九霄的鬼話,相信寧芷莟是被妖邪附身了。

「九妹也說二小姐乃是天生的怪疾,既然是病疾,那便是無人患過此等病症,既是無人患過此病,又如何證明二小姐是患了怪疾,而不是因為被妖邪附身,這才會生了與常人有異的白髮與藍瞳的。」

「二小姐甫一出生便是異於常人,有著一頭白髮和藍瞳,若真是被妖邪附了身,為何左相府十餘年都是……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三章:兩方爭辯「二皇兄的意思,可是讓父皇恩准了由皇兄你前去查清二小姐投毒滅口一案?」上官九霄一副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了上官寒月身上道,「宮中誰不知道二皇兄與九妹,兄妹感情甚篤,就算是為了九妹與二小姐的私交,二皇兄也敢避嫌才是。」

「五皇兄覺得二皇兄須得避嫌,那還有誰合適前去查清二小姐的冤案了?」

上官九霄看了一眼上官雲歆后,已是跪伏在地向著上首叩首道:「還請父皇恩准了兒臣前去查清二小姐攝妖投毒一案,兒臣與二小姐並無私……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四章:蓉妃與皇后「紫韻城內,天子近旁,皇貴妃自然是不會對毓親王下毒手的。」 冷總裁的替身情人 太后自是知道哪怕是皇貴妃對上官寒月恨之入骨,也是不會當著啟帝的面痛下下手的。

「太后您的意思是方才那場大火的確是意外,而並非是有人蓄意縱火。」馮姑姑本是斷定廂房忽起的大火是有人故意為之的,但如今聽太后說起又是有些不確定了。

「那場大火自然是人為的。」太后眸中乃是洞若世事的清明之色,「否則外面那些負責堆起稻草的宮人,又有誰是不知道裡面的人是皇帝最……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五章:皇太后與皇貴妃素心思來想去,覺得獨自留在上官清峑的景旋宮實在是不妥,心裡頭彆扭得很,於是又提議道:「既然追月軒中的細作不敢驚動眾人,料來回去也是無妨的。」

如今素心無論是武功還是輕功都是小有所成的,心下自然是有把握能應付著追月軒中的牛鬼蛇神的。

「左相府的五小姐如今到底也是公主的義妹,那些人就算想要暗害她,也是不敢在追月軒中動手的。」從來不會多說半個字的上官清峑,如今竟是破天荒地解釋道,「如今倒是白氏似是鐵了心要置……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六章:素心得救,芯芝驚現追月軒上官寒月看著寧宛然極力壓抑著內心恐懼的樣子,不禁想到寧芷莟曾將寧宛然託付於他好生照顧,如今上官寒月受人之託,自然也是要忠人之事,想辦法寬慰寧宛然一二的。

上官寒月知道寧宛然是害怕寧挽華會對自己下毒手,於是解釋道:「將流雲郡主身邊的芯芝悄悄送到追月軒的人,是否是朋友還未可知,但絕不會是敵人。」

「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何以見得就不是敵人了?」上官雲歆顯然是看不上對方畏首畏尾的做派的。

「假設他是敵人,處心……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七章:芯芝被救,郡主被困「郡主,芯芝一直沒有回來,多半是出事了。」沐風始終心繫著芯芝的安危,已是單膝跪地懇求道,「屬下想在宮中打探芯芝的消息,還請郡主答允?」

「我知道你與芯芝情同姐妹,我又何嘗不是與你一樣關心著芯芝的安危。」流雲郡主並未過多苛責於沐風的抗命,而是耐心分析解釋道,「芯芝目前應該是安全的。一是因為我相信二小姐看人的眼光,二是如今芯芝若是真的出了事,紫韻城怕是早就戒嚴了,哪裡還能由著我們這般來去自如。」

「郡主………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八章:流雲郡主出宮寧宛然被上官寒月問得一愣,反應過來后已是福禮答道:「四姐姐性子雖有些跋扈,卻是心腸耿直之人。」

「那個四小姐可是那年我們初入左相府時中了毒的四小姐?」聽上官寒月提起寧墨茹,上官雲歆這才恍然想起一年多前她頭一回入左相府,便被捲入了殺人嫁禍的風波之中。

上官寒月回答道:「正是那年中了杜芫和甘草相剋之毒的四小姐。」

「用杜芫加甘草那麼高明的手段陷害寧姐姐,想來應該是那個心如蛇蠍的寧府大小姐的手筆吧?」上官雲歆……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二百九十九章:夢碎上官雲歆聽到杯盞落地的聲音,以為寧宛然身子不適,於是關切地問道:「宛然,可是身子有什麼不適?」

「我擔心著素心還未回來,一時失手打碎了茶盞,還望公主恕罪!」寧宛然生怕上官雲歆看穿了她的心思,於是忙轉了話題。

「素心回過追月軒嗎?」上官雲歆一直以為素心趁著亂出宮了,卻不想她居然還留在宮裡,心中也不禁跟著擔心起來,「月哥哥,素心會不是出事了?會不會已經落在皇貴妃手裡了?」

「若是素心落在了寧挽華手中,恐怕這……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章:心浮氣躁若是素心今日一個莽撞闖入了暴室,且又被人坐實了殺人滅口,篡改口供的罪名,那便是全然落入了寧挽華設下的圈套中,屆時寧挽華正好順勢借著素心殺人滅口,篡改口供被抓現行之事,咬死了寧芷莟謀害小宮女的罪名。

「小姐之所以被暫壓入獄,不過是因為無人證明宮人口中證詞的真偽,這才不能立時坐實了小姐殺人滅口的罪名的。」素心想起方才險些想要潛入暴室的念想,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倘若如今真被人抓到素心殺人滅口,只為取得篡改……

《重生嫡女不好惹》三百零一章:暴室中的圈套素心仔細領悟著上官寒月那句「以靜制動」話語中的深意,卻仍是不得要領,有心想要追問卻又顧忌著身份,不好直言相問,一時間竟是有些局促的站在了原地。

「本王雖不慎了解寧挽華的性子,但從她數次敗在你家小姐手中,便不難看出她是個急躁之人,對付急躁之人最好的辦法便是以靜制動。」上官寒月看出素心亦是有些局促不安,於是跟著解釋道,「只有她先沉不住氣,亂了分寸,咱們才會能有機會伺機而動。」

「王爺,大小姐素來是飛揚跋扈……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零二章:請君入甕一場空「小姐,雲紋姑姑那可是皇貴妃娘娘身邊最得寵的掌事姑姑了。」那侍女乃是秋雨身邊最得力之人,自是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的,得聽寧挽華如此說已是煞白了一張臉,忙不迭地便將一眾侍女全都遣了出去。

「不過是姨母身邊的一個奴才而已,瞧你們一個個這沒出息的樣子。」寧挽華過去一直忍氣吞聲,不過是因為恆親王妃的人選一直沒有落定,如今啟帝既以為她和恆親王賜了婚,她入恆親王府便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難不成她堂堂的親王妃,還……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零三章:賞賜雲紋「姐姐,咱們要將這勞什子的赤金步搖交給姑姑嗎?」小宮女一把從年長些的宮女手中奪過了赤金步搖,拿在手中掂了掂后道,「這一看便是從咱們娘娘庫房裡出去的東西,你說這大小姐將娘娘賞賜的物件兒又用來打賞給姑姑,這不是擺明了是要顯擺給姑姑看嗎?」

「你的話當真是越來越多了。」年長些的姑姑環顧四周一眼,語氣中已是含了幾分警告的意味,「要知道宮中乃是多說多錯的地方,仔細被人聽去了,姑姑也保不住你。」

「姐姐莫惱。」小……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零四章:表面的風平浪靜「二小姐既知蓉妃娘娘這號人物?便該知道蓉妃娘娘容氏也曾一度是皇上的心尖寵。」獄卒眼看著勾起了寧芷莟的興趣,自然是要賣著關子來講這個故事的。

「蓉妃乃是容氏一族的幺女,父親不過是並無實權的外姓藩王,其出身也並沒有如今的皇貴妃娘娘顯赫,父親乃是手握南境重權的沙場宿將。」

「原來二小姐對蓉妃娘娘的過往也是略知一二的。」獄卒之所以說寧芷莟是略知一二,不過是因為他接下來便會揭秘出蓉妃身份的隱秘來。

「蓉妃娘娘的母……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零五章:辛秘往事(上)「如今皇上的六位皇子,從大皇子殿下到七皇子殿下,中間唯獨少了蓉妃所出的小皇子。」寧芷莟繼而又解釋道,「若不是小皇子出生不久后便夭折了,想來憑著皇上賜予已故蓉妃的哀榮,也自是會善待小皇子的。」

「二小姐果然是玲瓏剔透的聰慧之人。」獄卒真真是任何時候都不會忘記拍馬屁的,「正如二小姐所料,小皇子出身不過半年便夭折了。」

「御醫可有診斷出小皇子夭折的原因?」寧芷莟追問道。

「當時蓉妃娘娘被禁足在冷宮,御醫院的御……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零六章:辛秘往事(下)「二小姐,您方才也是親眼瞧見的,若是再晚一步,小的這條命怕是就要保不住了。」獄卒如今已是驚出了一身冷汗,需要雙手扶著方桌方才能勉力的穩住身形。

獄卒說的的確不錯,若不是寧芷莟及時出手,用銀針封住了獄卒的幾處大穴,然後又將避毒丹給了他,恐怕他這會子早已是毒入心脈,回天乏術了。

「是我一時疏忽,忘了提醒獄卒大哥了。」寧芷莟假意賠罪,看向獄卒的目光卻分明含了幾分審視的意味,似是仍不相信眼前怯懦憨傻的一面方才……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零七章:以靜制動如今帝都滿大街都是抓盜匪的巡防營官兵,那些官兵實際上卻是暗中搜尋著素心的下落的。

巫蠱妖邪之術向來便是皇家的禁忌,為了防止寧芷莟攝妖一事外傳,巡防營那些搜捕素心的官軍自然不是明著說是搜捕妖邪,便只能對外謊稱是搜捕窮凶極惡的盜匪了。

「皇貴妃娘娘自是會護著小姐您的,可小姐您也犯不著為了寧芷莟那個賤人去得罪了毓親王與流雲郡主。」宋嬤嬤是知道寧挽華的性子的,被白氏嬌寵慣了,不知道天高地厚,如今只能是順著她的……

《重生嫡女不好惹》第三百零八章:遍尋不得「老奴不敢了,還望小姐恕罪。」宋嬤嬤想起臨行前白氏多有吩咐,無論如何宋嬤嬤也要留在寧挽華身邊規勸著她。